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哦。」

「還有,我知道你喜歡周恆珏,如果我發現你再去找他,那麼我不介意把你帶去軍營。」

「帶去軍營做甚?」

「自然是其他士兵做什麼你就做什麼。」

一聽這話,赫連嫿就不爽了,反駁道:「我是公主,你憑什麼這樣對我?我要告訴父皇,你欺負我。」

「既然你沒記住剛才我說的話,那我再重複一次,既然你嫁入蕭府成為我蕭尤的妻子,那麼你在蕭府就不再是公主,而只……」

「而只是你的妻子,我都記住了。」赫連嫿覺得他好啰嗦。

「都記住了就好,我還不想重複第三遍。」蕭尤瞥了她一眼,然後想起蕭家的另一個不成文規矩,「還有,凡是入我蕭家門的女人,三年內不能懷上孩子,那麼就……」

「就什麼?」赫連嫿很好奇。

蕭尤看她這樣,想了想沒有繼續說下去。

「沒什麼。」

「哼,不說算了,我還不稀罕聽,不過憑本公……」

蕭尤雙眼微眯,赫連嫿頓時反應過來,雖然她很不想改口,但是蕭尤的眼神好可怕。

「本夫人身體好得很,肯定能三年抱倆,指不定到時候不行的是你。」說這話的時候,她臉紅起來,把頭微微底下。

蕭尤笑了笑,然後冷道:「為夫身體很好,每年定時都會讓宮中太醫檢查。」

聽到他說「為夫」兩字,赫連嫿的臉更紅了,抬起頭瞪了他一眼然後跑回當中,還把門關上。

蕭尤再次失笑。覺得公主還是挺好玩,隨便一逗就這般,有點意思。 蕭尤跟七公主的婚事落定,皇上把選拔太子的各項規則整理好了,三年為期,三年內各位參加的皇子各自為百姓做事,把做的事情記載再冊,三年後交給皇上,到時候由各位大臣共同商議太子人選。

皇上當朝說了這些后,大臣們沉默不語,最後皇上就當大家默認了。

「既然你們都不說話,那就當你們贊同了,接下來說說藥草的事情,這件事情可有進展?」

說起藥草之事,右丞相嚴廖站出來。

「臣找了數名大夫對了一下,那些藥草中雖然有治療外傷的藥草,但只能治一些小刮傷,刀劍的傷無法醫治。」

「那右丞相的意思是朕可以不用理會這件事情了,對嗎?」

「臣覺得是可以不用理會。」

「既然右丞相這樣說,那就把派去調查的人撤回來。」

「是。」

右丞相點了一下頭退回原位,隨後丞相後面的一位大臣站了出來。

「皇上,臣有事要說。」

「說。」

「皇后……」

一聽是為皇后說情,皇上打斷了這位大臣的話,不顧右丞相的面子,直言。

「皇后因身體不適,往後靜養後宮,至於後宮的事宜,以後就交給德妃跟貴妃共同打理。」

丞相聽到這話,眉頭一皺,看來他的棋歪了一步。

這位被打斷話的大臣聽完皇上的話后看了一眼丞相,然後退了回去。

皇上已經不是以前的皇上,不是他們能夠左右得了的了。

皇上掃了丞相一眼,然後對大臣說:「愛卿還有別的事情嗎?」

等了好一會兒,無人說話,皇上便起身,丟下「退朝」兩字后就走了,

其他人大臣走後,剛才那位被打斷話的大臣來到右丞相跟前。

「丞相,看來皇上是不打算放過皇后了。」

「出宮找個安靜的地方再說。」

左丞相林淮南掃了左丞相一眼,笑了笑然後跟著蕭尤一起走了。

「蕭將軍等等。」

蕭尤聽到聲音放慢腳速,回頭看是左丞相便停下來。

「左丞相有何事?」

「沒什麼事情,就是想跟你父親喝一杯,不介意我跟你回家吧。」

「不介意。」蕭尤道。

林淮南,十八歲坐上丞相的位置,如今已經五十來歲,一直以來與右丞相嚴廖不對盤,不過說來也奇怪,一向很厲害又囂張的右丞相居然打壓不住左丞相。

不過他蕭尤也不喜歡右丞相,蕭尤的父親便與林淮南感情不錯,任誰也想不明白,一文一武的兩個人關係會如此的好。

林淮南邊走邊看著蕭尤,看得蕭尤有些不自在了。

「林叔為何這般看我?」無人的時候他是這樣稱呼左丞相。

「新婚可好?」

左丞相偶爾也會八卦,因此在問這話的時候,臉上的笑容賊兮兮的。

蕭尤清了清嗓子:「還好。」

「可圓房了?」

「……」蕭尤翻了一個白眼。

「快說。」

「林叔,你這樣林嬸知道嗎?」

「臭小子,還學會告狀了,不過看你這樣就知道沒搞定那個公主。」

蕭尤不想跟林叔說話了,加快腳步。其實在那天晚上,他就跟公主圓房了,所以林叔剛才說的話就是胡扯,若他再繼續跟林叔說下去,後面還不知道林叔那張沒門的嘴說出什麼難聽的話來。

林淮南看著已經走遠的蕭尤,哈哈大笑了幾聲然後跟上去。

到了蕭府,林淮南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樣,去找蕭尤的父親。

蕭尤則是回了自己的院子。

自從娶了妻,他的心裡就有了牽挂,回院子,是給嫿兒安全感,免得她胡思亂想,因為他發現外表剛強的嫿兒其實是一個缺少安全感的人。

剛進院子,懷中便多了一人,李嬤嬤跟丫鬟們見公主不害臊的撲進蕭將軍的懷中,一個個掩嘴偷笑,然後退了下去,把這裡讓給公主跟將軍。

蕭尤看著懷中的人,臉上表情溫和了許多,只是這無事獻殷勤,肯定有目的。

「說吧,想做什麼?」

「我想出去玩。」赫連嫿眼巴巴的望著蕭尤。

蕭尤看著她,然後點頭:「我陪你一起。」

一聽他也要去,赫連嫿還來不及高興起來的臉便垮了下來。

蕭尤看她這樣,好奇的詢問:「怎麼?不方便?」

「沒有。」赫連嫿口是心非。

「既然沒有,那走吧。」

赫連嫿點頭,跟著他走了。

街上,百姓們看到蕭將軍都會打招呼,不過看到蕭將軍身後跟著的人,紛紛猜想應該是七公主赫連嫿。

走著走著,見禾記茶樓就要到了,她眉頭一皺,想著該如何支開蕭尤。

到了禾記茶樓門口,赫連嫿突然停下腳步,蕭尤停下來回頭看了一眼,然後看向禾記茶樓。

「想進去喝茶?」

「嗯。」赫連嫿點頭。

她的話剛落,蕭尤便走進禾記茶樓,赫連嫿連忙跟上去。

「兩位是要包間?」

「包間。」

本來赫連嫿要二樓大廳,可是蕭尤比他先說話,只能認命的跟蕭尤去包間了。

「兩位喝點什麼。」

「清茶一壺,芒果汁一杯。」

一聽這個就知道芒果汁是給她喝,赫連嫿直接拒絕了。

「我要喝蘋果汁。」

「那就給她蘋果汁。」蕭尤對小二道。

小二點頭便出去了,沒多久清茶跟蘋果汁被送進來。

赫連齊來到二樓,看了一圈沒看到自家姐姐,眉頭一皺,拉住一個小二。

「可有一個叫嫿兒的姑娘在你們茶館?」

包間里的蕭尤聽到這話,看著對面的嫿兒,赫連嫿被他一看心很虛,抱著蘋果汁埋頭喝,不敢再與蕭尤對視。

她總覺得蕭尤的眼神能看穿一切。

「外面是八皇子,嫿兒你的弟弟,他在找你,你不出去看看嗎?」

說完便起身打開了包間的門,赫連齊轉身準備離開看到蕭尤,然後還看到了他背後坐著的姐姐。

絕情總裁獨寵妻 只見姐姐讓他趕緊走,赫連齊抬腳就跑路,可還沒走一步就被叫住。

「八皇子,進來喝杯茶吧。」蕭尤說完話的同時已經到了他跟前。

赫連齊後悔了,他就不該再次聽姐姐的話來這裡,他在府里睡懶覺多好。

「那個,蕭姐夫,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事情,就不打擾你跟我姐恩愛了。」說完就跑。

蕭尤拉住他后衣領拽住他往包間走,這兩姐弟在一起准沒好事,肯定又是密謀了什麼不好的事情,他既然必須要弄清楚,同樣也要給他們一點教訓,讓他們兩個以後不敢再造次。

「姐,你這個坑貨。」赫連齊進來就用眼神罵人。

赫連嫿不敢看弟弟,低頭喝蘋果汁。

蕭尤把房門關上后坐到赫連嫿旁邊,提起茶壺給八皇子倒茶,親手把滿上茶的茶杯擱在八皇子跟前。

「八皇子,找你姐有何事?」

「沒……沒事。」

「真的沒事?」

「真的沒事。」赫連齊因為緊張,一口把茶幹了,然後笑嘻嘻的把空茶杯推到蕭尤也就是他姐夫面前,「有點渴。」

「既然渴,那就多喝幾杯。」說完就給滿上茶水。

一旁看自家弟弟一杯又一杯的喝著茶水,很快一壺茶被喝完了,蕭尤又叫了一壺,接著又一壺喝完了,然後又叫了一壺。

喝完第三壺,八皇子遭不住了,他想小解,可剛要起身就被按住肩膀,蕭尤就坐在他旁邊。

「還有第四壺,八皇子喝完再走也不遲。」

赫連嫿開始同情弟弟了,很明顯弟弟是要去小解,可蕭尤阻止了他,讓他去不了,這要是憋著多難受。

赫連齊已經到極限了,他哭著對蕭尤說:「我姐要整周恆珏,聽說他今天會出現在這間茶樓,所以讓我過來幫她。」

話剛說完,蕭尤便放開手。

他的手一挪開,赫連齊便衝出包間向茅房去。

蕭尤看著赫連嫿,陰沉著一張臉。

赫連嫿一見他這樣,縮了縮脖子,然後打算豁出去了,起身到他身邊,抱著他的手臂。

「你要罵就罵吧,但你不能打我。」

蕭尤捏著她的下巴,雖然沒用什麼勁,但她的下巴就是紅了。

「我怎麼捨得打你,回去再收拾你。」

說完就鬆開手,丟了一錠銀子在桌子上后就拉著赫連嫿一起離開了禾記茶樓。

蕭尤走得不快不慢,就跟在閑逛散步似的。街上的人見蕭將軍牽著公主,都在說「蕭將軍跟公主真恩愛」的話。

赫連嫿撅著小嘴被牽著走,一雙眼睛左右看了看,突然聞到香味,肚子很不適宜的響了起來。

「相公,我餓了。」赫連嫿糯嗲的聲音響起,還有另一隻手扯了扯蕭尤的袖子,見蕭尤看過來,順手指著一旁攤子上賣的涼粉鍋盔,「我要吃那個。」

蕭尤看著紅油油的辣涼粉,眉頭一皺,不過還是牽著她過去。

赫連嫿欣喜,看來蕭尤還是很吃她這一套,到了攤子面前就對老闆道:「來兩個辣涼粉鍋盔。」

見她如此熟悉的買東西,蕭尤問:「以前經常吃這些東西?」

「對呀,不止這些,還有別的東西,它們都比皇宮裡的御廚做的好吃。」赫連嫿一直頂著老闆拌涼粉。

蕭尤看她吞口水,雙眸一聚,就在老闆做好第一個的時候,他伸手接了過來,直接咬了一口。

「嗯,味道還不錯,挺開胃。」

赫連嫿欲哭的看著他,那模樣恨不得咬死他。

瞧著嫿兒幽怨的眼神,他把咬了一口的辣涼粉鍋盔還給她。

「拿去。」

「你怎麼可以這樣?」

「不吃?」

看他要收回,赫連嫿伸手拿了過來,剛好這個時候老闆做好了另一個,蕭尤接住后付錢,然後無視身邊幽怨的眼神,悠哉的吃起來。

此時的赫連嫿真的很想揍他,而且還要狠狠的揍,這個男人太可惡了。 「父皇,孩兒打算遊歷四方,深入了解百姓生活。」

「你說你要遊歷四方?」皇上覺得吃驚,更多的是意外。

別的皇子都是求官管理哪裡,而五子赫連煜居然要遊歷四方,這完全讓他意外。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明天就出發。」

皇上擰眉,許久才回應。

「既然這是你的選擇,那就隨你。」皇上說完,起身去一旁的架子上,取下一把長劍走到赫連煜跟前,這把劍被金黃色的綢緞包著,皇上把劍露出來給赫連煜看,然後告訴他,「這是先皇留給朕的寶劍,朕今天交給你,希望你能用這把劍為百姓做好事。」

赫連煜沒有接,他知道這把劍的重要性,歷代皇上傳位都是傳國玉璽,而天啟不一樣,還需要另一樣東西,那就是眼前這把劍,要問他如何得知,那是因為小時候父皇對他說過。

在他三歲前,父皇對他極好,可是後來母妃出事後,父皇就對他不聞不問。

如今,父皇將劍交給他,是何意?

真的是要讓他拿這把劍為百姓做事?

走着走着,我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那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場。草場上,一羣孩子在嬉笑。有男孩,有女孩。他們在玩過家家的遊戲。

Previous article

將鎮局鬼放出後,姜超不聲不響的把小葫蘆塞進了自己的口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