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怎樣你才會信?」夏傾月。

「你覺得我怎樣才會信?」柳青璇反問。

夏傾月沉默了一會兒,注視著柳青璇的眼睛,緩緩說道:「在神風大陸的時候,我跟林塵聊過一些感情方面的事,他對我沒有那種感覺,愛情,是建立在彼此喜歡的基礎上,我喜歡他,這點我承認,但,我不會跟一個我喜歡的,卻不喜歡我的人有半分逾越!」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是嘛?那時候林塵也對你沒感覺,你不是各種賣力,讓他喜歡你么?」柳青璇。

「那時候林塵同樣對你沒感覺,你不也一樣各種賣力,讓他喜歡你。」夏傾月。

柳青璇啞口無言。

那時候確實是這樣的情況。

若不是那粒焚身丹,她跟林塵之間能不能走到這一步還很難說。

「我有點不放心,覺得讓你嫁給別人比較好,帝族帝子也有不少優秀的,非要盯上林塵?」柳青璇望著她。

「決定權在你手裡,我說的再多,也改變不了什麼。」夏傾月。

「嗯,那就讓你嫁給別人吧,明天這樁婚事,我不會同意。」柳青璇表明了態度。

夏傾月臉色微微蒼白,不過並未說什麼。

一旁,林溪微皺眉頭,目露擔憂。

「青璇姐。」

「你再說一句,你就嫁給別人吧。」柳青璇看了一眼林溪。

林溪不說話了。

夏傾月美眸望著柳青璇,聲音微顫:「我不想嫁給別人,你是知道的。」

「所以,我就要同意你嫁給我的男人?」柳青璇注視著她。

「我說過,即便嫁了,也不會有半分逾越。」夏傾月。

「可是,我不同意。」柳青璇。

「怎樣才能同意!」夏傾月。

「怎樣都不同意。」柳青璇。

夏傾月沉默著,不嫁給林塵,就要嫁給別人,這關乎帝族聯煙計劃。

她的父親,不會讓她孤獨終老的。

若,真到了那一天,她願意以死結束自己。

「青璇女帝,我能進來么。」

院子外,一道聲音響起。

「進來吧。」柳青璇微皺眉頭。

進入院子里的是一個宮裝美婦,應歡歡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夏傾月,心裡心疼。

「青璇女帝,好久不見了。」應歡歡輕笑道。

柳青璇望著應歡歡,她只知道林動是林塵的父親,誰是林塵的母親,她還不清楚。

林動有兩妻,一個是綾清竹,一個是應歡歡,兩人之間有一個是林塵的母親。

應歡歡對夏傾月跟林溪輕笑道:「你倆先離開吧,我跟青璇女帝有點事要商量。」

夏傾月兩女輕點頭,隨後離開。

應歡歡望著柳青璇,微笑道:「林塵是我的孩子,沒想到你跟塵兒結成了道侶。」

柳青璇沒說什麼。

應歡歡笑道:「塵兒跟你之間的事情我了解一些,不知你怎麼看待這事。」

「橫著看。」柳青璇。

「青璇女帝,我現在是以塵兒母親的身份跟你商量此事,希望你能說出心裡的想法。」應歡歡緩緩道。

柳青璇望著應歡歡,冷淡道:「你是來給我施壓的?還是來讓我妥協帝族之間的事!」

「作為一個母親,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幸福,林族計劃里,本是讓塵兒跟傾月、小溪結為夫妻,因為你的存在,讓這計劃有了變故。

我知道堂堂女帝,心裡肯定不願意與別的女人共同分享自己心愛的男人,但,事情到了這種地步,林塵若是不能與傾月、小溪順利完婚,這對於林、夏、蕭三族來說,絕對是很不好的結果,三族也不希望看到這樣的局面。」

絕對叛 應歡歡沉吟了一會兒,開口說道:「我作為塵兒的母親,作為林族的族母,我的立場是希望塵兒幸福,希望林族跟夏族、蕭族的友誼長存,這是我作為塵兒母親跟林族的族母的立場。」

柳青璇冷淡道:「所以,你就想讓我妥協?」

「眼下唯一的障礙便是你,若是你能同意,皆大歡喜,若是你不同意,我跟夫君,包括林族,也只能認了。」

應歡歡美眸直視著柳青璇的眼睛,輕聲道:「我知道這讓你很為難,畢竟,誰願意與別的女人共同分享自己心愛的男人?那時候我也希望自己跟夫君能一生一世一雙人,但……有時候命運就是那麼奇妙,那麼不可捉摸,有幾次我處於生死邊緣,綾清竹為了救我,不置於自己的生死,從那之後,我接受了她,心裡沒有一絲芥蒂,直至如今,我跟她的感情已經不能用姐妹來形容,感情好的,甚至連我跟夫君的關係都有所不如。」

「我不需要別人救!從來只有我救別人!」柳青璇。

應歡歡輕笑道:「青璇女帝的實力我自然是相信的,放眼諸帝,青璇女帝的一生最為坎坷,一個沒有背景的女人想證帝,路途有多艱辛,有多危險,只有女人知道,放眼諸帝里,青璇女帝是唯一一個踏著無數人的屍體證帝的,這一點,我很佩服。」

柳青璇心情好了點。

應歡歡伸手握住柳青璇的玉手,眼睛柔和的望著她,輕道:「我作為塵兒的母親,林家的族母,希望你能在此事上退讓一步,這,算是我對你的祈求。」

「如果我不退讓呢。」柳青璇。

「若是不退讓那也是命中注定的事,只能說,傾月、小溪、塵兒三人,有緣無份。」應歡歡輕道:「我說這麼多,只是為了爭取,該說的我都說了,最後你怎麼決定,我都會尊重你的決定。」應歡歡輕道。

柳青璇深深的看了一眼應歡歡,並沒說什麼。

「聽夫君說你懷上了塵兒的孩子,能讓我看看他么?」應歡歡。

「嗯。」柳青璇將腹中的胎兒顯化出來,胎兒浸泡在羊水裡,很舒服的感覺。

忽然,胎兒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應歡歡,隨後又閉上了。

應歡歡愣了一下,睜眼睛了???

爹地,媽咪又懷孕了 即便是大帝的孩子,也不至於在腹中的時候就能睜眼睛吧?

嗯?

應歡歡仔細探查,心神一震。

「武尊!」應歡歡忍不住脫口而出。

還在腹中的胎兒,竟然是武尊境界!

「這沒什麼奇怪的吧?」柳青璇將胎兒收斂,說道:「蕭族的蕭瀟剛出生時,不也直接達到了斗聖境界么?」

「這不一樣。」應歡歡凝眉搖頭說道:「蕭瀟繼承了蕭炎的血脈跟彩鱗的七彩吞天蟒血脈,所以才在出生的時候就是斗聖,你腹中的胎兒,更像是自己修鍊出來的境界。」

柳青璇無言。

「這孩子不得了。」應歡歡皺眉說道:「我覺得此事跟夫君商量一下最好。」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柳青璇。

「孩子的事情我會安排,林族還是不要插手了。」柳青璇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被別人安排,更何況,孩子有自己的想法。

應歡歡看著柳青璇,說道:「若是能有帝族精心培養,孩子的武道一途會更堅實。」

「我自有主張。」柳青璇。

應歡歡沒強求,柳青璇也是帝,能照顧好孩子,只是,她很想知道這孩子為什麼能自行修鍊。

「跟我去找夫君他們?」應歡歡提議道。

「找他們幹什麼?無非是想讓我妥協。」柳青璇。

「保證不提此事。」應歡歡。

……

此時。

林塵跟林靜、葉小可待在一起。

三人喝喝茶,隨便的聊聊。

族內。

有不少大帝陸陸續續的都到了,包括各族的帝子跟帝女也跟著來了。

有些大帝剛得知柳青璇跟林塵的事時,顯得無比驚訝。

柳青璇跟林塵竟然是道侶的關係。

而在族內,任天行的身形早已不見,不知道去了哪裡。



林族的某處花園裡。

蕭炎、林動、夏北望都在,除了三人,沒有其他人了。

沒過多久,應歡歡帶著柳青璇到了這裡。

蕭炎三人對柳青璇笑了笑。

「你來的正好,剛剛我還跟夏兄、蕭兄商量你跟塵兒的婚禮。」林動笑道。

柳青璇跟應歡歡落座,柳青璇看著林動,問道:「我跟林塵的婚禮?」

「對,只有你跟塵兒的婚禮,我們打算昭告三界,讓三界所有人共同慶祝你跟塵兒的婚禮,你看怎麼樣?」林動笑道。

「婚禮不在於人多,在於真心祝福的人都來參加。」柳青璇。

「肯定會有許多人真心祝福的。」林動笑道。

「你說只有我跟林塵的婚禮,那,夏傾月跟林溪呢?」柳青璇望著三人。

「先辦你跟塵兒的,傾月跟小溪的事往後放放。」林動笑著說道。

「什麼叫往後放放?你的意思是夏傾月、林溪,也要跟林塵成親?」柳青璇。

「額,這事看你,若是你同意,那就成親,若是你不同意,那就不成親。」林動說道。

柳青璇狐疑的望著三人,心裡不信。

蕭炎笑著說道:「若小溪跟塵兒沒能在一起,那也是命中注定的事,只能說有緣無分吧,若兩人不能在一起,我打算讓小溪跟別的帝子接觸接觸,興許能生出感情。」

「我也打算讓傾月跟別的帝子多接觸,這丫頭總不能在一棵樹上弔死。」夏北望說道。

「你們這麼想,正合我意。」柳青璇。

夏北望三人對視一眼,心裡叫苦,早知道不說這些了。

「今天晚上,大家一起用餐。」

林動岔開話題,對應歡歡說道:「準備一下,外面的大帝跟帝子帝女不少,晚上要多準備準備一些。」

「嗯。」應歡歡輕點頭,隨後離開了這裡。

「你為什麼自己不去安排?讓你妻子去做這些事?」柳青璇望著林動。

「分工明確,我們不得陪著你么?」林動笑道。

「分工?武祖想對我做什麼思想工作?」柳青璇淡淡一聲。

「那個…沒什麼。」林動詞窮,直接說出來讓柳青璇退讓一步,未免顯得逼迫了。

柳青璇看了一眼三人,沒說什麼。

直至傍晚。

各帝都落座了。

林族的其他大帝陪著他們。

林動等人則是聚在一桌。

林動、蕭炎、夏北望、綾清竹、應歡歡、柳青璇、林塵、夏傾月、林溪、葉小可、林靜。

「今天大家都在,正好聚聚。」蕭炎望著林溪說道:「你給你青璇姐倒酒。」

「哦。」林溪。

夏北望對夏傾月說道:「你給你青璇姐夾菜。」

「……」夏傾月,菜都要我夾?

「林塵,你倒酒,給我夾菜。」柳青璇對身旁的林塵說道。

林塵看著柳青璇,我不要面子的啊,當眾讓我給你倒酒夾菜。

柳青璇看了一眼林塵,不情願?

林塵沒說什麼。

緊接著,他發動感官,開始用感官感應那些毒蜥。

Previous article

墨瀾軒的心中再次浮現起那抹墨色的邪氣身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