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姑娘這樣的打扮倒是難得一見。」柴震笑道。

「出門在外為了方便總是在所難免的。」宋離強忍住自己的噁心,衛東之前怎麼沒有跟自己說著柴震是如此噁心的一個人。

柴震看了衛東一眼,「衛兄弟,我看你這個東家倒是真的挺有意思的,瞧瞧這話說的。」柴震越來越過分,居然已經把手摸到宋離的手上了。

宋離鄒眉,不動神色的把手抽了回來。可是這柴震也是個沒眼色的。宋離已經表現的這麼明顯了,可是柴震卻還是依舊再一次伸出了自己的魔手。

宋離猛地起身,「我吃飽了,先走了。」

柴震淫笑了兩聲,拉住宋離。

「怎麼?還想在我面前裝蒜,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個什麼貨色?居然也敢在我面前裝模作樣的?」

宋離步步忍讓不過是因為自己不想得罪柴震,不過卻不是因為柴震這個人,而是因為他在天香樓的身份。可是誰知道這柴震居然如此的冥頑不寧,根本就沒有把自己的退讓放在眼裡。

「衛東,我看這位柴師傅應該是還有些沒有清醒過來,你陪他好好喝兩杯。」宋離直接轉身就走。

柴震見到嘴的鴨子居然就要飛了,這怎麼能肯?直接一個飛撲過去抱住宋離。

「姑娘身上好香,只要你陪我一晚,保證有你好處。」這柴震居然如此的得寸進尺,想也沒想直接一把一個側身把柴震踢到在地。

「你。。。你個潑婦好大的膽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居然敢這麼對我?」柴指著宋離道。

宋離搖頭,「原先我還不知道你是誰,不過現在我算是知道了,可是你這樣的人你放心,我一輩子都會記得你的。 囚情媽咪 畢竟像你這樣無恥的人確實不多了。衛東,喬大哥我們走。」宋離已經沒有繼續談下去的慾望了。

衛東與喬大郎面面相覷,他們怎麼也沒有料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這可是自己第一次在宋離面前表現,誰知道就出現在這樣的差錯了?

「小姐,對不起。我也沒有想到這柴震會是這樣的人。」柴震得罪不起,可是宋離他們同樣也是得罪不起的。

宋離輕笑,「這世間上不是所有的人你們都能看穿的,不過她這樣的人你們看不明白也是正常的。」

宋離帶著衛東喬大郎準備離開的時候,柴震直接攔在宋離面前。

「想走?可以先給飯錢。」自己今天為了這小娘子可是費了不少的心裡,誰知道這小娘子居然這麼的棘手,自己沒有在這小娘子的手裡討到好就算了,總不能連飯菜的錢也不收了。

宋離冷笑,「多少?」

「雖然這幾道不算是什麼名貴的菜品,但是因為是我做出來的,所以你知道的少了十兩銀子肯定是不行的。」柴震這麼說擺明就是在訛宋離。

「是嗎?就這還要十兩銀子?」她身上並不是沒有這十兩銀子,只是她不會就這麼輕易的把十兩銀子給出去,畢竟這銀子也不是白來的。

「怎麼你們不想給銀子?是打算吃霸王餐?」柴震擋在宋離面前。

「你這些菜根本就值不了這麼多的銀子,所以我為什麼要給你這麼多?」宋離道。

柴震一向都是以自己的廚藝自居的,可是如今宋離雖然說自己的菜值不了十兩銀子,這讓柴震怎麼樂意?

「你說我的菜值不了十兩銀子?你這不是就是在砸我們天香樓的招牌。」他雖然算不上是天香樓的一把手,但是他做出來的才絕對算得上是一絕,可是如今這小娘子居然還說自己做的菜不值十兩銀子。

「你說的這麼厲害,難不成你還能做出比我更厲害的?」柴震道。

宋離沒說話。

柴震哈哈大笑,「看來又是一個說大話的,我奉勸你一句,有些大話是說不得的。要不然就是笑掉別人大牙了!」

衛東沒想到事情居然會越來越難以收場,他有些為難的看向喬大郎。

畢竟喬大郎可要比自己更加了解宋離一點,他想著說不定喬大郎能勸一勸宋離。誰知道喬大郎直接投過去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宋離是個什麼性子的人。他之前就已經領教過了,要是自己現在去勸她。勸不好就算了,說不定自己也會被宋離收拾的。

「我做的是不是比你做的好,咱們比一比不就知道了。」宋離道。

柴震這人一向魯莽,這要是有旁人在說不定就能看出來這其實就是宋離設的一個計。可是柴震看來這就是宋離看不起自己所以才會這麼做的。

「好,阿大,給我們準備兩口鍋,我今天就跟這小娘子比一比到底是誰比較厲害。」柴震道。

此時的閣樓上,也有人正默默的關注著這件事情。而這個關注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何淼。

上次何淼買了狼皮回去之後,本來自己自己再也不會有機會到這鎮上來了,誰知道如今他家接管了天香樓,所以他為了巡查天香樓又來了。而且一來就看見了這樣的事情,更讓何淼驚喜的是,自己居然又遇到了那位宋姑娘。

只是當何淼看見柴震對宋離送手動腳的時候,臉色早已經暗黑如墨,隨行的侍從更是擔憂不已。公子從來都沒有在自己面前露出這樣的態度。如今為了這位宋姑娘竟然會這樣,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公子,要不要我下去阻止他們?」侍從問道。

何淼搖頭,「不用了,既然這位宋姑娘自己提出這件事情了,我想她也應該是有足夠的把握才會敢跟著柴震這麼說話的。」只是何淼已經決定不會把柴震留下來了。

不管這柴震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大的本事,天香樓都不需要這樣的人。

侍從不敢說話了,可是也還是一直都在關注著樓下所發生的一切。

宋離瞥了一眼桌上的食材,心裡已經在盤算著自己需要做什麼菜。這次主要就是讓柴震認輸,所以只要一個菜就足夠了。 末夏平原西部,望斷峽。

在這末夏平原的西部地界上,有著一處綿延百里的天塹峽谷,名為望斷,據說站立在此處山崖上,朝著遠處望去,目光所能觸及到的地方,大地就像是被這峽谷給生生的切斷成了兩半似的,頗為的壯觀。 豪孕來襲 而那鬼宗的分壇,便是坐落在這望斷峽之中!

這一日,望斷峽內一如往常那般的安靜,鬼宗的地界,向來都是有些陰氣沉沉的,絲毫不見什麼熱鬧喧囂之感,山崖之上,三五名望風的守衛正有一搭沒一搭的巡視著,忽然,山崖邊上便是摸出來幾個鬼魅的身影,同一時間便是將這些守衛之人紛紛給抹殺了去,根本連得本分的聲音都沒有發出,直接便是消失而去!

不過這動手暗殺的人當中,卻是沒有葉天的身影,反而是粱笙和林軒兒,都是頗為的在行,一人一個,動作無比的麻利,也是讓得葉天略微的有些尷尬。

這兩個丫頭雖然實力不如他,但要論殺手之道,暗殺手法,可是要比他強太多了,他這殺手之名,完全就是個濫竽充數,真要讓他這般動作麻利手腳乾脆的無聲暗殺,還真得好好再練練才行……

不過這一點小事情倒也無傷大雅了,解決完了山崖上的這些守衛,江天流等人的大部隊,方才是在韓無名老前輩的帶領之下飛快的摸了上來,迅速朝著峽谷之下潛伏而進。

這一群人,大都是訓練有素的高手,即便是葉天這個殺手門道中的半吊子,都是有著十分精妙的潛入手段,無聲暗殺,無聲潛入這些東西他不在行,但他有萬象玲瓏法身呀,隨便化個什麼風靈氣之類的,隨隨便便也就潛伏進去了,倒是絲毫不會掉隊。

很快,一群人便是神不知鬼不覺的摸到了這峽谷的下方入口之處,到得這裡,再往前,鬼宗的守衛便是變得數量十分龐大了起來,裡面的那些個守衛,無論是數量還是實力,都是提高了不少,甚至是做這些守衛之中,已然能夠瞧見一劫涅槃境級別的高手了,足以可見,這鬼宗分壇之內的高手數量是何等的恐怖!光是個巡邏守衛的,都依然是一劫涅槃境了!

「大家注意,分三路進入,葉麟閣下,老夫看你的修鍊之法頗為適合潛入,兩位夫人亦是身手矯健,我等分成兩路左右進入,你便帶著兩位夫人自由潛入便是,我們裡面匯合!」

韓無名吩咐了幾句之後,場面之上的高手們便是立刻分為兩股,讓的葉天和林軒兒粱笙三人能夠自主的行動。

這並非是孤立他們,反倒是因為保護。

葉天三人,無論實力有多強,但說到底,總歸不是江府上訓練出來的人,與他們相配合,反而是有些相互妨礙,倒還不如讓他們自行潛入來得簡單方便一些,況且他們三人目標很小,反倒是最為安全的一組了。

聽得這話,葉天倒是並未拒絕,畢竟也是別人一番好意,他總不能非要逞強,給別惡人下不來台,只是葉天心中也是已經暗自決定,他這潛入進去第一次動手,定然是要有些大動作才行,也免得被人給看扁了。

瞧得葉天並未拒絕,韓無名便是率先打了幾個葉天根本都看不懂的手勢,一眾強者們便是第一時間分成了兩路,朝著峽谷之中潛伏而去,葉天左右看了看,也是並未多說什麼,與林軒兒和粱笙交換了一下眼神,便是直接將她們兩個收入了靈巢空間,自己直接是化為一道風靈氣,朝著那峽谷之中飄蕩而去。

葉天自然可以將所有人收入靈巢空間之中帶進去,這不是什麼難事,只是葉天也並不想自己這手段讓得太多的人知道,既然別人有了完整的計劃,他也便沒必要去攪局了。

葉天的身影,第一時間便是朝著峽谷深處探索而去,化為風靈氣行動,若非是這分壇之內有什麼七劫涅槃境,開始引渡靈魂劫的高手能夠靠著靈魂感知發現他,其他的這些人,即便是六劫頂峰,想要發現他也是斷然不可能!

一路飛掠,葉天的速度自然是要比其他人快了許多,而隨著逐漸的深入,葉天也是愈發的感覺到了這鬼宗分壇的不簡單。

這分壇之內,光是葉天這一路看到的,便是不下於十幾個三劫涅槃境的高手了,這般實力,比之於中域的那鬼宗分殿都要來的強悍了許多,這還僅僅是末夏平原上的一個小小分壇,都算不上什麼鬼宗的大勢力,便是要比那統管中域的鬼宗分殿還要強!這等底蘊,也是著實可怕得很!

「嗯?怎麼前面會有那麼多的高手氣息存在……」

忽然,葉天便是感受到了前方不遠的地方,摸約就是個百米開外的樣子,赫然便是有著大量的高手氣息存在,那數量不下於五人,而且那五個人,居然是每一個的實力都要超過四劫涅槃境,其中最強的一個,赫然便是有著五劫涅槃境的層次!

葉天立刻意識到了事情不太對勁,連忙張開自己的感知能力,這一感知不要緊,葉天立刻便是發現了,這周圍的山崖上,居然是還隱藏著另外五個實力異常強悍的高手,藏匿的十分隱蔽!

「不好!這些傢伙早有安排!」

葉天第一時間便是反應了過來,這些傢伙,恐怕是早就已經知曉了他們要來偷襲,雖然情報消息紛紛被封鎖了,但這鬼宗之人,卻是不知從哪裡搞來了他們的行動情報,此時此刻,已經是做好了準備!

看著架勢,只要後面的人潛入走進了這片區域,便會立刻被前後包夾!

想到此處,葉天立刻便是轉身朝著後面的大部隊飛掠而去,準備組織他們繼續前進,這要是被這前後是個四劫以上的高手圍在了中間,怕是再想走,都來不及了!

身影幾經閃爍,葉天便是飛快的找到了那韓無名等人,此刻,他們距離設伏地點已經是不足百米距離了,一路潛入都是十分的輕鬆,顯然,鬼宗之人這是故意引誘他們上鉤!

「所有人都停下!有情況!」

葉天趕到的第一時間,便是立刻開口阻止道,讓得兩股正分散前進的高手們紛紛停了下來,目光詭異的望著忽然出現的葉天。

「葉麟閣下,怎麼了?」

韓無名第一個湊上來皺眉問道,能夠讓得葉天這般焦急的,顯然不會是什麼小事情,定然是發現了什麼不妙之處!

「不要再前進了,前面有埋伏,兩邊山崖上,有五名高手潛伏,再往前,還有五名等在大路上,再往前便要進入他們的埋伏圈了!」

葉天一邊說著,一邊便是抬手指了指那絕壁之上,暗中潛伏的幾名鬼宗高手的位置,這些人都是潛伏的高手,每個人都偽裝成了一塊山石,氣息收斂到了極致,葉天也是只能靠著萬象玲瓏法身帶來的強大感知,方才能夠找到他們的位置所在!

韓無名等人順著葉天指引的方向望去,果然便是發現了這幾個不尋常的氣息,若不是葉天指明了位置,他們當真是發現不了,這前面居然還有這等埋伏!

韓無名的心中當即也是一陣后怕,這要是被前後包圍了,在這峽谷之中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那才當真是要吃了大虧,這裡的人,起碼有一半得在這些傢伙的襲擊之中遭了意外!

「所有人停下,原地待命,葉麟閣下,你我二人一人一邊,先去將那些傢伙趕下來!既然行蹤暴露了,潛入就沒有意義了,所有人準備戰鬥!」 「你少瞎說了,咱們王妃成婚在即,怎麼可能會跟雪玉公子有什麼關係!你再亂說,我可就不客氣了!」

墨瀾軒想了半天,腦海中似乎有什麼模糊的片段閃過,但是無論他如何去想,腦海中都是一片空白。

在聽到周圍人的話后,墨瀾軒搖了搖頭,不再思索。

「姑娘!在下真的不認識一個叫做沐靈夕的女子,恐怕姑娘真的認錯人了,在下告辭!」

墨瀾軒說完,最終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沐靈夕看著那堅定離去的背影,在自己早已模糊的視線中漸行漸遠。心中一抹莫名的沉痛襲上心頭。

他究竟發生了什麼?

居然連她的名字都無法記起了。

若這真的是你的選擇,那我接受!

沐靈夕呆愣愣的站在車水馬龍的大街之上,關於墨瀾軒的一幕幕不斷的在腦海中回放。

淚水早已落如滾珠,而她卻不自知。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件溫暖的披風輕輕的攏住了沐靈夕的身體。

那絲絲暖意,終於將沐靈夕的思緒拉扯回來。

「回家吧!他已經走了!」

沐靈夕抬頭看向面前,輕擁著自己肩膀的男子。

「他真的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沐靈夕神情呆愣的說著。

她多想對著剛剛離去的墨瀾軒說,能不能多想想,再想想說不定就能想起來了!

可是她不能!

她愧疚的心希望墨瀾軒能回到當初的樣子。

哪怕再也認不出自己,也沒有關係。

他應該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里,而不是受她所累。

宮佑冥一邊輕撫著沐靈夕的後背,一邊說到。

「他的心值得跟廣闊的天地,而你,只是我的!」

沐靈夕看著華燈初上的街市,抬起手,對著墨瀾軒離去的方向,揮了揮,又揮了揮。

「再見了!墨瀾軒!這一生,願你安好!」

沐靈夕語氣輕柔的低聲說著,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結局。

宮佑冥輕輕的抱起沐靈夕在夜風中變得微涼的身子,轉身離開。

而沐靈夕卻將自己的頭深深的埋進宮佑冥的懷中,努力的汲取著來自他的溫暖。

回到雲凰宮中,沒過多久沐靈夕就伴著蒙蒙的淚水,進入了夢鄉。

宮佑冥看著沐靈夕那憔悴的神色,心疼不已。

安靜的在沐靈夕的身邊陪坐了一夜。

直到天快亮時,宮佑冥這才微微的閉目養神。

日上三竿。

沐靈夕在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中,緩緩睜開眼睛。

一眼就看到了這坐在床邊的宮佑冥。

「你怎麼不躺著?累壞了吧!快回去休息吧!」

沐靈夕輕輕的拍了拍宮佑冥的胳膊。

「你醒了!感覺好點了嗎?」

沐靈夕知道宮佑冥應該是擔心了一夜,就到這裡,卻是暖暖的一笑。

「沒事了!這原本就是我希望的樣子,欠他的,以後儘力償還就是了,這樣他才不會一直活在痛苦之中。」

宮佑冥見沐靈夕想通了,也是一臉放心的笑了笑。

就在他這準備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門外頓時傳來了葉靈那驚喜莫名的聲音。 宋離選的正是前世經常會看到的一場最常見的才,松鼠鱖魚。這道菜講究的就是火候,宋離先是回想了一遍做法,然後才開始準備。

鮮活的鱖魚活奔亂跳的,宋離直接一把抓住鱖魚以極快的手法把魚清理處理好。

魚頭被宋離直接切下來,魚尾巴留作松鼠頭。剔除魚的脊骨,讓其兩側魚肉尾部相連,去除腹部的魚刺。兩側的魚肉也被宋離直接剞菱形花刀。

然後便是把剞菱形花刀放入蔥姜鹽水中浸泡,以便入味,瀝干水分,然後在生粉的盆裡面滾上幾滾。

接著便是把鱖魚放進已經燒好的油鍋裡面,炸熟之後撈出來,瀝干油。

最後就是開始做澆頭了,鍋上大火,放入少許油,加入清湯,番茄醬,糖,鹽,醋調好醬汁,加芡粉勾芡,加少許熱油攪勻,澆在魚身上。

另外宋離還準備了不少的配料,蝦仁、青豆、筍丁炒熟撒在魚身上。

一道色澤鮮亮,味道可口的松鼠鱖魚就做好了。前前後後宋離也不過是花了兩盞茶的功夫罷了!

至於末日洗禮,各大長老都安然無恙,庄有為倒是有一些猜測。

Previous article

大軍行動緩慢,走了有三日兩夜時間才到了北海上方。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