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攻殺力第一的瞳術!」楊雄的臉上也是出現了驚懼之色。

四大陸攻擊力第一的瞳術,就是極顛神眸。這亦是唯一一種可以發出極顛神威的瞳術,可怕無雙!

眾人怎麼都沒有想到,這種極顛神眸,會被洪錚所領悟!

洪錚的氣勢越來越強,到最後,波動就如同火山一般噴發,虛空顫鳴! 第五百三十五章戰楊雄

咔擦!

天寶九龍琉璃罐在這一瞬間完全的碎裂,散落了一地的瓷片。露出了洪錚的身軀,他懸浮在虛空中。身軀站立的筆直,如同一口利劍。儘管閉著雙眸,但是他的氣勢,卻是驚人到了極致。

只見他通體流轉黃金符文,全身的血肉結構都改變。懸浮在那裡,明明沒有什麼變化,但卻有一股巔峰氣息在積蓄。

轟!

一股火山爆發般的波動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整個地宮都是狠狠的一震。

混血小天帝眸子狠狠的收縮著,不肯坐以待斃,手持翻天印,沖了上去。翻天印化為車輪大小,壓蓋一方虛空,砸向洪錚的頭顱。

混血小天帝以動用了翻天印的極顛神威,將虛空都是打的塌陷。

翻天印發著神光,像是山嶺在沉墜,虛空在不斷的炸開!

洪錚依舊沒有睜開眼睛,但是他的氣息卻是越來越強大。全身的血肉都是在調整著最好的結構!

就在翻天印快要打在洪錚顱骨上的剎那,洪錚猛然睜開了雙眸!

「放肆!」洪錚眸子一片的黃金色,可怕無雙。他感覺肉體強大到了難以想象的層次,被天道深邃洗滌了肉軀,幾乎可以比得上出生帝器!

他看著翻天印,轟出了兩拳!

當的一聲!

翻天印居然被洪錚徒手打飛了出去!

眾人全部驚呆了,徒手硬撼帝器,這到底是多麼強大的肉身強度?

簡直可以用可怕兩個字來形容!

洪錚的眸光在混血小天地,葉扶桑,千秋天都,楊雄,小無相佛的身上掃視著。又看到了上官墨苔,大茶壺,洪不破等人的慘狀,殺機猛然爆發。

「你們找死,今天誰都不要離開了!」洪錚怒了,髮絲披散,眉心中的豎金線猛然的擴張,然後睜開。

那是一隻黃金眸子,就像是神金雕刻而成的一般。其中蘊含了無限小千世界一般,布滿了紋路!

隨著洪錚睜開極顛神眸,天地都明滅了一下!

洪錚五臟六腑發光,全身神力灌入到了照海中。然後經過無數的大道銘文改造,醞釀,流轉向了五臟六腑。

又在五臟六腑中再次被運轉,化為了極顛神威。

他全身攻擊十億六千萬的大道銘文在這一刻復甦了一百枚!

僅僅復甦了一百枚,就誕生出了一縷極顛神威!

他眸子中,被極顛神威積蓄,頓時像是一輪金色的太陽在炸裂。所有人都睜不開眼睛,被這股恐怖的光芒遮籠。

極顛神眸睜開,復甦,打出了一縷極顛神威!

這是一縷黃金色的霧氣,只有頭髮粗細,打入到了空間中,極速延長,化為了一條天河,橫亘在虛空中。

這一縷黃金霧氣,像是能夠壓塌天宇一般,諸天世界都是在跟著顫抖。

噗嗤!

天河撞擊在了混血小天帝的身上,頓時,混血小天帝的血肉分崩離析,只剩下了骨架!

極顛神眸再次一變,看向了小無相佛!

這是一道天河,亦是一道眸光,堪破了一切虛妄,打在了小無相佛的身上!

小無相佛慘叫一聲,化為一道長虹,迅速衝出了地宮。

虹化之術,這是密宗的神通,看來小無相佛是密宗的人!

「走!」葉扶桑等人驚駭了,有極顛神威在手,誰能夠是他的對手?

「走,此地不宜久留!」千秋天都深深的看了上官墨苔一眼,又看了看洪錚,打穿地宮,迅速逃離了大沙漠。

楊雄張口吐出一道閃電,擊穿了宮殿的頂端,黃沙流落了下來,他沖了出去。

「楊雄,哪裡走!」洪錚與楊雄乃是死對頭,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洪錚抬頭,眉心中的豎瞳射出了一道黃金霧氣。

瞬間筆直衝天,比山嶺還要粗大,從地面打上了蒼穹,追向楊雄。

整個地宮,大沙漠,在這一刻,全部的炸開!

方圓萬里的沙漠,傾覆了。難以計數的黃沙,被打上了蒼穹,遮天蔽日,籠罩了整個古魔地,就連空氣都變的渾濁一片。

大沙漠,不復存在!

「是誰在打出極顛神威?」所有人都將目光注視在了大沙漠的地方,一臉的驚異。

「這極顛神威,有些許的不同啊!」

眾人正在愣神間,只見一道身影從地底飛出。他撐開一道光幕,護住了五六人。

那個人太神異了,背負一對鳳凰翅,眉心中,一片的璀璨,一束眸光截斷萬古一般。

「極……極顛神眸!」中域三王愣了一下,而後面色劇變。

「這是攻殺力第一的極顛神眸,四大大陸,攻擊力難出其右的瞳術!」

「那是洪錚!」八面佛王認出了洪錚,頓時如遭雷擊,呆愣在了原地。

「天啊,他是洪錚,他居然領悟了極顛神眸!」

「這年輕一代,還有誰會是他的對手?」

「不,有一個人,那就是失落顛的鶴扶天。失落顛據說有一種三解真言,可以對付極顛神眸!」

鶴扶天看著洪錚所在的方向,眯起了眸子:「有意思,洪錚,你越來越讓我驚喜了。大瘋九步是我的,你的極顛神眸,也要挖出來!」

整個大沙漠已經被打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的深谷。沙漠中埋葬的地宮,被打的四分五裂,再也不復存在!

楊雄已經來到了大沙漠的邊緣,回頭陰森森的看了一眼洪錚。

「楊雄,你還走的掉嗎?」洪錚安頓好幾人,化為一道金光,迅速向楊雄沖了過去。

不過他的極顛神眸在打出一道黃金光芒時,已經黯淡了下去。他體內的大道銘文,也在這一刻沉眠。

想催動這些大道銘文,釋放出極顛神威,需要大量的神力。洪錚目前體內的神力已經不足以他再催動一次大道銘文。

但是,這並不影響他要殺楊雄的決心!

他現在修為大增,肉身強度就算比不上初生帝器,也比一般的王者神兵要強大太多。

縱地金光施展之下,他瞬間沖向了楊雄,來到了楊雄的背後。

楊雄見到洪錚的極顛神眸黯淡,瞬間明白過來,他不足以再催動一次。

當下回頭:「洪錚,當我怕你!」 第五百三十六章大仇得報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二者之間的矛盾已經不可調和。

當初自己救千秋桑榆,暴漏了自己擁有帝道甘霖這件事。而後楊雄則是生出了殺人奪寶的心思。將自己追殺至天魔大裂谷。

白玉涵為了給自己復仇,捏爆了整個驚雷宮。最後服食了九轉生死丹,施展了小涅槃術,將自己復活。

隨後白玉涵也開始隕落。

如果沒有楊雄,白玉涵就不會隕落。

如果說洪錚現在最愧疚的是誰,那就是白玉涵。

她的貞潔,被自己奪來,自己還吞噬了她的准帝本源。她這一生,如果沒有其餘,可能證道無望。

但白玉涵,到現在還生死不知。

雖然自己在洪家,將楊雄的三子都是斬殺。但這並不能夠熄滅洪錚的怒火。

因為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楊雄!

「楊雄!」洪錚雙眸都是赤紅了起來,低吼道,眼中殺機閃爍。

「殺!」楊雄亦是殺機旺盛,回過頭,手持雷公鑿,就向洪錚所在的方向撲殺了過來。

他是洪錚的仇人,洪錚何嘗不是他的仇人?

因為洪錚,他整個驚雷宮都是被捏爆,自己三個子嗣,全部身死道消。

他恨洪錚,一點不比洪錚恨他弱!

「洪錚!」楊雄一聲咆哮,背後浮現出一道雷神虛影,他修鍊的是雷神之怒,體質也是非常的特殊。

徹地大境十重天的氣息流轉,他與雷神虛影融合在一起,身軀極速放大,矗立在古魔地中。青苗獠牙,外表很是猙獰。

手中雷公鑿聚在了頭頂,右手一展,直接探入到了雲層中。

噼啪!

天地大變,頓時電閃雷鳴。

楊雄化為了一尊雷神,從雲層中截出兩道雷電,足有十里長,橫亘在虛空中。他一手持一道雷電,向洪錚抽打了過去。

咔擦!

虛空一下子被抽的塌陷,一道閃電裂開長空,弧光照亮了天際。

雷霆炸裂聲響徹整個古魔地。

眾人將視線全部投遞在了這個方向,都是被楊雄的實力所震驚。

楊雄在沒有進入到古魔地之前,就已經是徹地大境三重天的人物。此刻被大陣逆向推到了絕巔,可怕無雙。

那道雷電擊開長空,徑直的抽向洪錚!

洪錚亦是一聲咆哮,吼的整個古魔地都是在動蕩。他背後的疆域,全部的在炸開。一道可怕的衝擊波橫掃,將一些山嶽全部的推平!

而後,他手中出現了仙魔龍齒棍,極速放大,像是一桿擎天之柱一般,迎擊那道雷電!

雷電沿著仙魔龍池棍,滾入到了洪錚的手臂上。

頓時,他身上流轉青光,卻是絲毫不受傷害。

「九天玄雷,聽我號令,誅殺此獠!」楊雄眸子冰冷一片,大手再次探入到雲層中,摘出了一道血紅色的雷電。

九天玄雷!

血紅色的雷電充滿了毀滅性的波動,重組成一尊朱雀鳥的模樣,沐浴在雷光中,全力向洪錚攻殺二來,擊在了洪錚的背上!

洪錚被打了個踉蹌,身軀一震的酥麻。但是他的速度不停,快速向楊雄追了過來。

張口吐出了胸中黃金氣!

噗嗤,黃金氣化為一口天刀,像是截斷天地一般,斬在了楊雄的身上,帶出了一大片的血花。

二人都已經殺到癲狂了,不管不顧,施展出了各種神通。

一尊尊真龍橫空,擊裂天宇,轟擊楊雄。一尊尊雷電組成的朱雀鳥跨天,俯衝而下。

方圓千里內,都被二人打爆了。所有的山脈都是被夷為平地,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當!

洪錚龐大的身軀橫移,靠近了楊雄,一擊太祖神拳轟在了楊雄的胸膛上。但楊雄亦是可怕無雙,雷公鑿刺進了洪錚的腹部,差點將他的照海都是打裂。

「魔!」就在此刻,那道古魔虛影再次復甦了,雙眸亮了起來,口中緩緩呢喃出經文聲。那是一個魔字,傳遍了整個古魔地!

「亂!」

「乾!」

「坤!」

四個字像是大道天音,震的所有人都是耳膜轟隆隆的作響。有修為低下的修士,只感覺腦袋要炸開了一般!

「洪錚,不要戀戰,快去古魔腳下!」大茶壺吼道,拖著殘軀,向中心地帶沖了過去。

洪錚搖搖頭:「大茶壺,你帶洪不破他們先去,我將他擊殺,就來!」

「小子,想殺我,你還嫩了一點。六道神雷,諸神避退!」楊雄也豁出去了,此刻與洪錚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他雙手轟在了四面八方中,每一拳都是將虛空打的塌陷。而後,他的身前出現了六個光團,像是輪迴六道一般。

接著,他右手探入到了六道輪迴中,抽出了一道紫金色的雷霆!

彎彎曲曲,衝天而起,鏈接了整個蒼穹,就像是一道長河,從地面衝起,擊入到了九重天上!

六道神雷,有輪迴之力!

紫金色的雷霆擊在了洪錚的身上,頓時,洪錚只感覺自己的神智都要湮滅。整個人就如同要羽化了一般,神魂居然在分解!

「老子送你去往生!」楊雄吼道。手持紫金雷霆,雙手抱起,用盡了全力,向洪錚轟了過去!

噗!

還沒有等陳立榮說些什麼,凌辰的身子,便是在這個時候朝著地面之上重重的一踏,緊接著便是朝著前方急沖而出了。

Previous article

「哦?我所說之話有何不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