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吼……」

這時候,之前那隻被擊飛的火蜥已經沖向了大地火熊,巨口猛張,趁大地火熊不注意的時候,一下子跳將起來,咬在了對方的手臂上。

「吼……」


大地火熊暴怒不已,吼聲震天,另一隻熊掌對著火蜥猛然拍下。

「轟……」

一道恐怖的聲響傳出,火蜥被擊飛了,倒在十多丈外,但是大地火熊的那隻手臂,卻也被火蜥借力扯斷了。

「吼……」

大地火熊怒不可遏,也不去恢復自己的殘軀,而是一步踏出,對著那隻咬斷它手臂的火蜥殺去。

這時候,另外一隻火蜥已經起身,跳將過來,與這大地火熊廝殺到一起。幾息不到,那隻火蜥也沖了上去,場上的局面又回復到了最初的情形,大地火熊戰雙蜥!

三隻火獸並不知道,兩百丈外的烈火之中,一雙紫金色的眸子在看著他們的戰鬥,彷彿沒有一絲感情,隨時都可能趁機斬殺他們。

大地火熊與兩隻火蜥的戰鬥激烈無比,因為它此時只有一隻手臂,所以,之前的優勢蕩然無存,雙方的大戰處於膠著狀態。

「吼……」

就在這時,又是一聲怒吼從遠方傳來,轟隆隆的踩踏聲越來越響,又彷彿地震一般,整片空間似乎都在搖動,本來溫順的火焰此時被這忽來的氣勢震得使出亂竄。

「又來了一隻,不知道戰況會怎樣呢?」遠處的宇文天眉頭微蹙,心中暗道。

他自然不會這時候上去,將些火獸擊殺,那樣會很費力氣,還不如放開,讓它們互相廝殺一陣,他坐收漁翁之利。

「轟轟轟……」

那道腳步聲近了,三息之久,一隻十多丈高的火牛出現在戰場上,兩隻牛角猶如兩把巨大的火刀一般,烈焰滾滾,霸氣無雙。

這隻火牛的氣息,比火蜥稍強一點,但是比之大地火熊,還略有不及。

它一出現,看了幾眼場上激斗的三隻火獸,巨大的火焰蹄子在地面來回勾了幾下,勾起了一堆堆火星。

「哞……」

火牛沖著廝殺在一起的三獸怒吼一聲,后蹄一蹬,直接沖入了戰場,廝殺起來。

它誰也沒有幫,見到誰便殺誰,所以,靠他最近的一隻火蜥還未反應過來,便被它那恐怖的雙角擊中,幾乎斷成了兩段。

「吼……」

火蜥慘叫一聲,殘破的身軀無法站立起來,只能在遠處的地上掙扎著,吸收著周圍的火焰,來修補自己的傷勢。

一擊重傷了火蜥,火牛並沒有停住攻擊,而是向大地火熊沖了過去。

本來它剛才的舉動讓另外的一隻火蜥暴怒不已,對大地火熊的廝殺漸緩了起來,但是看到火牛沖向了大地火熊,它的怒氣似乎瞬間消散了,二者合力奮戰大地火熊。

宇文天看到這一幕,眼中閃過一絲訝色,雖然說哦這種火中誕生的生靈,靈智屬於最低等的,但是看方才的情況,顯然那種說法站不住腳。

這火牛的舉動看似隨意,其實裡面卻蘊含了大智慧,也許只是碰巧,但是宇文天卻不會當做是碰巧,而是將其與真正的妖獸併入一列。

如果讓他加入剛才的戰鬥,他也會像火牛一樣,先重傷其中一隻火蜥,再留下一隻火蜥與自己合力擊殺大地火熊,到最後,自己再將另外一隻火蜥擊殺。

如果說一上來便圍攻大地火熊,雖然在很短的時間裡可以將之擊殺,但之後它將會面對兩隻是火蜥的圍殺,這將又是一場苦戰,很有可能喪生在兩隻火蜥的口中。

或者是一上來幫助大地火熊擊殺火蜥,那最後的結果便是被大地火熊擊殺。

這是生靈的智慧,這也是生存的方法。

或許一切都是碰巧,但是宇文天卻要慎重對待,所以,不到四隻火獸全部重傷,他是不會出去的。

那隻差點攔腰被撞斷的火蜥,雖然極力吸收著周圍火焰刀能量,來修復殘軀,無奈速度太慢了,數十息已經過去了,它的傷勢依舊嚴重,無法站立起來,更不要說是加入戰鬥了。

「吼……」

大地火熊暴怒一吼,僅剩的那隻恐怖的手臂拍在火牛的一隻巨角之上,一股霸道無匹的力量傳出。

「轟……咔咔……」

火牛的那一隻角,瞬間出現了裂痕,火焰忽閃忽閃,一息之後,轟然斷裂,掉在了地上。

「哞……」

火牛慘叫一聲,身體微微後退幾丈,但卻又迅猛地衝上前去,僅剩的一隻巨角向著大地火熊的腰腹撞去,勢不可擋。

而這時,那隻與大地火熊纏鬥在一起的火蜥,也已經是傷痕纍纍,身上的火焰忽閃忽閃,極不穩定。

「吼……」

它怒吼一聲,巨口向著大地火熊的那隻獨臂咬去。

大地火熊剛才忙著與火牛大戰,加上它的反應太慢,此時那裡估計得到火蜥的攻擊,被火蜥那張恐怖的巨口直接咬到了那隻巨臂上。

「吼……」

大地火熊暴怒,吼聲震天,強有力的獨臂猛然掄起,連帶著火蜥的身體飛了起來,然後重重地砸在地上,火星四濺,火焰順勢蔓延開來。

「吼……」

火蜥慘叫連連,身體幾乎被摔得碎裂,身上的火焰飄忽不定,彷彿是垂死之間的急促呼吸。而大地火熊的那隻手臂,也是被撕掉了一大半,儼然成了一隻無臂火熊。

!! 而這時,火牛的攻擊已至,那隻巨角迅猛無比,直接插入了大地火熊的腰腹,透體而出。

「吼……」

大地火熊慘叫連連,龐大的身軀猛然一擰,火牛那剛剛插入的巨角還沒來得及抽出,只聽得「喀喀」一聲,巨角應聲而斷。

「哞……」

失去了雙角的火牛,亦是慘叫連天,瘋狂地後退。

而此時,大地火熊已經瘋狂了,龐大的身軀猛然沖了過去,如一座大山一般,直接撞到火牛身上。

「轟……」

一道震天的轟鳴聲響起,空間劇烈顫動,火光衝天,兩道龐大的身軀瞬間分開,倒飛出去。

火牛的身軀出現了無數裂痕,火焰滾滾,一時間難以復原,只能躺在大坑中,而大地火熊的身體,則是慢慢散裂開來,怒吼聲不斷。

「是時候了!」遠處的宇文天眼中冷光一閃,噬神槍瞬間出現在手中,腳一蹬地,空間意境施展出來,片刻便出現在火牛的上空。

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氣息,殘喘的三隻火獸哀吼連連,而受傷最輕的火牛,更是掙扎著,要起來戰鬥。

這時候,只見天穹中轟然壓下一道紫金色的光柱,十多丈長,散發著恐怖的毀滅之氣。

「轟……」


火牛還沒有站立起來,宇文天的襲擊已經到了,恐怖的罡氣夾雜著死亡之道,殺戮之道和毀滅之道,霸道無匹地轟擊在火牛的身軀上,一道巨響,火焰連天,不過幾息之後,火勢瞬間微弱,只見火牛那龐大的身軀,此時已經被那恐怖的攻擊轟成了數塊,散落在四處。

「哞……」

即便如此,火牛並沒有立即消亡,而是哀吼連連,聲音傳向了遠處。

「不好,它在呼喚同伴!」

宇文天當即明白了火牛的舉動,片刻不曾遲疑,噬神槍再次舉起,對著那顆巨大的頭顱,猛然轟下。

「轟……」

這一次,吼叫聲停止了,那顆頭顱化為火礫,飛濺在四周,一枚璀璨的火紅色晶核掉落在地,宇文天立即收了起來,然後一轉身,身體與地面持平,化為一道紫金色的舉槍,旋轉著沖向了那即將散滅的大地火熊,直接透體而過。

「轟……」

又是一道震天的巨響,大地火熊徹底散落在空間中了,成為了空間的養料,一枚拳頭大小的晶核懸浮在半空,宇文天一把抓過,扔進了空間戒指,然後向著火蜥掠去。

「吼……吼……」

自從宇文天出現,火蜥的慘叫聲就沒有停止,此時看到宇文天向自己襲來,它們驚恐不已。

修復速度太慢了,其中一隻搖搖晃晃地站立起來,但是還沒有穩住兩息時間,宇文天的恐怖襲擊便碾來,一道十五丈長的紫金色槍罡刺下。

「轟……」

這隻火蜥的身體瞬間崩裂,化為碎塊,散落在大地上,化為滾滾烈焰。

宇文天收了晶核之後,如法炮製,將最後的那一隻火蜥也給轟殺掉了,剛剛拿起晶核,宇文天便感覺都一陣地動山搖,彷彿空間將要崩裂了一般。

緊接著,轟隆隆的奔騰聲傳來,彷彿千軍萬馬襲來一般。

「不好!是獸潮!」

宇文天大驚,立即向著沒有聲息的方向掠去,同時隱匿了自己的氣息。

他知道,之前火牛在呼喚同伴,引來的獸潮,一兩隻或許他可以應付,但是這恐怖的獸潮,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把握。

若是其中有一隻跟最先遇到的火猿一樣,那是死路一條,所以,避其鋒芒,走為上策!

「嗖!」

宇文天如一道清風拂過,瞬間便沒有了蹤跡,彷彿沒有出現過一般,只不過,在他方才呆過的地方,還依舊殘存著不輸於這片空間的氣息。

「轟隆隆……」

恍若千軍萬馬,大河滾滾,一片火獸潮向著這邊湧來,且不說這片獸潮具體有多少火獸,光是正面看過去的這勢不可擋的威勢,已經不是宇文天這樣的武者可以抵擋的了。

「吼……吼……」

「吼……」

……


火獸群停在了宇文天方才站立的地方,不斷地嗅著怪異的氣息,緊接著便是怒吼連連,在原地不停地盤桓,十里疆域,全部是恐怖的火氣。

其中有一隻五十丈高的火獅,彷彿是這群火獸中的帝王,昂著頭緩慢地走了過來,周圍的火獸全部都散開了,形成了一個兩百丈之廣的空間。

這隻火獅兩隻眸子如燃燒的隕石一般,巨口微張,彷彿火山即將噴發。它只是低頭在原地打量了幾下,便仰天大吼一聲,聲如雷霆炸響,震得虛空一陣顫慄。

其餘火獸見之,則是一陣顫抖,又紛紛退開了數十丈距離。

「吼……」

又是一道恐怖的吼叫聲從遠處傳來,這裡的獸群皆都慌亂起來,彷彿如臨大敵。

而那隻巨大的火獅,則是振奮起來,身上火焰鬣毛瞬間幻化出熊熊烈火,散發出一股霸道的威勢。

「吼……」

火獅對著聲音的來源方向,張口大吼一聲,彷彿是在宣戰一般,聲傳百里。

「吼……」

同樣,對方也朝著它大吼了一聲,而且吼聲越來越響亮,看來那隻火獸在向著這裡靠近。

宇文天次數已經在百里之外了,但是兩隻火獸的聲戰他還是停在耳中,他的神識可以捕捉到這隻火獅,知道其強大,不是自己可以對抗得了的。


而就當單雄信拿着他的金頂棗陽槊,快要離開這裏之時。

Previous article

“臣不敢。”李大人還是伏在地上,聲音卻沒剛纔那麼有氣勢了,“臣還要撥記款金,賑災救民,以減少不必要的損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