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有東西鑽進我的身體了……不……」馬昆捂住腦袋大吼起來。

他拚命出手,元氣激蕩,直接將葉雄跟雪莉震飛出去。

「師傅……」

「別靠近,他現在失控了,你過去只有死路一條。」雪莉連忙拉住他。

看著場中發狂一般的馬昆,葉雄憤怒得緊緊地握起拳頭。

當初,血酬被冰靈化身纏身,活活折磨數年,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如果不是自己出手相救,他還在受折磨,沒想到現在輪到師傅被纏身。

冰靈化身的實力,葉雄見識過,就連達到金丹初期的血酬都奈何不了它,任它折磨。

雖然,血酬當初有受傷的原因,但是這也充份說明冰靈化身的強大。

看來,先前杜蒙被雪狼王咬斷脖子,也是因為被冰靈化身附體,它才能行動;現在,這可惡的東西又盯上了馬昆。

「冰靈,你堂堂五行神靈,折磨一名築基修士,算得了什麼本事?」葉雄大吼起來。

冰靈化身是冰靈的分身,沒有主觀意識,所有行動都是冰靈授意。

這是葉雄在捕捉血酬身上的冰靈化身之後才知道的。在火靈的引領之下,後來冰靈化身才慢慢成長起來,有自己的主觀意識。

直到現在,葉雄才意識能一個嚴重的問題。

冰宮創建者留下遺言,說有問題的時候去找冰靈幫忙,現在問題是,冰靈似乎並不像冰宮的人說的那麼好,而且極有可能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王。

血酬帶金丹修士闖入雪嶺谷,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下血酬一個,被活活折磨幾十年。

還有杜蒙被殺,現在師傅被冰靈化身附體,還有雪嶺谷門口寫著:金丹期修士入谷者死的大字,種種已知的事情之中可以看出來,這冰靈絕非善類。

正直的五行神靈,會這麼做嗎?

極有可能,冰靈比起邪劍靈更加殘暴。

細思極恐,葉雄感覺頭皮都發麻了。

但此刻他什麼都不顧了,依然大吼著:「冰靈,你出來,縮頭烏龜。」

「有種你把我殺了,你出來啊!」

葉雄大吼,如痴如狂,但是叫了半天,一點反應都沒有。

「江南王,你別激動,咱們再想想辦法。」

雪莉以為他見師傅被纏身,激動過度,才口說胡話。

此時,馬昆已經元氣太傷。

他身上布滿冰層,幾乎凍成冰人,但是依然不停地掙扎著。

突然,他一聲大吼,元氣剎那間激蕩出去。

轟轟轟。

周圍發出無數的爆炸聲,石洞轟然倒塌。

隨著元氣爆炸式的外放,一團藍色的東西從他身上被震飛出去,遠遠拋在半空。

仔細一看,藍色的東西拳頭般大小,有著人類的四肢跟五官模型,身體虛無,不是另外一具冰靈化身是什麼?

而且,這具化身似乎比起葉雄體內的冰化靈身,要強大不少。

冰靈化身剛被彈出,再次氣勢洶洶地朝馬昆撲過去,張牙舞爪,變幻著邪惡的面孔。

「冰靈化身,老子饒不了你。」

葉雄嗖的衝出去,炭劍狠狠一劍劈出。

排山倒海一般的氣勢,直接就將冰靈化身吞沒。

冰靈化身被擊飛到冰壁上,朝葉雄張牙舞爪地嘶孔著,突然轉身,一頭鑽進冰壁之後,消失得不見蹤影。

葉雄連忙跑過去,朝馬昆扶起來,發現他全身冰寒,奄奄一息,眼見不活了。

剛才那一招爆炸式的元氣外放叫做兵解,是築基修士的自殺大招,類似於金丹期的自爆金丹。馬昆也是在被冰靈化身糾纏得實在沒有辦法,才這麼做的。

「師傅……」葉雄眼睛紅了,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雖然他跟馬昆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怎麼說也是他的師傅。知道馬昆被徒弟背叛之後,葉雄心裡一遍遍地對自己說,以後一定要出人投地,讓師傅為自己自豪,他萬萬沒有想到,師傅會殞落在這裡。

「對不起,師傅,我沒能救你。」葉雄哽咽了,無比的自責。

如果他剛才不是太過於自私,害怕火靈出現會被冰靈發現,師傅可能就不會死。

就是這一念之差,馬昆被冰靈化身折磨而死。

「好徒弟,不關你的事情……」

「人死有命,能收到你這樣的好徒弟,我已經滿足了……」

「答應我,將『十字銘文』傳承下去……」

馬昆說完,輕輕地閉上眼睛。

「師傅……」

葉雄熱淚盈眶,仰頭大吼來。

心裡如同刀割一樣,無比的疼痛。

很快悲憤就轉化成憤怒,他仰天大吼道:「冰靈,你這個窩囊廢,縮頭烏龜,你有種出來啊,殺我啊!」

「老子不怕你,你給我出來。」

「滾出來了啊!」

重生之珠光寶妻 他一遍遍地大吼,可惜無論他怎麼吼叫,冰靈都沒有出現,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雪莉見他瘋狂的樣子,能體會到他的心情,因為她剛剛也經歷喪失至愛的痛苦。

「江南王,你冷靜一點。」她走過來安慰。

葉雄癱軟到地上,一時之間,沒有方向一樣。

兩人就這樣靜靜地坐著,良久都沒有說話,悲涼的氣氛瀰漫開去。

這一次雪嶺谷之行,可以說是徹底失敗了,不但沒有找到冰靈,反而死了兩個同伴。

「江南王,咱們的任務還沒完成。」雪莉站起來:「咱們要繼續前進,尋找冰靈。」

葉雄搖了搖頭,說道:「不用找了,它不想見我們。」

「你怎麼知道?」

「冰靈化身是受了冰靈的意志的,表面上殺杜大哥跟我師傅的是冰靈化身,其實就是冰靈本身。」

「這怎麼可能?」雪莉嬌呼起來。

「這就是現實。」葉雄冷嘲著,目光在四下搜索著:「冰皇一直以為,冰靈是冰宮的守護者,現在看來,他錯了。這冰靈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狼心狗肺的東西。」

葉雄嘴裡不停地咒罵著,想逼冰靈現身。

遺憾的是,冰靈一直都沒出現。

「會不會是你搞錯了?」雪莉小聲道。

以冰靈化身的實力,葉雄膽敢這麼罵它,它聽到不把他殺了才怪,怎麼可能不出現?

葉雄也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弄錯了,怎麼自己罵成這樣,冰靈都沒出現?

他體內的冰靈化身明明說過,冰靈對化身有感應能力,短距離之間,化身做什麼,它都一清二楚,不可能沒聽到自己的叫罵。

唯一的可能是,它不想見自己?

自己一個築基中期的傢伙,它憑什麼不見自己?

葉雄感覺一頭霧水,恍惚起來。

(本章完) 「師傅,你怎麼了?」葉雄急道。

「有東西鑽進我的身體了……不……」馬昆捂住腦袋大吼起來。

他拚命出手,元氣激蕩,直接將葉雄跟雪莉震飛出去。

「師傅……」

「別靠近,他現在失控了,你過去只有死路一條。」雪莉連忙拉住他。

看著場中發狂一般的馬昆,葉雄憤怒得緊緊地握起拳頭。

當初,血酬被冰靈化身纏身,活活折磨數年,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如果不是自己出手相救,他還在受折磨,沒想到現在輪到師傅被纏身。

冰靈化身的實力,葉雄見識過,就連達到金丹初期的血酬都奈何不了它,任它折磨。

雖然,血酬當初有受傷的原因,但是這也充份說明冰靈化身的強大。

看來,先前杜蒙被雪狼王咬斷脖子,也是因為被冰靈化身附體,它才能行動;現在,這可惡的東西又盯上了馬昆。

「冰靈,你堂堂五行神靈,折磨一名築基修士,算得了什麼本事?」葉雄大吼起來。

冰靈化身是冰靈的分身,沒有主觀意識,所有行動都是冰靈授意。

這是葉雄在捕捉血酬身上的冰靈化身之後才知道的。在火靈的引領之下,後來冰靈化身才慢慢成長起來,有自己的主觀意識。

寵妻成癮 直到現在,葉雄才意識能一個嚴重的問題。

冰宮創建者留下遺言,說有問題的時候去找冰靈幫忙,現在問題是,冰靈似乎並不像冰宮的人說的那麼好,而且極有可能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王。

血酬帶金丹修士闖入雪嶺谷,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下血酬一個,被活活折磨幾十年。

冷情總裁,騙愛成癮 還有杜蒙被殺,現在師傅被冰靈化身附體,還有雪嶺谷門口寫著:金丹期修士入谷者死的大字,種種已知的事情之中可以看出來,這冰靈絕非善類。

正直的五行神靈,會這麼做嗎?

極有可能,冰靈比起邪劍靈更加殘暴。

細思極恐,葉雄感覺頭皮都發麻了。

但此刻他什麼都不顧了,依然大吼著:「冰靈,你出來,縮頭烏龜。」

「有種你把我殺了,你出來啊!」

葉雄大吼,如痴如狂,但是叫了半天,一點反應都沒有。

「江南王,你別激動,咱們再想想辦法。」

雪莉以為他見師傅被纏身,激動過度,才口說胡話。

此時,馬昆已經元氣太傷。

他身上布滿冰層,幾乎凍成冰人,但是依然不停地掙扎著。

突然,他一聲大吼,元氣剎那間激蕩出去。

轟轟轟。

周圍發出無數的爆炸聲,石洞轟然倒塌。

隨著元氣爆炸式的外放,一團藍色的東西從他身上被震飛出去,遠遠拋在半空。

仔細一看,藍色的東西拳頭般大小,有著人類的四肢跟五官模型,身體虛無,不是另外一具冰靈化身是什麼?

而且,這具化身似乎比起葉雄體內的冰化靈身,要強大不少。

冰靈化身剛被彈出,再次氣勢洶洶地朝馬昆撲過去,張牙舞爪,變幻著邪惡的面孔。

「冰靈化身,老子饒不了你。」

葉雄嗖的衝出去,炭劍狠狠一劍劈出。

排山倒海一般的氣勢,直接就將冰靈化身吞沒。

冰靈化身被擊飛到冰壁上,朝葉雄張牙舞爪地嘶孔著,突然轉身,一頭鑽進冰壁之後,消失得不見蹤影。

葉雄連忙跑過去,朝馬昆扶起來,發現他全身冰寒,奄奄一息,眼見不活了。

剛才那一招爆炸式的元氣外放叫做兵解,是築基修士的自殺大招,類似於金丹期的自爆金丹。馬昆也是在被冰靈化身糾纏得實在沒有辦法,才這麼做的。

「師傅……」葉雄眼睛紅了,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雖然他跟馬昆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怎麼說也是他的師傅。知道馬昆被徒弟背叛之後,葉雄心裡一遍遍地對自己說,以後一定要出人投地,讓師傅為自己自豪,他萬萬沒有想到,師傅會殞落在這裡。

「對不起,師傅,我沒能救你。」葉雄哽咽了,無比的自責。

如果他剛才不是太過於自私,害怕火靈出現會被冰靈發現,師傅可能就不會死。

就是這一念之差,馬昆被冰靈化身折磨而死。

「好徒弟,不關你的事情……」

「人死有命,能收到你這樣的好徒弟,我已經滿足了……」

「答應我,將『十字銘文』傳承下去……」

馬昆說完,輕輕地閉上眼睛。

「師傅……」

葉雄熱淚盈眶,仰頭大吼來。

心裡如同刀割一樣,無比的疼痛。

很快悲憤就轉化成憤怒,他仰天大吼道:「冰靈,你這個窩囊廢,縮頭烏龜,你有種出來啊,殺我啊!」

「老子不怕你,你給我出來。」

「滾出來了啊!」

他一遍遍地大吼,可惜無論他怎麼吼叫,冰靈都沒有出現,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吃雞之無限升級系統 雪莉見他瘋狂的樣子,能體會到他的心情,因為她剛剛也經歷喪失至愛的痛苦。

重生星光璀璨 「江南王,你冷靜一點。」她走過來安慰。

葉雄癱軟到地上,一時之間,沒有方向一樣。

兩人就這樣靜靜地坐著,良久都沒有說話,悲涼的氣氛瀰漫開去。

這一次雪嶺谷之行,可以說是徹底失敗了,不但沒有找到冰靈,反而死了兩個同伴。

「江南王,咱們的任務還沒完成。」雪莉站起來:「咱們要繼續前進,尋找冰靈。」

葉雄搖了搖頭,說道:「不用找了,它不想見我們。」

「你怎麼知道?」

「冰靈化身是受了冰靈的意志的,表面上殺杜大哥跟我師傅的是冰靈化身,其實就是冰靈本身。」

「這怎麼可能?」雪莉嬌呼起來。

「這就是現實。」葉雄冷嘲著,目光在四下搜索著:「冰皇一直以為,冰靈是冰宮的守護者,現在看來,他錯了。這冰靈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狼心狗肺的東西。」

葉雄嘴裡不停地咒罵著,想逼冰靈現身。

遺憾的是,冰靈一直都沒出現。

「會不會是你搞錯了?」雪莉小聲道。

對於這一巴掌,秦毅根本沒有想過去躲避。

Previous article

看着勇氣號緩緩降落,血魔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催動着天空受損的紅雲向着還籠罩在勇氣號四周的光圈飄去,剛纔因爲需要攻擊,勇氣號的光圈消失,但現在勇氣號需要的不是進攻,而是防禦,於是光圈再次出現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