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啊,就是為了這事啊?」

沈冰凝一雙美眸帶著疑問:「不然你還以為我叫你來是幹什麼……啊!」

她突然反應了過來,怪不得這楊浩火急火燎的趕過來,他難道以為……

想到某些羞羞的事情,沈冰凝俏臉嬌羞無比,不由得瞪了楊浩一眼。

我擦嘞!

這特么哪跟哪啊?

楊浩現在是欲哭無淚,敢情一切美好的想法,都特么是自己一廂情願啊?

「楊浩,你……你不要想歪了。」

沈冰凝紅著臉呢喃一聲,好不容易鎮定下來,遞過去合同說道:「楊浩,你還是先把合同簽了吧。」

「不簽!我才不簽呢。」

楊浩撇撇嘴巴委屈道。

他現在的心情,就好像一個餓了好幾天的人,猛然看到一頓美餐卻還是鎖在柜子里的,看得到聞得著就是吃不了。

「啊,你為什麼不簽呀?這是我特意幫你擬定的合同啊!」

沈冰凝瞬間有些急了:「楊浩,我這手鐲根本不值兩個億,我知道你是為了我著想,可是我也不能白白出那冤枉錢啊。」

「楊浩,你快簽了啊,筆都給你準備好了。」

沈冰凝一邊說著,另一隻手遞過來一隻鋼筆。

可是——

可是她忘記自己手上,還拽著一條蕾絲小內內呢!

噶!

看著美女總裁遞過來的小內內,楊浩的嘴角又是一抽,不爭氣的使勁瞄了好幾眼。

「呀!抱歉抱歉!」

沈冰凝一聲驚呼,慌亂只想將手裡羞人的小內內甩出去,揚手一扔,想要將其扔到對面的床頭上去,誰知道她低估了自己的力量和小內內的重量——

下一刻!

啪!

一條溫熱的小內內,直接落在了楊浩的頭上。

碎夢神劍傳 卧槽!

沈冰凝傻眼了,楊浩懵逼了!

卧室內的氣氛,瞬間凝固下來。

「沈……沈姐,你這是……」

楊浩透過眼前的蕾絲面料,看到了俏臉紅潤的沈冰凝。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把它扔到你身後去…」

沈冰凝美眸中儘是驚慌,連白嫩的天鵝頸上,都蒙上了一層紅暈。

「楊浩,對不起對不起,我幫你拿下來……」

看著楊浩戲虐的眼神,沈冰凝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趕緊上前一步想要把楊浩把頭上的小內內取下來。

由於楊浩此時的坐姿是雙手撐在床后,伸個身子斜躺著,沈冰凝要想接觸到楊浩,也只能盡量彎腰,伸直了手臂探過去,這樣一來,她的胸前就不可避免的接近了楊浩的臉龐。

哇,好香啊!

楊浩的嘴角噙著一抹笑容。

就在他眼前不到幾厘米的地方,就是沈冰凝的胸脯,近距離的觀察下,甚至能透過絲綢睡袍發現一抹雪白。

更重要的是,體香撲鼻,美人在前,楊浩不爭氣的有了反應。

「楊……楊浩,你把頭靠過來一點嘛,我夠不著。」

沈冰凝紅著俏臉說道。

「哦哦,好的好的!」

楊浩的臉色洋溢著幸福,抬起腦袋就準備撲進面前的睡袍當中。

就在這時!

「咔咔。」

房間的門外傳來扭動門把的聲音。

「表姐,你睡著了沒有,我睡不著,今晚要和你一起睡。」

穿著一身粉紅色可愛卡通睡衣的唐佳怡,睡眼朦朧的推開了房門!

然後——

「啊!」

唐佳怡揉了揉眼睛,再使勁揉了揉眼睛,隨後就發出了一道刺耳的尖叫!

婚婚戀戀:霸愛總裁棄婦妻 「啊佳怡,你,你怎麼來了!」

沈冰凝面露焦急,一隻手撐著楊浩的腦袋,另一隻手一把就將小內內掃到床底下去,剛準備回身和自己表妹解釋解釋,卻突然失去平衡,噗通一下就摔了下去。

噗!

瞬間。

楊浩的整個臉龐,就陷入了一片柔軟當中!

「卧槽,幸福難道總是在不經意間降臨?」

楊浩內心美美想道。

「啊!」

沈冰凝趴在床上,感受著胸口處傳來溫熱的呼吸,只感覺全身都在微微發顫,努力掙扎著要抬起身子,可是背後一道嬌軀卻是撲了上來。

嘭!

唐佳怡一個起跳蹦上床,直接將沈冰凝好不容易爬起來的身子又給壓下去。

同時雙手雙腳並用,對著楊浩就來了一套王八組合拳!

「哇哇哇!沈姐,楊浩怎麼會在你的房間裡面!」

「好啊,楊浩你個臭流氓,你竟然敢對我表姐下手!你這個天殺的臭流氓,姑奶奶今天就要打死你!」

愛情,總在轉身以後 呯!呯!呯!

各種粉嫩小拳頭錘在楊浩的胳膊上,可是他卻幸福的差點叫了出來。

這尼瑪!

美女總裁整個香噴噴的嬌軀壓在他身上,他的臉龐完完全全陷進了香軟當中,再加上唐佳怡在上面亂動,這種舒適的感覺更加親密!

「表姐你不用怕,我今天就幫你把這個臭流氓揍成豬頭!」

唐佳怡皺著可愛的鼻子,不斷的扭動身子,這可把沈冰凝給折騰慘了,胸前傳來男人急促的呼吸,使得她整個人都酥麻無力氣力。

「佳怡,你別鬧了!」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先起來好不好!」

「你先起來,表姐再給你解釋啊!」

感受著胸前的溫熱,沈冰凝嬌羞到了極點,不由得拔高了聲音喊道。

「唐佳怡,你再不給我起來,表姐就要揍你屁.股了啊!」

「啊?表姐你為了這個臭流氓,還要打我!」

唐佳怡撇撇嘴巴,滿臉委屈的從沈冰凝身上爬起來。

背上沒有了阻力,沈冰凝緋紅著俏臉趕緊起來,整個嬌軀都酥麻無比。

哇!

呼呼!

楊浩長大了嘴巴,努力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剛才的感覺雖然美妙,可是也差點沒把他給捂得岔氣!

他剛坐立起來,就感覺一道陰測測的殺機鎖定了自己。

「咳咳,大小姐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別這樣看著我好不好。」

楊浩心虛的縮了縮脖子。

「佳怡,我和楊浩在談公司合同的事情,你不要誤會了!」

沈冰凝整理一下凌亂的睡袍,也是紅著臉解釋道。

「哼!表姐,你們兩個是當我傻啊!」

「談合同,有在床上談合同的嗎?而且你們都抱到了一起!」

唐佳怡鼓著小嘴巴,看情形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表姐,我幫你揍這個臭流氓,你竟然還幫他說話。」

「還有你楊浩!」

唐佳怡把噴火的美眸放在楊浩身上,怒斥道:「你這個妖男,到底對我表姐施了什麼妖法!」

「我已經警告你不準打我表姐的注意,你,你竟然還要蠱惑我表姐!」

妖男?

我嚓咧!

楊浩嘴角一抽,堂堂的華夏龍首,殺手之王竟然被人叫做妖男!

這尼瑪還有沒有天理了! 楊浩求救的眼神看向沈冰凝。

現在這種情況,他最好的辦法就是閉嘴不說話,免得惹火上身。

「咳咳……佳怡,表姐真沒有騙你!我和楊浩真的只是談正經事,不是你想的那樣!」

沈冰凝無奈的說道,隨後靈機一動,就把掉在地上的合同遞過去。

「不信你看看,就是這份合同!」

「真的嗎?」

唐佳怡一臉質疑的結果合同,隨便翻了幾頁就瞪大了眼睛。

「天啊!表姐你還說沒有受到楊浩的蠱惑!你都要把公司股份給他了!」

唐佳怡一下就蹦了起來,雙手掐腰對著楊浩喝問道:

「臭流氓,你到底耍了什麼花招,騙色不說還騙財!」

「你這個無恥妖男,占我表姐的便宜,要想著侵佔我表姐的公司,你跟電視劇里那些罪大惡極的反派有什麼區別。」

噗!

完了完了,唐大小姐又要發瘋了。

楊浩滿頭黑線,撇著眼睛盯緊門口的位置,差點就忍不住落荒而逃了。

「佳怡,怎麼說話的呢!」

沈冰凝白了自家表妹一眼,紅著臉解釋道:「楊浩是投資了我的公司,我才給他股份的,你不要亂想了?」

「投資?這個臭流氓還會有錢投資?」

唐佳怡歪著小腦袋質疑道。

「喂,我說唐大小姐啊,鹹魚還會翻身,我怎麼不會投資了我?」

楊浩黑著臉嘀咕道:「我沒事搞搞投資,總要為我下半輩子考慮啊,總不能一直給你當保鏢吧?所以今天這事,你是真的誤會我和沈姐了。」

「哼!楊浩你的意思是,還不樂意給我當保鏢了?」

唐佳怡瞬間挑眉問道。

我靠,這妮子斷章取義還真有一套!

「大小姐,我可沒說啊,樂意,我怎麼不樂意了?唐大小姐這麼知書達理、溫柔體貼、傾國傾城,我巴不得給你當一輩子保鏢呢!」

楊浩苦著臉趕緊恭維道。

足足十分鐘。

經過他糖衣炮彈的轟炸,再加上沈冰凝一邊耐心解釋,唐佳怡終於收起了緊繃的俏臉。

「臭流氓,我再次警告你啊,你以後不準打我表姐的注意了,聽到沒有!」

唐佳怡揮舞著小拳頭威脅道。

「聽到了,大小姐。」

楊浩苦著臉撇撇嘴巴,抬頭道:「那個……既然誤會解除了,那我就,就先回去了啊。」

「楊浩你先別走,把合同簽了吧。」

沈冰凝焦急的提過合同。

「沈姐,不簽行不行,你知道的,我只是想幫助你。」楊浩猶豫說道,可是話剛說完,唐佳怡的秀眉又豎了起來。

「楊浩你敢不簽?你是不是打算讓我表姐一直欠著你人情,好讓你乘人之危啊?」

唐佳怡微眯著眼睛,一股危險醞釀其中。

嘶!

這妮子!

「好!我簽,我簽還不行嗎!」

楊浩緊咬著牙籤了合同,隨後撒開腳丫子就跑了出去。

這尼瑪在呆下去,估計殺手之王「地獄喪鐘」,就特么的要提前隕落了!

「噗,還是佳怡你有辦法,我讓他簽他一直不簽,沒想到你就一句話的事。」

沈冰凝捂著嘴巴嬌笑道。

「嘿嘿,對付這種臭流氓,表姐你可不要手軟,就要下狠手去懟他!」

唐佳怡得意的翹起小腦袋,隨後又指著沈冰凝的胸前的睡袍獃獃問道。

「表姐,你胸口上,怎麼有……水漬啊?」

「啊?!」

沈冰凝低頭一看,果然。

楊嘯一笑,說道:

Previous article

畢竟我不是李嘉誠,我沒那麼多的財富啊,我要真有那麼多錢,說不好跟我年紀一樣大的丈母孃還有可能讓女兒嫁給我,但我是個屌絲啊有木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