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咦?你的衣服呢?」玉兔突然發現,小黑之前穿在身上的那身粉色羽絨服不見了。

「我的毛就是我的衣服呀,我的毛可以變成好幾種款式的衣服呢!」小黑有些得意地說道。

「真厲害,你是修鍊了多少年啊?」玉兔好奇道。

「好幾百年吧,現在有空的時候也會打坐修行,最開始我只能變出兩種衣服,現在能變出的款式就多了,全都得益於我勤加修鍊。」小黑說道。

隨後,小黑又變成人形了,只是,這次穿的是一身粉色的呢外套。

「好厲害,那我也要好好修鍊,早日變成人。」玉兔一臉羨慕地說道。

「呵呵,就你那暴脾氣,能靜心修鍊嗎?」熙熙挑眉,質疑道。

「呼…只要少和嫦娥待在一塊,我的脾氣肯定會好起來的,遲早有一天,我也會像熙子那麼溫柔的。」玉兔肥爪握拳,堅定道。

其餘三人呵呵了一聲,就沒再說什麼了。

「小玉,你回來啦,玩得可高興?」在「熙熙不攘攘」等了玉兔半天的嫦娥,在看到玉兔回來后,就興奮地跑了過去,將它摟在了懷裡。

「現在是冬天,你怎麼把夏天的衣服穿出來了?」 霸少蜜寵小萌妻 看著嫦娥這身緊身短裙裝,玉兔皺眉道。

「我又不怕冷,你不知道,我穿這身走在路上,好多人回頭看我喲,還給我拍照,還有人問我手機號,哈哈,好害羞喲!」說著,嫦娥就捂住了臉,一臉嬌羞的模樣。

「呵,他們估計以為你的腦子有問題。」玉兔扯了扯身上的小背背裙,努力地將屁屁遮住。

「為什麼呢?」嫦娥歪著頭,疑惑道。

「現在是冬天,你看看街上的人,誰穿得有你少?」玉兔指了指窗外,說道。

「你不就比我穿得少碼?」嫦娥嘟嘴道。

「我是人嗎?我是兔子好嗎!」玉兔感覺多和嫦娥說幾句話,自己的脾氣又會上來。

「哦…可是我沒有冬天的衣服啊。」嫦娥癟了癟嘴,說道。

「我給你找幾身吧。」雲熙子笑著說道。

「真的?你太好了,對了,你叫啥來著?」嫦娥急忙挽住雲熙子的胳膊,親熱地問道。

「雲熙子。」說著,雲熙子就帶著嫦娥上了二樓。

「你們說她的腦子是不是有問題?」玉兔扶額,看向眾人。

「呵呵,嫦娥姐姐蠻單純的。」呵呵尬笑道。

「她就是傻!」說著,玉兔又扯了扯小背背裙的下擺。

「噗嘶噗嘶!」錦鯉朝熙熙眨巴著眼睛。

「幹嘛?」熙熙走到了魚缸前,看向錦鯉,問道。

「你覺不覺得她倆就像沒頭腦和不高興?」錦鯉賊笑道。

「哈哈,你形容得很貼切。」熙熙小短手捂嘴,小聲地笑道。

從那以後,這對沒頭腦和不高興的組合就成了「熙熙不攘攘」的常客,沒事就來這裡晃悠,給大家帶來了不少的樂趣和笑料。 那幾個男的在廣寒宮和人間來來回回地跑了幾趟后,終於給嫦娥到騰出了一個簡易的化糞裝置來。

不過,因為是簡易的,所以,孫挺建議嫦娥拉肚子的時候還是來凡間解決,反正她跟婪夢一樣,可以召喚白霧,隨時秒穿。

廁所弄好后,嫦娥就開開心心地回去如廁了,順便補個美容覺。

嫦娥這一覺啊,一睡就是十多天,把玉兔徹底忘在了凡間。

玉兔到也自在,並不急著回去,在「熙熙不攘攘」呆了幾天後,就跑去熊萌萌的麵館晃悠了。

「據說你是大熊貓?」等到中午過後,店裡就沒人來吃面了,熊萌萌就開始打掃衛生了。

「是呀,不像嗎?」熊萌萌一邊擦著桌子,一邊回答著玉兔時不時拋來的問題。

「不知道,我以前沒見過大熊貓,你能變回原形給我看看不?」玉兔也找來一張抹布,幫著熊萌萌擦著桌子。

「那你去把店門關上。」熊萌萌指了指門口,說道。

「好!」玉兔點了點頭,就蹦到了門口,將店門關了起來,並反鎖上了。

「看好了啊,大活人變滾滾了!」大喊一聲后,熊萌萌就瞬間變成了滾滾的模樣。

「你把衣服脫了,你穿著衣服,我看不見裡面長啥樣。」玉兔說道。

「誒,我說,你是女的嗎?」熊萌萌皺眉道,開始懷疑起玉兔的性別來啦。

「是呀,你看,我木有jj。」說著,玉兔就把雲熙子給它買的連衣裙撩了起來,指著下面說道。

「我勒個去!亮瞎我的熊眼啊!」熊萌萌急忙用抬起爪子遮住了眼睛,並把頭調開了。

「看到了吧,我確確實實是女的。」玉兔將裙子放了下來,一屁屁坐到了桌子上。

「好,我知道了。」熊萌萌無語道。

隨後,熊萌萌就從褲子兜里拿出了煙盒和打火機,用嘴叼出一根香煙后,就點燃了。

「呼…」猛吸了一口煙后,熊萌萌愜意地吐了一圈煙霧出來。

「你在吸煙嗎?」玉兔歪著頭看向熊萌萌,好奇道。

「嗯,來根嗎?」熊萌萌又從兜里將煙盒摸了出來,遞給了玉兔。

「好,謝謝!」玉兔抽了一根香煙出來,就學著熊萌萌的樣子,拿在嘴裡吸了一口,然後再朝空氣里吐了一下。

總裁de舞娘老婆 不過,卻只吐了一嘴兒空氣出來。

「哈哈哈,都還沒點燃呢!」熊萌萌大笑了一會後,就從兜里拿出打火機,給玉兔把煙點上了。

隨後,玉兔又吸了一口,並學著熊萌萌的樣子朝外面吐白煙。

「咳咳咳…」不過,它吸得太猛了,還沒來得及吐出來,就吞進了肚子里。

「哈哈哈…你別忘往肚子里吞啊,要吐出來,不過,剛開始抽煙被嗆到很正常,哥也是這麼過來的。」熊萌萌大笑道。

將那根煙吸完后,熊萌萌又繼續打掃衛生了。

熊萌萌雖然個人衛生習慣不太好,但把麵館還是收拾得很乾凈,畢竟,餐飲行業,衛生很重要。

所以,熊萌萌一天至少要做兩到三次衛生。

看到熊萌萌撅著屁

屁在那裡拖地,玉兔又吸了兩口煙后,也拿著另外根拖把,埋頭拖起地來。

「哎我說,大兔子,你怎麼今天有興緻跑我這裡來了,怎麼沒去纏著熙子帶你去逛街呢?」熊萌萌扭頭,好奇地看著玉兔。

「哦,我都逛膩了,再說熙子也挺忙的,我不能總纏著她。」玉兔低著頭,說道。

「喲呵,沒想到大兔子你還有善解人意的一面啊!」熊萌萌打趣道。

看著眼前這個認真拖地的玉兔,熊萌萌實在是很難把它跟那隻在廣寒宮上搗屎的兔子聯繫起來。

「你別叫我大兔子好嗎,跟小黑比起來,我算很嬌小了。」玉兔有些不滿地抬起頭,看向熊萌萌。

「哦,那你有名字嗎?」熊萌萌好奇道。

「玉兔就是我的名字啊,不過,嫦娥總叫我小玉。」玉兔說道。

「額,玉兔不是名字,而是種類的稱呼,就像我是大熊貓,但我不叫大熊貓,而叫熊萌萌。」熊萌萌站直了身子,雙爪撐著拖把桿,看向玉兔,說道。

「那熊萌萌是你自己起的嗎?」玉兔也站直了,學著熊萌萌的樣子,雙爪撐著拖把桿。

「是呀,變成人後就要給自己辦身份證,就需要有名字,雖然我的身份證是假的,但名字是真的,熊萌萌,好聽吧?」熊萌萌得意地看著玉兔,說道。

「好聽,那你給我也起一個吧。」玉兔帶著期盼的目光看向熊萌萌。

「額,那你喜歡可愛一點的名字還是有個性一點的名字?」熊萌萌問道。

「都可以。」玉兔說道。

「唔…」熊萌萌撓了撓頭,想了一會,說道:「不如叫兔大白吧,據說熙子他們有個朋友養了只小兔子叫小白,你就叫大白好了。」

玉兔想了想,說道:「可以,兔大白,比小玉聽起來有氣勢一些。」

「做完清潔你做啥?」看著熊萌萌又開始撅著屁屁拖地了,玉兔好奇道。

「不知道,你會玩麻將不?」熊萌萌突然發現,貌似很久沒搓過麻將了。

星墜 「不會,不過我可以學,我很聰明的。」玉兔有些急切地說道。

「那你去把熙熙和呵呵喊來,下午我們搓會麻將。」熊萌萌說道。

「好的。」說完,玉兔扔掉拖把后,就蹦蹦跳跳地開門出去了,出去后,還不忘回頭將門關上。

「這丫怎麼好像變了個人,哦不,兔子似的。」看著玉兔那歡快蹦的背影,熊萌萌疑惑道。

要知道,玉兔可是在熊萌萌的腦海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啊。

儘管,他現在不再夢到粑粑了,但當玉兔靠近他時,他總感覺玉兔在身後藏著一堆粑粑,打算趁自己不注意的時候,將粑粑扔到自己的臉上。

不過,和玉兔相處了一會後,熊萌萌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喲,爪子又癢了,又想輸牌了。」熙熙那略帶嘲諷的聲音從店外傳了進來。

只見,玉兔一手抱著熙熙,一手抱著呵呵,推開店門后,就蹦蹦跳跳地跨了進來。

「呵,那麼久沒打了,你怎麼知道我會輸牌?」熊萌萌也不甘示弱,放下拖把后,就挽起了袖子。

「是大熊貓還是小熊貓,拉出來踹幾腳不就知道了!」熙熙從玉兔的懷裡蹦了出來,將店門鎖好后,就對熊萌萌做了一個鬼臉,率先上了樓。

「卧槽!你怎麼總是亂改歇後語,能做個有文化的洋娃娃嗎?」熊萌萌也跟著上了樓。

「走吧,玉兔,我們只打牌,不賭錢的。」呵呵也從玉兔的懷裡蹦了下來。

「以後叫我大白吧,這是熊萌萌剛剛給我取的名字,全名是兔大白。」玉兔說道。

「額,好的,大白。」呵呵扭頭瞅了玉兔一眼,點頭道。

三人血戰,熊萌萌和熙熙坐對家,玉兔坐在兩人的中間,呵呵搬著凳子站在玉兔的旁邊,現教它打牌。

「四條!」熊萌萌甩出一張牌。

「胡啦!啦啦啦啦啦…」熙熙再次胡牌。

「卧槽!你怎麼截胡我的牌,怎麼就沒見你胡大白的?」熊萌萌抱怨道。

「大白是新手,自然要對它手下留情了,是吧,大白。」熙熙扭頭看向玉兔,得意地笑道。

「哦。」玉兔點了點頭,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就已經打了好幾圈了。

最後,又是熙熙贏到了最後,熊萌萌輸到了最後,而玉兔則懵逼到了最後。

「熊萌萌,明早過來做清潔喲,我和呵呵,還有大白就先回去了,你收拾好記得營業喲,馬上就到晚飯的點了。」熙熙從椅子上跳了下來,準備離開了。

「知道啦!」熊萌萌不耐道,他輸牌后就要承包「熙熙不攘攘」一個早上的清潔工作,而熙熙輸牌后則要承包麵館一個早上的清潔工作。

不過,熙熙從沒輸過牌。

「你們先回去吧,我幫熊萌萌收拾一下。」玉兔學著熊萌萌的樣子,將麻將和撲克裝了回去。

「也行吧,記得提醒他變身,免得又頂著一身滾滾皮跑去煮麵了。」熙熙說道。

「好的。」玉兔點了點頭。

「趕緊走,嗦!」熊萌萌不耐煩地朝熙熙揮了揮手。

「嘻嘻,大輸家熊萌萌,啦啦啦啦啦啦…」熙熙拉著呵呵的小短手,哼著不成調的小曲兒就從窗口蹦了出去,然後很快消失。

「煩死了,總輸給她!」熊萌萌從兜里拿出了香煙,靠在窗口,點燃,並狠吸了一口。

看著熊萌萌吞雲吐霧的樣子,玉兔又伸出了爪子,「給我也來根。」

「呵呵,你也上癮了?」 田園小妻狠旺夫 熊萌萌笑著抽出一根遞給玉兔,並幫它點燃,「你千萬別告訴他們我給你煙抽喲,不然我會挨罵的。」

「哦,好的。」玉兔輕輕地吸了一口,然後又吐了出來,雖然吐的煙霧沒有熊萌萌的多,但至少沒有再嗆到自己了。

「那個,你有對象嗎?」玉兔突然看向熊萌萌,問道。

「咳咳咳…啥?」熊萌萌被玉兔的話給嗆到了。

「對象,就是熙熙和呵呵那種關係的。」玉兔說道。

「沒有。」熊萌萌搖了搖頭。

「那我可以做你的對象嗎?」玉兔吸了一口煙,隨後朝熊萌萌吐出了一縷白色的煙霧。

「咳咳咳…」熊萌萌再次被嗆到,咳嗽得更厲害了。 「你..還好吧?」看著熊萌萌咳嗽不停,玉兔真擔心他把自己給咳死了。

「咳咳咳…你嚇到我了。」又咳嗽了一會後,熊萌萌說道。

「你不想和我成為對象嗎?」玉兔癟了癟嘴,有些難過地問道。

它活了那麼多年,終於有了一個心意的對象,儘管熊萌萌是只大熊貓,和它不是一個種族,但它還是很心水熊萌萌。

「不是想不想的問題,而是能不能的問題,你是兔子,我是大熊貓,明白嗎?況且,我還可以變成人,但你就只能是兔子的樣子。」熊萌萌說道。

在某些方面,熊萌萌的觀念還是很傳統的。

「哦,那如果我可以變成人,我們是不是就有可能處對象了?」玉兔問道,眼中夾雜著一些期待。

「唔…」熊萌萌撓了撓頭,心裡有些糾結,又有些萬馬奔騰的感覺。

哦不,不是萬馬奔騰,而是一萬個熙熙在他的心裡歡快地奔騰。

圖靈心裡也很慌亂,但身為唯一的王室遺孤,他必須要盡全力保護自己的族人,所以只能保持鎮定,「大家不要慌,魚兒說了只有一艘船,應該不是沖著我們來的,但我們也要小心應對。」

Previous article

「行,那你補充一下,今天的事,除卻他說的這些,我還有什麼不知道的,你的那杯茶是泡給星遙的,這件事我了解了。」傅沉已經把事情快速把所有事情串聯起來,「你小子膽子是真大,拿你六叔當槍使?」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