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是,狂妄也要有個限度。」司徒無敵也說道。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這個手下敗將。不得不說,你師尊對你,還是挺傷心的,竟然又將你的修為提升了。」洪錚鄙夷的說道。能夠打擊人,他絕對不會嘴下留情。

司徒縱橫臉色變的很難看:「說這些廢話一句沒有任何的作用了,你就等死吧!」

妖城之中,也有一小部分的人對司徒洛馨很有好感。當先走出一人,雙眸狂熱的看向司徒洛馨:「洛馨,你一定能夠勝利。」

只見此人,一身白衣,渾身妖氣騰騰。器宇軒昂,氣度不凡,身材高大,面若冠玉。他是皇血大妖小龍雀一族的天才雷暴風,傳說祖上是三足金烏!

司徒洛馨顯然見過此人,點了點頭:「多謝。」

洪錚冷眼看著此人,沒有說話。

雷暴風斜睨了洪錚一眼:「蛻凡八轉的修為,也敢挑戰孕骨境的修士。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看你們洪家,也就這個程度了!」

洪不破大罵:「你誰啊,臭不要臉的,我們洪二是煉經師,你是什麼?」

雷暴風正準備還擊的時候,卻是被司徒洛馨給打斷了。

「開始吧,無謂的口舌之爭,不算真本事。」司徒洛馨平靜的說道。

洪錚點頭,跨入到生死局之中,再次的感受到了那蒼茫久遠的氣息。曾經有神靈在此地隕落,也有無數的天驕,在此地大戰一場,就如同洪錚與司徒洛馨。

二人都是難得一見的絕世天驕,若是時日足夠,二人都能夠一飛衝天,跨越掌控之地,再整個大陸崛起。

洪錚閉上了眼睛,調整到最佳狀態,那是一種巔峰。眾人看著洪錚的背影,充滿了震撼。那是怎樣的一道背影啊。如大岳一般,氣勢擊天,直衝九霄。洪家人就站在他的身後,讓人都有一種錯覺。那就是如果要傷害洪家人的話,必須要跨過洪錚這座大山!

僅僅是片刻的時間,他就睜開了雙眸。雙眸睜開的剎那,化為了無盡的虛空,裡面日月星辰流轉,像是星河一般。

「司徒洛馨,該解決的,還是要解決,來吧,全力出手吧!」洪錚冷聲說道,聲音如洪鐘大呂,振聾發聵。

司徒洛馨心中一顫,腦海之中浮現出那個人的身影。搖了搖頭,連道兩聲不可能,向洪錚走了過去。

第一步,她氣勢平淡。第二步,依舊沒有任何的舉動。 竈下婢 像是散步一般,但氣質飄逸。到了第三步,她氣勢變了,周身蒙蒙仙光流轉,整個人充滿了一種聖潔的氣息!身軀時而透明,一副七彩神骨若隱若現。神骨之上,有七顆光點,如同星辰一般,呈北斗之勢!

「七彩琉璃身,北斗神骨!想不到你竟然是傳說之中的七彩琉璃身,還孕育出了北斗神骨!」洪錚心中震驚無比。當年,他就知道司徒洛馨不凡,但是她卻沒有展現出她的天賦。想不到十一年過去了,她竟然覺醒了七彩琉璃身,還孕育出了北斗神骨!

李輕依瞳孔微微的收縮:「在我的記憶之中,遠古之時,星河郡主也是七彩琉璃身,也同樣的孕育出了北斗神骨。當年的星河郡主,一怒之下,崩碎了半片的星空啊。」

司徒洛馨點了點頭:「所以,你不可能戰勝我!」

而後,她出手了!

一出手,風起雲湧,眾人皆驚!只見她雙手微微的划動,真氣如決堤大河,滾滾而出。七顆光點閃爍發光,噴薄出了銀白色的真氣!真氣在她的背後交織成一尊巨大的荒獸虛影,有七個頭顱,如蛤蟆一般。這是北斗星辰之力交織成的荒獸虛影,戰力驚人!

「吼!」荒獸虛影向洪錚擊了過去,房屋一般大小的身軀,捲動漫天白雲。七顆頭顱,張開大嘴,咬向洪錚!

洪錚退後一步,背後浮現出了狻猊虛影,若跨越遠古而來。一聲嘶吼,無比驚人,龐大的身軀向星空獸撞擊而去。

轟的一聲,二獸撞擊在一起,虛空似乎震顫了一下。真氣爆發而出,想四周席捲,一些修為低下的修士,被真氣給擊中,卻是重傷!

兩獸虛影消散,二人身軀未動分毫。

洪錚主動出擊了,一拳擊出。一百零八道金色拳影出現,圍繞著他的身軀,若仙蓮一般,一層又一層的散開!太祖神拳,而且是大圓滿的太祖神拳,四品的原始寶術!洪錚如遠古大佛一般,站在那裡,蓮花開啟,將他襯托的強大無比。而後,太祖神拳如神龍一般,鑽入到了他的右臂之上。他右臂的衣袖震碎了,他的手臂化為了黃金色。宛若神金鍛造而成,線條驚人。

一拳向司徒洛馨擊了過去!發光,噴薄出了銀白色的真氣!真氣在她的背後交織成一尊巨大的荒獸虛影,有七個頭顱,如蛤蟆一般。這是北斗星辰之力交織成的荒獸虛影,戰力驚人!

「吼!」荒獸虛影向洪錚擊了過去,房屋一般大小的身軀,捲動漫天白雲。七顆頭顱,張開大嘴,咬向洪錚!

洪錚退後一步,背後浮現出了狻猊虛影,若跨越遠古而來。一聲嘶吼,無比驚人,龐大的身軀向星空獸撞擊而去。

轟的一聲,二獸撞擊在一起,虛空似乎震顫了一下。真氣爆發而出,想四周席捲,一些修為低下的修士,被真氣給擊中,卻是重傷!

兩獸虛影消散,二人身軀未動分毫。

洪錚主動出擊了,一拳擊出。一百零八道金色拳影出現,圍繞著他的身軀,若仙蓮一般,一層又一層的散開!太祖神拳,而且是大圓滿的太祖神拳,四品的原始寶術!洪錚如遠古大佛一般,站在那裡,蓮花開啟,將他襯托的強大無比。而後,太祖神拳如神龍一般,鑽入到了他的右臂之上。他右臂的衣袖震碎了,他的手臂化為了黃金色。宛若神金鍛造而成,線條驚人。

一拳向司徒洛馨擊了過去! 司徒洛馨眼眸之中出現了異彩:「不愧為煉經師,有著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本是二品的寶術,硬生生的被你祭煉成了四品的原始寶術。不過這種程度,還傷不了我!」

她說完,口中輕喝:「赤星!」

七彩琉璃體綻放出七彩神光,北斗神骨中孕育的七科光點閃爍出了光芒。而後,其中一顆光點從神骨之中脫離而出,從她的眉心中間翻出。在空間之中形成了一顆赤紅色的巨大球體,有房屋大小,如星辰一般!完全是由真氣凝聚而成,向洪錚攻殺而去!

赤星火紅色的光芒映透了虛空,宛若星辰,真氣浩蕩。

太祖神拳與赤星交擊在一起!

咚的一聲巨響,赤星被洪錚打的猛然炸碎。真氣向四周肆掠而去,光芒四射,澎湃擊天,似乎要打落天上的兜率宮!

洪錚退後了三步,每一步踩在地面之上,發出了咚咚之音!若不是此地太過堅硬,洪錚已經將地面給踩出了巨大的深坑!

「司徒洛馨果然驚人,底蘊太深厚了,誰也不知道她還有多少底牌!」洪龍騰臉色凝重。

「畢竟是七彩琉璃身,尤其是北斗神骨,蘊含了巨大秘密,能夠汲取漫天星辰之力鍛體。」李輕依也是一臉擔憂。

上官墨苔倒是一臉的平靜:「洪二暫時不會落敗,而且洪二的底牌,也應該不少!」

洪錚冷笑:「不愧是司徒洛馨,比十一年前強大多了,再來!」

洪錚主動出擊,真氣從軀體之中滾動而出,一記大手印向司徒洛馨蓋去。手印橫空,由真氣構築而成,充滿了一股浩蕩的力量,呈金色。

「橙羽!」司徒洛馨喝道,北斗神骨之中的第二顆星再次翻滾而出,化為了一根閃爍著妖異橙光的羽毛!這是神禽朱雀的羽毛,被她植入到神骨之中,孕育出的!

橙羽一揮,頓時,風聲呼嘯,虛空哀鳴,橙色光羽噴薄出了蒙蒙碎光,如夜空之中的點點星辰一般。籠罩了洪錚,將洪錚所有的退路都是封死了!

碎光蘊含了難以想象的力量,落在地面之上,將地面打的不斷的震顫!此地土壤極為的堅硬,她一記橙羽便是將此地打的不斷的震顫,可見力量之強大!

碎光如暴雨一般,落在了大手印之上,大手印竟然被直接的崩碎了!洪錚昂首挺立,一拳又一拳的向碎光擊去!

嘭嘭嘭!沉悶之聲如洪鐘大呂一般,一聲接著一聲,碎光全部被洪錚給撕碎了!

司徒洛馨眼眸狠狠的一縮:「好厲害的軀體!」

「這軀體強度太恐怖了,直接撕碎寶術!」

「洪二也是有大才!」

「黃鐘,綠盾,青蓮!」司徒洛馨加快了節奏,再次的打出了第三種寶術,而後是第四種,第五種。

三道寶術不斷的揮出,這方小天地被她的寶術填滿了。一尊巨大的黃鐘幻化而出,向洪錚鎮壓而去。霧氣噴薄,大道神音瀰漫。一面巨大的盾牌,將她身前防護的滴水不漏。最為可怕的是她手中出現了一朵青蓮。

青蓮揮動之下,一道道巨大劍芒,刺向洪錚。劍芒橫空,青光如遠古妖光綻放,虛空不斷的哀鳴著。

洪錚將背後的紫金神戟取了下來,一戟刺出,如潛龍出海,又如鯤鵬擊天。帶起一股滔天大勢,搖蕩出難以匹敵的蓋世光芒!

轟!三樣寶術直接被洪錚給崩碎了,那青蓮搖曳了幾下,被洪錚給剿滅!洪錚無比強悍,憑藉著強大的軀體力量,撕破了暴動的真氣,一掌攻向司徒洛馨的面門!

司徒洛馨見狀,伸出了如玉一般的縴手,與洪錚那一掌轟在了一起。

剛剛接觸到洪錚那一掌的剎那,她臉色猛然的一變,暗道不好。

洪錚全身的血液沸騰了,洪荒猛獸一般的氣息,從洪錚的體內蘇醒。一波又一波的蓋世大力,透過洪錚的手臂,湧向了司徒洛馨!

司徒洛馨悶哼一聲,臉色猛然的慘白,身軀竟然被擊飛了,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跌落在地面之上,已然受傷!

嘩!眾人嘩然,司徒洛馨就這麼敗了?

司徒無敵,司徒縱橫一個個臉色猛然的一變,敗了,如此簡單的就敗了?

洪龍騰一臉振奮:「好!」

「洪二也太強悍了,竟然將司徒洛馨給震傷了!」

「他的軀體強度,一直很驚人。有人說他只憑藉軀體的力量就能夠搏擊皇血大妖,甚至帝血大妖!」

「可是洪二隻有蛻凡境八轉的修為啊,而司徒洛馨已經是孕骨境的修為了!」

司徒洛馨站了起來,眼眸深處極為的冰冷:「不愧為洪二,單單憑藉軀體的力量,就如此強悍了,很難想象,一個人族的軀體,竟然強悍到了如此的程度!」

洪錚看著司徒洛馨:「再來一戰,你只是輕傷,你連一個壓箱底絕技都沒有展現!」

司徒洛馨點了點頭,而後猛然的爆發了。真氣狂暴如海浪,一圈又一圈的漣漪以她軀體為中心,向四周擴散而去。身軀透明,北斗神骨展現。

「知道孕骨境的高手與蛻凡境的高手區別在哪裡嗎?」司徒洛馨平靜的看著洪錚,「區別就在於,孕骨境高手除了全身骨骼脫離凡骨外,還會孕育出能夠施展寶術,乃至神通的初代靈骨!」

總裁,立正站過來 洪錚冷笑,十幾年前,他就已經達到孕骨境了,而且孕育出的,還是最為霸道的黃金神骨。他當然知曉這些東西,初代靈骨,是獨立於全身骨骼外的一塊骨。內孕寶術,能夠變化。

「初代靈骨!」司徒洛馨輕喝一聲,北斗神骨閃爍發光,後背大脊骨竟然飛出了一塊閃爍出七彩之色的靈骨!

一塊初代靈骨,證明她是孕骨境一轉的高手。若是九塊初代靈骨,那便是孕骨境大圓滿!

只有拳頭大小,但是出現的瞬間,所有人都睜不開眼睛。 撒旦哥哥疼疼我 神霞四射,映亮了整片的虛空!這方天地的氣勢都變的,變得極為的躁動。

那塊靈骨浮現在司徒洛馨的身前,神光燦燦,耀眼無比,太古洪荒的氣息散發而出。而後,那塊靈骨,竟然開始變化,像是蠶繭一般的裂開。接著,一尊巨大的虛影浮現出來!化為了一隻火紅色的神禽——全身噴薄火焰,長有五丈,展翅擊天!

「唳!」一聲如同鳳鳴一般的聲音出現了,響徹虛空。

「朱雀骨,這女人孕育出的初代靈骨竟然是朱雀骨,難道這女人祖上是朱雀血脈?」李輕依極為的震驚,「當年的星河郡主,同樣孕育出了朱雀骨,難道此人也是太古大能的轉世身?」

上官墨苔眉頭輕皺:「她的祖上不一定是朱雀血脈,還有一種可能。此人在雲海宗的朱雀峰上修鍊了十幾年,傳說朱雀峰是太古時期,一尊朱雀遺失的骨頭幻化而成,她也有可能得到了朱雀的傳承。」

「她的身上,也蘊含了不少的大秘啊!」李輕依感嘆,她甚至有種感覺,此人就是星河郡主的轉世身!

「竟然是朱雀骨,她到底是有朱雀血脈,還是得到了朱雀的傳承?」皇血大妖小龍雀雷暴風極為的震撼。他祖上,是神禽一族,太古金烏。在場所有人,沒有比他更清楚朱雀的恐怖。

「司徒洛馨竟然有如此的造化,實在是驚人啊!」

司徒無敵,司徒縱橫臉上出現了笑容,對望了一眼,都各自從二人的眼眸之中看到了震驚。

洪錚第一次震驚了,強如當年的他,也沒有孕育出如此強悍的初代靈骨!

司徒洛馨捏著手訣,眼神冰冷。巨大的朱雀向洪錚沖了過去,沿途空間之中的溫度上升了!

朱雀渾身烈焰騰騰,一聲鳳鳴,讓人振聾發聵,震的不少人耳膜嘩嘩作響!

洪錚雖驚不亂,紫金神戟吞吐出巨大的戟芒,向朱雀虛影擊了過去。

卡擦,朱雀虛影極為的強悍,雙持微微的揮動,輕輕一斬,就將那道戟芒給斬斷了!

「唳!」暴戾的鳥鳴聲再次的出現,朱雀虛影衝上了天空,然後俯衝下來。濃濃的威壓向洪錚壓了過去,洪錚只感覺像是泰山壓頂一般!

神禽虛影橫空,揮翅擊天,烈焰蒸騰,虛空被燒的通紅!

洪錚身軀一晃,瘋狂的躲過,朱雀雙腳在地面之上狠狠一蹬,一個跳躍,再次向洪錚沖了過去!

地面狠狠的震蕩著,洪錚略微有些狼狽。

「哈哈哈,洪二,你就要死了!」雷暴風笑道,幸災樂禍。

上官墨苔冷冷的撇了他一眼,眼中殺機爆閃。

朱雀虛影再次襲來,洪錚一拳擊出,太祖神拳如怒龍出海,攪動漫天風雲,與朱雀虛影轟在了一起!

朱雀虛影渾身一震竟然擋下了太祖神拳,而洪錚,則是被震退了好幾步!他心中再次震驚了,自己的軀體已經能夠搏擊皇血大妖的後代,但是沒有想到,一道朱雀虛影,卻是沒辦法擊散!

「雖是虛影,但是也是比皇血大妖幼獸要強上不少!」司徒洛馨冷笑。

洪錚再次一拳打在了朱雀的身上,虎口發麻。

朱雀虛影爆發了,火焰席捲而來,將洪錚籠罩在裡面!

「洪二!」洪龍騰大驚。 萬古最強部落 聲再次的出現,朱雀虛影衝上了天空,然後俯衝下來。濃濃的威壓向洪錚壓了過去,洪錚只感覺像是泰山壓頂一般!

神禽虛影橫空,揮翅擊天,烈焰蒸騰,虛空被燒的通紅!

洪錚身軀一晃,瘋狂的躲過,朱雀雙腳在地面之上狠狠一蹬,一個跳躍,再次向洪錚沖了過去!

地面狠狠的震蕩著,洪錚略微有些狼狽。

「哈哈哈,洪二,你就要死了!」雷暴風笑道,幸災樂禍。

上官墨苔冷冷的撇了他一眼,眼中殺機爆閃。

朱雀虛影再次襲來,洪錚一拳擊出,太祖神拳如怒龍出海,攪動漫天風雲,與朱雀虛影轟在了一起!

朱雀虛影渾身一震竟然擋下了太祖神拳,而洪錚,則是被震退了好幾步!他心中再次震驚了,自己的軀體已經能夠搏擊皇血大妖的後代,但是沒有想到,一道朱雀虛影,卻是沒辦法擊散!

「雖是虛影,但是也是比皇血大妖幼獸要強上不少!」司徒洛馨冷笑。

洪錚再次一拳打在了朱雀的身上,虎口發麻。

朱雀虛影爆發了,火焰席捲而來,將洪錚籠罩在裡面!

「洪二!」洪龍騰大驚。 濃濃的火焰將洪錚給包圍了,讓人看不清裡面具體的狀況。

「洪二!」洪不破也是大驚,與洪龍騰忍不住就要上前去,將洪錚給救出來。

「洪二沒事,再等等!」李輕依說道。

眾人死死的盯著那團火焰,不肯錯過一個細節。

忽然,眾人的臉上出現了驚駭的神色。

只見那團火焰炸開了,火雨四濺!洪錚竟然硬生生的崩碎了那團火焰,從裡面走了出來!他一步跨出,宛若戰神。黑髮披散,眉心中間閃爍發光,那些火焰竟然被他的眉心給吸收了!

幼火大日如來焰!

「你這不是真正的神火,甚至連四級神火的層次都沒有達到!」洪錚冷聲說道,大日如來焰汲取了大量的火焰,又是陷入到了沉睡之中。

「該我了!」洪錚喝道,「看我不撕碎你這神禽虛影!」

語氣充滿了一種強大的霸氣與自信,而後,他抬起了右手,右手抬起的剎那,他軀體之中,猛然傳出了一道龍吟之聲!真的是龍吟之聲,如空谷傳音,充滿了一種厚重之感。

「嗷!」龍吟聲陣陣,讓眾人震驚無比。

「哪裡來的龍吟?」司徒無敵一臉的驚駭。

「應該是從洪二的軀體之中傳出的,很驚人!」司徒縱橫同樣是驚駭異常。

一個虛幻的蒼白人影出現在羅格身前,嘴裡吐出絲絲銀色的氣體。

Previous article

遠處看曹帆還以為龍宮散發出來的金色光芒是發光物導致,湊近看才徹底明白,金碧輝煌的龍宮並不是發光物導致的,而是貨真價實的黃金髮出來的光芒!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