未分類

「石泉地一切安好,爾等去吧,前方正缺人手呢!」

「哈哈哈,賊禿驢,汝食吾佛門之麥,穿吾佛門之衣,睡吾佛門之信眾小娘子,卻然幫叛賊謀逆!真正不當人子!哦不,乃是豬狗不如!」

那無色忽然行出來大罵道。不足與無空聞得斯言,臉上陰晴不定,哭笑不得。明明彼等自家亦是盡數禿頭和尚,然其卻一口一個禿驢,且所辱罵之於污穢不堪,令人不齒也。

「啊也也,小輩賊子,奈何辱罵貧僧?」

「我呸!何貧僧耶?明明便是豬狗不如之牲畜一般東西!如此蠢貨,到來佛爺爺無色處犯渾!還誑騙佛爺爺,道是石泉地一切安好!我呸,安好,爾等怎的在此地堵截吾等三位佛爺爺?嗯?」

「啊也也,氣殺吾也!噗……」

那當頭之聖僧忽然一口鮮血噴出,居然氣得暈過去。

「無色師兄,汝好生厲害手段,居然無有交手便將彼等大修戰敗了下去!」

那不足陳懇道。

「呵呵呵,非是某厲害,乃是彼等心中有愧也。無一師弟,便是以汝之大陣之利攻擊前進,殺到石泉地便自有分曉也。」

「是!師兄說的是!」

於是不足運使戰陣前沖,無色駕舟,無空壓陣,三禿頭和尚撒了歡往石泉地衝擊。

「圍而聚殲之!」

那叛修一夥中有修大喝道。於是層層落落之魔家兵卒圍攏而來,大能小修不可計數,遠遠近近,密密麻麻,不足等三禿頭和尚宛如大海汪洋中一座孤島爾。那不足大喝一聲,身周之天地大破滅元能彙集,一道道魔劍生成,鋪天蓋地,百萬里方圓之天宇虛空盡數為魔劍布滿!內中魔家大能連同小修一眾俱各施展神通魔力,儘力與此漫天劍雨相抗衡!然而隨了那不足之道訣變得急促,忽然那方天地便幻化為一座宏大無匹之劍域!此為不足初次運轉劍域這般宏偉浩大,便是自家亦是為其所震撼,呆的一呆,忽然便內府急急催動,那劍域緊緊兒籠罩了此地一方天地,大破滅元能盡數分解化兒為魔劍,對了內中無窮之魔家大能小修覆沒而去。

慘叫聲!

嚎哭聲!

痛苦之呻吟聲!


驚懼之尖叫聲!萬眾齊發,浩大驚天!無色與無空二修觀夫是景,之驚得目瞪口呆,便是那舟楫亦是不知催動。

「天啊!此『小千世界』之神通也,乃是聖道境界或者主神之神通也!」

那無空囔囔道。

「無空師弟,汝可知此為何神通?」

那無色痴傻道。

「此乃是太古傳說中之劍域也,再往後便有小世界之能也。此創世**,等閑百萬載無緣得見一面也。」

「啊也也,無一師弟,汝怎得有這般大能?」

而其時不足卻然有言難語,蓋其大破滅法能追擊神通曾遭靈兒破解,至今無有痊癒,而其時有免力為之,實實若小兒持大鐵鎚也,遙遙然欲墜。且心中又復驚懼於靈兒之查知,其肯定不依不饒也。

於是下了大決心,喝一聲道:

「滅!」

那百萬里之劍域終是破滅,而內中叛修遭了那劍域破滅之法能波及,幾乎死傷殆盡也。

便是此時,不足猛可里一口鮮血噴出,倒地暈厥。(未完待續。。) 「快快!無色師兄,汝來操舟,吾來瞧一瞧無一師弟。」

「是!」

那無色操控天舟疾馳而去,沿途居然無有半修敢於阻攔絲毫。不過數十日之時光,彼等已然身在石泉地。

飛舟臨地,那無色大聲道:

「還不快快將爾等之大佛陀叫來見我,難道要貧僧候上許久么?」

「是,大人!」

那一夥大小僧侶盡皆急匆匆往去上報。而其時那石泉地已然知曉,來者三修中有聖道境界者聖賢也。然卻不知倒地是何人,故哪個敢怠慢也。那不足站立無色之身後,樂的自在修行,以為療傷也。而無空卻然是笑吟吟望了自家師兄不語。

「老衲來得遲了些,望聖賢勿怪!」

不一時一眉毛鬍鬚潔白之年老聖僧顫巍巍行出來,對了無色躬身行禮,然其滿面疑惑之神色卻然無掩。

「兀那大和尚,汝乃是疑惑貧僧不實吧?」

「聖僧哪裡話,老衲豈敢!只是老衲聞得至聖大能光臨,解救的吾等石泉地不失,心下里感慨萬千,一時失神,聖賢大人勿怪。」

那老僧大佛陀不知該如何稱呼眼前之數修,一時改口數遍。然那無色一時無有責怪,只是儘速布置道:

「無妨!爾等此時首要乃在於儘速掃蕩叛修之餘孽,勿使之再有蠢蠢欲動,動搖吾等前方抗敵之眾之事兒發生。」

「是!聖賢大人說得是。」

於是那不足等便收拾了魔材法料,並在此地布施了數道大陣相互勾連。守候要隘。然後三修駕了天舟便欲往去星河星宇大河星去。忽然便有小和尚通報,道是那不足之舊地成佛丹坊差了管事古流來訪。

「嗯,古流來此何干?」

不足訝然道。

「古流是誰?」

無色怪而問曰。

「乃是某家之先主成佛丹坊雜料房管事,某家拜入此地,便是其人領入門者也。」

「如此見還是不見?」

無色開言道。

「有請!」

那不足略略一思量道。不一時,那正門處進來一修,衣裳華美,神態俊朗。

「啊也,無一大師,別來無恙?」

「尚好。尚好!古流大人神采奕奕。觀之令人欣喜耶。」

不足笑而問答。於是兩人落座,閑聊些不著邊際之舊事,卻唯獨不提當年之尷尬事兒。不足亦是不急,亦是漫天漫地不著邊際相聊。到了最後那古流實實無奈何。唯低聲道:

「五一大師可否單獨聊幾句。」

「嗯?呵呵呵。此二位乃是某家生死兄弟。無妨,有話直說可也。」

「這個……咳咳咳……這個……」

那古流端起茶杯飲一口,而後便似下得天大決心似得。抬起頭盯了不足道:


「五一大師,金足先生,汝等三修神通無測,居然將叛修百萬之眾覆滅,然彼等人多勢眾,不日便會來此報復。屆時吾家門戶必為其首要覆沒者。」

「嗯?古流大人何意?不妨明言。」

不足忽然皺眉道。

「丹坊長老等商議,或者金足先生能夠給吾等一條明路!」

「嗯?某家能指條明路?何意?」

不足訝然道。

「有叛修與吾家協商,只要無一大師能歸順彼等,則吾家……」

「住口!吾家師弟豈是爾等可以要挾者耶?」

那無色聞言大怒,厲聲喝道。古流一驚,冷汗簌簌而下,將眼望了不足一眼不敢吭聲。

「古流大人,便是生死亦不能移某家之志。然畢竟吾家曾居身大人麾下做事,那成佛丹坊亦算某家舊地,某不能不管。此有一塊令牌,高懸丹坊正殿門楣上,無論何人來此,亦是不敢造次。」

那古流接了令牌在手,觀視其上一座漫天劍雨之圖畫,余無他物,雖心中疑惑,卻然不敢再問,匆匆告辭而去。

「無一師弟,何不將彼等內奸剷除,怎得反留有保命令牌於彼等?」

「便是叛修,吾等亦無有何權利隨意處決之。便是其自家形成因果吧。」

那不足嘆一聲,與二修同時上了天舟,疾馳而去。

且說古流那廝,行出去那寺院不久,忽然回身,惡狠狠注目那海藏禪寺之寺院不足等所居處,半晌才道:

「聖道境界么?吾卻不信。他日落在吾手,定要汝生死不能,存亡兩難!」

而後此修急急回返。那丹坊之主上問道:

「古流師弟,此去有何作為?」

「唉,師弟有失所託!然那廝生死不受,吾也是勿得辦法!其只是與吾家這般一道令牌推脫爾。」

「令牌?」

「是!」

那古流一邊將出那令牌,一邊毫不珍惜,就手一拋,飛上了那主上之手中。那主上仔細觀視那令牌,半晌后忽然驚懼而起道:

「斯人果然聖道境界也!當世達此境界者不過聖主與其人爾!」

「啊也,吾得個乖乖!」

那古流聞言只是驚懼,差一點兒便直接死去。便是連其原先所思量之如何折磨不足之事兒都差一點盡數吞入自家口中。

「啊也,終此一生吾亦是唯仰視爾!」

然其頹然未及半刻之時候,忽然便是大喜,吾亦算是有聖道境界之聖賢為交情也。這般一思量,居然心奮莫名!嗚呼,人之心性不過如是。能相較者時候便是可以嫉妒,並可以仇視之,或者可以小視並憐憫之,以為滿足自家之情緒之需要。然待其可以相較者遠遠兒無可能視之時候,便常常以其人為傲然之資本也。

成佛丹坊並無有將那令牌將出懸挂門楣上,因其本就叛修之一處據點爾。

不足與無色、無空三修駕了天舟疾馳,不過年許便行至那星河星宇之大河星辰上。眾佛家大能往去迎接,各個恭敬有加。然不過是對了無色禿頭大和尚其修爾。無一與無空自是隨了無色,似乎沾了大光榮一般。

「諸位大佛陀,此魔材法料也,吾等三人不辱使命。」

「豈是不辱使命!聖賢等此一番功德當得一句力王狂瀾之譽也。」

彼等衷心讚揚道。

不足等心下里明白,彼等這般恭恭敬敬不過是敬其聖道境界之修為,非是敬彼等之為人也。

「無一師弟,汝可知彼等因何這般低三下四么?」


「尚請無空師兄賜教。」

「何賜教耶?不過是發發議論爾。」

「無空師弟,莫要再客氣也,就便這般說吧。」

那無色師兄道。

「好!若吾所料不錯,未及幾時,彼等定然會邀請吾家聖道境界者為石泉地之星主,替換大佛陀石泉老人之職位也。而彼等將盡數為星主初立之功臣,則屆時封賞自是了得也。」

「呵呵呵,不過怕是彼等之計較落空也!聖主乃是吾之私交,有必殺之仇怨也。吾家哪裡敢久在此地耶?」

「啊也,師弟,當真?」


歐雲看見這些賊盜原本要好好教訓他們一番,聽到那王虎的碎言,他心裏也變得波瀾起伏,心思道:“原來真廷投奔這些人只是爲了一口飯吃。”

Previous article

「西河區的這個陳督察真厲害,一個人就放倒了一百多個社團份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