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慢慢習慣就好了。」盛倫稍微挪了挪身子,卻抱的更緊了,手也慢慢移到了以後的小腹位置。

以後尬然,雖然兩人名為夫妻,但是如此親昵的動作還是頭一回,不免有些緊張起來。

「你再動信不信我的手就不止放到這裡了。」聲音和著暖暖的呼吸噴過來,以後不禁打了個寒顫。 薄情女王的絕世寵 只得乖乖受降,不再敢動了。

後來怎麼睡著的以後不記得了,只記得一整個晚上,盛倫的手都老老實實的,並沒有往上,也沒有往下多做移動。

他太累了,以至於睡到第二天早上八點鐘都沒有醒過來。以後卻醒的早早的,一整個晚上都睡得不踏實,醒來之後不忍心打擾,以後偷偷的從盛倫的臂彎里溜了出來,躡步走出了主卧。

偷偷的溜到書房,以後換上了花了自己半個月工資的那件衣服。心還是撲通撲通的,深呼吸,空氣中似乎還殘留著盛倫身上略帶西柚味道的氣味。

真是奇怪,怎麼一安靜下來,滿腦子都是這種味道。

不去想這些了,以後儘力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想了想還是踏進主卧的門,打算叫盛倫起來吃早餐。

床上並沒有看到盛倫的身影,反倒是聽到來自主卧浴室的水聲。嘩啦啦,嘩啦啦的。

以後轉身要走,剛轉過身就聽到了浴室的門被推開了,浴室裡面的人穿著一條短褲走了出來。

「吃早餐了。」以後見躲閃不及,只得耷拉著頭問道。

「哦,我知道了,就來。」盛倫輕聲回答,步子已經邁向了以後。

以後羞怯上前,低頭不語。明明知道他不可能給自己答案,還是抱著一絲絲期望,只好硬著自己的頭皮,還是緩步向前走去。 盛倫欣慰的笑笑,取過以後手中的手機,輕輕放在一旁的柜子。卸下一天的疲勞,背輕輕倚在床頭櫃,盛倫側過身,正好對著昏黃燈光下,那祜以後緋紅的臉龐。

久久的凝視著眼前如嬰兒般吹彈可破的皮膚,盛倫的心微醉。

腦海裡面突然浮現起半年前第一次見到那祜以後的場景,那時的他,未醉之前,透過潸烈的篝火,就看到了一張清純未稀的臉,那時的他,看到這張臉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我想要保護她。

朦朧中有一股力量推動著自己,想要去接近她。

接下來的幾天,盛倫都是早出晚歸,同住一個屋檐下,以後也沒能跟他打到照面。但是,以後每天給盛倫熬的蓮子粥,盛倫都很給面子的悉數舔刮乾淨。

兩個人的交流變成了每天的便利貼傳遞,每天早上,以後通過廚房的便利貼知道盛倫準備的早餐是什麼,而到了晚上,拖著疲憊身體的盛倫一進入到家裡,便會通過廚房的便利貼了解晚上的夜宵加點是什麼。

這天,以後下班比較早,早早的吃完飯,趁著天色還早,以後便關了門牽著可比來到離家不遠的公園散步。

這個季節,過了晚餐時間才是公園最繁華的時間段。來這裡遛狗的,跳舞的,散步的,談戀愛的小情侶,多的很。然而,以後很少來這裡,每次下班路過都是匆匆而過,以後總覺得這裡太吵,不太喜歡這裡。

但這裡有一樣東西還是自己頗為期待的,便是每天的晚上七點半準時放映的音樂噴泉。以後之所以直到這裡有音樂噴泉,是有幾次下班比較晚,坐公交回家的路上,有幸目睹過這裡噴泉湧出的盛景。

許久未見生人的可比顯然是被關悶了,一個勁的拉著以後往熱鬧的地方走,以後手中的韁繩拉都拉不住。「喂,可比,你能不能有點出息,一到人多的地方你就現原形了。」

可比跟跟沒聽到以後的聲音一樣,仍舊使勁的往前拉,可比體型大,以後力氣小,可比使勁起來,以後還真是拉不住他,以後無計可施,只得假裝生氣的喝住可比,「可比,我跟你講,你要是再這麼不聽話的話,你信不信我立馬打電話告訴你爸爸,看他回來怎麼收拾你。」

這話立馬奏效,可比果然乖巧了許多,腦袋耷拉著回到以後的身邊。

以後暗自發笑,讓你皮,果然,只有你爸才能鎮得住你。

正在這時,周圍的人群開始騷動起來,緊接著公園的廣播開始響了起來。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晚上好,歡迎大家光臨梅湖公園,接下來請大家欣賞每天晚上七點半準時上映的噴泉。」

播音結束,音樂響起,隨著整個會場沸騰起來,數十注水柱沖向天空,在空中交織成一幅炫美的畫面。

以後獃獃的望向天空,噴泉是在太美了,以後手中的韁繩什麼時候脫了手,以後都沒有意識到。

等到以後意識過來的時候,可比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可比呢?以後著急的四處張望,可是公園的人實在太多了,以後根本看不到可比的半點影子。

「可比,可比,你去哪了?」以後離開了還在盛放的噴泉,開始找狗,然而,半小時過去了,仍然不見可比的影子。

這下可把以後著急壞了。

可比若是丟了,那她跟盛倫怎麼交代呀,要知道可比可是盛倫的半個兒子呀。

要不告訴他吧,可是他要是知道自己把可比弄丟了,他會不會罵自己?可要是不講,時間再晚點,憑自己一個人,那不得找死去呀。

可是,以後顧不得那麼多了,頂著可能被盛倫責怪的風險,以後第一次撥通了盛倫的電話。

「喂,怎麼了。」響了好久,電話那邊才接了電話,聲音裡帶著點疲憊。

「我……」以後支支吾吾,「可比不見了。」

「什麼情況?」電話那頭的聲音變得急促。

「那個……我帶可比出來到附近的公園溜溜,可是一眨眼他就不見了,我找了好久也沒看到它。」以後急得快哭了,要說雖然跟可比相處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她對可比已經產生了如親人般的感情,現在可比不見了,不由得心裡慌慌的。

「可比不了多久了?」

「半……半個小時左右吧。」

「行,我這就過來。」盛倫立馬放下手裡的文件,領著凌凱來到了梅湖公園。

以後正貓著身子向一處的草叢探尋,忽然,後面一陣寒風襲來,接著便是一個清岸的影子,以後頓悟,盛冷顏來了。

「你在這裡幹嘛?」果不其然,該來的還是來了。

「我想看看可比有沒有在裡面。」以後轉過身,卻不敢看盛倫的正臉,但是能感覺到盛倫臉上的寒意。

「笨,這草叢這麼臟,可比最愛乾淨了,你覺得可比會往這裡去嗎?」盛倫啞然,心想我們家可比才不會往這裡鑽。

「你回家看了沒有?可比有沒有可能回家。」

「沒有。」以後撓了撓後腦啥,是呀,自己只顧著著急了,都忘了把腦子帶上了,竟然都忘了可比有可能回家了。

「這樣吧,你先回家,看看可比有沒有在家裡,我到這附近找找看,到時候電話聯繫。」盛倫看了下周圍的環境,給以後下了通牒。

「哦。」沒辦法,盛倫最了解可比,交給他不得不說是當下是最明智的選擇。

以後回到家並沒有看到可比,往常只要聽到碎碎的腳步聲,就能看到可比盪著身子往自己身上撲。

然後回到家看到家裡的一切,以後的心裡不免有些失落。

晚上十點鐘,以後聽到門口響起車輪聲,以後連忙趕到門口。

車門一打開,以後就看到可比一身黑溜溜的跳著跑了出來,身後跟著一身筆挺的盛倫。不一會兒,可比蹦到了以後的面前,腦袋不斷的往以後的懷裡蹭。

「可比,你跑哪兒去了,你知不知道都快急死我了。」以後也顧不得可比身上一身髒兮兮的了,愛憐的撫摸著可比的頭,想著上一秒還在擔心可比會被弄丟,這一秒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以後的心裡說不出來的開心。

「你在哪裡找到的它?」以後收斂住自己的欣喜,回頭望向盛倫。

「跟著一隻小花狗走了,後來在馬路邊找到了它。」盛倫倚著一旁的石凳上,睥睨著以後懷裡的可比,淡淡的回答。

「哦,那我先帶可比去洗澡了。」以後低頭牽過可比去到後院。

走到後院,看到盛倫沒有跟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好險呀,幸好自己溜得快,要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盛冷顏,想起他那一張要吃人的冷臉,以後就有點后怕。

洗著洗著,半個小時過去了。

「請問你還要洗多長時間,明天你不用上班嗎?」不知道什麼時候,盛倫已經來到了身後。

「就……就快好了。」以後關了沐浴頭,取過一旁的毛巾,就要給可比擦拭身體。

誰知盛倫一把搶過了以後手裡的沐浴頭,攥在自己的手中,「我來吧,你去洗澡,這裡交給我了。」

以後趕緊溜之大吉,自己正愁著不知道怎麼面對盛冷顏呢,沒想到對方竟然給了自己一個這麼大的台階下。可是轉念一想,這究竟是什麼劇情,難道不應該責問她的失職之罪嗎?

以後洗完澡已經是接近十一點鐘了,以後換上了上次逛街時萬倩給自己選的一套睡衣。睡衣是粉色的,蕾絲邊,說不上露,但是配上以後的豐滿的剛剛好的身材,看上去真的很性感。然而,剛踏出浴室的門,出來簡單的一幕直把自己嚇了一跳。

「你……怎麼在這裡?」

聞言,抬頭,盛倫的眼神被以後所吸引,一時間愣住了,怔怔的無法言語。

以後被他這樣看的有些發慌,趕緊扯過了一件襯衣擋住自己的上半身,羞澀的問,「你這樣看著我幹嘛?」

「哦。」盛倫悶了一聲,反應過來,稍微清了清喉嚨,正色道,「我想某人應該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吧。」

原以為已經躲過了這一劫,沒想到該來的還是來了。

「我就帶可比去梅湖公園轉轉,沒想到一不留神,它……它就不見了。」以後低著頭,不敢看盛倫的眼睛,等待著隨時可能降臨的暴風雨。

「可是,可是,我真不是故意的。」在家裡,要說可比的地位比自己要高,這個以後還不得不承認。

「算了,都已經發生了,再去究竟也沒有什麼意義了,下不為例。」盛倫解開原本抱在胸前的手,拿起床邊的泡沫墊,開始主卧的床邊開始拼湊,不一會兒,就已經拼好了,於是又在上面蓋了一層床單。盛倫很滿意的欣賞著自己的傑作,然後滿意的躺起,「時間不早了,早點睡吧。」

不一會兒,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似的,跑出房間去了,不一會兒,拿了枕頭和一床薄被進來。一切動作,看起來那麼隨意而又自然。

見以後仍舊站在之前的地方不動,盛倫又問道,「怎麼,你不睡嗎?我找了一晚上的狗,可是累死了。」說完身體又很自然的躺了下去,不到一會兒,床邊就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我的天,他怎麼可以這樣,難道這才是真正的盛冷顏嗎,怎麼可以這麼厚顏無恥,這明明就是自己的房間,他竟然這麼自然的就躺下了?

以後湊過身去,確定了盛倫不是裝睡之後才放心的躺回到了主卧的床上。

半夜,以後被一股陌生的溫度襲醒,睜開眼睛,身體已經被另一個身體擠到了床邊,手習慣性的往回縮,卻碰到了一塊像橡皮泥硬力卻又帶點溫度的東西。與此同時,鼻翼有暖暖的氣息傳來,以後很清晰的感覺到那噴在自己臉上的不是來自空調的冷氣,而是來自人體的均勻的呼吸聲。

以後想逃,但很明顯,已經來不及了。剛一挪動身子,就聽到了來自頭頂的聲音,「幹嘛摸我的肚子。」

以後的臉立刻燙了起來,這一次沒有被吻,卻感覺自己的臉比第一次被吻的的時候還要燙,呼吸也開始變得局促了起來。

不會吧,剛剛自己摸到的難不成是盛冷顏的腹肌?好尷尬,差一點就摸到了自己不該摸的地方。

「你怎麼了?不舒服?」盛倫顯然已經感覺到了異樣。

以後縮了縮身子,「沒……沒什麼,只是覺得這樣有些不習慣。」

「慢慢習慣就好了。」盛倫稍微挪了挪身子,卻抱的更緊了,手也慢慢移到了以後的小腹位置。

以後尬然,雖然兩人名為夫妻,但是如此親昵的動作還是頭一回,不免有些緊張起來。

「你再動信不信我的手就不止放到這裡了。」聲音和著暖暖的呼吸噴過來,以後不禁打了個寒顫。只得乖乖受降,不再敢動了。

後來怎麼睡著的以後不記得了,只記得一整個晚上,盛倫的手都老老實實的,並沒有往上,也沒有往下多做移動。

他太累了,以至於睡到第二天早上八點鐘都沒有醒過來。以後卻醒的早早的,一整個晚上都睡得不踏實,醒來之後不忍心打擾,以後偷偷的從盛倫的臂彎里溜了出來,躡步走出了主卧。

偷偷的溜到書房,以後換上了花了自己半個月工資的那件衣服。心還是撲通撲通的,深呼吸,空氣中似乎還殘留著盛倫身上略帶西柚味道的氣味。

真是奇怪,怎麼一安靜下來,滿腦子都是這種味道。

不去想這些了,以後儘力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想了想還是踏進主卧的門,打算叫盛倫起來吃早餐。

床上並沒有看到盛倫的身影,反倒是聽到來自主卧浴室的水聲。 我的1982 嘩啦啦,嘩啦啦的。

以後轉身要走,剛轉過身就聽到了浴室的門被推開了,浴室裡面的人穿著一條短褲走了出來。

「吃早餐了。」以後見躲閃不及,只得耷拉著頭問道。

「哦,我知道了,就來。」盛倫輕聲回答,步子已經邁向了以後。

以後羞怯上前,低頭不語。明明知道他不可能給自己答案,還是抱著一絲絲期望,只好硬著自己的頭皮,還是緩步向前走了過來。 盛倫欣慰的笑笑,取過以後手中的手機,輕輕放在一旁的柜子。卸下一天的疲勞,背輕輕倚在床頭櫃,盛倫側過身,正好對著昏黃燈光下,那祜以後緋紅的臉龐。

久久的凝視著眼前如嬰兒般吹彈可破的皮膚,盛倫的心微醉。

腦海裡面突然浮現起半年前第一次見到那祜以後的場景,那時的他,未醉之前,透過潸烈的篝火,就看到了一張清純未稀的臉,那時的他,看到這張臉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我想要保護她。

朦朧中有一股力量推動著自己,想要去接近她。

接下來的幾天,盛倫都是早出晚歸,同住一個屋檐下,以後也沒能跟他打到照面。但是,以後每天給盛倫熬的蓮子粥,盛倫都很給面子的悉數舔刮乾淨。

兩個人的交流變成了每天的便利貼傳遞,每天早上,以後通過廚房的便利貼知道盛倫準備的早餐是什麼,而到了晚上,拖著疲憊身體的盛倫一進入到家裡,便會通過廚房的便利貼了解晚上的夜宵加點是什麼。

這天,以後下班比較早,早早的吃完飯,趁著天色還早,以後便關了門牽著可比來到離家不遠的公園散步。

這個季節,過了晚餐時間才是公園最繁華的時間段。來這裡遛狗的,跳舞的,散步的,談戀愛的小情侶,多的很。然而,以後很少來這裡,每次下班路過都是匆匆而過,以後總覺得這裡太吵,不太喜歡這裡。

但這裡有一樣東西還是自己頗為期待的,便是每天的晚上七點半準時放映的音樂噴泉。以後之所以直到這裡有音樂噴泉,是有幾次下班比較晚,坐公交回家的路上,有幸目睹過這裡噴泉湧出的盛景。

許久未見生人的可比顯然是被關悶了,一個勁的拉著以後往熱鬧的地方走,以後手中的韁繩拉都拉不住。「喂,可比,你能不能有點出息,一到人多的地方你就現原形了。」

可比跟跟沒聽到以後的聲音一樣,仍舊使勁的往前拉,可比體型大,以後力氣小,可比使勁起來,以後還真是拉不住他,以後無計可施,只得假裝生氣的喝住可比,「可比,我跟你講,你要是再這麼不聽話的話,你信不信我立馬打電話告訴你爸爸,看他回來怎麼收拾你。」

這話立馬奏效,可比果然乖巧了許多,腦袋耷拉著回到以後的身邊。

以後暗自發笑,讓你皮,果然,只有你爸才能鎮得住你。

正在這時,周圍的人群開始騷動起來,緊接著公園的廣播開始響了起來。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晚上好,歡迎大家光臨梅湖公園,接下來請大家欣賞每天晚上七點半準時上映的噴泉。」

播音結束,音樂響起,隨著整個會場沸騰起來,數十注水柱沖向天空,在空中交織成一幅炫美的畫面。

以後獃獃的望向天空,噴泉是在太美了,以後手中的韁繩什麼時候脫了手,以後都沒有意識到。

等到以後意識過來的時候,可比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可比呢?以後著急的四處張望,可是公園的人實在太多了,以後根本看不到可比的半點影子。

「可比,可比,你去哪了?」以後離開了還在盛放的噴泉,開始找狗,然而,半小時過去了,仍然不見可比的影子。

這下可把以後著急壞了。

可比若是丟了,那她跟盛倫怎麼交代呀,要知道可比可是盛倫的半個兒子呀。

要不告訴他吧,可是他要是知道自己把可比弄丟了,他會不會罵自己?可要是不講,時間再晚點,憑自己一個人,那不得找死去呀。

可是,以後顧不得那麼多了,頂著可能被盛倫責怪的風險,以後第一次撥通了盛倫的電話。

「喂,怎麼了。」響了好久,電話那邊才接了電話,聲音裡帶著點疲憊。

「我……」以後支支吾吾,「可比不見了。」

「什麼情況?」電話那頭的聲音變得急促。

「那個……我帶可比出來到附近的公園溜溜,可是一眨眼他就不見了,我找了好久也沒看到它。」以後急得快哭了,要說雖然跟可比相處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她對可比已經產生了如親人般的感情,現在可比不見了,不由得心裡慌慌的。 總裁接住,天上掉下雙胞胎

本傑明倒沒有在意,而是直接用魔法打開門,走了進去。房間里,老人正在一張桌子前,桌上擺滿了配方上寫過的材料,古怪的儀器里咕嚕咕嚕響,紫色的煙一個勁往外冒。

Previous article

聞言,陸奇直接推門而進,發現那唐蘭英著一身褐色道袍,面色淡雅,氣色頗佳,端莊的坐在床頭,表情肅穆的望著陸奇,朱唇輕啟道:「不知副掌門找我所為何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