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有辦法聯繫到嗎?」

「她在雲城大學讀書,應該能聯繫到,不過,您這是要……」

「既然我們家不好過,那就大家都別好過,我看聿修對她還有些念念不忘,宋家那死丫頭也恨透了她,這丫頭野心大,心腸狠……」孫公達冷笑,「好好培養一下,假以時日,能幹大事。」

邊上那人覺得後背一涼,沒敢再說話。

現在和二夫人鬧成這樣,他想把江風雅送到傅聿修身邊?斷絕關係是遲早的事,這江風雅就是再培養……

能斗得過二夫人,順利進入傅家?

這以後怕是會弄得很難看!

鳳霸三界:天之驕女 **

傅沉回京后,宋風晚便投入到了緊張的學習中。

在喬艾芸出院之前,喬望北和喬西延一直住在雲城,與嚴望川輪流守夜。

傅沉原想回京前再找一下宋風晚,可是接送她的人是喬望北,這可真的是個狠角色,他還真不敢貿然出手,只能先回京。

對宋風晚來說,高三下半學期開始,時間就像火箭,倒計時越過百天後,計時牌上的天數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

她成績一直非常穩定,高考體檢、報名,一模二模三模考試……

距離考試的日子就更近了……

這種時候容不得她出現一絲懈怠,與傅沉除卻早晚發信息,偶爾通個電話,聯繫少的可憐。

而傅沉每天的日子就是上班、遛狗、接送懷生上下學,偶爾輔導他功課。

古代穿越日 傅沉心裡清楚,高三這段時間很重要,最好別讓宋風晚分心,他偶爾會去雲城,看她一眼就回來。

雲城偏南,天氣回暖的較早,其實年後棉衣冬裝就穿不住了,某一天千江發了張照片給傅沉。

【三爺,回溫了,宋小姐穿了裙子。】

照片上的宋風晚扎著馬尾,穿著校服裙,外面套了件毛衣,腿上套了短筒的線襪,惹得他一陣眼熱。

【喬女士出院了,宋小姐很高興。】

【三爺學校有個男生和宋小姐表白了。】

……

傅沉眯著眼,哪裡都不爽。

都說為伊消得人憔悴,傅沉這段時間也清瘦些許,他陪老太太去梨園聽戲,老太太拉著他的手,一臉正色說,「老三,你和我說實話……」

「嗯?」

「你是不是被人給甩了?」

傅沉擰眉,「你聽誰說的?」

「你這一天天茶不思飯不想,沒事就坐著發獃,你要是喜歡哪個姑娘你去追啊,你老在家待著算怎麼回事?」

「你看你最近瘦的!」

「是不是那姑娘不喜歡你,把你給甩了?」

傅沉苦笑沒作聲,你兒媳在上課,我不能打擾她啊。 距離宋風晚高考僅剩一個多月的時候,學校又召開了一次家長會。

時間定在五一勞動節之前。

這時候喬艾芸已經出院,她僅有一隻腳的腳趾骨折,小腿骨裂已經恢復得不錯的,可以下地走一段時間,只是還不能長時間受力。

喬家人半個月前均已離開,現在都是嚴望川照顧她。

這次家長她自然去不了,嚴望川替她過去。

他生得本就高大,表情稀缺,一臉冷肅,在一群家長中,顯得非常惹眼。

雲城人大多知道宋風晚的家事,之前一場鬧劇,嚴望川曾露過面,許多人都認識,看到他倆同時出現,難免有些微詞,只是不敢明說罷了。

宋風晚坐在他身邊,也覺得壓力甚大,餘光瞄到他從口袋裡翻出一個小本子,摸出鋼筆,寫了四個字……

【會議記錄】

「嚴叔,你這個……」宋風晚湊過去,「你在幹嗎?」

「你母親讓我將會議精神傳達給她,我在做筆記。」嚴望川一本正經。

宋風晚位置在第三排,正對著講台,嚴望川怕擋著後面的人,將凳子側倒坐著,目光迥然的盯著他們班主任,弄得他都莫名緊張起來。

「其實不用做這個,都是些老生常談的東西。」宋風晚瞥了眼周圍,有些家長還在低頭玩手機,就他最認真。

家長會之前他們進行了一次五市聯考,宋風晚成績排在第七,以藝術生來說,已經是非常高的分數,老師誇了一通。

宋風晚看到嚴望川在本子上寫了一句。

【排名第七,第三次受到表揚。】

宋風晚哭笑不得,這種東西不用統計好嗎?

**

家長會後,因為逢五一,學校放了一天半的假期,宋風晚難得休息,吃了飯,坐在落地窗前曬太陽玩手機。

窗前的幾盆蘭花已經換成了綠蘿多肉。

蘭花這東西嬌貴,需要好好伺候,喬艾芸住院后,就沒人打理,等眾人注意到后,基本都死絕了,有的蘭花幾萬一盆,喬艾芸養了許多年,心疼得不行。

她此刻正坐在沙發上,腳趾骨折的腿墊在抱枕上,正認真翻看嚴望川的那份【會議記錄】。

嚴望川則坐在一側沙發上,戴著一隻藍牙耳機,從宋風晚的角度,依稀可以看到他電腦上切割成幾分的畫面,估計是他們公司高管,估計是在開會。

他側臉深鎖冷硬,認真聽著,從始至終沒說半個字。

「這個是什麼意思?」喬艾芸沒以為他在開會,指著本子上的字。

嚴望川離開電腦,坐到她身邊說了半天,「今天小腿感覺怎麼樣……」

「還行,就是腳趾那邊還不能用力。」

「我看一下。」

喬艾芸這段時間也適應了他的照顧,很自然的就把腳翹在他的腿上,她腿上的石膏已經拆下,某人手法嫻熟的幫她檢查了一番。

他將電腦放在茶几上,「繼續討論吧。」

「你在開會啊?」喬艾芸壓低聲音,她試圖把腿抽回去,他手指強硬的把她按住,不許她挪動半分,視頻鏡頭只能看到他的臉,看不到他手下在做什麼。

「……剛才這個提案還有地方需要修改。」嚴望川工作時非常認真,總能直擊要害,切中關鍵問題所在。

喬艾芸原本還在看會議記錄,這看著看著目光就落在了他身上……

都說工作時的男人最帥,真的一點不假。

許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嚴望川偏頭看她,四目相對,喬艾芸淡淡一笑,「你繼續開會吧,不用管我,我就看看。」

某個老男人耳根瞬間有些發燙,完全不知道對面那人在說什麼。

對面的一群高管懵逼了。

他們老闆已經大半年沒到總公司了,一直遙控指揮他們工作,這就罷了……

他一把年紀,追求幸福是應該的。

但是現在在開會啊,您是在明目張胆的走神?

而且……

您知道您耳朵很紅嗎?

簡直沒眼看。

「你看我幹嗎啊,工作啊。」喬艾芸蹙眉。

「嗯。」嚴望川視線移到電腦上,這群人都跟了嚴望川很多年,從沒見過老闆笑得如此大地回春過……

都說春天到了,萬物復甦,又到了動物們發情交配的季節。

這話說得一點不假。

宋風晚打量著不遠處的兩人,低頭繼續和傅沉發信息。

【我已經上飛機,三點多到雲城,晚上一起吃飯。】

宋風晚咬唇,強忍著笑意:【好啊,我去機場接你。】

【不用,等我到了你再出門。】

她回復完信息,才偏頭看向喬艾芸,「媽,我晚上約了同學出去吃飯。」

「和誰出去啊?」

「就一個同學。」宋風晚也有些心虛,「吃頓飯就回來。」

她難得放假,喬艾芸也沒拘著她,「那你早點回來,不能玩太晚,手機帶上,別到時候找不到人。」

「我知道。」宋風晚笑著往樓上跑,洗了個頭,收拾了近兩個小時才出門。

**

宋風晚下樓的時候,夕陽的餘暉斜入屋內,淺黃色的柔光將整個屋子鍍上一層金粉,廚房煲著大骨湯,濃郁的香味充斥了整個屋子。

「媽,我出門啦。」宋風晚背著小包就要跑。

「你等會兒!」喬艾芸叫住她,眯眼打量著,「你是去見男同學還是女同學。」

「女的啊。」宋風晚站在玄關處換鞋,被她看得一陣心慌,「同學已經在等我了,我先走了哈。」

不等喬艾芸開口,就溜得沒影了,「望川,晚晚該不會談戀愛了吧,我看她居然塗了口紅,這裙子是新買的,也是第一次穿。」

嚴望川這段時間別的沒學會,煲湯手藝倒是不錯,他站在廚房,緊緊攥著手中的勺子,沒說話。

「就覺得挺奇怪的,怎麼突然打扮起來了,她以前不愛收拾自己的啊,買了新衣服也不愛穿,這是知道愛美打扮了?」

宋風晚下樓的時候,長發翻飛,有那麼一瞬間,她忽然覺得自己女兒好像長大了。

嚴望川沒作聲。

他咬牙,傅沉這小子,自己搞地下情,弄得他裡外不是人。

**

另一邊

宋風晚依約到了小區附近的公交站牌前,左顧右盼也沒等到人,她低頭看了眼手機,已經四點半了,還沒到?

就在她準備給傅沉打個電話的時候,腰上一緊,被人拽到了公交站牌后側。

回過神的時候,他的鼻尖蹭著她的臉,距離僅在咫尺之間。

「……你什麼時候到的,也不說一下。」宋風晚看了眼周圍,心跳快得想要蹦出嗓子眼。

「沒多久。」傅沉輕輕湊過去,聲音帶著難以自持的笑意,一點點震顫著她的心臟,渾身散發的那股子檀香味兒,清冽強勢的籠罩著她。

她只要稍微呼吸一下,鼻息間俱是曖昧旖旎的氣息,臉不自覺的燒起來。

「這邊有人。」宋風晚推了推他的胳膊。

「其實我剛才在那邊看了你很久。」削薄的唇廝磨著她的,像是下一秒就會親上去,這種心悸感,折騰的人渾身發軟。

「那你怎麼不過來。」

「我恨不能衝過來抱住你……」

傅沉偏頭湊到她耳邊。

「你知道嗎?」

「我太想你了,每天都想……」

「卻又不想表現得太急躁,怕嚇著你。」

呼吸吞吐間,灼燙的氣息像是要把她的耳朵燒著。

「那你現在還不是衝過來了……」宋風晚伸手攥緊他腰側的衣服,手心熱燙。

「忍不住了。」

宋風晚忽然想起前段時間和段林白打電話,他視力恢復了一些,只是恢復到正常人還需要一段時間,可能是被傅沉欺負了,半夜打電話找她訴苦,劈頭蓋臉就把傅沉一頓臭罵。

「……妹妹,我跟你說,傅三就特么不是人,欺負我一個殘疾人,你說他要臉不?」

「他這種人,你不要給他甜頭,要對他狠一點,最好是晾著他!」

「千萬不要給他吃肉,別讓他得寸進尺!」

「吃肉?」宋風晚當時羞得臉都紅了,這人都在扯什麼東西啊。

「你馬上高考結束,就那廝……」段林白咋舌,「我跟你說,絕壁會把你啃得骨頭都不剩,你一定要小心。」

「三哥不會的。」宋風晚語氣壓得很低,越發不好意思。

「怎麼不會,難不成你倆交往半年了,他都沒表現出什麼需求?」段林白說話很直。

「差一點就被你滅口了。」慕雷瞪了慕青鶯一眼,隨即,他伸出右手,輕輕地扣在亡靈額頭,嘴裡念起複雜的咒語,少傾,那亡靈身體顫抖,面部扭曲中慘叫一聲,渾身泛起光暈。

Previous article

「你消息倒是靈通,這沒什麼不能說的,和子現在就在我身邊呢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