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怎麼會這樣!」

九長老驚恐的看著,立即傳音給大長老。

下一秒,大長老便出現在這裡。

當看到燕興文等人已經被燒死,而且化為灰塵時,雙眸噴火。

「到底怎麼一回事?」

大長老壓低怒火,陰冷的問道。

「回,回大長老的話,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火焰是從他們體內自燃燒起來的……」

接著九長老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大長老。

不良總裁欠收拾 大長老聽后,臉色更加陰沉。

「大長老,這種手法,很像是魔門乾的?」九長老說道。

「你是說烈焰門的人?」

大長老聽后微微點頭,燕興文等人的死,與烈焰門的手法非常相似。

「除了他們不可能有人會這種方法。這段時間,四大魔門一直在活動,好像是在準備著什麼,所以……」

九長老說到這裡停了下來。

後面的話,他不說,想來大長老也能夠明白。

他們已經不是一次抓住魔門的派來的姦細了。

重生成爲情敵妻 大長老臉色陰沉的可怕,壓低聲音說道:「給我查,一定要找出魔門的姦細,另外興文等人的死,暫時不要說出去。等到家族大比之後,我要讓烈焰門為自己的行為付代價!」

「是,我知道了!」九長老急忙回答。

然而這一切顧銘並不知道,回到自己院落之後,發現燕春香竟然等在這裡。

燕春香看見顧銘把燕子楠救回來之後,大吃一驚,隨即迎了上來。

「燕興文他們沒為難你吧?」燕春香關心的問道。

「沒有,只是約定在家族大比之日,再動手!」顧銘淡淡的回答。

燕子楠和燕子平都沒有說話,更不會去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燕春香。

燕春香也沒多想,畢竟燕興文的自大的性格,她是十分了解的,他能提出這樣的要求,也是在預料之中的事。

「回來就后,把她交給我吧,畢竟她是個女孩子……」

燕春香點道為止,言外之意告訴顧銘,你是個男人,不方便!

顧銘也沒多想,既然有人代勞,也省去他親自動手了。

連考慮都沒考慮,直接將燕子楠遞給了燕春香,並且取出一顆療傷葯遞了過去。

「這是我煉的療傷葯,給她服下就行了!對了,你等在金丹中期應該很久了,這是一顆破境丹,能不能提高到金丹大圓滿就看你的造化了。」

顧銘說著,將一顆四品丹藥破境丹扔給了燕春香。

破境丹是金丹期修士才能服用的一種增強修為的丹藥,根據每個人的修真體質情況的不同,服用破境丹后的效果也是不同的。

金丹初期服用后,最少能夠提高一個小境界,也有可能成為金丹後期,但是那種情況是非常小的。

當接到破境丹時,燕春香頓時驚訝不已。

「這是你親自煉製的嗎?」燕春香無比的震驚。

如今在整個燕家都無法找到第二顆破境丹,雖然這種丹藥只對金丹期修士有用,可是整個小世界中實力最高的也才是元嬰大圓滿。

如果哪個家族擁有數量龐大的金丹期修士,那也是一股非常強大的存在。

「是的!你先服用吧,不夠的話,我這裡還有!」顧銘淡淡一笑,閃身回到房間。

「他還有?」

聽到這個消息,燕春香無比震驚。 「這件事,你永遠也沒有聽見過知道嗎?」

回過神后的燕春香,扭頭看向燕子楠,聲音極度的冰冷。

不用燕春香說,燕子楠也知道應該怎麼辦。

可是她沒想到身為五長老的孫女,燕春香竟然會為大人擔心,她不會喜歡上大人了吧?

燕子楠雖然年齡不大,可是目光卻是很毒的,畢竟在奴僕殿呆了多年,如果沒有眼色的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猜到不說破,她更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畢竟她和弟弟還是奴僕的身份。

就算是有一天,他們因為顧銘的原因脫離了奴僕,也是無法與顧銘還有燕春香的身份去比較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謝謝春香小姐的,我一個人可以療傷的。」

說著,燕子楠便要離開。

燕春香怎麼可能讓她走呢,她已經答應了顧銘,如果此時燕子楠自己回去,讓顧銘知道了怎麼辦?

「走吧,到我那裡去,療傷后,我再給你找幾件衣服。」

說完,抓住燕子楠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

「你說什麼?燕興文等人自燃了?」

燕念之聽到手下報告的消息后,頓時大吃一驚,「知道是誰幹的嗎?」

此時,站在燕念之面前的是個身穿黑袍的男人。

「回家主的話,不知道!不過燕銘去過燕興文的庭院,將燕子楠救了出來。會不會是他?」

「不是他。」

燕念之冰冷的看向黑袍人,冷笑的說道:「燕興文等人的死法,與烈焰門的手段十分相似,所以我認定是他們所為!」

「是,家主。屬下知道了!」黑袍人聽后,急忙恭敬的說道。

「嗯,你下去吧,過幾天就是家族大比,同時也是大長老準備奪權的日子,你們是家族中最強的暗衛,所以家族的安危就落在你們的身上了。」

「請家主放心,屬下誓死保護燕家,絕不讓大長老得罰!」

黑袍人立馬跪下,極其嚴肅的說道。

「嗯!我相信你們!」

燕念之揮了下手,讓黑袍人離開。

黑袍人剛才,燕玉龍便從裡面走了出來。

「小妹,這件事會是顧銘所為嗎?」

「是他!沒想到他控火的能力已經達到這種境界!不過也好,大長老已經將這件事怪罪到了烈焰門頭上,顧銘也算是安全的。對了大哥,還有誰知道燕興文抓走那個奴僕的事?」

燕玉龍聽后,搖了搖頭,「沒了,知道的已經死了。」

「那就好!只要瞞過這幾天就夠了。」燕念之輕聲說道。

時間轉眼過去,燕家家族大比之日來臨。

清晨,顧銘睜開眼睛,臉上流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消耗了十多枚元靈丹后,顧銘的實力終於又前進了一個小境界,達到了元嬰後期。

他相信,以現在自己的實力,在整個小世界中可以橫著走了。

撤掉房間防禦陣法后,很快房間被推開,燕子楠伸著腦袋看了看顧銘后,臉上露出一抹動人的微笑。

「大人,你終於醒了,大小姐等人已經等你多時了。」

「嗯!給我打些水來吧,我想洗漱一番。」顧銘淡淡的說道。

「是!子楠馬上就去。」

很快,燕子楠打來一盆洗臉水。

「大人,需要我伺候你更衣洗漱嗎?」

燕子楠臉色微紅,眼中閃動著羞澀。

「不用了,你去告訴大小姐一聲,我馬上就出來。」

顧銘笑了笑,發現自從這次救回燕子楠后,她的改變很大,好像已經做好了隨時獻身的準備。

這讓顧銘不由苦笑。

燕家的演武場熱鬧非凡,演武場最正面的一處高台上,排放著一排座椅,最中間的椅子最高,隨後依次向邊降低。

竟然有二十幾個。

演武場的中心,擺放著一個巨大的擂台,擂台此時已經被防禦陣法籠罩。

當顧銘等人趕到的時候,演武場已是人山人海,不過確分成了兩個方陣站立。

一個個的臉上都浮現著冰冷之色。

跟著燕雅走向高台,顧銘和燕春香以及燕玉雙站在了燕雅身後。

沒有看到燕紅,這讓顧銘有些疑惑。

「別看了,她已經是大長老的人了!」燕春香傳音給顧銘說道。

顧銘微微點頭,便不再問。

過了好一會,有人大聲喊道:「家主和各位長老到!」

全場瞬間安靜下來,無數人的目光投向了演武場的入口處。

燕念之身為燕家家主,當然走在第一位。

今天,她穿著著一套潔白的紗裙,步法輕盈,身上散發著濃郁的上位者氣息,令人不敢直視。

她的身後跟著燕玉龍和大長老,兩人的目光極其冰冷,眼中閃動著濃濃的殺機。

在他們身後,才是燕家的十幾位長老。

不過,大長老那面的人數要多了許多,差不多比燕念之這面多出了一倍。

燕念之徑直走到最前方的座椅前,然後轉身,坐在了家主的位置上,威嚴的目光掃視著下方,如帝王一樣俯視著燕家子弟。

兩個方陣的燕子弟,這時同時大聲喊道:

「見過家主!」

最美的時光(被時光掩埋的祕密) 「見過大長老!」

當然,兩股聲音是重疊的,他們是同時喊出來的。

對於這一點,大家心知肚明,誰也沒說出什麼。畢竟今天就是燕家重新歸屬的一日,誰勝誰負,現在還很難說。

「不必多禮!」

燕念之輕輕的張嘴,而聲音確傳到了在場所有人的耳中。

顧銘此時看著燕念之有些發愣。

雖然是婦人的打扮,可是顧銘知道,燕念之還是少女,根本沒有成為女人。

此時,顧銘已經被燕念之的美貌所吸引,他怎麼也沒想到燕念之會如此之美。

或許是感受到顧銘的目光,燕念之回頭看了過來,沖著他微微一笑,便不再理他。

這一笑,更加讓顧銘不法自撥,心弦激動。

「大長老,事到如今,你們已經做好了準備。既然你想做這個家主之位,那麼就拿實力來說話吧!」

燕念之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與剛才看向顧銘的神情完全不一樣,極其的冰冷,毫無感情。

「哼,我不明白老家主是怎麼想的,如果家主是燕玉龍的話,我們絕不會如此,但是憑你一個女人想要做穩家主之位,我們不同意!」

大長老滿臉的皺紋,一臉的老褶,雙目瞪的滾圓。 「廢話少說,開始吧!我們直系輸了,我讓出家主之位,並且自廢修為。」燕念之冷聲說道。

「好,如果我們輸了,我們幾人自廢修為!」

大長老冷哼,轉身便不再說話。

這時,一個老者閃身出現在擂台上空,大聲說道:「家族之事,今日進行解決。為了減少家族中不必要的傷亡,元嬰期弟子出戰,各出五人,年齡在兩百歲之下。進行團戰,一方全部覆滅,則另一方獲勝!」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大長老一方,突然出現站出五人,直接飛進擂台之中。

然而,燕念之一方,卻只有三人站了出來,下一秒也飛入了擂台之上。

「燕雅,燕銘,你們兩個上去!」

這時,燕念之扭頭看了過來。

「是,姑姑!」

燕雅起身,恭敬的回答。

隨即閃身出現在擂台上。

而顧銘卻是慢悠悠的向下走去。

頓時全場安靜,所有的目光全部看向他。

「這小子是誰?難道不會飛嗎?」

「他就是那個從世俗界過來的人,叫燕銘!」

「他媽的,這都什麼時候了,他還有閑心散步!」

頓時罵聲一片,反觀大長老一派的人,每人的臉上都浮出不屑嘲諷之色。

顧銘就好像沒有聽見一樣,依舊慢悠悠的走著。

雖然下面罵聲一片,可是燕念之卻是微笑的看著,她相信顧銘一定會給她帶驚喜的。

終於,顧銘踏上了擂台。

「人員已經到齊,比試開始!」

擂台上方的長老冰冷的聲音響起,隨後數十位長老一起出手,啟動了防禦陣法。

可以說把擂台上的十個人全部困在了裡面,如果他們不出手打開的話,裡面的人別想出來。

「小子,你讓我們等了很久,所以我決定先殺了你!」

一個光頭青年,冰冷的盯著顧銘。

顧銘彷彿沒聽見一樣,掏了掏耳朵,走到燕雅身邊,輕聲說道:「大小姐,你害怕嗎?」

燕雅輕輕點頭,「怕,可是為了家族,就算是死,我也願意。」

顧銘微微一笑,掃過燕雅身後的三名青年。

除了燕雅的實力,他看不透外,另外三名青年全部是元嬰中期的實力,氣息並不穩定,應該是用藥物強行提升的。

顧銘搖了搖頭,手一翻,手中出現三顆丹藥,扔給了三人,「你們氣息不穩,如果強行動用靈力的話,不死也殘,所以還是交給大小姐一個人處理吧!」

三人一怔,可是接過丹藥后,臉上卻浮現出驚喜之色。

季米特里的脖子被打斷了,腦袋高高飛起,視線旋轉着掃過整個宮‘門’樓,看到宮‘門’樓上的防禦法師們都同他一樣,甚至都沒來得及放出兩個反擊法術,防禦武器也沒能掉轉,就被密如暴雨的子彈給打得粉碎。

Previous article

男生們嫉妒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