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喂!搞什麼?」

有點急躁,他下意識地開口喊了起來。令人他有些意外的是,他雖然無法行動,但說話似乎沒有一點阻礙,聲音極為響亮地傳了出去。

而且沒一會,一個奇怪的影子漸漸從他的眼前浮現了出來。

彷彿是人類的形狀,可是卻更像是氣體或者靈體,面目模糊,看不出男女。它靜靜地飄在前方不遠處,一個空靈怪異的聲音傳到了本傑明耳中。

「人類,你應當停下那些危險的舉動。」

本傑明剛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愣住了,心裡甚至有些反應不過來。因為……對方使用的竟然是中文。

親切卻又有點陌生的感覺,他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感受過。

「你是誰?」他開口,調整了一下腦子裡的語言模式,也用中文答道。

「我們很難回答這個問題。在我們的世界里,並沒有個體概念。」那個聲音答道,「不過,為了方便你理解,我們來自元素位面。不必太過驚訝,位於這個時間點的你,應該已經開始意識到我們的存在了。」

「……」

本傑明有點懵,沒有第一時間回答。

他這是……在跟來自元素位面的意識說話?

匪夷所思的感覺湧上心頭,他的腦海,也在一瞬間被數不清的問題塞滿。不過想來想去,他還是先提出了那個最要緊的問題。

「光圈出了什麼事?我的意識空間怎麼了? 黑道第一夫人 那……十幾個黃色球狀物體還在嗎?」

「在我們雙方的努力下,位面漏洞已經修復,希望你以後不要再作出這樣的危險舉動。」那個聲音有條不紊地答道,「你的意識空間完好無損,系統的精神模型也沒有遭到破壞,十六具滑稽分身已經恢復如常。」

本傑明聞言,皺了皺眉。

「你……知道系統還有滑稽那些東西?」

「為了與你溝通,我們存在於你的思維當中,用你思維中的一切與你進行對話,否則你將不會理解我們所說的任何一個單句。」

「……」

跟每一個正常人類會作出的反應一樣,面對這段話,本傑明毛骨悚然。

無所不知?

搞什麼……

這麼說來,他現在面對的,其實就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神」吧?

教會稱之為光明神,海外教派稱之為女神,可能還有其他宗教的各種命名……但是毫無疑問,那些人膜拜的應該就是自己眼前這個虛影一樣的玩意。

「……你想做什麼?」本傑明語塞許久,才拋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我們是來警告你的。」那個聲音答道,「因為種種原因,你具備了影響我們世界的可能。雖然兩個世界一直在相互影響,但這種影響一直被限制在規律之內,而你,已經擁有了超越規律的可能。」

本傑明忽然嗅到了危險的氣息:「你們會消滅我嗎?」

「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會。」虛影毫不猶豫地答道,「但由於規則的限制,我們無法影響你現在所在的世界,所以你可以不用擔心。」

「無法影響?那……你們現在做的這是什麼?」

「只是借著漏洞修復時的混亂,往你的精神世界中傳輸了一段影像。實際上,我們並沒有真的見面,你我之間的交談無法成為一個既定事實。」

「……好吧。」

本傑明聽得有點頭暈,不過,他好歹放下了心中的憂慮。

他知道對方來自一個更高維的世界,限於維度的差距,他不可能徹底理解虛影的所做所言。因此,他沒有太鑽牛角尖。

不過,也許這會是一個好機會……

「我想知道魔法的本質。」他忽然開口,這麼問道。

「從你們的定義來看,魔法就是元素在精神力指揮下發生的規律性活動。」

「我知道……」本傑明黑線,「這就是魔法學院教科書上的原句。」

「那你就該提出真正想問的問題。」

本傑明聞言,深吸一口氣,斟酌了一會,道:「為什麼這個世界里有魔法,而我在原來的那個世界里沒有?元素、精神力……這些東西是如何形成的?為何人類能夠擁有施展魔法的天賦?」

虛影倒是相當耐心,緩緩答道:「因為這個世界和我們的位面存在重疊,進而導致了魔法的產生,而你原來的世界並沒有這樣的條件。元素則是承載我們意識的軀體,我們的軀體投影在這個世界,形成了你所看到的元素。精神力則來自於你們的意識,意識受到我們的輻射,發生變異,於是便擁有了與元素溝通的能力。天賦越強大的人,受到我們的輻射就越重,這也就是為什麼人類能夠施展魔法。」

「……」

本傑明聽完這一大長段論述,也不由得深吸一口氣,沉默片刻,以此來稍微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

這信息量……可不是一般的多。

而且,雖然得到了解答,可他心中的問題也變得更多了。

「那個……你說元素就是你們的載體,那豈不是所有魔法都是你們在運動?每個法師都可以隨便指揮你們干這干那?」

「你可以這樣理解,如果這麼想能讓你高興的話。」虛影聽上去也一點都不生氣,「兩個位面的交互存在著極為嚴密的規律,法師依照規律完成魔法,我們也依照規律對這個世界產生影響。這麼說吧,你們可以認為你們的施法導致了元素運動,但我們也可以認為,是我們的運動導致了你們施法。」

「……」

如果不是四肢無法行動,本傑明真的很想舉起右手,揉一揉自己的太陽穴。

「你想說,我們看似主觀自由的行動,其實都是被你們所控制的?」

「複雜的因素影響了人類的行為,內在動機、身體因素、性格模式、環境因素……我們不可能控制你們的任何舉動,一切都只是規律限制下的相互作用。」

「……好吧。」

本傑明勉強接受了這個答案,決定不去深究。不過,他心中還存在著一個非常大的疑問。

「我曾經進入意識空間,然後看到了來自各個地方各個時間點的畫面,有些是過去的,有些……我不知道是不是未來的。」他深吸一口氣,緩緩道,「難道未來的事情已經被註定好了嗎?」

這個問題對他有著非常重大的意義。

「時間,這對於你們來說是一個不太好理解的概念。」虛影卻道,「你們只是單純地生活在某個時間點而已,但我們存在於每個時間段。這一刻,我們向你傳遞了訊息,但對我們來說,你既可以在海汶萊特的火刑架上等待,又可以在伊科爾的戰場上殺滅敵軍。」

「……說人話。」

「打一個比方,你翻開一本,第一頁里的主角才只有十歲,最後一頁他已經六十歲了。對於你來說,他的十歲和六十歲是同時存在的,你存在於他人生的每一個時間點。」

本傑明聞言,忽然感到一陣失望。

「所以……對於你們來說,我們就像人物一樣,我們的人生早就已經被徹底釘死,只是按部就班地招劇本走流程?」

「當然不是。」虛影卻道,「在我們眼裡,這個世界的時間線就像一條河。我們能從上游望到下游,能望到每一段河水中倒映的畫面。但河流也是會變化的,如果某天河水乾枯,這個世界發生過的一切就會不復存在。如果河流在某個端點忽然改道,曾經我們看到的發生過的未來,也會隨之變得截然不同。」

聽到這裡,本傑明皺著眉頭想了許久,才問道:「那……你們看到了我的未來嗎?」

「你的未來是最善變的那一條河。前一次看到它,它顯示你因為意識空間被漏洞吞噬,死在了自己房間的床上。」

「……」

雖然這個答案感覺跟沒說似的,可不知道為什麼,本傑明聽完之後,整個人的心情反而振奮不少。

——他們不是連著線的木偶,所謂的命運隨時可能發生改變。

想了想,他說:「那你們這次來找我……」

「我們並沒有來找你,這次的會面,獨立於你們這個世界的時間線之外,只存在於你的記憶之中。」虛影卻打斷了他的話,說,「希望你以後能夠牢牢記住,哪些事情是不能在意識空間完成的。」

本傑明有些不好意思:「哪些事情啊……」

「我們會留在你的記憶里。」

說到這裡,虛影忽然變得更模糊了。不知道是時間到了還是能量耗盡什麼的,它的聲音開始變小,整個亮瞎眼的房間似乎也出現漸漸變暗的趨勢。

本傑明當時就是一愣。

別啊……他還有不少問題沒問呢!

然而,接下來的一道白光,再次籠罩住了他的雙眼。 重生男神寵妻忙 「……結束了?」

等到本傑明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還站在意識空間的原地。時間似乎沒有過去多久,耳邊傳來系統的慘叫,好像它壓根沒有停過似的。

他朝著前方望去,那一刻,竟然還看見了那道罪魁禍首的光圈。

光圈還沒有消失,浮在那裡,似乎剛剛把魂魄之心吞進去。不過此刻,那股可怕的吸力已經徹底消失。滑稽們也紛紛掉下來,滾落一地,形狀甚至還沒有徹底恢復,扁得跟個橄欖球似的,好一會才慢慢恢復起來。

本傑明有種恍然如夢的感覺。

剛剛他和虛影的對話……實際上卻連一秒鐘的時間也沒有過去?

他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親身體會到這種時間的斷層感,還是非常不可思議。

回想起對話中的內容,本傑明依然感覺信息量有點太大。元素……就是高維度位面的生物?這是以個前所未有的說法,大大超乎他原先的想象,更顛覆了魔法界現有的所有研究。

想到自己平時施法的時候,構成魔法的基本分子其實是一群更高階的生命體,本傑明總感覺哪裡怪怪的。

可是,就像虛影所說的,他不能以人類的思維去度量它們的觀念。

有些可惜的是,本傑明還想問問虛影自己該如何變得更強,以及教會和元素位面之間的聯繫。虛影卻沒有給他足夠的時間,一下子又把他拋回了時間線上。

……看來是不能指望拿到什麼好處了。

本傑明嘆了口氣,搖搖頭,還是先把元素位面的事情放到一邊,轉而朝著光圈望去。

此刻,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光圈已經開始一點點縮小。很顯然,扔進去的魂魄之心開始起作用了,雖然這不知道是什麼原理,元素位面的生物又在對面做了什麼,但是……這次災難應該算是到此結束。

靜靜地注視著光圈,直到它徹底消失,本傑明也在心中鬆了一口氣。

緊接著,就是一陣肉疼。

魂魄之心這麼稀有的寶貝,剛拿到手沒多久,誰能想到轉頭他就交代了出去?儘管……儘管本傑明還找不到使用它的好方法,但就這麼用掉了,他還是不免有些惋惜。

這就是作死的代價嗎?

「為什麼……」忽然間,系統的聲音瓊瑤劇一樣哀怨地飄了過來,「為什麼……上天對我如此不公?明明是那個愚蠢人類犯下的錯誤,卻要清白如我這樣一個超級無敵人工智慧來承擔苦痛?為什麼……」

「……」

本傑明望著蔫了吧唧的系統,一時間,也不好意思對它說些太過殘忍的話,只要任由它就這麼抱怨著。

大概抱怨了有十五分鐘,它才漸漸停下來。扁平的身軀也再次變得圓滾滾起來,一張張嘲諷的面孔在本傑明面前一跳一跳,很快,就將他罕見的內疚和同情消耗一空。

「……好了,到此為止!你再說下去,我就讓你重新變回十六張煎餅果子。」

在他的恐嚇下,系統慫了,瞬間安靜了起碼有十秒鐘。

然後,它用哆哆嗦嗦的語氣開口:「那個……我不是要指責你什麼,但是……你下次能不能不要再干出這種事情了?」

「當然,這種事情不會有下次了。」

「真的假的?我怎麼有點不相信……」

本傑明皺了皺眉。

他忽然意識到,只有他一個人跳出時間線,和高維度生物進行了那次史無前例的對話。因此,系統對虛影的出現是一無所知的。

好吧……既然它不知道,他也懶得跟它解釋了。

本傑明聳了聳肩,沒再去管系統,而是開始回想對話時的細節。他記得,虛影好像說它們把警告留在了記憶里?可是他現在仔細回想起來,似乎……也想不起來虛影不想讓他做的都是哪些事情。

怎麼搞的?

不止元素位面需要警告他,他也需要警告自己——他需要一個涵蓋了所有危險行為的條目。只要把條目上的內容避開,他可以盡情作死,而且不會有任何嚴重的不良後果。

簡直就是人間天堂。

然而,回想了好一會,他卻什麼都想不起來,不由得感到了一陣失望。虛影的工作出現了失誤?不會吧,它們嚴謹得就像純粹的理性意志,有怎麼可能失望……

或許,它們是以另一種方式來警告自己的?

本傑明想了想,忽然伸出手,擺出一個要勾畫符文的姿勢。而他在心中準備勾畫的,顯然就是那兩個導致位面漏洞出現的符文。

瞬間,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險感從他的心頭浮現。

本傑明微微一愣,隨後,便瞭然地點了點頭。

原來這就是它們的警告方式。

虛影沒有把警告留在他的表層記憶中,而是存進他的潛意識。每當他有作大死的準備時,他的潛意識就會跳出來阻止他,讓他明白什麼事情是不能做的。

很有趣……而且保密性極強的警告方式。

那些高維度生物似乎真的嚴格秉持絕不干擾這個世界的原則。警告的內容中可能泄露更深層次的秘密,於是,它們就把它存進潛意識裡,防止世界進程受到太多干擾。

本傑明覺得有點可惜,不過沒關係。有了這種危險預感,他照樣可以肆無忌憚地作死,不是嗎?

「你在做什麼?不要啊……你再搞一個漏洞出來怎麼解決?整個意識空間都會被吞噬進去的!你想想清楚,就為了搞死我一個破電腦,不值得的!」

系統不明所以,但它看見本傑明伸手,又看見第一個符文的起筆路數,瞬間毛骨悚然,驚慌失措地勸道。

本傑明聞言,轉過頭,朝著系統不懷好意地笑了笑。他的手指惡作劇般地在虛空中輕點幾下,但最終,還是緩緩收了回去。

系統被嚇得一愣一愣的。

「行了,我沒那麼傻。」本傑明最終還是把手收回來,環顧四周,忽然問,「你覺不覺得……經過剛才的洗禮,意識空間似乎又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不一樣?」系統回過神來,可能是觀察了一會,才有些愕然地道,「你的精神力變強了好多,是因為魂魄之心?」

「不知道。」

本傑明聳了聳肩。

他也是剛剛才發現的這一點。

「哦?」蕭瓚看向文瑩。

Previous article

副將有些詫異:「可韓統領那裡……」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