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時間差不多了,撤吧!嘿嘿!」杜蘭特跳躍起來,第一個向著學院外跑去。

巴里與暫且擊退了阿爾薩帝的盧西奧緊隨其後,哈里斯等人早在杜蘭特動手的時候就跑了。

「弗利薩,你們已經輸了!」

一擊之後,勞倫斯也開始逃脫。

「別想走!」弗利薩豈會放過這個叛徒,更何況他的手中還有熔火之心!要真是讓古迪拉爾克恢復了力量,他真的是百死莫贖了。

轟!轟!

隨著弗利薩與勞倫斯邊戰邊走,消失在遠處,整座多柯城迎來了一場大地震,天空中一一枚枚火球冒著深紅之光,帶起滾滾濃煙,遮掩了一切!

望著這猶如末日降臨的可怕場景,所有人都明白最後一道防線被攻破了,灼熱巢穴中的魔族被徹底解放出來了!

總裁的冷酷前妻 多柯城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也將隨之降臨!

「走!去城外!」艾克顧不得許多,扔下一句話后想著城門口狂奔。(未完待續。) ?轟!轟!

漫天的火球砸落,位於多柯城上方的防禦魔法陣開始全負荷運轉,抵擋著這一輪輪的衝擊。

望著頭頂搖搖欲墜的護罩,艾克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多柯城外。

營地同樣也遭受到了襲擊,不過在十數名學者的幫助下暫且還能穩住。

營地之外的黑森林中燃燒起滾滾濃煙,即便是身為霸主的魔獸們也在種種驚慌之下奔走,烈火吞噬了一切!

噼里啪啦!

火焰的深處,一群群身穿明紅鎧甲的士兵衝鋒而來,他們帶著衝天怨氣,消滅一切存在的生物!

當初的焚火軍團回來了!

吼!

厚重的長吟回蕩在燃燒的森林中,一足有十米高的身影拔山倒樹而來。

他的身軀升騰起熔火,所過之處盡皆焰潮炎浪,帶來了毀天滅地的決心,也踐踏著自然與生命。

「我回來了!」

古迪拉爾克咆哮著,宣告自己的存在。

苦心修養上千載,等的不就是有朝一日捲土重來嗎?

「輕鬆些,古爾,等你重新掌控熔火之心后你就能馳騁在這片廣袤富饒的大地上了!」奧蘭維多拍打著蝠翼,在空中淡笑道。

「當然,我要讓焚火軍團的旗幟與徽印布滿整片東南方的土地!」古迪拉爾克瓮聲瓮氣道。「去吧!我的孩子們!」

「吼吼!」

焚火軍團所屬的士兵更加瘋狂了,如潮水般湧向多柯城方向。

林子中,魔獸的哀嚎、樹木在火焰中的凄切構造了一幅可怕的地獄場景。

「這一定會很有趣的,準備享受我的燃燒計劃吧,呵呵。」奧蘭維多嗅著空氣中瀰漫的慘烈,向著高空飛去。

「為什麼一定要這樣?格蘭特叔叔?」 一拳超人之雷霆沙贊 望著眼前的景象,妮娜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格蘭特摸摸少女的腦袋,「妮娜,戰爭帶來的永遠是苦痛,克洛澤斯科資源本就匱乏,更重要的是魔帝大人從不掩飾自己的野心。」

「我討厭戰爭!」妮娜失落道。

「是啊,戰爭,誰又喜歡呢?」格蘭特淡然一笑,眼眸中映照的火光越來越明亮了。

「哎——妮娜,咱們走吧。」

「好··好的,格蘭特叔叔。」

······

「快頂上去!頂上去!」

轟!

啪!

戰火依然瀰漫到營地之外,慘烈的廝殺無可避免,視線之內,血流成河,屍山骨海。

營地中央。

轟!轟!

聽著外邊傳來的一陣陣轟炸震動之音,阿爾法恨恨的合上了簾幕。

「你們說吧,到底該怎麼辦?」

「不要著急,阿爾法。」波波瞥了一眼焦急的阿爾法淡淡道。

「不著急?前面那開闢的戰場每一秒都有人死去,我能不著急嗎?老頭子?」阿爾法瞪了一眼波波。

「現在我們必須得先冷靜下來!」凱德開腔了。

「哼!現在那一邊和我們一樣,都還不敢率先動手。」古德·金雙手抱胸,在一旁的座位上冷聲道。

前線打的如火如荼,而作為多柯城最為頂尖力量的一群人在此處開會可並不是因為懦弱,而是他們與魔族都在等待著切入的戰機!

說句實話,多柯城一戰的勝負其實就在他們的勝負中,誰也不敢妄自開戰。

「無論如何,多柯城都不能出事。」克羅爾手持神諭之書,輕柔的話語中滿是不容置喙。

「克羅爾說得很對,至少我們得撐到援軍奔來。」麥瑟斯點點頭。

話語未落,帳篷搭建的會議室中儘是一片肅穆啞然。

拉夫大學者,海格力院長,漢斯,胡安,帕羅,迪瓦,古德,希曼,阿爾法,波波以及一眾各大組織勢力的高層們齊齊將目光瞥向正首位置的凱爾。

隱居多年的凱爾重新站在了人們的視線中,作為多柯城唯一一名史詩級強者,凱爾就是眾人的主心骨。

此次焚火軍團復甦,來勢洶洶,情況不斷惡化,想要保住多柯城,他就是最關鍵的一點。

「古迪拉爾克交給我對付。」凱爾直接道,白眉下渾濁的眼眸逐漸清明,「我會竭盡所能阻擋住他。」

「那格蘭特就交給我吧。」麥瑟斯緊接著道,這一對理念不合的師兄弟早已在大比之後冰釋前嫌,作為多柯城僅存的傳奇,麥瑟斯義不容辭。

有一名史詩強者與一名傳奇強者坐鎮,也總算驅散了眾人心頭籠罩的陰霾。

從他們得到的消息中,這一次灼熱巢穴暴動的人物中最需要注意的就是格蘭特與古迪拉爾克了。

前者號稱傳奇無敵,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後者更是千年前焚火軍團的主帥,曾經的至強者,幾天前更是將帝國猛虎斬於馬下,成為數十年來加碼帝國第一位隕落的傳奇!

剩下的那些魔族強者都得交託給其餘的人了,海格力等人都擁有七階的實力,可以說從頂尖力量來講多柯城絲毫不弱於大都雷賽城,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分配完畢之後外面的戰火隆音突然弱了下來,一股股熱浪翻湧升騰,帶起股股喧囂。

「來了!終於要動手了嗎?」凱爾緩緩站起身子,腳步一邁,空間自然扯開一扇小門,這是史詩級強者的特權。

多柯城外數十裡外的天空。

「聖凱爾?」被層層兵士包圍的古迪拉爾克就像是無上的君王,遙望著空間泛起漣漪。

「一個個小小的人類,出生不過百年,也敢稱聖?」

古迪拉爾克嗤笑道,人類的壽命比起大部分的種族都要短暫,但是他們的智慧,他們擁有的天賦也絕不弱於其他種族,尤其是修鍊速度。

「稱聖不敢當,但是對付你還是可以的。」凱爾右手持一柄魔法杖,左手掌控者一本魔法之書,不復以往老態龍鍾,散發出屬於史詩級強者的滔天氣勢。

滋滋!

天地間的元素歡呼雀躍,齊齊釋放出屬於自己的光彩,五顏六色徹底佔據了周圍的世界,就像神話故事中的那一個個光怪陸離的場景。

元素共鳴!

「哈哈,幾天前剛剛痛飲了一位傳奇的鮮血,今天我再把你幹掉,加碼帝國都會感到痛心吧。」古迪拉爾克桀桀笑道。

「那就看你的能力了。」凱爾大手一揮,一道界限分割了空間。「請!」

「哼!」古迪拉爾克化為一團熔岩,也不懼怕凱爾會不會設下陷阱,徑直竄入那界限空間中。

一場大戰一觸即發。(未完待續。) ?「殺!殺!」

「阿魯加!阿魯加!」

黑森林廣袤的土地上兩道洪流廝殺在一塊,只為最後的勝負。

「勞倫斯!你別跑!」戰場之中弗利薩死追著前方的男子。

「弗利薩,追我這麼遠又如何?給你吧!」勞倫斯忽然停在了原地,將腰間那充斥著火焰氣息的袋子甩了出去。

「恩?」弗利薩伸出大手一把抓住,布袋飄然破碎,一縷火種徐徐消散。

「假的!」弗利薩大吃一驚,他被騙了。「熔火之心在哪裡?」

「估摸著現在已經送到魔族那邊了。」勞倫斯邪笑一聲。

「混蛋!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弗利薩愣在了原地,一顆心越發冰寒,難以想象古迪拉爾克得到熔火之心后的場景。

「當然知道,可那又如何?」

「弗利薩!怎麼回事?」海格力跳了過來。

剛才他就瞧見弗利薩狂追了勞倫斯一路,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海格力!熔火之心被魔族拿走了!」弗利薩紅著雙眼,眼底深處幾欲冒出火光。

「什麼?」海格力失聲道,作為萊爾瑪吉斯分院院長,他豈能不知道熔火之心的重要性。

「就是他這個叛徒!他把魔族帶了回來!還把熔火之心拿走了!」弗利薩心中大恨。

「怎麼會這樣?」海格力搖著頭,一臉的不可相信。

平時他雖然與勞倫斯不怎麼對付,可說到底也只是因為所處的位置,然而說勞倫斯背叛了萊爾瑪吉斯乃至投入魔族的懷抱,他是決計不會信的。

既然是勞倫斯的對手,那麼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勞倫斯對萊爾瑪吉斯的熱愛了。

「海格力!弗利薩說的沒錯,是我把魔族帶了回去,可我這樣做也是為了萊爾瑪吉斯重新的崛起!別以為我不知道院長的打算,雖然你是凱爾的弟子,可他還是要將那個位子留給你!這是為什麼!」勞倫斯憤恨道。

「我努力了半輩子,就是為了帶領萊爾瑪吉斯重新崛起!讓那些噁心的傢伙瞧瞧我們的厲害!」

「不對勁。」海格力敏銳的感覺到了此時勞倫斯的狀況,尤其是那渾身散發出的黑氣。

「心靈魔法!」海格力驚愕道。

一旁的弗利薩聽了個清楚,竟然是心靈魔法!

心靈魔法是精神系魔法的分支,這種魔法的稀少程度幾乎能與時間魔法相媲美,他擁有誘導、控制生物思維的能力,極其可怕。

而這種魔法的源頭正是在克洛澤斯克!

「現在我相信了,弗利薩,勞倫斯已經被心靈魔法製造的幻想所控制了。」海格力撓了撓頭,這種情況他還是第一次瞧見。

「老師!」不遠處的地方哈里斯大喝一聲。「時間到了!」

「知道了。」勞倫斯對著海格力兩人詭笑一聲,「希望還能看見活著的你們!」

咻!

隨著一張捲軸的撕裂,空間頓時泛起漣漪,打開了一扇小門,勞倫斯徹底消失在了原地。

「他去哪裡了?」海格力環顧著四周。

「真是該死!」弗利薩失魂落魄的半跪在地上,凱爾交給他的任務失敗了,這一場戰爭的天平也在向著魔族一方緩緩墜去。

「搖——搖——晃——晃——」杜蘭特在屍山血海中蹦蹦跳跳,蒼白的臉頰上掛著不合時宜的笑容,那笑容充滿了寒意,就像夜幕下的小丑。

「杜蘭特!」

咚!

在聽到這道熟悉的聲音之時,杜蘭特身子忽然僵硬住了,掛著笑意的面容機械的轉過去,凝望著不遠處站立的某人。

「又見面了,我親愛的老師!」杜蘭特眯起了雙眼,巨大的右手伸了出來。

噌!

拉夫走在灰黑的大地上,一年過去了,他顯得更為蒼老,兩鬢斑白,額頭更是出現了數道皺紋。

他現在就像是個五六十歲的老頭子,可實際上他只有四十歲!

「嘖嘖,一年沒見了呀,老師。」杜蘭特面上儘是瘋狂,也帶著絲絲殺意。

拉夫蠕動著嘴唇,當初若不是艾克等人趕到驚走了奧蘭維多與杜蘭特,他恐怕早就死了。

整整一年的時間他都在悔恨與自責中渡過,當初若是他看緊了歲屍菌,也不會造成如今這種局面。

「杜蘭特,今天我一定要讓你重歸光明神的懷抱。」拉夫沙啞道,這位半生奉獻給學者生涯的大學者似乎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此時的他更像一位風濁殘年的老頭子。

掌事 「哈哈,老師,一年前我自不量力,但是現在!我已經有能力擊敗你了!我要——親手殺死你!」杜蘭特一躍而起,朝著拉夫衝來。

「就是要這樣!杜蘭特!」天空中奧蘭維多拍打著肉翼,俯視全場。

「奧蘭維多!」艾克率先趕到了城外的戰場當中,一眼就瞧見了空中的他。

「哦,又見面了,小鬼。」奧蘭維多目光中多處一抹好奇,一絲興趣。

「你也真是厲害,竟然沒有在死亡盆地中被殺死!那些巨奴人還真是廢物!」奧蘭維多搖搖頭。

很顯然,李天王一家包括天庭的那些神仙也都在眾生靈之內,之所以現在把他們關起來,是因為天的規矩存在了太長時間,而這個規矩的受益者一時間難以接受它的隕落,所以必須讓他們反省,等他們也知道萬物自由的一天,就是脫離牢獄之苦的時候。

Previous article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