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必須承認你這法陣空間,比我所知道的任何法陣都要神奇,按說你應該還有不少的手段吧?此刻現身的意思是什麼?是你覺得自己有絕對的把握能夠殺了我,所以出來了結我了?」

陰巽魔女揚了揚嘴角,望著葉天冷笑道。

「算是吧。」

葉天聳了聳肩笑道,「你的那些個手段確實麻煩,不過再怎麼說,這裡也是我的主場,好歹還是要試試手嘛,當然了,要是打不過,我也會厚顏無恥的跑掉,然後繼續靠著法陣收拾你,你放心好了,一定招待好你這位貴客。」

葉天的話語之中,倒是絲毫不掩飾那頗有幾分猥瑣的作戰思維,跟一個鬼宗的人,葉天可懶得講什麼道義和道德,能收拾這陰巽魔女,葉天巴不得無所不用其極,將之慢慢折磨致死才好,也好讓這些喪心病狂的傢伙,也好好感受一些被虐待的感受。

不過此刻,葉天倒是沒那個心思了,不趕緊將這傢伙解決了也是有些麻煩,留在靈巢空間之中,保不齊惹出什麼幺蛾子來呢。

一邊說著,靈墨刀一邊便是已經落入了葉天的手中,此刻的他,沒法使用萬象玲瓏法身之類的手段,榕兒尚且還沒能恢復的十分完備,此刻也是沒法給他提供什麼幫助,不過這些,都不是特別重要了。

此刻有著這靈巢空間之內的控制權,葉天根本也都用不上那些手段!

「這麼自信,不用點別的手段就打算跟我對攻?你不過五劫涅槃境吧?就不怕吃我一記靈魂震蕩,直接要了你的命?」

陰巽魔女望著葉天冷聲譏諷道,一邊說著,手中也是一邊凝聚出了一桿通體漆黑的長槍扣在手中,遙指著葉天。

「在外面還要稍微擔心一點,靈魂震蕩確實是個可怕的招數。」

葉天癟了癟嘴,不置可否的一笑,「不過在這裡用不著,任你攻擊再快,我想躲,你就不可能打的中我。」

「那你試試?」

話音落下的瞬間,那陰巽魔女的眼神陡然一凝,手中的黑色長槍瞬間破空一點,道道化魂真氣瞬間以一種肉眼近乎不可見的速度朝著葉天飛射而來,二人之間百米的距離,不到一個眨眼的功夫,便是蕩然無存!

「緩時之咒,開!」

葉天輕輕的揚了揚嘴角,口中輕聲喃喃道,而隨著葉天的話音落下的瞬間,周圍的時間流速彷彿是瞬間放慢了無數倍,那原本速度快得肉眼都難以捕捉的化魂真氣劍芒,也是隨之被放慢了無數倍!

此刻,葉天根本都是用不著如何的懼怕那化魂真氣,靈墨刀之上,陡然便是有著幾許蒼藍色的景門刀氣浮現而出,景門刀氣專科靈魂能量,對付這化魂真氣最好不過,靈墨刀在葉天手中飛快的一轉,那四五道破空而來的化魂真氣,瞬間便是被葉天擊碎了去!

這般情形,讓得那陰巽魔女的臉色陡然一黑,望向葉天的目光之中半是詫然,半是森冷。

「看來這小子的速度在這法陣空間之中加快了很多啊……」

陰巽魔女心中喃喃猜測道,她當然不會知道葉天這已經是控制時間的手段了,全然已經超脫出了速度提升的範疇!

「如何啊,還想再試探一下么?還是說準備上來拼兩招試試?我可是對你那涅槃千隕功頗有幾分興趣呢。」

葉天伸出手掌,朝著那陰巽魔女勾了勾笑道,那滿面的表情和擺出的姿態都是頗為的嘲諷,看著頗有幾分的……欠揍!

陰巽魔女面色猛地一沉,牙關緊咬間,手掌猛地一拍那黑色長槍,整個人直接是離弦之箭一般的飛射而出,直接是朝著葉天攻殺而來!

化魂真氣遠攻的手段起不到什麼好的效果,這讓得陰巽魔女心中也是頗為的有些惱火。

她無法想象五劫涅槃境的葉天究竟是為何能夠擁有這樣恐怖的速度,但就剛才那一招試探,她已經心中大概有數了,想靠著遠攻手段壓制葉天,幾乎不可能。

近身戰中,還有機會施展靈魂震蕩!

陰巽魔女的身影飛快的閃爍到了葉天的跟前,手中的黑色長槍舞出一陣陣狂猛的勁風,漫天槍影密如雨下,鋪天蓋地的朝著葉天籠罩而來,絲毫不見半分的死角!

然而這般攻勢落在葉天的眼中,卻是並無多大的威脅,說是毫無死角,但在葉天此刻的速度之下,儼然全是破綻!

葉天的身影用著一種極其驚人的速度在那漫天槍影之中閃爍著,穿花蝴蝶一般靈動飄逸,任憑那陰巽魔女的攻勢如何迅速,也絲毫無法沾染他分毫!

在時間加速之下,葉天的動作快的根本已經超出了陰巽魔女的認知,她所能夠達到的攻擊速度已是極限,但葉天依舊是表現得遊刃有餘,絲毫沒有半分的慌亂之感!

「還能再快么?不能的話,我幫你!」

葉天一邊輕描淡寫的閃躲著,一邊便是露出幾分笑容來,忽然便是找准了一個空氣,靈墨刀陡然破空而出,直接是朝著那陰巽魔女招呼了過去!

靈墨刀上,蒼藍色的景門刀氣陡然變化為紅色的傷門刀氣,瞬間斬落在了那陰巽魔女的身上,靈墨刀的速度,快到讓那陰巽魔女想要閃躲都來不及,就像是刀刃瞬間消失在了空間之內,再出現時,已經是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刀痕!

傷門刀氣的功效,瞬間便是作用在了那陰巽魔女的身上,瞬間便是在她的手臂之上撕開了一道僅有五寸長的傷口,深可見骨!

就這一瞬間,陰巽魔女的涅槃千隕功便是被激發了起來,這一道傷勢,足夠瞬間讓她達到中度創傷的程度,瞬間便是四倍於自身的力量爆發而出!

陡然間,那漫天槍影便是帶起了陣陣恐怖的勁風鼓動之聲,仿若要將這片空間都給撕裂一般,而那槍影的數量也是猛然暴漲!

「啊!混蛋!我要宰了你!」

瞬間受到重創的陰巽魔女喉中立刻發出一陣狂怒的吼聲,被這般近乎羞辱的對待,讓得陰巽魔女心中的怒火陡然間便是爆燃了起來,大量的化魂真氣瞬間籠罩上那黑色長槍,槍影律動之間,赫然便是讓得那一陣片被槍影籠罩的空間之中波動不斷!

然而……

「誒打不著!」

「誒打不著!」

「誒還是打不著,氣不氣啊?」

葉天此刻,像極了一個頑童似的,非但是沒有半點警長的感覺,反而是在這狂暴迅速的攻勢之下頗有些不亦樂乎,在這靈巢空間之中,使用緩時之咒可不會暫停他的心跳,完全可以肆無忌憚的使用!

終於,那陰巽魔女再也無法忍受這般侮辱了,口中陡然間便是一陣爆喝!

「靈魂震蕩,開!」 總裁如火我如柴 宋離跟幾個小孩子逗著悶子,很快就收拾了一背簍的青草。

「咱們回去吧!」

「小姑姑,剛才你不是還說要給我們捉麻雀嗎?怎麼現在不去了?」宋甜兒可還惦記著呢。

宋離一頓,瞧自己這記性,剛說過的話,就不記得了。

「那好,我去看看有沒有麻雀窩,不過你們幾個要乖乖聽話知不知道?」這幾個小蘿蔔皮得很,宋離怕自己一走開他們就鬧騰開了。

「小姑姑放心,我一定會看著他們的。」宋花兒保證。

宋離的速度很快,幾下就竄到後山去了。

「敏兒姐姐,咱們去捉魚吧!」宋甜兒是最閑不住的了,看不見宋離身影之後,眼珠子一轉就打起別的主意了。

宋花兒攔在宋甜兒面前,「不行,咱們可是已經答應小姑姑了,咱們要乖乖呆在這裡的。」

宋甜兒一癟嘴,「我就去河邊看看。」

宋花兒朝宋甜兒翻了個白眼,「剛才可是你自己說的要去捉魚的。」

宋甜兒湊到宋花兒的面前,討巧賣乖。

「花兒姐姐,我最好的花兒姐姐。你就讓我去吧,我保證不會下河的,我就站在旁邊看看就行了。」宋甜兒圓溜溜的大眼睛就這麼看著宋花兒,直接就把宋花兒看的沒脾氣了。說實話,她自己其實也是想去的。

麻雀一般都是喜歡棲息在小樹或者是灌木叢,再加上宋離每年都會捕捉一些麻雀給侄子們玩。所以對於捕捉麻雀這門手藝來說,宋離可以算得上是熟門熟路了。

九十月份原本就是麻雀出入最多的季節,所以根本不用宋離怎麼尋找,都能遇上麻雀。

宋離盯上的是一群圍在一起嘰嘰喳喳的小麻雀,這一類的麻雀都是剛成長起來的。飛起來沒有老麻雀的速度快,是最好捕捉的了。

不過就算是小麻雀,要捕捉它們的時候也是不能掉以輕心的,因為它們的警覺性同樣也是很高的,只要自己不小心弄出一丁點的響動,決定立馬就會被發現。

宋離從空間裡面掏出一小把的小米,撒在地上。

有眼尖的小麻雀已經看見地上的小米了,可是卻沒有馬上就衝下去吃,誰知道是不是有人給它們布置了陷阱?

吃啊,等你們吃的時候,我就能捕上一兩隻了。

終於有些小麻雀耐不住性子,直接沖了下去。

宋離冷笑,機會來了。

宋離看中的是其中兩隻尾巴上帶著一隻一根灰青色的兩隻小麻雀,宋離屏住呼吸,盡量放輕腳步,然後猛地撲了上去。

廢柴女道士 兩隻小麻雀被宋離捉在手裡,。

雖然空間裡面不能放活物,但是宋離的空間裡面可對堆了許多的小玩意兒,就連自製的鳥籠子都有好幾個。

宋離隨便掏出一個,把兩隻小麻雀塞了進去。

「你們乖乖的,要不然回去以後就把你們燉湯喝了。」宋離半是安撫,半是警告。

小麻雀早已經被嚇傻了,自己怎麼這麼倒霉?不過偷吃兩粒小米,就被可惡的人類給抓住了?雖然已經捉了兩隻麻雀,但是宋離卻還是沒有停下來,還得再捉兩隻。

只是這一次那些小麻雀已經有了警覺,便沒有那麼好捉了。

「宋甜兒,你敢不敢下去捉魚?」胡安囂張的看著宋甜兒。

宋甜兒抿著嘴,她當然不敢下去了,而且小姑姑可是跟自己說了,不許自己到處跑的,現在自己能在河邊看看就已經很好了。

胡安見宋甜兒這個樣子,就知道宋甜兒肯定是不敢下去的。

「哈哈,我說的怎麼樣?宋甜兒就是個孬種,宋家人都是沒本事的,瞧瞧,不過是讓她下去捉條魚都不敢。」胡安沖著身後的小跟班哈哈大笑。

宋甜兒的一張小臉漲的通紅,這胡安怎麼可以這麼說他們家?

「誰說我不行了?」宋甜兒最是經不起別人這麼一激,立馬就上當了。

胡安眼色一暗,這宋甜兒果然是個傻貨,自己不過才說了這麼兩句,馬上就上當了。

「是嗎?你要是能行的話,你就下去啊。」胡安促狹的看著宋甜兒。

宋甜兒氣不過,鞋子都沒有顧上脫,立馬就跳下去準備開始摸魚。

「甜兒,你上來。」宋花兒一個沒抓住宋甜兒就下水了。

「胡安,你到底想怎麼樣?」宋花兒瞪著胡安。

胡安被宋花兒這兒一瞪,居然覺得有些心虛。哼,不對,自己有什麼好心虛的,這不是宋甜兒那臭丫頭自己跳下去的嗎?跟自己可沒有關係。

「看什麼看?當心我把你眼珠子給你挖出來。」胡安恐嚇。

宋花兒小臉板正,「你等著。」說完自己也跳下去準備把宋甜兒拉回來。

好在河水不是很深,剛剛沒過宋甜兒的大腿。但是宋甜兒才多大?在河裡都站不穩,怎麼摸魚?只是宋甜兒很是倔強,自己說了能摸到魚肯定就能摸到。

「甜兒,跟我上去。」宋花兒抓住宋甜兒的手,防止宋甜兒不小心摔倒。

宋甜兒很是倔強,「不,抓不到魚,我肯定不會上去的。」

「胡安,你等著我小姑姑來收拾你吧!」宋敏兒擔心的看著河裡的兩個人,這兩人要是出問題了,自己肯定也是沒有好果子吃的。

「大安,要不算了吧,她們姑姑可是凶得很。」小跟班扯扯胡安的衣角。

胡安原本是已經打算讓她們上來了,可是一想到自己居然被個女人給嚇住了,立馬就覺得有失自己老大的風範。

「怕什麼?難不成咱們四五個大男人,還能打不過她小姑姑一個女的?」胡安今年已經十一歲了,跟著他混的,甚至也有十三四歲的。所以在他看來他們已經是男人了,男人就不應該害怕一個女人。

「可是。」小跟班還是擔心,他爹娘可是跟自己說過了,惹誰都不能惹著宋離了。

胡安看了一眼小跟班,怎麼這麼沒有出息?真是給他丟人。

「啊啊啊,花兒姐姐,我腳好像被什麼咬著了。」宋甜兒哀嚎。

宋花兒一聽就著急了,「怎麼回事?」

宋甜兒面色發白,宋花兒連忙走到宋甜兒身邊。

「怎麼了?什麼咬著你了,趕緊跟我上去。」這要是真的被水裡的東西給咬著了,回去之後怎麼交代? 清遠一聽,心中更是擔心不已,連忙點了點頭,轉身去準備師傅需要用的物品了。

至於墨瀾軒交代給他,讓他去帶給沐靈夕的話,清遠早就忘在了腦後。

墨瀾軒的毒性因為之前的一味壓制,反彈的很快,整個人的意識時而清醒,時而模糊。

可是無論他是在什麼情況下,心中卻一直記掛著一件事,那就是,那個消息,沐靈夕是否已經知道了。

清遠被墨瀾軒問的不厭其煩,每次墨瀾軒問時,他都會告訴墨瀾軒他已經告訴沐靈夕了,讓墨瀾軒放心。

可是墨瀾軒似是知道什麼一般,只要一看到清遠,就會不斷的詢問和催促。

弄得最後清遠都不敢再出現在墨瀾軒的面前了。

解毒的準備經過一天一夜的忙碌,終於達到了要求。

沁雲殿主將所有弟子集合之後,宣布下一任殿主之位由墨瀾軒繼承。

雖然這是眾弟子們早就已經心照不宣的事情了,但是還是不由得疑惑,殿主為何如此著急的宣布這件事情。

然而沁雲殿主卻並沒有回答他們。

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后,沁雲殿主來到了墨瀾軒的房間。

臉上帶著一抹慈愛的神情,朝著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看去。

「軒兒啊!你為何如此的不聽話呢!為師教你清心絕念,你卻反倒陷的越深……罷了!罷了!是為師沒有教好你,才讓你成了今日的模樣。今日,為師就來彌補自己的錯誤,以後,你變再也不會如此痛苦了!」

沁雲殿主一臉心疼的看著墨瀾軒,眼中滿是慈父的光芒。

雖然墨瀾軒並不是自己的孩子,但是多年來的相處,早就已經讓他對墨瀾軒傾注了比子女還要多的心血和感情。

此時看到墨瀾軒這個樣子,他竟是比剜心還要痛苦。

「以後,好好的鑽研醫道,將我們沁雲殿發揚光大,為師就心滿意足了!」

一邊說著,沁雲殿主手中的靈光陣陣浮動,不斷的在他的面前,形成一個個繁複的藍色陣法光圈。

「以後便忘了她吧!忘了那個不屬於你的人……」

沁雲殿主話音剛落,只見一道強烈的光芒自他的手中崩射而出,瞬間將墨瀾軒的身體包裹住了。

一陣陣強大的生命力,在這個藍色的光圈中不斷流淌。

門外的清遠簡直被這強大的衝擊,掀飛了出去,等到一切再次恢復平靜,清遠第一時間沖入門內,結果卻看到墨瀾軒正淚流滿面的將師傅緊緊的抱在懷中。

「大師兄你醒了!太好了!師傅他沒事吧!」

墨瀾軒抬起自己那再次變得紅潤的面容,淚水卻像是無聲的瀑布般流淌。

「師傅他將命給了我!我要怎麼才能還給他呢?」

季芙蓉低頭苦笑,「真希望這是最後一次。」

Previous article

「咳咳,好……好吧,我大人有大量,不過我可不是怕你這個醜女人哦,我只是不喜歡勉強人而已。」哼了一聲,轉身就離開大學堂。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