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奇怪。」越是這樣他越覺得這裡有問題。

「頭兒,或許這的殭屍都讓那頭屍母給召了過去也說不定。」趙大明隨口補充了一句。

「廢話!既然這樣,直接將兩個洞窟連起來就好,何必兜兜轉轉,繞那麼大一個圈兒?」

聽張定軍這麼一說,周啟凝就神識,分出一縷神魂注入到靈覺感應之中!

真實視界!起!

獨特的視野中,頓時只見一道道代表各類元素的能量光芒閃耀!其中還夾雜著不少地獄魔氣獨有的幽黑色。很快周啟便被眼前這一片能量海洋中,其中一束灰白色的靈力所吸引。

修鍊心靈之力許久,對此他毫不陌生。

這束灰白色的靈力分明是屬於極其純凈的靈魂獨有!

重回七零:炮灰女配打臉日常 在這魔氣肆意的地方,怎麼會有如此純凈的靈魂之力? 「頭兒,有沒發現什麼?」趙大明見周啟凝目四顧半晌無語,不禁出聲問道。

「噓!你特么小聲點兒。」張定軍伸手用力一拍胖子的肩膀,牛眼一瞪白了他一眼。安知他說話的聲音也小不到哪兒去。

「好了,你倆都消停點兒。」付雲生手中對槍靈巧地轉了個搶花兒,低聲喝止了二人。沒有收到空間給出的擊殺提示,如果不找出原因,將意味著先前的努力都是竹籃打水,空忙一場。身為隊長,此刻周啟的心中應該是最為著急的。

靈覺感應若無形的水波散向周圍。周啟雙目微閉,完全沒有注意到三人的談話,用神識仔細地搜尋著周圍的每一寸地面。先前捕捉到的那一束灰白色的靈力彷彿故意和他捉迷藏一般,時有時無。從強度來看,若不是有人故意為之,便是這靈力的神魂本源已經虛弱到了極點!當然,不排除還有一種可能便是有強力的屏障將之進行阻隔。令自己的神識難以準確的尋找到源頭的位置。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真實視界中依舊沒有搜尋到靈力的確切位置。周啟眉頭緊蹙,自感應到那一束靈力的時候他心中就有種強烈的預感。一旦尋找到靈力的源頭,便能尋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雖然不知到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不過隨著精神屬性逐漸提高,如今已然達到了法則化前的臨界點。他越來越相信自己近乎第六感的直覺!不論是對危險的感知還是對事情走向的判斷。心中下意識的第一反應從沒有讓自己失望過。

不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周啟猛然睜開了雙眼,心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不論這靈力的源頭是敵是友,與其等待,不如試探一番!對!就這麼辦,成敗與否試過就知道!

一念到此,隨目中幽光一閃,學自查爾斯博士的心靈溝通異能無聲發動!

「我感應到了你的存在,屍母已死,麥格坦負傷遠遁!告訴我,你在哪裡!」一縷神念帶著話語順著靈覺傳遞向周圍。

獨特的視野中,各色能量翻卷。然而先前驚鴻一瞥的灰白色靈力卻宛如石沉大海,徹底消失不見!

「見鬼!」周啟心中不由暗罵一聲。隨即加強了神念,不停將消息傳出!

一遍又一遍,短短片刻,他不知傳遞出多少條信息,依舊沒有回應!而心中的耐心正隨著精神不斷消耗開始喪失!

就在周啟漸感沮喪,打算放棄之際!

「……牆壁……魔法結界……」

恰在這時!能量化的視野中,消失已久的灰白色靈力突然出現!隨之而來的是一絲微弱的呼喊,對他做出了回應!

「右邊!」周啟目中精芒閃現!這一次灰白色的靈力格外的清晰,全神貫注之下,他已然清晰地捕捉到了位置!

見周啟帶人直奔洞窟右側,哈根達斯同萊德還有涅槃閻王對視一眼,急忙舉步跟上。

「魔法結界?」周啟停下了腳步,腦海中回想著先前收到的那絲響應。眼前泥壁一眼望去與周圍別無二致。即便身在近前,也無法從上面感受到一絲魔法波動!如果真是魔法結界,那麼施法之人的實力當真遠遠超過了自己的想象!

就在他一愣神的工夫。身旁一道胖乎乎的身影噌一下躥了出去。卻是趙大明見周啟在這兒停了下來,忍不住心中好奇。非但縱身上前,肉嘟嘟的右手一伸,手掌赫然觸碰向了牆壁!

「小心!」周啟神念急轉,大聲提醒!

魔法結界不論何種效果都大致可歸為進攻和防禦兩大類型。防禦型結界多以阻擋和削弱為主,比如自帶幻陣,或是可以降低入侵者某種抗性的結界。而進攻型的卻不同!元素傷害,猛毒詛咒……不一而足,有千般可能!

胖子這毛手毛腳的舉動要是碰到防禦性結界還好,若是不然,只怕要受苦!

說時遲那時快!還未等周啟聲音落下,趙大明的手掌已經觸碰到了滿是泥濘的牆壁!

「頭兒?咱們這是要做什麼?幹嘛要小心?」趙大明一撮嘴,一臉嫌棄地看了看手上沾上的泥濘。扭頭不解地望向周啟。

籃壇指揮官 嗯? 愛上大小姐 竟然沒事兒?周啟不由一愣,輕輕吁了口氣,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我擔心這洞窟的牆壁上有古怪。」

「古怪?這能有什麼古怪。」趙大明聞言小眼睛里閃過一絲好奇。對著牆壁左右踱了兩步。借著黃月英點亮的照明術將臉湊了過去,一臉認真的樣子,似乎想從這牆上看出朵花兒來。

人言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就在趙大明將臉湊近的瞬間!只見原本毫無異狀的牆壁彷彿瞬間活了過來!自上下張開一條裂縫,宛若一張巨口將他肉滾滾的身軀一包,整個吞了進去!

我去!周啟距離最近,見狀本能地伸手一撈。恰好一把抓住了胖子的腳踝!手臂上一股大力傳來,突然活化的牆壁吸力竟是大的驚人!

周啟急忙伸手抓住胖子的另外一隻腳,雙臂輕輕往前一送緊接著用力往後一拽!

「啵」一聲悶響,彷彿從泥坑裡拔出了一棵大蘿蔔。周啟身形一陣踉蹌。拖著趙大明連連後退。僥天之幸,好險把他從牆裡給拽了出來!

「怎麼樣大明?沒事兒吧?」付雲生和張定軍雙雙搶上前來,將大半個身子都被厚泥包裹的趙大明扶了起來。

「唔!呸……呸!這特么什麼鬼?」趙大明張口吐掉口中腥臭的淤泥,伸手在臉上一陣亂抹,渾身顫抖,看樣子嚇得不輕。

這時,一道潔白的聖光落在了他的頭頂。卻是黃月英生怕這土壤中含有毒素,第一時間對他施展了凈化術。

「土靈守護結界?這應該是麥格坦的手筆!」大法師哈根達斯見狀,本已入鞘的短劍瞬間出現在了手中,另一隻手裡法球閃爍,一臉如臨大敵的樣子。

眾人聞言大驚!尤其周啟眼中更是陰晴未定,充滿了狐疑。難道麥格坦並未走遠,而是藏入了這處洞窟?而先前感受到一切都是她故意為之?

不!不太可能。那道靈力如此純凈,幾乎可以和自己神魂深處的原質種子媲美。絕不會是麥格坦那被黑暗力量侵蝕后的墮落靈魂!

「我的朋友,這會不會是麥格坦以前留下的一道結界?她本人或許並不在其中。」周啟取劍在手的同時低聲向哈根達斯問道。

「有這樣的可能,不過,面對狡猾的麥格坦,必須時刻小心!」

「嗯,沒錯,你的睿智洞察一切,我的朋友。不知你能否將這道土靈守護結界破開?」周啟點了點頭表示認同,見識過麥格坦的厲害,哈根達斯的謹慎非常有必要。

「當然可以。不過我需要你這位聖職夥伴的幫忙。」說著哈根達斯轉頭望向了黃月英並禮貌地微一欠身行了一個問候禮。

「先生無需多禮,若需相助,盡請吩咐。月英自當效勞。」黃月英還了一禮。法杖齊眉高舉,示意自己已經做好了準備。

「和尚,金輪陣!」哈根達斯點了點頭,不再多言。轉身對著涅槃閻王發出請求。

「禁忌之宮!」涅槃閻王降魔杖高舉,以夸父追日之勢,抬腳往前一踏!盤繞神秘符文的金色圓輪霎時凝成,不斷向周圍擴展,將身前的所有人覆蓋在內!

哈根達斯手中的法球如有靈性提溜旋轉著自掌心飛起懸於頭頂。

「扎魯伊薩!猩紅之芒腐蝕外表,侵吞內心!disintegrate!瓦解射線!」

隨他手中法劍一指,兩道臉盆粗細的灼熱的射線自法球中射出,能量波動發出的「嗡嗡」聲里,直直落在了牆面!

紅芒擴散之際!霎時!看似尋常的牆面深褐色的泥濘若水波般開始涌動,層層疊疊流轉不休!隱隱可見一層明黃色的能量光罩在表面生成,其中所蘊含的魔法能量開始竭力與哈根達斯施展的法術進行對峙!

哈根達斯雙臂伸展,雙手從劍刃和掌心給自涌動出一股電流般的湛藍色魔力注入法球。全力催發瓦解射線力量的同時,偏頭望向了黃月英。

「就是現在!能量消融!」

黃月英默然一點螓首。大雷光發展輕揮。

「吾神之神!聆聽吾之祈禱!沸騰冷卻,狂亂平和。Energyablat!能量消融!」

只見憑空落下一道聖光加諸在她曼妙的身軀之上,隨即藉由法杖頂端射出,正正擊中那層明黃色的光罩!

原本固若金湯的光罩宛若供電不足,一陣明暗閃爍。掙扎著支撐了片刻,最終在強力的聖術之下潰敗,消散於無形!

於此同時!

「轟!」一聲巨響!

瓦解射線沒有了阻擋,光芒一陣暴漲!一陣劇烈的能量爆炸之後!強大的破壞力頓時將眼前的牆壁擊穿了一個數米方圓的巨大缺口!

兩相合力之下,這結界卻是破了!

漸漸散落的塵埃中,在眾人緊張的注視下,逐漸顯露出了結界之後的景象!

只見其間約有兩塊籃球場大小的一個密閉空間里!居中的位置立有一塊約兩米高下的微型方尖塔!一名全身赤裸,色作湛藍的女性靈體正被一道道密密匝匝的魔法能量捆縛在其上!

自塔尖的位置分出六道慘碧色的射線落在均勻分佈在四周的六具屍骸之上!與此同時,每一具屍骸的頭頂各有一道烏黑的能量投向半空,能量的盡頭赫然懸浮著一顆桌面大小,顏色腐朽不堪,卻依舊砰砰跳動的巨大心臟!

「你終於來了,快!快摧毀那顆心臟!趁一切還來得及!」

就在這時,一聲飄渺而清亮的女聲,無比虛弱的飄入了耳際。不難聽出,其中帶著深深的急切和濃濃的欣喜。

周啟幾乎在見到靈體的瞬間便從她身上感受到了那股純凈的靈力!

她是誰?為何會以靈體的方式存在於世間而不朽?

又為何會被拘押在這地底深處? 摧毀那顆心臟?該選擇相信還是拒絕?

周啟微一躊躇,心中泛起了猶豫。即便這女性靈體身處在污穢的洞窟中還能保持如此純凈的靈魂。安之她不是一個誘餌,而眼前的一切不過是麥格坦布下的一個陷阱?

「你是誰?為什麼會被關在這裡?」周啟伸手往兩側一擺,示意眾人不要輕舉妄動。同時一縷神念透過靈覺飄了過去。

「我是烏爾什,遠古時期奈非天留存在世上的英靈之一,奈非天秘境的守護者。邪惡的女巫借用地獄的黑暗力量將我囚禁,試圖把我的靈魂之力轉化到那怪物的身上。人類,你必須相信我,快摧毀那顆心臟!」

烏爾什?奈非天?周啟心中微吃一驚。沒想到暗黑世界中第一批誕生的人類依舊還有英靈留存於世!

「我該怎麼摧毀心臟,烏爾什?」周啟目中幽光一閃,沉聲問道。

「我不知道,或許你應該先破壞地面的法陣。當心,人類,女巫吸收了地獄的力量,所布下的法陣非常強大。」

「嗯!明白了。堅持住烏爾什,我會儘快想辦法救你出來!」

聽到烏爾什如此回答,周啟心中的疑慮方才真正消除。既然法陣是麥格坦布下的,如果烏爾什將破除的方法如數家珍一般說的明明白白,那麼其中十有八九便有問題!

結束了與烏爾什的神念交談,這時周啟方才把注意力轉移到眼前的法陣上來。

很明顯,自方尖塔上射出的六道幽光正是用來抽取烏爾什靈魂之力用的。而地面上的六具屍骸應該是某種特殊的施法轉換媒介,用於將純粹的靈力化作黑暗之力注入心臟。

從表面上看,自己等人只需將地面上的六具屍骸摧毀,法陣便自然中斷。然而這麼做,卻有一個隱患存在。傳聞古代的奈非天擁有毀天滅地之能!僅僅是靈體狀態存在的烏爾什便擁有如此磅礴的魂力便可見一斑。一旦抽取自她身上的魂力失去了控制,天知道會發生什麼?

可是如果不這麼做,那該怎麼辦?

「周郎,可是碰到了什麼難題?」見周啟眉頭緊鎖凝望著眼前的法陣。黃月英悄然傳音過來詢問究竟。

周啟轉過身目視著身後眾人。便將先前同烏爾什的一番對話還有自己所慮和盤托出。俗話說一人技短,二人技長。說不定從其他人那裡便會得到可行的辦法。

聞聽被囚禁的女性靈體竟然是遠古奈非天的英靈。不但先行小隊其餘五人頗感訝異。就連哈根達斯三人也是大為吃驚!而對於周啟的擔心眾人一琢磨,確實是這麼回事兒。既想把烏爾什救下的同時摧毀那顆怪異的心臟,又要保證所有人不出意外,多番顧及,即便再多幾分小心也毫不為過。

「要不直接攻擊心臟試試?」片刻沉默之後付雲生突然出聲,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或可一試。即便不能將之摧毀,也可探知是否另有玄機!」黃月英美眸流轉,望向周啟的同時點頭說道。

「月英,辛苦一下,把狀態加上。」周啟沉吟了片刻,下頜輕點。口中叮囑的同時身形一展來到了隊伍最前方。

「你們退後,我先試試看。」

擁有真吾神戒、天魔解體大法等諸多保命手段,周啟當仁不讓。待黃月英將狀態補足,當即手腕一番,鎮邪劍已然握在了手中!

凝視著高高懸浮在半空的心臟,周啟持劍靜默片刻,嘿然一聲,劍花輕挽!隨森寒的劍光閃過。一道輝煌的劍氣離刃而出!

「誅邪!」

我有諸天萬界圖 神兵自帶的殺招在他體內能量催發下,化作一道龍形劍氣呼嘯而上!

「嗡!」能量流轉的氤氳聲里,半空中幽光閃耀!

就在劍氣即將斬中心臟的霎那,碩大的心臟外圍突然漾起一道深邃的光暈,與劍氣相觸的瞬間,如水波一般晃動不休!鎮邪劍強大的一擊如投石入湖,僅僅激起了些許微瀾便無疾而終!

而就在這時!周啟一劍斬出之後,一股絕強的警兆突然自內心升起!

「小心!」出聲提醒的同時,他身上技能白光閃耀。

「勢不可擋!」

在警兆突生的霎那,周啟近乎本能地開啟了天譴騎士死亡留下的大招!

半空中幽光一閃!一道碗口粗細、漆黑如墨的能量射線就在能量護罩出現的同一時刻,快如閃電,正中他的胸口!

「滋滋」的作響聲中,周啟彷彿聽到了四獸吞天鎧胸甲發出的呻吟,整個人如遭電擊,身形倏忽暴退!驚魂之餘,待腳下站穩,他急忙分出一縷神念進入紋章,只見面板上生命值如被抽走,暴跌在了30%以下!

周啟倒吸一口涼氣,不禁頭皮一陣發麻!這可是在「勢不可擋」高額減傷的狀態下啊!如果沒開技能,亦或是被這黑色能量擊中頭部好死不死再來個暴擊的話,八成就要狗帶!

這一幕不但將他嚇了一跳,也將所有人驚了個不輕!尤其付雲生和黃月英兩人,更是臉色蒼白。幾乎不分先後第一時間便閃身來到他的身旁查探究竟。

「我沒事。」周啟搖了搖頭,嘴角微掀,,勉強露出一絲笑容。

「直接攻擊心臟行不通。需要另尋辦法。」不等黃月英和付雲生開口。周啟忙岔開了話題。

「我的朋友,法陣固化的是『死亡之指』!天堂之光庇佑,你能安然無恙,真是一件幸運的事情。如果不知道正確的方法,恐怕我們只能暫時離開這裡。擁有『死亡之指』守護的法陣遠比我們看到的要危險!」

死亡之指?不知道和魔獸爭霸里阿克蒙德使用的死亡一指有什麼關聯?周啟百忙之中暗自吐了個槽。

就這麼撤了?

不!

這將意味著先前的一切都白忙活了。如果不出意料,這顆體積碩大的怪異心臟百分之百同屍母有關!就這麼認慫,怎能甘心?

「我了個擦的!你說抽這妹子的魂力就抽唄,地上還搞這麼些個死骷髏,看著就邪乎!」張定軍撓了撓大光頭,發泄似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嘴裡罵罵咧咧叨咕了一句。

「嗯?」周啟聞言心中猛然一動!一偏頭,眼中精芒一閃望向張定軍!眼角的余光中,卻見身旁黃月英也同時望了過去!

「頭兒?你幹嘛這麼有誠意地看著我?」張定軍被二人盯著,不由心中一陣發毛。等等,剛才自己說了什麼來著?貌似沒說錯什麼啊?

不理張定軍一臉懵逼的樣子,周啟和黃月英相視而笑,這貨的一句話令兩人不約而同地想到了一點!

這顆怪異的心臟不能直接吸收烏爾什的魂力!

照這個思路來理解,若是將魂力直接注入心臟,恐怕會產生意想不到的變化!可是新的問題又來了,該怎麼樣將魂力不經過六具屍體的轉換注入心臟呢?

周啟略一尋思,眼睛一亮,有了!

「落璃美女,出來搬磚了。」周啟心中激動,話語中忍不住調侃了一句。

「喲,無良的主人哪,今日難得不瞎,還知道誇讚本宮生得美貌。」

香風暗起,紅裙飛揚。魔姬落璃依舊一貫倩女幽魂式的經典出場,自半空旋舞著落下。

「趕緊的,快想法子把法陣中那些綠光反射到那顆心臟上去!」周啟雙手摁住落璃的香肩,將她推到陣前。這魔女已經將崑崙鏡煉做魂器,反射光線還有比鏡子更合適的么?

傅沉並未著盛裝,簡單的純色毛衣,黑色長款大衣,只是腕上仍舊掛著一串佛珠,眉眼間溫和,霓虹燈光從他身上略過……

Previous article

如果現在這個時候的呆呆獸與之前收服它時的黑暗鴉戰鬥的話,恐怕就沒那麼容易收服了,就算黑暗鴉作為惡系精靈克制呆呆獸的超能力系,這短短的兩個小時時間,不僅是超能力系技能,呆呆獸對於水系技能的掌握也得到了一個巨大的提升。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