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爺爺叫歐向懷。」歐雅道。

「果然,尼瑪,真是巧合啊,這果然是國師爺爺小女兒的女兒,也就是國師爺爺的親孫女了。」周寒心中這時候那是徹底的確認了,周寒也是慶幸,幸好自己之前沒有對這歐雅動殺機啊,不然那可真是釀成了大禍。

這歐雅變得傲嬌和臭屁,想必也是受到了歐家的小輩的影響,所以才變成了這樣。

「沒聽說過。」周寒壓下心中的激動,還是搖著頭。

對於歐家現在的情況,他根本就一點都不知道,還是先不要暴露了好。

「那你為什麼要問我這些?」歐雅質疑道。

「你這休息也挺沒勁無聊的,我就隨便問問打發一下時間咯。」周寒說道。

「也是,我和你都是第一次見面,還打了起來,你怎麼可能就認識我和我們歐家呢。」歐雅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對了,歐雅,你母親和你三個伯之間的關係肯定不怎麼好吧?」周寒問道。

「嗯,是不好,我母親都不怎麼跟他們來往。」歐雅現在也沒怎麼懷疑周寒了,而且母親和三個伯之間的關係那可不是一般的不好,經常一見面就把三個伯給罵的狗血淋頭。但三個伯居然每次都不還嘴,都灰溜溜的躲開了。

「你母親肯定是氣你的三個伯對你爺爺不好,所以你爺爺才離開的吧?」

「嗯,我母親經常教導我,要孝敬家裡的老人,你對老人不好,就在為你的子女做表率,將來你的子女長大了,也會同樣對待你。」歐雅點著頭,「我那幾個堂兄姐妹跟三個伯之間的關係也搞的很僵,唉,我母親說這是報應!」

「唉,不說這個了,說起來心情沉重,咱們說點開心的話題吧。」歐雅甩了甩腦袋,看著周寒,「你究竟是來自哪裡啊?」

聽著歐雅這麼講,周寒突然一下子一點都不討厭這女孩了,心中甚至立即還有一種馬上帶著她去見國師爺爺的衝動。

國師爺爺的晚年笑容,只有眼前這個女孩和她的母親能夠給予了。

但周寒還是壓制住了這個衝動,他這次出來,要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再回去。

也不知道歐家是否已經真正的放棄了尋找國師爺爺,不然貿然把歐雅和她母親弄回去,反而暴露了國師爺爺的藏身之處,那就不好了。

不過,這勇者之墓之行,周寒怕是不能拋棄她了。

她現在也不過才爆氣境七段實力,連火屬性的源力都操控不好,而且周寒都沒怎麼用心套話,她自己就把周寒需要的東西講出來了,這說明歐雅的歷練驚訝相當的少,若是放任她一個人離開的話,極有可能凶多吉少。

「我來自哪裡就不用講了,我們講講出去之後的事情吧,你從這裡出去之後,有什麼打算嗎?」周寒問道。

「我本來以為爆氣境七段的實力已經很厲害了,可來到了這裡,我這點實力連藤條都弄不過,在你手裡也不行,我不知道有什麼打算。」歐雅的聲音很小,然後鼓起勇氣看著周寒:「大哥,你要是不嫌棄我累贅的話,要不你帶著我吧,我保證,我出去之後,一定會好好謝謝你的。」

「不了,我還是一個人行動比較好。」周寒欲擒故縱搖著頭。

「大哥,你要是不帶著我,我就不出去了,反正我們都困在這裡。」歐雅頓時要挾道。

「你就不怕我生氣,現在就把你給……」周寒做了個兇惡的樣子。

歐雅頓時嚇了一大跳,連連後退:「你,你,你要是敢那樣做,我,我就不配合你了,你永遠都別想出去了。」

「跟著我,其實很累的哦。」周寒見好就收,故作說道。

這歐雅的實力太低了,跟著自己是有點累贅,得想辦法把她的實力往上堆去。

「我不怕,我很能吃苦的。」歐雅信誓旦旦,「在家裡,我什麼家務活都能幹,我能做飯,我會洗衣服,我母親早就教我要做個自食其力的女孩子,我不像我那些堂姐妹一樣,除了修鍊什麼都不會。」

「哦,是嗎,那你能吃嗎?」周寒故作驚訝道,要把這歐雅的實力給她弄上去,肯定要讓她吃的多才行。

「嗯,這個嘛……」歐雅的表情頓時顯得有些不自在起來:「人家是女孩子,怎麼好意思回答這樣的問題,我們女孩子要保持良好的身材,不能吃太多……」

歐雅的話還沒有說完,周寒手掌一翻,拿出了三十個龍血果,往歐雅面前一遞過去:「你要是一個時辰之內能吃完,這全是你的。」

周寒本來留著點龍血果關鍵時候治傷用的,但有了吞噬祭靈這挨打神器在,周寒也就幾乎沒有了受傷的可能了,霸霸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找到,這龍血果留著也沒有多大用處了,乾脆就留給歐雅吧,誰讓自己現在不能拋下她呢。

「額,哦……」看著周寒一下子拿出來這麼多果子,歐雅的兩個眼睛立即瞪的像銅鈴,嘴巴張的大大的,目瞪口呆。

周寒不是說他沒有了龍血果了嗎,這一下子又拿出來了這麼多,還說他來自下等王朝呢。

周寒不理會歐雅發獃的樣子,繼續問道:「一個時辰之內,能吃完嗎?能的話,全部歸你,不能的話,我就收回了。」

「能!」

歐雅立即摒棄了女孩子的矜持,非常肯定的點頭。

這可是龍血果,對身體實力都是大補,吃不了也要拚命吃完。

「那好,接著,你開始吧。」周寒將龍血果塞到了歐雅的懷裡。

總裁馴妻成癮 見著龍血果塞到自己的懷裡了,歐雅還不敢相信,但她顧不上那麼多了,連忙就抓著果子往嘴裡塞,一口一個,吃的比霸霸還凶!

「額……」周寒看著歐雅這突然流露出來的恐怖吃相,心裡頭沒緣由一陣發寒,自己似乎低估了眼前這女人啊。

別看女人的嘴想櫻桃一樣小,但吃起東西來,那簡直就是無底洞。

果不其然,眨眼功夫,便是有十來個果子被歐雅吃進了肚子,看著周寒突然很納悶的看著她,歐雅的動作突然一滯,神情立即變得緊張,甚至開始有了哭相:「你,你,你難道在龍血果裡面下藥了嗎?」

歐雅現在突然覺得不對勁了,對方憑什麼突然這麼大方就給了她這麼多的龍血果,這太不正常了。

「我為什麼要下藥?」周寒被歐雅問的有些莫名其妙。

「你下藥害我,我剛才還威脅你永遠都不出去呢,一定是你在報復我,對不對?」歐雅哭道。

「這女人心還真是海底針啊,剛剛還吃的好好的,轉眼就特么懷疑老子下毒!」周寒心裡吐槽了一句,然後沒好氣說道:「我特么吃飽了撐的,我給你下藥,我用龍血果這麼昂貴的東西給你下藥,我特么腦子進水了!」

「咦,也對哦,龍血果這麼好的東西,你怎麼可能這麼做呢。」經周寒這麼一說,歐雅突然覺得很有道理,頓時間也不哭了,繼續開吃,一口一個,一口一個,全然沒有半點淑女的形象了。

而歐雅的實力也在開始飛漲了,爆氣境八段,爆氣境九段……

這歐雅的身體基礎不能和周寒比,周寒吃這東西已經沒有了多大的效果,他想要升級得讓吞噬祭靈來吸取精華。而這龍血果對於歐雅來說,那就是大補之物了,而且都沒什麼副作用,歐雅的實力嘩嘩的往上漲。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三十個果子盡皆被歐雅吃光了一個不剩,實力堆到了命丹境大成。

其實這大多數的果子精華根本沒能夠被歐雅的身體吸收,她全身的細胞都已經飽和了,這些果子精華都沉澱在她身體裡面了,需要一個長時間來慢慢吸收消化了。

不過眼前她命丹境大成的實力對於周寒來說,不僅不是拖油瓶了,而且還算是一個不小的助力了。

「你說的,一個時辰之內吃光三十個果子,我一炷香的時間就吃完了,提前完成任務,還有沒有獎勵啊?」歐雅激動一抹嘴巴,沖著周寒露出惡魔一般的笑容。

「額……」周寒的神情那是目瞪口呆,這女人的櫻桃小嘴果然厲害啊。

「我把所有的果子都給你了,你還想要什麼獎勵啊。」周寒反應過來說道,這女孩也太能吃了。

「我不相信哦。」歐雅搖著頭。

「那你還想怎樣?」周寒問道。

「我要搜一下你的身上。」歐雅說道,「我現在已經是命丹境大成的實力了,遠超你爆氣境八段實力了,你現在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了,嘿嘿。」

「尼瑪……」周寒無語,尼瑪,老子看走眼了。

「咯咯咯……」看著周寒鬱悶的表情,歐雅一下子就開心的大笑起來,「看你那緊張的樣子,我跟你開玩笑呢。」

「有你這麼開玩笑的嗎?」周寒還是無語,看來自己還是沒看走眼。

「呵呵,我突然很是好奇,你為什麼會突然對我這麼好,給我龍血果呢?」歐雅樂呵呵的神情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看上去甚是好看。

不過對於周寒為什麼會突然給她龍血果,這事情讓她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我突然心血來潮,不行啊!」周寒隨口扯道。

「我才不相信呢,我有個感覺,你一定是知道我爺爺。」歐雅非常肯定的說道。

「去去去,懶的跟你扯,我看你吃了龍血果,精神也恢復的差不多了,現在準備一下,我們出去了。」周寒暫時找不著搪塞的理由,乾脆就撇開話題。

「我們女孩的第六感是很靈敏的,我能夠在你的身上感受到我爺爺的氣息。」歐雅看著周寒,「而且你給我龍血果,肯定是因為這個,你知道我爺爺在哪裡對不對?」

「你煩不煩,我都說不認識你爺爺了。」周寒故作不耐煩的樣子,心裡暗道,這歐雅的歷練經驗雖然不足,但這直覺也太強大了吧,居然看出來了,我自己都沒覺得哪裡有破綻呢。

其實周寒哪裡知道,他給歐雅龍血果就是最大的破綻了。

「好吧,你不認識我爺爺就算了吧,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見著周寒不耐煩了,歐雅也不好再繼續詢問下去了,也許這其中有他不能言說的苦衷吧。

從母親的嘴裡,歐雅知道爺爺當初離開似乎並不全是因為三個伯的原因,但具體還有什麼原因,歐雅的母親沒說。

「我叫周寒。」 「周寒哥哥,我看你比我大,以後就這麼叫你吧。」歐雅對眼前的周寒變得非常的信任了,當然了,周寒要是不能信任,對方憑什麼給他龍血果。

聽見這「周寒哥哥」的稱呼,周寒突然又想起唐筱晏來,她是第一個這麼稱呼自己的人呢,不知道唐筱晏現在怎樣了。

壓下心中的感慨,周寒點著頭:「可以。」

「嘻嘻,那現在我該怎麼配合你,然後我們才可以出去啊?」歐雅笑容甜甜的,心中那是十分的開心。

雖然歐雅在家族之中也有不少兄弟姐妹,但那些兄弟姐妹之間的關係都變得很虛偽,大家相互之間表面上恭維,暗地裡卻鬥爭的很厲害。

眼前雖然只是初見的周寒,卻讓歐雅有一種可以依靠的感覺。

「這個你先等一下,我先想想。」周寒扯了一句,然後在腦海裡面詢問道:「光明祭靈,這應該怎樣配合?」

「唉,騷年,你怎麼能跟這妹紙認兄妹關係呢,你應該把她給上了,多好啊!」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裏漢 吞噬祭靈有些失望說道。

「滾!」光明祭靈罵了吞噬祭靈一句,周寒頓時對光明祭靈有了好感,但隨即光明祭靈的話就讓周寒大跌眼鏡,光明祭靈道:「吞噬老夥計,你懂什麼,人家周寒這是要慢慢的來,你一下子佔取了別人的身體並不能佔據人家的心,之前有個強盜叫魏不豹,人家那話說的才叫經典,佔據一個女人的身體比佔據她的心重要,因為只有佔據了她的心,才能夠解鎖更多的姿勢。」

「我去,我服了。」吞噬祭靈頓時膜拜。

「沃妮馬,你們兩個瞎扯淡什麼,我問正事呢!」周寒一陣無語,這光明祭靈怎麼也變得跟吞噬祭靈一樣了。

其實周寒哪裡知道,光明祭靈和吞噬祭靈已經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只不過吞噬祭靈表現的明顯一點,而光明祭靈則是表現的含蓄一些。

「好好好,不扯了,不扯了。」光明祭靈言歸正傳,道:「是這樣的,你讓歐雅先釋放出火球,然後你用雷電屬性的源力將其輸送到地宮的頂端,讓其爆炸就行了。」

「你確定雷電屬性的能力能輸送火球?」如果用風屬性源力輸送,周寒也許還可以相信,畢竟風可以御物啊。

這雷電除了破壞,怎麼御物?

「雷電和火是可以並存的,你試試不就知道了。」光明祭靈道。

「那好吧,我試試。」周寒退出了光明祭靈空間,然後看著歐雅,「歐雅,我們這樣來,你先弄出火球,貼著放在宮腳處,然後我再把其輸送過去。」

「嗯。」歐雅點著頭,來到了宮腳,這一次非常順序的就弄出了一個火球,然後也很順利的就按在了宮壁上。

周寒沒時間讚賞,也許這是因為歐雅的實力突破了,讓她無形之中控制能力也得到了增強吧。

周寒連忙調集雷電屬性的源力,匯聚到火球上,果然,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這火球果然能和雷電並存,還被雷電給托著。

周寒連忙催動著雷電朝著宮頂處延伸了去,周寒對雷電的控制其實還不太熟練,雷電碰觸在宮壁上,散失的非常快,轉眼間就沒有了一小半。

見著周寒的手掌之中居然能夠發出雷電,歐雅剛剛為自己的火球順利發出的驚訝變得更加驚訝起來。

之前歐雅見識了周寒的吸掌,知道周寒擁有風屬性的源力。

風屬性的源力是屬於很稀少的源力,基本上一百個人之中,才有那麼兩三個擁有風屬性的源力。

而雷電屬性的源力比風屬性源力的幾率更低,一千個人之中,才有那麼兩三個人擁有雷電屬性源力。

然而,這兩種稀少的源力居然同時出現在周寒的身上,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轟!

火球被運送到宮頂陣眼處的時候,周寒的雷電屬性源力再也控制不住了,火球這時候也是爆裂開來,打斷了歐雅的驚訝。

周寒和歐雅兩人事先布置了結界,火球爆炸倒也沒有波及到兩人,只是令兩人意想不到一幕發生了。

就是宮壁被炸出了一個大洞,洞里湧進了水,準確的說是正在燃燒的水。

正常情況下,水是火的剋星,水火是不能相容的,但眼前的一幕,的確是這般詭異。

湧入進來的水很快就充滿了整個地宮,然後又朝著周寒和歐雅落下來的坑洞涌了去。

在周寒和歐雅的眼裡,眼前的水在劇烈的燃燒著,溫度也是相當的高。

周寒和歐雅對視一眼,顯然都鬧不懂眼前究竟是什麼玩意。

但兩人的眼神裡面都露出了喜容,既然有異象出現,那麼一定有寶貝。

陣圖被破壞了,地面自然也就失去了引力效用,周寒和歐雅兩人從地宮頂端飛了出去,入眼之處,盡皆是一片燃燒的水體。

「我們先到水上面去吧。」周寒開口道,這水裡面的火不斷的消耗著結界的能量,體內的真氣堅持不了太長時間。

「嗯。」歐雅點著頭,跟著周寒一起往水面上飛去。

這是一片非常詭異的水澤,水面四周后寸草不生,只剩下光禿禿的石頭,而在水面上,卻是不停有著火苗在燃燒。

在水澤的四周,站立著四撥人馬,這四撥人馬相互之間戒備並觀望著,誰也沒敢朝著那燃燒的水面跳下去。

剛剛已經有兩撥人下去了,現在一個都沒有上來,這不得不令他們緊張,那兩撥人是不是已經死掉了。

轟!

水面上突然濺起一股水花,然後便是見著一個少年和一個少女飛了出來。

「這是……」四撥人馬全部死死的盯著這少年和少女,發現他們的面孔很陌生,並不屬於剛才下去兩撥人中的。

「你們是什麼時候下去的?」四撥人馬不約而同的圍住了這一男一女。

這兩人恨有可能在下面得到了寶貝,四撥人馬不搞清楚,自然是不可能放他們離去。

「怎麼,聽你們的意思,你們已經在這裡守了很久了嗎?」這一男一女不是別人,正是周寒和歐雅,說話的人乃是周寒。

蜜婚盛寵:腹黑老公太囂張 「嗯,我們已經在這裡守了將近十個時辰了,你們是兩個唯一出來的人。」一個容貌俊俏的青年點著頭,他的眼裡有著像虎狼一樣的光,實力也是達到了命丹境小成,顯然是個不好惹的對象。

他身邊有十幾個人,實力都不是命丹境,不過最弱也是爆氣境五段實力了。

「你的意思還有人下去了,但並沒有上來,是吧?」周寒繼續道。

「嗯,他們已經下去七八個時辰了,一個都沒有上來。」

「估計他們已經被燒的渣渣都不剩了吧。」周寒隨口說道。

他一定是要封漠痛苦的。

Previous article

隨後他原本站的地上突然衝出一條長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