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啊哈哈~」山口一郎大笑兩聲:「我就知道趙桑一點會答應的,畢竟我們科室帶著誠意來的!」

山口一郎摟著女人帶著趙行天走了進去,屋內三三兩兩的坐著幾個日本人,細細數數也有十多個人了,這還只是一層!初步估計這次山口至少會帶了五十人!

「你可別說的這麼肯定!我要是不同意呢!」

「不同意?」山口一郎原本和藹的表情轉眼間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陰冷,他給坐在旁邊的幾人使了個眼神,幾人紛紛站起身朝著趙行天走了過來!

「你以為就這幾個人就能收拾得了我?」

「哈哈哈!雖說你們晉城趙家是武術,哪怕是武者世家!我也沒放在眼裡!武功再好能躲得開子彈嗎!」

山口一郎說著,周圍的幾人都紛紛的掏出了黑色的手槍,漆黑的槍口統一的指著趙行天的腦袋,只要需要山口一個命令,趙行天立馬**四濺!

「怎麼樣!我們是不是應該好好談談了!或者讓趙桑在好好考慮考慮他以前的想法對不對,看看什麼重要!」

「山口君別動手啊!」趙坤笑著就跑了進來,「剛才行天只是給你開個玩笑!我趙坤是絕對同意的!」

「哈哈哈,我就說趙先生是非常識時務的!」山口一郎擺擺手示意讓周圍的幾人將槍放下,「趙先生,請!」

「山口君,請!」

兩人面對面坐在沙發上,趙行天則是站在了趙坤的身後,一臉嚴肅的樣子!山口一郎似乎而不在意剛才他說的話,依舊是一臉笑容的調戲著懷中的女人!

「山口君,我們是不是應該談談正事!」

「好!」

那女人聽著山口一郎說了一聲,便是很知趣的坐了起來,站在了山口一郎的身後!

「趙先生,你想清楚了?」

「是的!我想我們的合作是雙贏的!」趙坤的語氣很是肯定,「那麼山口君······」

「只要你同意了,那麼我們以後就是合作夥伴了!」

「好!」趙坤很是高興,但是一想下來要面對死神會和侯氏的雙面進攻,臉上剛剛浮現的笑意就消失了!

「怎麼,趙先生似乎有到了什麼難題吧!不知道鄙人能不能對您有所幫助呢!」山口一郎看出了趙坤有些困難!

「哈哈,不瞞你說啊!我最近還真遇上了些麻煩,希望山口君助我一臂之力!」

「你說活看!」

「現在侯氏和死神會正在不斷的威脅我在晉城的地位,如果我們趙氏沒了,你們在晉城的所有想法都將成為空談!」

「侯氏?趙先生,就在前些日子為了表達我們山口家族的誠意,我們幫你解決了晉城的李氏,這才剛剛多久!又讓我們幫你解決侯氏!似乎我們還沒有得到什麼好處,所有的東西都是你口頭承諾的!我不能幫你這個忙!」

山口一郎說完再次懶洋洋的躺在了沙發上,身後的女人則是開始給他捏肩。 豪門總裁放過我:醉後愛上你 趙坤無力的看著山口一郎,正在想如何才能讓他幫助自己的時候,身後直接竄出一個身影,拳頭照著山口一郎的面頰就揮了過去!

「行天!你在幹什麼!」

趙行天根本不在聽趙坤說什麼了,他以為是自己的父親覆滅了李家,可是他萬萬沒想到是這群狗雜碎!

當他聽到「幫你解決李氏!」這半句話的時候,趙行天已經是滿腔怒火了,在當他看到山口一郎那洋洋得意的表情的時候,看著自己的父親在低頭求救的時候他已經無法再壓抑心中的怒火!

「狗雜碎!」

「碰!」趙行天狠狠的砸了山口一郎的鼻樑上,「咔」的一聲,想都不用想鼻樑斷了,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趙行天的腳就踹在了山口一郎的肚子上,一口鮮血直接吐在了趙行天的身上。

「李白的仇我來報!」趙行天低語了一句,聲音很小,小到除了他誰也聽不到!趙坤看著趙行天沒有趕緊去攔他而是注視則四周,周圍的人都看著山口一郎挨打,沒有一個人動手,沒有一個人有反應!

趙行天連續的拳打腳踢已經讓山口一郎失去了還手之力,鮮血從他的嘴裡流向脖子,周圍的又就這麼看著,沒人動!

趙行天抓起茶几上的一個玻璃水壺,「啪」的一聲就給摔成了兩半,一半碎在了地上,一半還抓在手裡!趙行天看著眼前這個肥胖男人,想都沒想直接插了過去,一下,兩下,三下······

他只顧著眼前的男人,他不在去注意周圍!哪怕周圍都無數的手槍對著自己,自己也要把李白的仇給報了!這是自己這個二哥唯一能做的了,哪怕是用死亡的代價來換取!趙行天不斷的重複著動作,因為他知道隨時就會在下個動作停下,然後被槍打死!他只想做捅兩下,以泄心頭之憤。

不知道重複了多久,一個冰冷但又富有磁性的女性聲音傳入了趙行天的耳朵。

「人已經死了!」 似乎女人的話起了作用,趙行天慢慢停止了動作,壓抑很久很久的心情終於釋放了,現在的他一臉愉悅的表情,他很放鬆的坐到地上,從兜里抽出一支煙,叼在了嘴裡,趙行天沒回頭去看趙坤,他已經不想再去看自己的父親了!

趙行天在兜里找打火機,但是翻了很久也沒找到,趙行天帶著點埋怨的語氣低聲道:「倒霉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縫,點煙也沒打火機!」

「叮」

ppo打開蓋的發出的聲音極其的清脆,趙行天看著蹲在自己身前的妖艷女人拿著一個ppo,ppo的火苗在眼前發著亮光,趙行天驚訝的眼前的這個女人!女人點點頭,趙行天先前湊了一下將煙點著,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臉上所有壓抑的表情都蕩然無存。

「呼~」

趙行天形態自若的吐了個煙圈,他的眼神一直盯著這個眼前的妖艷女人,上下打量著她,趙行天努力回想著剛進門的那一刻,他清楚的記得這個女人被那個山口一郎擁在懷裡,而且不斷的被山口一郎胡亂的摸著,而且一點防抗的意思都沒有!

「是你!」

趙行天驚訝的喊了一聲,他想到了那個畫面,他回想到了山口一郎在摸她的時候表情顯得很緊張,很小心,好像有很害怕的東西。

「還挺聰明的,至少比你那個老爸聰明!」妖艷的女子站起身,然後拍了拍手示意讓人將山口一郎的屍體抬走。

周圍的人行動十分迅速,明眼人一看就能清楚這些就是所謂的日本忍者,走路無聲無息。周圍的忍者連帶著地板也拖乾淨了,如果不是趙行天上有絲絲血跡,誰也不會發現這裡剛剛死過一個人。

「我叫趙行天。」

「我知道!」女人坐在了趙行天的身前,兩條雪的長腿中露著若隱若現的景色,女子看這蹲在地上的趙行天說道:

「還有煙嗎?」

趙行天沒回答,直接遞給了她一支。女人點著,吸了一口,「這個山口一郎確實是山口組的人,而且李氏的事情也確實是他們做的和我們無關!」

「你說這話的意思就要和他們撇清關係而已?你是誰!」趙行天不敢小瞧眼前的這個女人,他從這個女人的口氣中就感覺的到,她根本不把山口組放在眼裡!

「我叫上杉惠子!」上杉惠子看著一無所知的趙行天繼續解釋道:「在你們的眼裡只知道山口組,稻川會那些不入流的組織!」

「那你就是入流的了?」

「哈哈哈!雖然在世界稱不上是一流的,但在日本我們絕對是上流的!」

「什麼?」

「蛇岐八家——內三家(上三家)——上杉一族!」

趙行天聽著這個妖艷女人的話,臉上並沒有露出特別驚訝的表情,上杉惠子看著趙行天沒什麼表情,略微感到一點驚訝。

「不感到驚訝嗎?」

「女人終究是女人!」趙行天把那隻煙已經抽完了,他把煙頭扔在地上然後慢慢的站起身,接著便把煙頭才在地上猛的碾了兩腳。

「我還真沒覺得有什麼好驚訝的?你們上杉一族來晉城有什麼目的,也和山口組一樣來搞毒.品?」

「我們沒這麼俗!我們是來找人的!」

「找人,找誰?晉城除了這一屋子裡的日本人好像沒別的日本人了吧!」

上杉惠子看著無知的趙行天笑了起來:「哈哈哈」

「笑什麼!」

「沒什麼,只是你覺得無知罷了!不要覺得見不到就是沒有的,以你們趙氏的實力根本就發現這人的到來!所以你也別就白費心機了!」

一孕三寶:夫人別想逃 「哈哈哈」

「你又笑什麼?」

「我笑你說的太片面而已,雖然說我們趙氏實力不夠!但是我們還有個盟友!天下會!」趙行天坐到上杉惠子的旁邊,緊貼著上杉惠子的耳朵輕聲道:「是不是在找一個叫德川敬浩的?」

「別太驚訝!」

「沒什麼好驚訝的!」上杉惠子故作鎮定的回應道:「就算你知道又能如何!」

「做個交易怎麼樣!你也看的出來,現在我們趙氏需要你的幫助,那麼你能需要找到德川敬浩。」趙行天從茶几上哪起茶壺倒了一杯水,輕輕的泯了一口。

「在這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晉城找一個人還是挺難的!不然你也不會坐到這裡,所以你還是需要我們的幫助!而且只要我們能在晉城一手遮天以後,趙個人還不簡單!」

上杉惠子聽著趙行天的話陷入了深思,現在的他十分迫切的需要找到德川敬浩,這不僅僅是身為蛇岐八家上三家的使命,也是幕府下達的任務,她必須要完成!

「那我也應該去找天下會合作吧,不應該是你們!」說完話上杉惠子站起身便準備離開,還沒等她走兩步就聽到趙行天喊道:

「等等!我還沒說完!」

「還有什麼,都說完吧!我沒空跟你在這閑談!」

「哈哈哈~」趙行天笑了笑:「知道惠子時間寶貴,但是你還得聽我細細的把事情說清楚!」

「惠子你可以叫的嗎!」突然從後面躥過來一個忍者,隨手就朝著趙行天的臉頰扇去。

「噔」趙行天死死的攥住那忍者的手,忍者很是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而在這時忍者的另一隻手的手中已經多了三枚忍鏢。

「手裡劍?」

趙行天怎麼會給他這個機會,拽著忍者的手臂沖著他的胸膛就是一腳,因為拽著忍者的手臂,但是他又受不了這麼大的力量,手臂直接脫臼,但是忍者依舊是面無表情,將手裡的忍鏢扔向趙行天。

「噌」

「噌」

「噌」

三枚忍鏢全被趙行天接住了,一手一個,嘴裡還叼著一個!上杉惠子對此時的趙行天確實是刮目相看了。

「啪啪啪~」

上杉惠子拍著手:「好!」

「現在你覺得我們的合作可以嗎?」

「說說你的理由吧!」

「好!」趙行天一口答應,「首先天下會不會幫助你們!因為他們和死神會是死定,而且就在前些日子,你口中的德川敬浩剛剛救走了郭念菲和侯月!所以你找天下會找他,不殺了他就是好的!」

「哈哈,殺他!這是不可能的!」

「先別管可不可能!在晉城找人出了天下會那就是侯氏和我們了,侯氏不喜歡和你們這些人交往,所以最後能幫助你們的只我!」

「那就合作!」上杉惠子回答的很乾脆:「我幫你們拿下晉城,我們要德川敬浩!」

「沒問題!」

「上杉佐」

「嗨!」

「這裡的事物由你全權負責,聽從趙桑的命令!有沒有問題!」

「嗨!」

「很好!」上杉惠子看向趙行天:「他是這組地忍組的組長,負責管理組內四十五名忍者,這是幕府特別加強過來的!一般的忍者組只有二十人,這次加強了三十人,有五人在進行李氏覆滅的計劃時死亡了!」

趙行天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咬了咬牙沒說話。上杉惠子注意到了趙行天這微笑的細節,於是便說道:「我不希望你這時候公報私仇!」

「當然不會!等我們合作結束的時候我們在慢慢算賬!」

「哼~」上杉惠子冷哼一聲離開了,大廳里只剩下了趙行天,趙坤和那些忍者,趙行天看著上杉佐到:

「會說中問嗎!」

「當然!正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媽的,還他媽的給老子證上成語了!」趙行天很是不屑的看著上杉佐,「這次你帶領二十名組內成員去支援衍生區,剩下的二十五名就留在這行了!」

「沒問題!」

「你,你,你,你·····」上杉佐挑了幾人離開了。

「行天,這次你做的很好!」很久沒說話的趙坤終於開口了:「我終究還是老了,以後趙家還是得靠你啊!」

「我不在意這些!」

「你·····」

「我只是希望你對你做的事情感到後悔,畢竟李氏一族是因為你才覆滅的!現在只剩下了小李白,如果不是今天又上杉家,那我們的下場不是和李氏一樣!」

趙坤聽著自己的兒子的話,終於低下的頭,沉默一再的沉默。

「就這樣吧!」

趙行天轉身離開,而此刻的晉城大戰已經開始了,三霸已經帶領著殺門的精英湧向天下會和趙氏在衍生區的個個娛樂場所,酒吧,KTV,夜總會,洗浴中心!

梁輝站在最前面,左手邊是梁虎,又手邊是梁亮!身後則是殺門的兩百精英,「今天就是我們展現死神會雄風的時候!」

「唰唰唰~」

兩百零三人齊刷刷的從腰間拿出軍刺,軍刺閃爍著冰冷的亮光,這上面將染紅敵人的鮮血。

「上!」

兩百人直接沖了進去。

「誰他媽的趕在趙氏的地頭鬧事!都他媽的不想活了是吧!」一個臉上帶著刀疤的男人站了出來,順手就從吧台里拿了一根棒球棒!

「誰!給老子站出來!」

刀疤男拿著棒球棒四處指著,當他看見梁輝三人的時候已經傻了眼了,「操!叫人啊!」刀疤男大吼著。

「碰」的一腳刀疤男就被踹到了吧台上。

「叫人,哪裡好有人!整個衍生去就差你這沒清理了!」

「你們是誰!」 重生小哥兒之顧朝 刀疤男驚恐的看梁輝,梁輝沒說話直接將軍刺捅了進去。

「叮,叮,叮」

幾聲清脆的聲音,三枚手裡劍將正刺向刀疤男的軍刺彈開,梁輝順著飛鏢出看去,相看看是誰將自己打斷,正在這時候刀疤男從袖子里伸出一把匕首沖著梁輝捅去。

「真他媽的不要臉!」

梁虎一腳踹在了刀疤男的臉上,「去嗎的!」隨著梁亮就把軍刺插進了刀疤的男的胸膛,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還敢偷襲我哥!操你嗎!」說著梁輝連續給捅了兩刀!

「你們是誰!」梁輝看著眼前的這二十一個男人問道:「死神會的事情,我勸你們最好不要插手!」

「哈哈哈,支那人!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

「日本人!」梁輝從他的語氣就聽的出來,「晉城怎麼會有鬼子,他媽的!老子最痛狠的就是你們這些狗雜碎!」

梁輝沖著上杉佐一頓罵,還沒等上杉佐還嘴就拿著軍刺沖了上去,上杉佐雙手抄兜,一臉無事的樣子,他根本就沒把梁輝放在眼裡!

「別笑看人!」

梁輝軍刺直入上杉佐的喉嚨,上杉佐側身躲過!梁輝反手再次向上杉佐刺去,上杉佐一不留神就被梁輝的軍刺劃在了臉上,臉頰上瞬間出現一道紅色的細線,然後便湧出了紅色的鮮血。

梁輝沒給他反擊的機會,快速出手,單手抓掐住上杉佐的喉嚨,軍刺直插上杉佐的胸膛!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響,軍刺沒有捅進去,上杉佐左手拿著一枚手裡劍擋在了軍刺的刺尖上,梁輝一招為成再出一招,再次向他刺去,掐住上杉佐的手也餓加大力氣,上杉佐的臉色越來越紅,但是卻表現出一臉輕鬆自在的樣子。

「叮~」 軍刺再次被擋住!

上杉佐伸出舌頭舔了舔臉頰上的鮮血,「知道什麼可以讓我變的興奮嗎?那就是鮮血!尤其是敵人的鮮血!」

梁輝根本不會去在意上杉佐說什麼,只管加大力氣握住他的脖子,軍刺的不斷的向上杉佐進攻!他要殺死眼前的這個

「狗雜碎!」

「不知所謂!」

上杉佐抬腳踹到了梁輝的肚子上,速度之快!力量之大!直接讓梁輝後退三米,口吐鮮血!上杉佐能做著組的組長自然有他的本領!還沒等梁輝站穩,十多枚忍鏢就從手裡打出,然後快速的從身後抽出一把日本武士刀朝著梁輝衝去!

等梁輝站穩腳步的時候,面對的就是十多枚忍鏢和從上劈下來的上杉佐。

不知道自己尺碼的他,是怎麼買的這麼合適?

Previous article

大虎聞聲就知道老陸來了,因此就朝着聲音所來方向喊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