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敢問龍王前來所為何事?」

夏洛奇舉杯,大家喝了一圈后問道。

「聽聞南方三苗重又叛亂,你們聽說了么?」秦峨臉色凝重的問。

「就知道你們是為這事而來。」

「你們是什麼態度?」

夏洛奇問。

「雖說我們雲夢澤異獸與你們人類不兼容,但這三苗族卻是我們雲夢澤當年的生死敵人。」

「哦?為何?我可是聽說三苗族是和你們異獸聯手的。」

夏洛奇並不為之所動,因為白澤與鮫珠的事情,夏洛奇多了一份小心。

「當初我們的確是加入了三苗族,成為他們的盟軍。」

「可是蚩尤獨斷專行,在攻打藍田方城時,竟然因為瑣事殺了我族的領袖。」

「也就是我的爺爺金龍王闞凌。」

「就因為我爺爺因天氣原因約期來遲了一天。」

「眾部落首領紛紛為我爺爺求情,但蚩尤依仗自己的強勢,根本不聽。」

「一斧砍掉他的頭顱,並懸挂在轅門外以樹威權。」

「雲夢澤三千猛士受此奇恥大辱,憤而離去。」

「蚩尤那廝竟然派出親衛隊一萬將他們全部殺死。」

「我父親也身受重傷,靠著爺爺傳給他的至寶才逃過一劫。」

穿成神仙哥哥的心尖寵 「我父親銀龍王經此一劫后修為盡廢,臨死前遺言讓我替他報仇雪恥。」

「等我修為有成時,才聽說蚩尤被上神黃帝軒轅斬殺。」

「為此,我們雲夢澤異獸部落當即歸附黃帝。」

「上神黃帝仙去后,雲夢澤部落才再次獨立。」

「之後我們與人類的關係有和平貿易,也有戰爭。」

「但大多是小打小鬧。」

「上次見到軒轅傳人夏大俠,我已動心是否與人類重歸於好。」

「儘管你手中軒轅劍斬殺了我族三員大將,但我還是願意臣服於軒轅的傳人。」

秦峨坦言相告往事,夏洛奇已在和軒轅劍靈溝通。

「嗯,秦峨所言非虛。當年對我是十分尊重,年年進貢,從無短缺。」

「所令也遵行不誤,我曾在部落聯盟大會上公開讚揚過雲夢澤部落,賞賜給他們一輛指南車。」

「在之後對三苗的戰鬥中,雲夢澤還曾擔任過我的儀仗隊。」

「好,秦峨龍王,我信你所言非虛。接下來雲夢澤有什麼打算?」

「願意奉軒轅傳人夏大俠為首領,誓死追隨。」

「那怎麼能行?」

「我們都應遵奉舜皇旨意。」

夏洛奇正色道。

「夏兄弟,我就稱呼你為兄弟了,請您別介意。」

「難道你們沒接到訊息么?」

秦峨低聲道。

「嗯?什麼訊息?」

鯀一愣道。

「舜皇被蚩尤一斧致命,就是前幾天的事情。」

「我們異獸部落間有單獨的訊息網,我是昨天得到的消息。」

「後來我又聽說蚩尤被軒轅傳人擊退。」

「挫敗了蚩尤精心準備的針對夏兄弟的殺局。」

「我族望氣者葛靈今早傳音給我說舜皇隕落,白氣衰落。」

「但軒轅傳人已回,黃道當立。」

「而且傳人已回陶肆村。」

夜夜強寵:惡魔,輕點愛 「我這才登門拜訪。」

「什麼?_?」

「舜皇隕落了?」

「這怎麼可能?」

鯀呼的站了起來。

「上個月我還在丁原帝都見過他,他怎麼會隕落呢?」

鯀震驚無比。

「我知道你們不信,請看!」

秦峨從懷中掏出一面鏡子。

「這是我族的時光回溯鏡,剛好舜皇隕落時,我族有人在場。」

夏洛奇和鯀、伯牙等人凝神細看,只見長著牛角的蚩尤一斧輪圓了劈下。

舜皇手中量天尺亦迎風暴漲,宛如一面盾牌似的擋在身前。

舜皇金甲也大放光芒,可是,蚩尤那一斧正是「終極」之斧。

這廝竟然連續兩次使用了「終極」之斧。

這一回,夏洛奇只是旁觀,上一次可是身臨其境。

還是忍不住靈魂深處一陣疼痛。

這種疼痛似乎引起了天空中某種因果的擾動。

夏洛奇感覺有些雲氣忽然開始在遙遠的某處翻湧。

那一斧,黃色光芒如旋轉的電轉切片似的從天地間碾壓向舜皇。

之後,能量風暴以舜皇與蚩尤為中心嘭的炸開。

時光回溯鏡中,舜皇靜立,睿智的眼神遙望遠方。

手中量天尺依舊橫擋在胸前。

蚩尤則是燃燒血脈后的虛弱,以斧柱地,大口大口的喘氣。

過來一會,舜皇身上的金甲啪的裂開,從身體上脫落。

接著是頭顱滾落,手臂切斷。

胸腹橫著斷成兩半。

那一斧突破了舜皇的量天尺的防禦,舜皇的金甲也沒能擋住。

舜皇真的隕落了。 「不對,這影像不對。」

夏洛奇忽然說道。

冷君的嬌妻 「什麼?哪不對?」

秦峨問,將那時光回溯鏡拿過來,靠近了仔細看。

「你們看,這蚩尤一斧砍過來,那能量波動是橫向擴散的。」

「可是,在鏡像里,那波動面明顯有些傾斜。」

「這應該是被人干擾過的了。」

「而且如此干擾,肯定是知道有人會探查。」

「無論是舜皇,還是蚩尤,這麼做的目的有兩個。」

「一是舜皇已死,但並不是如此死法,想嫁禍蚩尤。」

「二是舜皇沒死,想掩人耳目,與蚩尤之間發生了什麼不願意讓人知道的事情。」

夏洛奇如此分析,聽得眾人面面相覷。

「舜皇倒底是死了還是沒死啊?」

我若離去,後會無期 鯀急了。

「哪個狗日的,閑得沒事幹,編造謠言,傳播虛假錄像?」

鯀破口大罵。

「鯀大哥,別著急。」

「我肯定舜皇沒死,因為,這蚩尤柱斧喘息的影像正是與我對戰後的狀態。」

「他們應該是將這部分嫁接到過來了。」

「什麼,你與蚩尤已經大戰過了,這是真的?」

秦峨站起身來,問。

「是啊,怎麼了,黑龍王?」

夏洛奇覺得秦峨的反應有點奇怪。

「沒事,就是驚訝,原來你真的能擋住蚩尤那一斧!」

秦峨說完,目光閃爍了幾次,然後復又歸於平靜。

「我們現在應該趕緊去帝都丁原,那裡的消息最可靠。」

夏洛奇略微思襯了下說道。

夏洛奇剛說完,天空中就飛過來一隻長尾彩鳳,上面坐著一位峨冠博帶的仙人。

「陶肆夏洛奇,隨我回都。」

聲音響徹天地。

「怎麼來得這麼快?」

「嬋娟,你隨我來。」

「鯀大哥,黑龍王,你們帶領陶肆與雲夢澤部族的所有將士到帝都與我會合。」

「怕有大事了。」

夏洛奇輕聲說了句。

然後攜手嬋娟,上了那彩鳳輦。

一陣悠揚的樂聲過後,彩鳳輦穿過雲層消失不見了。

鯀與伯牙連忙召集陶肆村勇士,五百精壯即刻整裝待發。

秦峨與白澤、龍蛭等亦給部族發了訊息。

不一會兒,雲夢澤異獸部落三千精甲也湧現出來。

「伯牙,你負責將方城內積蓄的糧草押送過來。」鯀說道。

「嗯,這個不必了,我這裡帶了足夠的軍需。」秦峨說。

「哦,如何?」鯀疑問。

「我的儲物手環中有可以支撐萬人大軍一年的軍需。」秦峨打開了手環,讓鯀察看了一番。

「的確豐富,既然如此,你們雲夢澤就負責軍需供給吧。」鯀說。

「如此也行,我們到帝都后再聽夏大俠調遣。」秦峨微微一笑,說道。

「好,咱們出發。」

鯀與秦峨帶領眾人急速向丁原進發。

「鯀大哥,你們是不是要去帝都?」

在泥河彎,鯀於秦峨遇見了熟人萍雨與風少。

雨師後人與風伯後人現已結成夫婦。

蘇筠對庄嫚笑笑:「庄小姐果然懂我,是應該從長計議的。」

Previous article

堀田祐也頓時一臉震驚:「江君怎麼知道餺飥是山梨縣的鄉土料理?難道天潮的典籍也有記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