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疼,疼死了,我錯了,你快讓他停下……爸爸爸爸,我求你了。」

汪陽疼的哭了出來,真不是他慫,而是這種強度的疼痛哪怕是成年人都承受不了。

「早這個樣,不就好了么?」

王炎走上前將人扶了起來,語重心長的說:「你看看,都跟你說了,聽話就能沒事,你非要以身犯險。」

我他媽哪裡知道你有這麼邪乎?汪陽一副心裡痛但寶寶不說的樣子。

「本來看你那麼難受想放了你,不過——」王炎故意停頓了一下,看到對方面露驚慌的樣子,才大發慈悲的說道:「這樣,你今晚回去,將中學生守則抄一百遍,明天給我,另外,今天的事,不要跟別人說,否則」說著,做了個你懂的眼神。

「好,好的」

汪陽能說什麼,偷雞不成蝕把米,折了夫人又配兵。這藥丸太邪性了,在找到解藥之前,他只能什麼都聽對方的。

王炎看看時間,恩,天還不算晚,一晚上對方可以抄完的。當下揮揮手,撤了結界,示意對方可以走了。

汪陽如獲重視,一瘸一拐的跑著。就像遇到什麼東西追自己似的。

「我有這麼可怕么?」

王炎搖搖頭,慢悠悠的走回大道,打了個車。

「小夥子,去哪啊?」

司機將音量調小,樂呵呵的問道。

王炎報上地址,歪著頭,想著凰炎玉的事。

司機聽到地址,忍不住看了一眼王炎,這小夥子穿著土氣,看起來八成是給人家打工的。忍不住調侃起來:

「喲,小夥子,那地可是本地土豪居住的地方啊。」

王炎想了想,土豪?好像都沒有自己有錢,他淡淡的回復「似乎也沒多有錢。」

司機會錯了意,以為對方也是嘲諷那些土豪,當下打開了話匣子:「就是,那群土豪雖然有錢,但是跟福布斯榜上那群人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你別看那個地界房子貴,但是有幾個是全款買下來的?大部分都是打臉充胖子,裝有錢人,這世道喲……」

司機巴拉巴拉說了好多,王炎有時也會附和一兩句,假裝贊同。

到了地方,司機一打表,「一共120元,只收現金。」

王炎忽然想到自己沒帶錢,給尉遲虎發了個微信,對方立馬吩咐人就帶著錢下來。

「給你二百,不用找了。」

司機睜大了眼看著過來付錢並且給少年開門的人。

天,我看見了什麼? 豪門蜜愛:高冷總裁甜辣妻 本地特別有名的土豪,竟然給一個少年當下人?

這個世界是瘋了么? ?夜晚,星城KTV內,一群年輕人在燈火交錯中歡呼奔騰。

「別吵,我要玩幾個路人局。」

一個少年單手拿著酒杯,單手看著光腦。

「逸哥,今宵苦短,雖然你是競技一哥,但是總要放鬆的嘛。」他其中一個朋友走上前,伸手要去關對方光腦。

少年抱著電腦一閃,眼底全是戾氣。

「滾」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那是他生氣了。

「行了行了,你還不知道逸哥么?家裡那麼有錢,怎麼會缺妞?來來來,咱們繼續唱歌繼續唱歌。」

此時,微山湖邊,聯排別墅旁——.

王炎從車上下來,幫王炎付錢的富商迅速將車門關上。

兩人在司機目瞪口呆的眼光中離去。

身為當事人的王炎並沒有什麼感覺,畢竟眼前這個所謂的富豪也只是給自己的屬下尉遲虎做事。

「那個,王先生,鄙人姓李。」眼前的富商雙手奉上一張名片,極為恭敬。是知道眼前這個少年的,當響遍大江南北的尉遲虎竟然給一個少年做事的時候,他還有滿是吃驚。當知道眼前的少年的實力之後,就再也沒有那種輕視的心理了。

「剛才的事,多謝。」王炎言簡意賅。

誰知對方一聽,連忙擺手,說道,「沒事沒事,應該的。」別看這位平時就連各種社會上的人都要給幾分薄面,但是此時他只想在眼前人面前混個臉熟,其他事,更是不敢多想。

王炎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東西,拋給對方,頭也不回的說道:「送你個小玩意,按中間的按鈕可以開啟。一次性消耗品,慎用哈。」

李姓富商手忙腳亂的接過王炎拋給他的東西,當看清是什麼的時候,一下子激動了起來。

那可是可以抵禦高手全力一擊的好東西啊,沒想到自己只是幫忙送了個錢,就能得到這個東西。跟著大佬有糖吃,果然,以後這個人,自己跟定了。

王炎到樓上的時候,看到尉遲虎竟然津津有味的盯著電視看了起來。這可是破天荒啊,要知道這位管理者許多資產的人,平時可都是忙得不得了,一會一個電話的那種。

「尉遲,怎麼了?什麼有意思的新聞?分享一下啊。」王炎調侃道,順著對方的屏幕看去,竟然是央視的體育競技頻道。

「準備投資遊戲?」他皺了下眉頭,並不是他不支持這個行業,隨著科技事業的發展,晚上下班回家玩遊戲放鬆的人也越來越多,只是他覺得要是對方缺錢的話,現下熱門的幾個行業更適合,「房地產業有下滑的趨勢,餐飲業跟X團外賣和X度外賣合作,利潤空間會更大一些。那種全系遊戲的話,比起電腦遊戲更適合投資。」

尉遲虎點點頭,期待的看著王炎。

「其實,有一種方法,你可以試一下」王炎停頓了一下,說了一個很好的想法:「我想說的不是這種全息遊戲,而是將全息和武道結合起來。比如說真人對戰,改成這種模擬對戰,也會比較好一點。」

尉遲虎一聽點點頭,對戰容易大幅度破壞生態環境。就像核武器一樣,一個爆炸一個地區就毀了,哪怕是為了後代,也不能那麼肆意破壞。

如果加了全息系統,創造一個模擬空間,對於修鍊不但有類似於遊戲升級那種讓人期待的提升系統,而且還會有真實痛感的感覺。

隨機匹配,好友對戰等也能讓五湖四海的人們不用像古代華山論劍一樣,跋山涉水的跨越半個地圖去另外的地方。

「是個好辦法,你看我,年紀大了,就是想不出好的點子了。」尉遲虎自我調侃。他敢預想,如果這個投資成功的話,那麼肯定能有客觀的收入。

畢竟像現在極為出名的DY模擬戰,可是火了好多年啊。以現在少年人的熱血,中年人的好奇,以及老年人的緬懷來看,這個提案,肯定從研發到上架就能引來不少人圍觀。

「對了,這個宋公子是誰啊。」

王炎指指電視機上,那張妖孽般的臉感到好奇。從跟雲含晴去吃飯的大酒店電視屏幕上,他就有看到過這個人。身為一個長相陽剛帥氣的男人,他對這種小白臉不太感冒。但是卻因為對方頻頻出現在電視上,引起了好奇。

「哦,那個人啊,北地宋家人。宋楠的第三個孩子,宋逸。不過他對繼承家族產業沒什麼興趣,卻偏偏喜歡電競,遊戲。」

王炎沒想到,那竟然是北地宋家的人。 擄情掠愛:四少夜歡難消 畢竟那可是跟江南尉遲家名聲權利齊名的人。

「不過那小子,倒也是個人才。竟然能不憑藉家族的力量,獲得全球DY模擬戰少年賽的資格。要知道,全球玩遊戲的人數那麼多,但是能獲得那個資格挑戰賽的只有一萬個名額。」

有那麼厲害么?王炎一笑,忽然來了興緻,「要不我去玩一局吧?」

尉遲虎顯然沒想到對方來了興緻,他不相信般的重複問了一遍,「我剛才沒聽清,您說的什麼?」

「我說,要不我去玩一局吧?」

「這……」不是他不相信對方,而是這種遊戲需要對模擬鍵盤運用的極度好,他曾經偷偷玩過一會,簡直是太打擊自信了。不過他也明白了為什麼這種遊戲會那麼火。

「模擬鍵盤?」

這倒是沒聽說過,不過一下子來了興緻。

「就是通過專門的光腦,類似於電腦的一種機器,點擊進入,會出現一個虛擬的空間,和結界差不多,裡面會有模擬鍵盤,運用鍵盤操作,可以和人進行實時對戰。」

聽起來很奇妙,王炎打開手機點了一下淘寶,裡面顯示的光腦,價格最低「秒殺價5000」,一共也就十台。這個數額,比電腦貴了點。

「您要是想玩的話,要不先玩我的?」

光腦因為價格不算低,所以開發者設定了可以不止一個人用,設立多個賬戶。每個人設定自己的密碼,加上獨有的防盜系統,黑客是破解不了的。

「給我看看吧。」

尉遲虎很快就拿出一個光腦,遞給王炎。

「倒是挺小巧。」

尉遲虎的這個光腦,是黑色限定式的。內存高,能設定的賬戶和下載的全息遊戲也多。市面上是買不到,需要專門的光腦公司定製。 ?「檢驗使用者性別,檢驗使用者身份,請出示身份證明,請出示身份證明——」

系統女聲聲音尖銳的提示道,王炎疑惑的抬頭。

「是這樣的,需要出示身份證才行的。」

王炎從錢包里拿出身份證,「叮」的一下,尖銳的女生立馬消聲。

「歡迎宿主使用光腦,請設定賬戶……」

「請選擇需要下載的遊戲……」

「遊戲下載完成,請問是否啟動?」

王炎點了是,系統機械性女生終於消失,隨之傳來的是一個溫柔的女生,還有一段遊戲音樂。

「歡迎來到DY模擬戰,自動檢驗玩家性別,自動綁定玩家賬號,賬號綁定完畢,檢測到您是第一次進入遊戲,請輸入角色昵稱。」

說著,在王炎面前,出現了一個浮空鍵盤。

王炎用手試了一下,感覺挺好用的。

他想了想,起了上一世的名字「龍天」

「對不起小哥哥,角色名字已被佔用。」

「朕」

「對不起小哥哥,角色名字已被佔用。」

……

王炎一連試了好幾個,名字都被佔用。

「宇宙第一美男子」

「恭喜您註冊成功。」

????

黑人問號

本想低調一點,沒想到這世上的人都那麼低調,看來自己只能高調了。

王炎學了幾個基本操作,在人機對戰了幾個回合之後,已經掌握了基本操作,並且以他的領悟能力,基本上已經沒什麼問題了。

至於手速,對於一個上一世沒事彈彈古箏古琴的人來說,那根本不叫事。

於是王炎直接點了隨機匹配。

只見畫面接著一變,他被帶到了一個專屬的空間,裡面只有他和對戰的另一個人。尉遲虎和家裡的一起都忽然之間沒有了。

這就是所謂的遊戲虛擬空間?有意思。

對面是一個滿身散發著金光的人,此時他低著頭,不知道在幹什麼。

反觀自己這邊,那就很尷尬了。

一個三角褲,一身光溜溜,再加上系統特定的面孔,基本上就是一個一窮二白,白的不能再白的小萌新。

他是不是應該,學一下那種攻略上的小萌新,裝一下瑟瑟發抖的樣子,求輕虐?

不行,雖然扮豬吃虎很開心,但是太不符合他這個名字的氣質了。

他拿出系統送的那個破劍,做好了戰鬥的準備。然而在這時,他看到了對面人物上出現的一行字。

「逸往情深:你隨便出招吧,意思意思我再殺你。」

宋逸看到眼前穿著新手裝備的人,忍不住放鬆了起來。

不是他託大,身為有資格進入國際比賽的人,實力都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之前他進行了幾句路人局,才發現路人局會打的人很少,大多數看到他這號都是忍不住崇拜什麼的。

重生之千金來襲 唉,果然應該低調。

早知道開個小號了。

不過開小號的話,應該也是對方這種什麼都不會的小菜鳥吧。

此時,因為唱歌無聊而進入觀戰的人,看著這兩個詫異巨大的人,忍不住笑出了聲。

「吾王:哈哈哈哈,沒想到竟然真有什麼都不懂的小萌新。」

「于禁:不如咱們打個賭吧」

「吾王:就這種局面還要賭?」

「于禁:賭對面那個小萌新多久會躺下。」

……

雖然遊戲可以旁觀,並且設置一道程序,進不了對戰雙方的場地,但是兩人肆無忌憚的聊天,讓王炎忍不住打字

「宇宙第一美男子:你們可以打賭,這小子多久倒,」

三人愣了一會,兩個圍觀的人都是捧腹大笑,顯然他們以為眼前這個渾身新手裝的人是徹徹底底的小白,因為但凡對網游有一點了解的人,都會知道,逸網情深是宋公子的名字。

宋逸沒說話,他神情漸漸嚴謹了起來,緩緩打出來一行字

「逸網情深:希望你的能力能對得起你的名字。」

王炎沒有說話,用實力證明這句話他也喜歡。

不過小孩子家家的,老玩遊戲不好。身為一個長輩,他得教育一下。

操縱者小白角色,他一閃一閃的跳過對房的攻擊。

不得不說,這個長相有點小白臉的男生,實力還是很不錯的。

墨瀾軒的心中再次浮現起那抹墨色的邪氣身影。

Previous article

知了愣了愣,自己不過是想他了來看看而已,順便蹭飯而已,踮起腳尖,拉著他的衣領,湊到他唇邊親了親,「乖,做飯去吧,我就是來玩玩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