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哦…」向禕辰明顯的有些不高興。

今天可算是新婚第一天,這小妮子竟然要回去上班…

「好吧!」向禕辰雖然心裡不高興,但是卻還是同意送她過去。

兩個人來到了車子旁邊,向禕辰幫他將掉落在縫隙中的手機拿了出來。

時間很久,手機已經上鎖,但是通過光亮,向禕辰還是看到了有十多個的未接電話。

其中除了陸庭歡和沈年年之外,全部都是文斯童的電話。

覬覦他的女人?

向禕辰想到這裡,心裡便開始計劃。

「對了七葵,我們已經結婚了,雖然暫時不能舉辦婚禮,但是按理說也應該請你的朋友們一起吃個飯,大家慶祝一下。」

向禕辰建議道,既然決定結婚了,就應讓那些覬覦小妮子的人知道,這朵向日葵已經名花有主了。

「啊?我們不是隱婚嗎?」 妖孽的嬌寵 田七葵也不知道哪裡想到的詞語,但是覺得特別適合他們兩個人的關係。

額…

隱婚?

向禕辰覺得有點腦闊疼…

「不是隱婚…我們不是答應了要配合雙方嗎?」

「是啊…」

「所以我可以配合你,陪你的好朋友們一起吃個飯。」

田七葵看著向禕辰一臉真誠的模樣,不知道要如何開口告訴他…

她不需要配合…

她不想告訴朋友們她結婚了…

她想隱婚…

「你不願意嗎?」向禕辰看的出田七葵全身都在拒絕的模樣,馬上整個人都變得有些沮喪。

田七葵看著向禕辰變幻莫測的表情,為什麼她感覺,這個男人怎麼好像是個戲精。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今天一天,她見到的向禕辰,和以往大不相同。

曾經的他,感覺高冷,毒舌,惜字如金。

現在的他,怎麼動不動就賣乖,裝可憐了呢?

那種可憐沮喪的模樣,這是她以前都沒有見過的。 向禕辰將手機遞了過去,田七葵接過,看到的是便是10多個的未接電話。

看到文斯童的『連環call…』田七葵皺了皺眉。

也許,這樣是拒絕他最好的方式…

「那我們找個時間和沈年年還有文斯童一起吃個飯吧!」田七葵沒有回電話,而是將手機放在了包里。

「好。」向禕辰嘴角揚起淡淡的微笑,幫她將車門打開。

向禕辰將田七葵送到雜誌社已經是下午。

她匆忙的道了別之後,便朝著辦公樓跑去。

正在樓下的於夢夢看到了這一幕,整個人都陷入了陰霾。

田七葵到了雜誌社之後,和樂陽銷了假,便回到了座位上。

陸庭歡看到田七葵來了,心裡美的不要不要的。

「七葵,你家的貓怎麼樣了。」陸庭歡關心的問道。

「好了,肯吃飯了。」七喵吃飯了,田七葵也如釋重負的點了點頭。

她想起一人一貓在沙發上餵食的模樣,不由得笑了笑。

「喲…不就是小喵咪吃飯了嗎,你至於笑成這樣嗎?」陸庭歡看著田七葵發自內心的笑容,有些不理解。

「啊?」她笑了?田七葵自己都不知道想到那個男人的時候,自己竟然笑了…

「對了,歡歡,昨天找關於『刀把』大神的事情怎麼樣了?」田七葵雖然上午沒有來雜誌社,但是卻還是一直關心這工作上的事情。

「嗯…我這兩天一直隱藏在刀把的讀者群里。他真的是個寵妻狂魔,老婆喜歡的東西,都毫不遲疑的買。」

陸庭歡將這兩天在群里聽到的一些八卦,和田七葵做了分享。

「不過很奇怪,雖然刀把一直是寵妻的人設,但是卻沒怎麼見他老婆出來…不知道是不是感情不好。」陸庭歡一邊八卦,一邊自言自語的分析著。

「我們找一下刀把的資料。」田七葵一邊說著,一邊上網,將行走的刀把的作家資料找了出來。

田七葵仔細的看著這些關於他的介紹。

現在的網路,對於一些有一點網路價值的人物,都會做一些相關介紹的百科。

『行走的刀把』算是網路作家中知名大神之一,所以他的一些個人資料會在網路上公開,但是並不會像明星那樣具體,想了解更深的東西,還是需要自己去調查。

「歡歡,你看刀把的這部作品。」田七葵點開了一部作品的鏈接,指了指內容,對陸庭歡說道。

「這部?」陸庭歡皺眉,不明白田七葵的意思。

「這部小說是刀把很早起的作品了,是一部校園的言情小說。」陸庭歡對這部小說有印象。

「嗯,我也知道…」

《校園女神》是一部校園的小說,也是行走的刀把的最早的一部作品,因為文筆和劇情都很欠缺,所以幾乎沒有什麼讀者。

後來刀把轉換了寫作風格,開始寫了懸疑靈異之後,故事漸入佳境,作品便漸漸火了起來。

田七葵看著作品的簡介和寫作時間陷入了沉思。

「你知道刀把和他妻子在一起多少年了嗎?」田七葵思考了片刻,便開口問道。

「好像有10多年了,我看群里的人都說,他們是十幾年的老夫老妻了。」 陸庭歡不知道具體的時間,但是看著群里每天大家東聊一句西聊一句,還是會有一些印象。

「十幾年?現在他們夫妻二人也才都是三十多歲左右,這麼看來,應該是大學之前就認識了。」田七葵猜測著,陸庭歡一臉萌萌噠的看著他,不知道所謂。

「我們先看一看刀把的這本書吧,也許會有一些靈感。」田七葵說著便拿著電腦打開了這部《校園女神》的校園小說。

這是一邊校園青春小說,講述的是一個學霸男神和校花女神的故事。

因為是男作者,所以一直是以男性視角來寫。

男主是學校里的學霸,風雲人物,而女主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零瑕疵的白月光女神。

整本書都是寫這個男主是怎麼去追女主,但是最後卻和女主的閨蜜在一起的故事,而女主因為傷心過度,嫁給了一個從中學就追求他的男生,後來兩個人結了婚。

按照正常言情小說的套路,不是男女主在一起的HappyEnd,便很難吸引到廣大的女性讀者,所以最後落到撲街的下場也無可厚非。

陸庭歡看了一會,也看不下去了。

「這男主還真是討厭,他到底是喜歡女主,還是喜歡這個女主的閨蜜啊?在兩個人女人之間不清不楚,誰會喜歡看啊?」陸庭歡側過身子,忍不住和田七葵吐槽道。

其實每一個編輯都是有這樣的獨特的眼光,他們可以通過所謂的黃金三章,也就是一部小說的開篇的幾章,去的斷定這不說的銷路,是暢銷抑或是其他…

開篇吸引人的書,只要作者安心的寫,不崩心態,如果短篇的小說,就不會有大的問題,而長篇則還要看故事的連貫性,吸引人的程度等等…

《校園女神》這部小說,在編輯看來,男主和閨蜜不清不楚這點,就足以致命。

「歡歡。」田七葵也看的差不多了,開口分析道:「你說,這故事會不會是刀把大神自己的真實寫照?」

「噗!」陸庭歡才剛剛喝下一口水,聽到田七葵的話,忍不住噴了出來。

「你怎麼會有這種錯覺?」陸庭歡不太相信,一個男作者會寫自己戀愛的事情,而且還把自己寫的這麼渣…

「這個男主是個風雲人物,家裡的條件很好,妥妥的一個霸總的形象啊!」

陸庭歡放下杯子,繼續解釋道,「而刀把我雖然沒有見過本人,但是網路上有照片啊,不說丑吧,但也絕對不能是風雲人物,還有他家世,出生在普通的工人家庭,和高富帥,富二代這些詞都搭不上邊的。」

「不是…我覺得…」田七葵將自己的想法在腦海里捋順了一遍…

「你覺得什麼?」陸庭歡好像嗅到了八卦的味道,轉著椅子,來到了田七葵的身邊,似乎真的是要說八卦一般,將聲音降低了幾度。

「其實…他不是男主?」田七葵可能是受到了陸庭歡的情緒帶動,聲音也小了一些。

「啥?不是男主?那是女主?」陸庭歡的腦迴路也是清奇。 「不是,你看這段…」田七葵將小說打開,找到了文中一個對男N號,也就是最後娶了女主的男人的描寫。

「方元是貝貝眾多追求者中的一個,他的樣貌不出眾,家庭壞境也比不上盧川那些公子哥,但是卻始終自認為有一顆真摯的心…也許就是這樣的一顆心,讓貝貝在絕望的時候,看到了他…」

這是原文中的一段話,貝貝是原文中的女主,而方元就是眾多的備胎之一,卻在結尾意外的抱得美人歸。

對於原文中這樣的描寫,讀者們也算議論紛紛,有人說,這是屌絲的勝利,也有人說,這是喜當爹的節奏,不過無論是哪種質疑聲也都只是寥寥,畢竟這本書的讀者並不多。

「你的意思是說這個方元,是刀把?」陸庭歡可算是明白了田七葵的意思,詢問道。

「我懷疑是這樣的,所以這個女主貝貝,可能就是她的老婆。」田七葵推測著…

「我不信…如果是我,我肯定會把自己寫成男女主啊,我幹嘛要做備胎?」

「我覺得刀把在寫這個角色的時候,雖然筆墨不多,但是卻要比其他的配角加入了更多的情感在裡面,所以這個人物要比其他角色就更加飽滿。」

「額…」

經過田七葵的解釋,陸庭歡似乎明白了一些。

她草草的看了看文,除了對男主的渣男本性深惡痛絕之外,給他留下印象最深的,卻也就是這個男N號方元了。

雖然似乎並沒有什麼特點,但是卻能夠讓人記住,難道真的是因為作者將自己的角色注入了靈魂了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可以通過這本書,來找到貝貝,也就是刀把的老婆的喜好了。」陸庭歡終於決定自己好像找到了方向了。

田七葵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

這本書是刀把用自己的視角和理解卻寫的故事,他寫出來的東西只是他以為,而並非是貝貝心中真正所想的東西。

現在他們通過這個故事,只能看到他們夫妻之間的問題,但是卻得不到貝貝真正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這也許正是為什麼刀把徒有寵妻的人設,卻得不到妻子的認可的原因吧。

「我們去碰碰運氣吧!」田七葵拿著包包,拉著陸庭歡就朝著門口走去。

「又碰運氣?」陸庭歡雖然不知道她想做什麼,但是為什麼會覺得當靈異小說的編輯怎麼就這麼刺激。

「嗯,你知道刀把的大學是在哪裡上的嗎?」田七葵將陸庭歡拉到了她的車子前面,開口詢問道。

「應該是景大。」陸庭歡搜索了腦海中的記憶,回應道。

「那我們開車過去,看看今天的運氣如何。」

「都聽你的!」 婚迷不醒:全球緝捕少夫人 兩個人說話間,便一起上了車。

景大是S市的一所綜合大學,最出名的學院便是文學院和外語學院。

從景大文學院和外語學院的優秀畢業生,遍布在各個國家,各個城市。

有學術教授,翻譯家,教育家,文學研究員以及知名的新聞工作者等更是數不勝數。 刀把本名叫做湯磊,按他現在的知名度,應該也算是景大的優秀畢業生之一,不過相比之前的那些人,確實是遜色了不少。

田七葵和陸庭歡到了景大的門口。

學校不允許外來車輛的進入,陸庭歡便將車子停在了不遠處的停車場。

「你還沒說,我們來這裡碰什麼運氣?」陸庭歡下了車之後,好奇的跟在田七葵的身後。

田七葵對景大周圍的環境並不熟悉,所以下車后第一時間便是對照周圍,看看有沒有文中描寫過的一家飲品店,就這樣忽略了停車的陸庭歡。

直到聽到陸庭歡的跑上來的聲音,她才放慢了腳步。

「不好意思,我剛剛在找一家店。」看到陸庭歡上次不接下氣的趕上來,田七葵有些愧疚的解釋道。

「沒事,沒事。」陸庭歡大口喘了喘氣,她怎麼會和未來嫂子置氣呢,不過話說回來,她還是有些好奇…

「不過,你這麼著急下車,是想找什麼?」陸庭歡拉住了田七葵的胳膊,很親昵的問道。

「小說里經常會提到的一段,貝貝最喜歡的事情是看電影和喝奶茶。」田七葵回憶著小說里的情節,解釋道:「大學時候看電影除了去電影院最多的應該就是在宿舍里,這個線索我們無法查證,但是奶茶的話,我們可以從學校附近的這幾家奶茶店裡問問。」

「啊?七葵,你不是在逗我吧?」陸庭歡聽到了田七葵的分析,整個人頓時沒了精神。

「你知道景大有多少奶茶店嗎?」陸庭歡舉著自己的手指,說道,「不少於20家奶茶店啊!更何況她畢業也要有十年了吧?學校附近的生意,大部分都會找一些學生半工半讀,畢業了就換了一批學生打工,我們根本就是無從查起啊?」

「嗯嗯!」田七葵點了點頭。

陸庭歡說的這些,她其實也都已經想到。

所以才說過來只是碰碰運氣。

另外學院這種地方,除了學習,最多的便是盛產八卦。

八卦以訛傳訛,一屆又一屆的傳下去。

如果當年的男主,真的是那麼的風靡一時,女主也像作者描寫的那麼美艷動人,她想總會留下一些撲風捉影的故事。

田七葵心思著,便和陸庭歡來到了學院門口的第一家奶茶店。

「來一個焦糖奶茶,大杯的,加冰!」陸庭歡已經累的不行,第一時間便把手拍到了奶茶店的桌子上,對著店裡的人喊道。

「好的,同學。」奶茶店裡跑出來了一個扎著馬尾的姑娘,也是學生的模樣,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很好看。

「七葵,你喝什麼?」陸庭歡自己點完之後,便問了問身邊的田七葵。 此情無望,唯有子央

幾分鐘后小娟長出一口氣睜開了眼睛,張著的嘴巴用力的喘息,就像是脫水的魚兒一樣。

Previous article

她能夠感受到眾人的歡呼和慶祝,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