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好好!你手段果然不少,如此竟然也能快速恢復靈力。老夫所煉『天字劍道』自煉成,尚未真正斬殺人,正好試試威力。」文家主臉色冰冷,立即雙指一引。

半空之上的金字頓時爆射出道道金芒,而這些道道金芒之中,更蘊藏著無數劍之威芒。

這個時候,秦墨也不刻氣,身體一震,『青木靈力』立即凝化,在面前形成一個青光靈罩。

金字劍所化的劍威迅速纏在青光靈罩之上,青光靈罩先是一淡,跟著,罩上便傳來有如鋸齒與千萬倍的速度旋轉,鋸割著青罩,青罩之上傳來刺耳的爆鳴聲音。

但金字劍並未第一時間直接鋸碎青罩。

凝鍊的『青木靈力』將金安劍的鋒芒竟接了下來。

「哼!」文家主厲喝一聲:「我的劍,可不僅僅只是一劍之威。」稍遲,其再次暴喝一聲,只見其指尖一指,金字劍威芒大增,劍威落在青罩之上,威芒瞬間再增十倍,青罩雖如鋼皮一樣堅固,但僅僅堅持半刻呼吸,還是被絞碎。

秦墨眼中,頓時天空中密密麻麻的劍都是劍威所化的芒。

劍芒瞬間如同蜂群一般絞下。

秦墨身體同時也發出一聲爆音,九層【蠻體訣】橫煉的肉皮表面生出一層『蠻皮』,與【妖化】之後,肉身的橫鍊度,即使是這些劍芒,絞在身上,也只是將肉皮撕碎,並未直接撕碎肉身。

「嗯?」文家主臉色驟變:「『天字劍道』竟未斬殺你的肉身。」

【蠻體訣】所煉肉身異常夯煉,肉身不僅堅硬,更是如同一塊澆成的鋼鐵,劍芒也不能將肉身直接撕碎。

更有【妖化】第二階段的變化,肉身橫煉,更是遠遠超出人想象。

這就是肉身橫煉的結果。

「看來肉身橫煉的確是不敗的根本呢。」

「對方即使是金丹後期修士。」

「也沒能一劍斬殺了我!」

秦墨舔了舔嘴,暗暗感嘆。

在場觀戰的所有人都是臉色驚變。

這可是金丹後期修士霸道的一劍。

秦墨雖是以橫煉肉身接了下來。

但所有人都能夠感覺到這一劍的攻擊之威。

更沒幾人有自信能夠接得下這一劍。

忽的秦墨眼睛一步,臉上閃過几絲松意。

就在這時,一道莫大的氣息瞬間震壓整個文家上空。

即使是金丹後期的文家主,臉色也是一綳,瞬間死沉。

來人尚未到來,天邊便是一團火焰撲過來。

彷彿把天都燒了半天。

紅雲滾滾燃燒,迅速蓋在文家之上。

紅光之中,一隻三十幾丈大小的火焰巨凰出現在上空。

火焰巨凰一出,整個文家彷彿要被化成灰燼。

「不知是哪位前輩前來拜訪我文家?」文家主綳著麵皮,勉強能夠鎮壓。

「在下苗玉兒。」火焰巨凰之中,一道聲音脫落。

「原來是苗彊十八寨的苗前輩,前輩來到我文家,恕晚輩招呼不至,還請前輩暫且先泄去身上靈威,晚輩家族中低階修士實在承受不住前輩的靈威。還請前輩家裡落坐,晚輩這就通知老祖前來。」文家主面對元嬰修士,也不敢攖逆其威。

「不必了!我來只是帶一人走,我還有要事,若是文家阻擋,在下可就不客氣了。」苗玉兒冰冷無情的盯向文家主。

文家主感覺渾身上如火在燃:「不知苗前輩要帶走誰?」

「就他了。」苗玉兒毫不客氣,直接卷出一道火焰靈光,將秦墨罩住后,便帶上半空。

然後直接離開。

文家主雖上忿怒,但文家老祖並未出現,他並不敢直言阻止,而且也沒能力阻止元嬰修士。

「多謝苗前輩相助。」秦墨立即拱手作謝。

「你可真會惹事。竟然跑去文家,要不是文老賊不願與我苗彊為敵,今日我想帶走你,可不是那麼容易的。」苗玉兒冰著臉說道。

「前輩相救,晚輩自當會儘力幫助前輩。」秦墨笑道。

「你那『屍傀』還是趕快叫出來吧。我只是元嬰初期修為,倘若文老賊當真已修至元嬰後期,你我都離不開。」苗玉兒說道。

「前輩竟然知道?」秦墨有些意外,不過倒也未遲疑,立即傳出一道神念。

一盞茶的功夫,一道黑光便迅速破空而來,落至秦墨身邊,正是『第二身』。

「你將【附魂鐲】帶在手上,『屍傀』身上總還是隱約有一絲你的靈息,這一點,我要是觀不出來,就不是元嬰修士了。」苗玉兒沉沉說完,便也不再猶豫,便是玉指一引,一隻火焰巨鳥瞬間化出三十幾丈,比身前的高山還要大。

「走!」

苗玉兒伸手一抬,將秦墨和『第二身』一起帶上。

……

這已經是兩年後了。

秦墨當眾挑戰文家家主!

敢憑藉金丹中期修為,攖奪金丹後期修士之威。

消息傳至整個帝國,秦墨當眾拒絕文家親事。

「大家都在說,秦墨拒絕文家,不是傻,而是蠢。文家在如今八大家族之中,是唯一一家有著能夠與端木家族抗橫的強大實力家族。多少人擠破了腦袋,都想進入文家,可惜咱們的秦兄倒好,那麼好的機會擺在面前,竟然面不改色,毫不猶豫的就拒絕掉了。聽說,當時秦兄在文家一戰,竟然逼得文家家主都險些應對無策。那一枝青樹長戟,橫劈文家三百里丈,從文家大院升起的光芒,照射在整個文家人的臉上。他手握著二十杖的巨戟,威風八面,有如天神下凡!」

歐陽寶在倩倩耳旁故帶聲色,抑揚頓挫,極富渲染。

倩倩微生薄怒的俏面之下,隱隱約約顯露著薄薄的喜色。

「可惜!最後竟然跟著一個漂亮女人離開了!至今了音訊。」歐陽寶最後暗嘆一聲。

倩倩臉上喜色未定,又迅速沉了下來。 西南往深處走,出了最後一座偏靜小鎮之後,便是一片老樹老山,翻過老樹老山,樹也就更老了,山也就更老了,所以樹也就更大,山也就更大了。因為過老,所以可以稱之為古林古山。

在古林深處距離最後一座偏靜小鎮已是三千里又三百里,落有一座座異於普通大城市高樓林立的寨子。

寨子偕以土木建築,佔據一座甚至是數座大山為基。

寨子有大有小,有多少座秦墨不知道,但其中共有十八座相差不大的大寨,所以又被隔了三千里又三里的城裡人稱之為苗疆十八寨。

在苗彊最大的一座名叫『落月寨』的山寨中,此山寨佔據一座三百里並不是太高的山基為建,寨山最高一處,有一座青竹小府,青竹小府冒著翠青色的綠光,每到晚上,便能將整個山谷都照得青光明亮。

自從兩年前某位外來人來到此後,山寨里的人大多都已經習慣了每天晚上被青光照亮的山谷間,迷秀景色。

這青竹小府之中,住著一位外來的年輕強者,這位年輕強者不喜歡被人打擾,除了剛來時的幾天見過寨子里的諸位大人物后,這位年輕強者數月都不曾下過山一次。村子里的小孩也被寨子里的大人們叮囑,千萬不要跑去山上打擾這位年輕強者。

小孩子雖是好奇,但被大人們以恐嚇的方式叮囑后,再無人敢上山。

事實上就是寨子里的大人們,除了那幾位長老之外,其他人偕很少見過那位強者,只是能感覺到從那青竹小府之中盪溢出來的靈壓非常強大,即使是在半山腰,大家都能感覺到一股莫大的靈力壓迫感。

這青竹小府自然正是倩倩送給秦墨的那件修鍊法寶【竹府】。

屋中的人自然也是秦墨。

兩年前,秦墨和『第二身』來到苗彊十八寨中,經過大半年的準備后,『第二身』和苗玉兒一起,進入此寨子後山的『鬼谷』之中,秦墨就一個人在寨子里留了下來。

『第二身』和苗玉兒一起所去之地異常危險,即使是苗玉兒,也不敢確定能夠安全返回,秦墨自然不會沒頭沒腦的瞎闖,『第二身』雖是重要,但畢竟主身才是關鍵。

留下來后,秦墨便一直在寨子里苦修,兩年來,很少曾踏出【竹府】半步,偶爾有山寨里的長老會親自過來送上一些靈藥靈草作為補給,除此外,寨子里再沒什麼人見過秦墨。

秦墨也幾乎不認識寨子里的其他。

這兩年苦修之下,秦墨的修為也小有提升。

【蠻體訣】第九層夯煉厚實,已隱隱有踏入第十層的跡象。【蠻體訣】五層為一個大階,第十層的【蠻體訣】身體將能達到另一個飛躍。

《青木道訣》也徹底修鍊至第四層,凝鍊的『青木靈力』越發精純。

不僅如此,經過這兩年的苦修,從李棠那得到的一縷『青絲』之中,秦墨也參煉出了某些微妙之道。此微妙之道秦墨暫且雖不明白是什麼?但對於『青木靈力』的修鍊,卻有著難以想象的極妙之處。

『青絲』的微妙變化,更讓秦墨隱約掌控『青燈』的變化,通過『青燈』,更能夠掌控『青焰』。

【妖化】也已經進入到了第三階段。

第三階段的【妖化】之後,身體表面能夠生出一層晶瑩如玉般的樹皮,這樹皮雖晶瑩,但表面依然粗糙,不過樹皮的堅硬程度倒是難以想象。不僅如此,腳下生出一條條指頭粗的樹莖,樹莖從腳掌腳側生出,扎入地里,從地下汲取四周樹木的『青木靈華』,汲取的速度比以前更快數十倍不止,而且範圍也遠超想象,五里內偕能被他掌控。

《煉魂術》雖依然還是第一小層。

但神識道術,【神獄】的修鍊已經小有眉目。

秦墨滿意的點點頭,忽的眉間一跳,跟著,身影一閃,便出現在了木府之外,同時,張口一喯,噗噗噗噗!從口中喯出四隻黑團。

這些黑團喯出后,立即浮於半空,頓時,四隻黑團在半空一散,便漲得有丈余大小,黑團之中,立即溢出一股股深郁無比的黑氣,這黑氣從山頭湧出,第一時間便將整座山寨都籠在了黑氣之中。

黑氣異常濃郁,更是陰森無比,普通人覺察到『陰氣』,更感覺一股寒陰侵體。

陰氣將整片山頭籠罩,也第一時間驚動山寨中的所有人。

此時雖剛剛入夜,但天色並不是太晚。

就在這時,數道靈光第一時間聚向山頭。

「大家莫慌,此乃在下『豢養』的『陰靈獸』正在破境。」

幾道靈光出現在身旁,秦墨第一時間解釋。

這幾道靈光都是白髮老者,其中還有兩名老叟。

其中一位老叟意外朝著半空看了一眼,眼中露出暗驚之色。不過想起,苗玉兒先前的叮囑,老叟稍是一疑之後,便輕輕一擺手:「你們先去安撫寨中受驚的人,再通知其他山寨,並未以生大事。」

幾道靈光迅速散開。

山寨之中原本慌亂的眾人迅速穩定下來。

屆時,老叟手握著一枝羊頭怪杖,只見其往羊頭怪杖上一拍,怪杖之上的羊頭立即銀光大盛,羊角之中露出兩道銀光,分別落在山頭的左右兩側。兩道銀光落下之後,山寨子中的一座靈陣被開啟,靈陣將形成一個巨大的陣波,將山寨從半山腰之下罩了住。

「打擾了。」秦墨歉說。

「道友是客。」老叟默默應道一聲。

秦墨此時也不再觀注老者,目光朝著半空落去,只見滾滾的黑氣之中,幾隻黑團在其中不斷的掙扎翻滾,其中更爆發出一股股莫大的陰靈威壓,這陰靈威壓,即使秦墨眼下已經金丹中期修為,也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壓迫感。

「就連我都感覺到一股壓迫,五階的『陰靈獸』已有金丹中期實力!」秦墨舔了舔嘴。

便是旁邊的老叟,已有金丹後期修為,此時也老目微動,暗顯驚色。

不過老叟只是安靜呆在旁邊,並未言問。

這個時候,滾滾的黑氣之中,一聲咆哮,震動四周山谷,本是黑氣森森有如烏雲般的天空,此時隱隱約約竟幻出一團紫光。

紫光之中,能夠看見一隻丈大的狼形正在不斷的孕化。 紫色的焰光越來越強……

紫光之中的狼形也越來越明顯……

黑氣之中,不斷傳來一股股莫大的陰森靈壓,其中更隱約有一陣陣奇異厲嘯之聲,這聲音異常陰沉,有如的鬼聲,聽得令人頭皮發麻。

就在這個時候,秦墨身影一動,忽的沖入黑氣之中,人便消失在了黑氣里。

下方一直觀注的老叟眼中閃過几絲異色后,依然安靜的看著半空,只見半空之上,陰森森的黑氣里此時竟透出璀璨青光。

青色的靈光之中,隱隱可見一人正在不斷的施術。

只見大片大片的青光有如青色的水浪一般涌動。

此時,秦墨站在黑氣之中,身體里湧出的青木靈光已經化成了四個三丈大小的青色光球,光球之中分別包裹著一團黑霧。

這黑霧正是『陰司小狼』。

『陰司小狼』已經到了破晉的關鍵時候,但此時也是異常危險的時候,四周的陰氣竟迅速湧來,其中更有不少邪異魂靈。

『陰司小狼』破晉同樣需要守護,更不能出現差錯。

三個小時后。

青色光球之中,狼體徹底孕化而成!

丈余大小的狼體表面上雖並沒有多少太過恐怖的外形,但如今已經修鍊至五階,更煉化了『紫焰』,此時的『陰司小狼』身上已經隱隱約約發出一種淡紫色的焰光。

第一隻『陰司小狼』孕化成功。

第二隻『陰司小狼』孕化成功。

第三隻『陰司小狼』孕化成功。

第四隻『陰司小狼』孕化成功

四隻『陰司小狼』陸陸續續的孕化成功。

半空的黑氣立即落下四道淡紫色的靈光,靈光一閃,便已經出現在秦墨身邊,四隻『陰司小狼』依然變得迷你大小,圍著秦墨奔逐不停。

秦墨伸手抓住其中一隻『陰司小狼』,如今已經五階的『陰司小狼』,形體上竟已越來越真實,捉在手裡,就像是捏著麵糰似的,而且柔軟異常,且彈性十足。

「不知道五階后的『陰司小狼』攻擊威力如何?」秦墨眼睛微微一眯,立即袖袍一卷,便化作一道青虹從此山頭飛出,落在了山寨兩里之外的一座無人山頭上。

其中一隻小狼立即飛出去,對著面前一塊兩丈大小的山石張口就是一吐。

「噗」的一聲,狼嘴之中竟然嘴吐出『紫色的陰焰』,此焰威力其大無比,兩丈大小的山石竟然被直接化掉。

須彌戒指?

Previous article

畢竟是vip房間,病房寬敞,裡面坐了不少人,帶頭鬧事的成虎也在,一群人圍在一起打牌抽煙,儼然沒把這裡當成醫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