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哇,紀雪,」安敬慕驚訝地望著那些串好的肉串,問道:「這些竹籤你哪來的?」

紀雪淡淡的掃視一眼,不是很在意地道:「哦,用靈力削的。」

「原來靈力還可以這麼用!」話中是滿滿的恍然大悟。

紀雪忽然心情很好:「還好了,只要你敢於嘗試啦。那個帶我們的修士又沒教我們術法,沒辦法,我只好自個兒發掘靈力的用處了。」

「這樣啊。」安敬慕很嗨的聊著天,完全沒在意其他人無言以對的臉。

??(ˊωˋ*)??

顧影陌眸色深了深:既然如此,那他是不是也可以用靈力做一些其他的事?

紀雪用樹枝在地上畫了個足以將所有人圈起來的圈。

「你在做什麼?」蘇白問,這人一直很少說話。

「不明顯嗎?」紀雪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在嘗試布靈力屏障啊!」

「哦。」祝你成功。

紀雪試了一次,沒成功……她並不氣餒,總結了一下得失,又開始嘗試第二次,失敗……

一次、兩次、三次、四次……

第十七次的時候,還真讓她成功了。她拍拍手:「好了,現在可以開始烤肉了。」

她回身,卻發現所有人都在盤著腿修鍊。

還真是……認真啊……

算了,指望這群人搭把手怕是不可能了,還是她自己親自來吧。 「昊天!你想去見一見這邊的莫甘娜嗎?」凱莎望著我。

「開始的時候有這個想法,現在嘛!還是算了。」我搖搖頭。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敢,陪著凱莎這麼久了,我心裡很清楚,凱莎也好莫甘娜也好,這兩個女人要說固執,在已知宇宙里真的可以排上前兩名,一旦認定了的事情,就絕對不會再回頭。很有可能兩人一見面就開打,根本不需要溝通。

「天上那是什麼?」瑞萌萌尖叫起來。

空中一道光束直接照射向地面,那邊我記得是洛陽方向,該死饕餮動用了核以上威力的武器,他們不怕制裁嗎?

葛小倫身上散發著煞氣,一振翅膀沖向空中。

饕餮的「凶」潮裹挾著巨大的能量直接攻擊了完全沒有防備的洛陽城,造成死傷無算。

另一邊,杜薔薇哭倒在地,惡魔阿托帶著莫甘娜的怒意斬殺了饕餮的指揮官。

跟著救援的隊伍,我來到了洛陽城。

看著一地的狼藉,到處是垮塌的建築,結晶的大地,還有不規則的屍體。我心裡的怒意實在是無法遏制,我迫切的想要找一個發泄的地方。

在難民營地裡面,我不斷地抑制著怒氣,醫治著送來的傷員,不眠不休地奮戰一個晝夜,可是心裡的殺意卻在不斷地升級。

忽地,一股能量波動被我察覺,這是天使若寧,還有華燁。來的好啊!我正想著怎麼發泄一下,這就把沙包送到了眼前。

「阿支!」

「嗯!」

「我不會殺掉華燁,但是能不能痛扁他一頓呢?」虛空里我和阿支交談著,這樣的交流方式即便是凱莎都不能察覺。

「應該可以吧,但是你要保證不會殺了他。能再做一件事嗎?」阿支竟然同意了貌似還有所求。

「說吧!」

「把那艏發射武器的戰艦打下來能辦到吧?」

「當然!但是為什麼呢?」

「我共享了你的知識還有你的很多看法,我明白生命是無價的,哪怕是這些沒有任何戰鬥力的藍星生命,剛才好多生命都消失了,我覺得現在我很憤怒,是的憤怒,我覺得只要打下那艏飛船我的心情會平復一些,所以拜託了!」不知不覺中阿支也具有了感情,也不知道這是好還是壞。

「好的,你就看著吧!我先去吊打天渣」話音一落,伸出翅膀,拿出我最快的速度飛向華燁所在的地方。營地里的我就像沒有出現一樣,只有剛才站立的地方留下了一個深坑。

黃石城方向的空中,華燁坐著猥瑣的動作,不斷地挑逗著涼冰,接著面色一緊,看向我的方向,在周圍幾人還沒發現的時候我已經穩穩的浮在半空,打量著所有人。

韋老七、杜薔薇、涼冰。那邊是若寧、華燁還有有幾個不知名的天渣,除了若寧一臉的憤怒。其他人都一臉震驚的看著我,打量著我。只怪我出現的太過突兀。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吶!天使華燁,我可以揍你一頓嗎?」對方還沒開口,我就先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你以為你是誰,竟敢對吾王如此不敬。」一個龍套天渣對我大吼。

「龍套就該有所覺悟,給我趴下!」這一聲趴下,我含怒吼出,聲音之大,所有人捂著耳朵都能聽得一清二楚,遠方的鳥獸被驚走,地上更是騰起煙塵。

隨著話音落下,剛才那個龍套軟軟的掉在地上,七竅流血,被活活的震死當場,這更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驚訝。

涼冰自問也可以秒殺這個天渣,但是這樣的方式卻做不到,眼眸浮起白芒,聯通惡魔一號讀取我的數據,但是得到的結果卻是除了我是天使其他的一概都是未知。

華燁臉上震驚的神色還沒有收回,就見眼前一個拳頭慢慢變大,想要躲避卻是來不及了,誰知中間一支弓箭卻劃過我們二人中間,還逼的我不得不收回攻勢——天使若寧。

「哼!若寧你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我冷哼一聲。這一聲猶如一個炸雷落在若寧耳邊,瑞寧臉色一邊轉身就跑,那速度要多快有多快,直接扔下華燁幾人頭也不回的直接開溜。

「能跑到哪裡去?」說我我抬起手,手中一塊小小的空間在蠕動變化。

若寧覺得自己跑的夠遠了,呼了口氣,本想回頭看看,可是眼前華燁幾人的身影卻在變大,她又回到了原地。這實在是有夠詭異,若寧稍稍調整身體向另一個方向遁去,誰知眨眼間又回到原地,三四次過後若寧始終無法逃離,她再也不敢逃了,臉色蒼白的看著我,一邊防備一邊積蓄力量。

旁觀的杜薔薇、涼冰三人更是大眼瞪小眼,只見被我吼死一個天渣后,若寧就在不斷的逃跑,眨眼就不見了,可十幾秒以後就從另一個方向飛回原地。

華燁的眼裡出現了害怕的神色,看著我,仿若看著一尊殺神,光是我身上浮現的煞氣仿若實質一般,從我身體裡面湧出,環繞在身上。周邊幾個天渣更是渾身發抖,就連直面我都無法做到。

「呆一邊去,等下才收拾你!」我瞪了一眼若寧。

若寧就像被抽空了所有力氣,慢慢落到地上,雙手環抱,不斷發抖,再也沒有了戰鬥的意志,她,崩潰了。

「來吧!華燁!」我對著華燁勾勾手指。

華燁面色蒼白,可是又不能逃,不只是我,看來他也察覺到我們正在被惡魔、烈陽、卡爾薩斯監視著,逃跑的話不是做不到可是他丟不起這個臉。

「不過來嗎?好吧!我過去也是一樣的。」我雙手負在身後,在空中邁開步子,一步又一步走向華燁。

「嚇唬誰呢,我倒要看看你有幾斤幾兩。」華燁額角見汗,來自我的煞氣越來越近,他感覺壓力越來越大,甚至有些氣喘。

沒有破風聲,沒有任何能量波動,我就這麼「走」到華燁面前,二話不說出手就打。

華燁鼓足力量,一邊卸開我的拳頭,一邊極力反擊,拳來腳往打作一團,速度快到根本看不見出招。杜薔薇張著嘴都合不攏了看著我們二人身前一片模糊,她根本看不見我們怎麼交手的。韋老七捂住自己的耳朵,臉上全是痛苦,拳頭激起的聲音太大了,大到難以忍受。涼冰一臉冷汗,她也只是能看清速度稍慢的幾拳。

「歐啦!歐啦!歐啦!」我不斷加大力量,一拳又一拳擊出,華燁越打越心寒,他只覺得雙手漸漸發麻快防禦不住了,他只能咬著牙死撐。外泄的力量在地上不斷騰起煙塵,韋老七已經不知道被這力量吹倒哪去了,薔薇躲在涼冰的背後,涼冰雙手前推看看抵禦住外泄的力量。

「你到底是誰啊!」華燁再也抵禦不住,身體向後一滑,拉開距離,不斷地揮動著雙手,活動者被打得發麻的雙手。

「我嗎?我是這個宇宙里最恨你的人,沒有之一,你可千萬別跑了,我的怒意一半都沒有宣洩完啊!」我一邊說話,一邊拉開襯衫衣領和袖口的扣子。

「哼!你這是找死!」華燁說完拿出一把長劍,向我斬來。

「給我滾!」低下身子左手格擋,右手蓄力。華燁在冷笑,他彷彿已經看見我的拳頭被長劍斬開,劍刃接著劃過我的胸膛。

只聽見「鐺」的一聲,我的拳頭不但沒有被斬開,更是格擋下這一劍,拳頭上縈繞著一個能量團,另一隻拳頭蓄力已滿直直地打向華燁的腹部。

「給我滾!」伴隨著我的吼聲,華燁只覺得自己就像撞在圍牆上一樣,一股巨大的力量擊打在自己的腹部,他整個人就像蝦米一樣弓著身子飛上半空。

「哇!」的一下,就像要把自己的腸子都嘔出來一樣,華燁大口的噴著血,完全沒有辦法改變自己的姿勢飛上半空。在旁人看來,華燁此刻就像噴著血推動自己飛上半空。

「呼!爽了!」我拍拍手,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 「咦?」男子玄衣墨發,清雅矜貴,斂盡一身浮華,時間止於剎那。完全顛覆了先前白衣飄飄,仙氣襲人的模樣。這就是易道真君,帶著紀雪他們來到修仙界的元嬰期修士。

「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有點詫異罷了,這一屆的凡人,居然有一個術法資質如此優秀的女孩。那,好像是古籍中說的,絕對天賦。在術法方面的絕對天賦。

還是先瞞著好了,免得自己看上的徒弟又被人搶走。想到先前被搶走的三個徒弟,易道真君只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

「紀雪,你這手藝真不錯,比起雲來居裡面的大廚都不差。」關浩之一邊吃一邊不忘誇讚。

其實紀雪根本不需要誇獎,她的手藝有多好,她自己最清楚。可看著夥伴們吃的開心,她還是心中覺得一陣慰藉。

時光能夠再慢一點,再慢一點就好了,不需要多少,只要再慢一點點。能讓她記住、讓她描繪、讓她印刻夥伴們無憂無慮的笑靨。

兩世以來,她是第一次接觸這種真摯的情感――友誼。她十分珍惜,十分珍惜,所以享受的小心翼翼。也意味著,對於朋友,她的底線比較低,但原則性問題,卻不會改變。

「是呀是呀。」安敬慕忙附和:「影陌,你覺得如何?」

顧影陌動作優雅地吃著烤肉,卻連一點油膩都沒有粘上。那一身通透的貴氣,哪裡像一個皇商的兒子,分明比安敬慕更像是世家公子:「嗯,不錯。」

在一片歡樂的氣氛中,紀月初只靜靜地看著關浩之微笑,眸底勾勒出一片安逸溫柔。紀雪甚至不知道,一個在神醫谷里長大的弟子,一個被養在深閨里的少女究竟是怎樣勾搭在一起的。她好想好想知道他們之間的故事,在她不知道的時候,一定曾發生很美麗很美麗的事情吧。

不過,在外人面前始終清貴優雅的世家公子,在朋友面前就變得逗逼好笑。對外人毫不留情的閨閣少女,對朋友卻總是溫柔以待。

好像,

還挺般配?

宋子吟看了一眼眾人,默默的放下竹籤,喝了一杯茶。你問茶怎麼來的?我只能說材料都是現成的。他們在河邊休息,又在森林裡,並不缺少茶葉和大的樹葉。宋子吟又是火系靈根,泡杯茶有什麼新奇的?

「剩下這些妖獸的屍體怎麼處理?」宋子吟喝了一口茶,問道。

「嘻嘻,」關浩之笑笑:「剩下來就交給我吧。」只見關浩之從袖口裡拿出一包藥粉,撒在那些被殺死的妖獸的屍體上。少頃,屍體化成了水,不復存在。

化屍粉!!!

團隊里好幾個少年訕訕的摸了摸鼻子,有的甚至打了個寒噤:

醫生什麼的,果然不好惹哈~

「紀雪,你怎麼做到的?」蘇白問。

「什麼?」

「屏障,阻隔聲音氣味的屏障。」蘇白眼眸微抬,聲音清清冷冷,透著禁慾的味道。

「你想知道?」紀雪揚唇對他笑了笑。

蘇白點了點頭。

「哦。」她答應了一聲:「因為我聰明啊~」

呵呵,說了等於沒說。

雖然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蘇白卻沒有再問下去了。一群人靜靜地吃完烤肉,紀雪撤了屏障,席地休息,下半夜還是她守。

……

「這都是第三幫退出的人了,這屆凡人的心理素質和綜合能力怎麼這麼差。」負責護送退出的人會家的金丹期修士不滿地感嘆了一句。

「忍忍吧,到後面人就少了,這前三天是最忙的時候。」另一個修士勸了一句。

「唉……我到不是覺得累,就是不知道幾番歷練下來,數千萬人能留下多少。」

「且行且看,結果很快就出來了。」

……

幾天下來,大半的人都狼狽極了,衣衫不整,褶皺分明,約莫著有好幾天沒洗澡了罷。唯獨紀雪一行人,仍舊纖塵不染,氣度猶在,他們彷彿就像來旅遊似的,一點苦頭都沒有吃到,活的比在家裡還要逍遙自在。

當然,這只是表象。事實上,小隊里的每一個人都有了長足的進步。額,紀雪除外,她能力本來就好,進一小步都十分困難。不過,這難不倒紀雪,因為她每時每刻都有在進步,雖然進步並不明顯。不論是心境的提升,還是本身武力值的提高。但至少,她敢說,在小隊一群人里,沒有一個人,比她的心思更加清靈通透。

三下兩下幹掉前面的妖獸,關浩之來不及發出一個滿足的笑臉,就匆匆忙忙收拾好妖獸肉跑到紀雪身前。關浩之的速度很快,可另一個人的速度更快。只見一道紅色的身影從關浩之眼前掠過,很快的就搶在了關浩之的前面,到了紀雪面前。

「宋子吟,別太過分!!!」關浩之快被這不要臉的女人氣死了,每次都是這樣!

「哦,不好意思,今天的分量又是我的咯。關公子還是等明日吧~」宋子吟絲毫不在意關浩之的語氣。名額只有五個,當然是先到先得咯。倒是這傢伙,蠢得不可思議。

「宋、子、吟!!!」啊啊啊~氣死他了!

宋子吟懶得理髮瘋的人,轉首看向紀雪:「今天,也拜託雪姑娘了。」她彎了彎眸,眸子里有細碎的星光閃耀,黑如鴉羽的睫毛輕輕撲閃著,狀如蝶翼。

「好的。」紀雪淡定接過肉,這種戲碼,幾乎每天都要上演一次,她已經對此免疫了。

「沒事,我的分給你。」紀月初心疼地看著關某人,輕言輕語的道。

又來了……又來了……

暈(=_=)

小隊里的人花了最快的速度,適應了森林裡的生活。紀雪和冬暖是十六個人裡面手藝最好的,所以做飯的事情交給她們了。

但紀雪卻立下了規矩:只有最先採集到原材料並迅速交給冬暖和她的五個人,才能吃到了她們做的飯。要不做不到,對不起,那就自己來吧,她們不伺候。

以關浩之的能力,是可以奪得前五的。奈何,有個存心想折騰他的宋子吟。不過,宋小姑娘這和關浩之的關係不咋地,但和紀月初的關係非常不錯。

尼瑪,最後真的不會上演兩人爭一女的戲碼嗎?

紀雪:……

作者君,能不能別亂給自己加戲???由於最近幾個月太忙,不得不作出不定時更新的決定,現在我只能夠解釋作「厚積薄發」,我會構思出更好的章節和場景的,然後一點一點的完成這第一部小說 一個月後,留下的只剩下寥寥數百人。易道真君又換回那身仙氣飄飄的道袍,一個字都沒有說,直接開著靈船帶著他們到達下一個場地。

登雲階。呵呵,其實就是一千級階梯,果然,每個修仙小說裡面都跑不了走樓梯。紀雪翻個白眼,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搶著跑上去,而是悠哉悠哉一階一階穩穩的踩著走。前三百級階梯走的毫無壓力,到了第三百零一階才隱隱感受到重力的存在。忘了說,在走登雲階的過程中,修為是被封起來了的。所以,靠的全都是體力和毅力。

「你不累嗎?」第六百階,很多人都氣喘吁吁,走一步歇一步。只有紀雪悠哉悠哉,不像是在接受歷練,更像是在春日的湖邊,或幽靜的九曲迴廊里閑庭信步。雖然也有的人沒有氣喘吁吁,衣衫整潔,但也沒有閑的誇張和紀雪一般。

這位姑娘,是來玩的吧?是吧是吧???

「還好。」紀雪迷之微笑,不想回憶剛開始習武時那段悲催的日子。

「為什麼你走起來如此輕鬆?」那人不死心,咬著牙,繼續問道。

紀雪歪著腦袋,想了想,給出這個答案:「可能是因為我有武功吧。」

胖妞的豪門之旅 「怎麼可能?我們有武功的內力都被封了。」那人不相信,覺得紀雪在敷衍他。

「也許是我長的貌美如花,這台階不封了呢。」紀雪懶得和這人說話了,懶洋洋的給出一個最不靠譜的答案。

不過要達到目的,或許比想象要困難許多。

Previous article

「什麼老爺爺,人家說什麼你就信什麼,怎麼這麼傻呢!這麼大了,還這麼天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