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君上請進,」起身後,林玄仲第一時間將藍策往府中請。

「林將軍不必多禮,本皇今日特意過來是有一件私事要與你商議,」進入府中不久,正往大廳走的藍策有意放慢速度要與林玄仲並肩說話。

「請聖上直言,」迎上藍策的目光,林玄仲的第一感覺是藍策要說的事與軍事有關,但當注意到『私事』兩字后,不久前那種不好的預感再次浮現。

「素聞你與藍馨公主交好,而且本皇已知藍馨公主對將軍有意,今日本皇想給你們賜婚,林將軍覺得如何?」藍策沒讓林玄仲失望,一言直接道明來意,而且言語間蘊含著一種令人難以抗拒的威勢,當然林玄仲最在意的是藍策所說內容。

「回稟皇上,末將暫時還未想過婚姻大事,」一陣緊張過後,最終想到不能迎娶藍馨公主的林玄仲只好給出委婉的答覆。

「本皇沒說讓你即日迎娶公主,眼下敵國犯境,當以國事為主。不過若是將軍答應,本皇自然會將你們的婚禮延期,」藍策似乎並沒想到林玄仲那要拒絕賜婚的意思,當即打消林玄仲的顧慮。

因為藍策的一句話,原本已經想到可能會令藍馨公主的傷心的林玄仲眼中慢慢浮現一抹掙扎之色。

先前那種不好的預感成為現實,看了一眼藍馨公主后,林玄仲頓時有些為難的想到如果藍馨公主不在這裡,或許還可以直接拒絕藍策,關鍵是藍馨公主就在旁邊,但若再用委婉的方式表示自己不願接受賜婚,極有可能引起藍策的不滿。在時刻受到龍威壓迫,左右為難之下,林玄仲的額頭慢慢浸出汗水。

與此同時,藍策和其身後的那些人都在等著林玄仲的一個答覆。另一邊,周文豐他們同樣在等林玄仲的一個說法,林玄仲的猶豫讓他們察覺到一絲不妥,他們想提醒林玄仲千萬不要拒絕藍策,奈何距離太遠根本無法做到。

「林將軍為何遲遲不言,難道覺得本皇的愛女配不上你?」見林玄仲一副猶猶豫豫的樣子,藍策眼中閃過一絲不滿,臉上的笑容也跟著慢慢散去。

因為藍策這麼一問,原本還抱著一些希望的藍馨公主直接跌落谷底,按照藍馨公主的想法,林玄仲如果對其有半點意思,現在不至於如此為難,只是明明考慮到這一點,藍馨公主依舊沒有離開,還想等林玄仲能給出一個讓其高興的答案。

「皇上恕罪,」藍策那看似平常的一句疑問讓林玄仲緊張到極點,驚的林玄仲趕緊賠罪。而在過去的時間裡,林玄仲幾乎把所有關於自身感情的事都回想一遍,那些喜歡過的女子一一在腦海中浮現,最後連紅葯、紅淚以及凌子心姐妹都想到了,但實際上連第一關都過不了。

在想到一直沒能回北嶺一次,還不知道青藍是否安好時,林玄仲斷斷不敢答應藍策的賜婚,所以往後基本上不用多想,只需想好如何回答藍策才算穩妥即可。

「末將暫時沒有成親的打算,」可惜一時半會想不到合適的說法,林玄仲只能儘快給出回答。不出意外的是林玄仲的答案直接讓藍馨公主掩面而走。

「好一句沒有打算,」到這個時候,藍策已完全明白林玄仲不想娶藍策公主的意思。

「皇上恕罪,」藍策的不滿之意已經溢於言表,龍威之下,林玄仲除了跪下認罪,沒有別的選擇。

「林將軍,你何罪之有?」冷冷反問一句之後,還沒走到大廳的藍策一揮衣袖一個轉身,當即說了一聲,「回宮。」

笑著過來,氣著離開,一前一後,藍策的情緒變化太過明顯。

與此同時,見林玄仲不識大體,惹惱藍策,那些旁觀者不敢為林玄仲說一句好話,一個個閉口不言,只能跟著藍策回去。 第905章回營

連藍策身邊的人都不敢為林玄仲說好話,周文豐等人更是不敢,而且一個個還都不明白林玄仲為什麼要拒絕藍策的好意。早先與藍馨公主同住在一座府邸時,他們早就看出藍馨公主對林玄仲的一番心意,並且覺得林玄仲對藍馨公主有些意思,但是從現在的情況看,他們的想法似乎並不正確。

「恭送皇上,」就這樣,滿心忐忑的一俯首,藍策那一行人漸漸在面前消失。

「將軍,你為何不接受皇上的賜婚?」確定藍策一行人都離開后,秦重第一時間湊上來詢問林玄仲。

「不能接受,」搖搖頭,秦重的疑問讓林玄仲意識到自身錯誤所在,同時也更加堅定剛才的一些想法。

「將軍,你就算不接受,總該說一點好聽的話,你這樣直來直去的回答豈不是傷了帝皇家的顏面,惹惱皇上,以後將軍定然難以受皇上重用,」林玄仲的回答顯然不能讓秦重滿意,關鍵時刻,秦重忍不住將林玄仲那自毀前程的做法給評判一番。

可能剛才注意都在藍馨公主身上,沒考慮到秦重說的這一點,現在秦重將問題直說出來后,林玄仲陡然發現自己不僅傷了藍馨公主的心,而且還是在自毀前程。

不過前程方面可以不去考慮,因為原本林玄仲便打算卸任主將一職,但傷了藍馨公主的心,如同做了另一件違背自身意願的事,林玄仲的心緒因此久久不能平靜。由於不知道藍馨公主此時情況如何,又不能跟過去看看,原本急著回去的興緻轉眼全無,心情直接跌倒谷底。

「秦重,你少說兩句,將軍自有分寸,」見秦重的問題將林玄仲逼到無話可說,雖然同樣覺得林玄仲剛才應對藍策的方式不妥,常思源還是及時提醒秦重打住。

「準備一下,今晚回營的時間不變,」常思源的聲音引起林玄仲的注意,打量一眼其他人後,林玄仲不出意外的發現沒有一個人表現出贊成自己的意思,一個個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看的林玄仲越發揪心。可惜單單意識到自身錯誤並沒什麼用,因為林玄仲不會改變之前的決定。

在想著藍策早晚過來結局都是一樣的后,林玄仲只是感慨以前張九天說過的話全都應驗,因為用情不專最終出了問題,而且還是一個大問題。今日得罪藍策,以後一些事情要想稱心如意恐怕會比之前更難,而且此事一旦傳開,還會對藍馨公主的名聲造成影響,在想到總歸對不起藍馨公主的情況下,林玄仲越想越是心情沉重。

另一邊,原本乘興而來的藍策本想通過結親的方式徹底拉攏林玄仲,可惜計劃並沒有成功,而且還丟了皇家的顏面,回去的途中,藍策對林玄仲的表現越發不滿。雖然事先沒有派人提醒,但林玄仲依舊要承擔冒犯龍威的後果,不過考慮到林玄仲的過往功績,藍策又不能真的拿林玄仲治罪。

回去的路上,藍楓在勸勸藍馨公主后,又特意在藍策面前幫林玄仲說幾句好話。雖然效果不大,還是讓藍策的怒火平息一些。說起來,藍策生氣的原因正是因為林玄仲有功在身,不能降罪與其。

只是一想到今天的事傳出去后,會影響到藍馨公主的婚嫁問題,出於對藍馨公主的疼愛,藍策終究沒法用平常心對待林玄仲的過錯,所以總歸對林玄仲有一些不滿的地方。即便暫時不會對林玄仲治罪,這件事依舊不會這麼簡單過去。

一晃到了晚上,正在林玄仲等人準備出發時,一個車隊停在門口。車裡坐著的人是藍楓,早先便知道林玄仲今晚要走,藍楓是特地過來給林玄仲送行,當然還要告訴林玄仲一些關於藍馨的事。

兩人見面之後,相互問候一下,然後藍楓便說起藍馨的事。與林玄仲想的沒有太大區別,回去之後,藍馨公主一直哭個不停,傷心至極,直到現在糖寶和糖衣還要忙著安慰藍馨公主,所以今晚沒法過來給林玄仲送行。

說完藍馨公主的情況后,藍楓又說藍策暫時不會對今日之事表態,不過可想而知,一旦藍策有所決定,那對林玄仲而言一定不會是什麼好事,所以藍楓希望林玄仲好自為之。事實上,藍楓同樣對林玄仲今日的行為有些不滿,但藍楓知道林玄仲還認識其他女子,如果說世人都有缺點,林玄仲的缺點明顯在個人感情方面。

當然與藍策一樣,藍楓不能因為自身不滿無視林玄仲的個人能力,所以在藍馨公主的事上,藍楓沒說一句個人觀點,甚至不問林玄仲為什麼拒絕藍馨。不過藍楓的做法無形之中依舊給林玄仲帶來很大壓力,幸好臨行之前,藍楓是以朋友的身份相送,互道一聲珍重后,七人直接騎馬離開。

快要離開這條街道時,林玄仲回頭望了一眼將軍府,這藍策賞賜的府邸還沒住熱便要離開,裡面只留下一些僕人,林玄仲有些感慨時間終究過得很快,也在想著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回來。長嘆一聲后,林玄仲回過頭徑直往前方行去。

「將軍,你的糕點?」匆匆經過醉仙樓時,原本因為心情問題已經忘記或者說不想再拿糕點的林玄仲想要直接過去,但常思源還記著這事。想想之前林玄仲對此事異常熱心,常思源猶豫一會後還是提醒一聲。

常思源的提醒引起林玄仲的注意,轉身看了一眼生意依舊極好的醉仙樓,簡單考慮一下,林玄仲還是讓常思源下馬去拿,只不過停下來的只有常思源一人。

等常思源拿著糕點追上來后,一行人加快速度離開藍城,然後星夜疾馳,一路向東趕往營地,第二天一早便趕回軍營。

「你們快看,將軍回來了,」七人離營地還有幾百米時,那些盼著林玄仲早日回來的士兵便注意到正向營地趕來的七人。

從一些普通士兵發現林玄仲他們,到一些將軍聞訊過來,一轉眼那處地方聚集大量人員。那迎接幾人回來的場面,比之前林玄仲與其他人迎接藍策進城時還要大,只不過並沒讓林玄仲感到絲毫開心。

從與那些人打過招呼,再到進入大帳坐下,林玄仲一直保持著一臉平靜之色,當揚石風與阮易過來時,林玄仲沒有向他們問問軍中情況的打算,不過那一眾將卻出於好奇直接問起林玄仲他們在藍城的事。

一個個問東問西,問的林玄仲一句話不想說,把問題交給周文豐后,還沒坐熱的林玄仲直接起身提走常思源拿著的兩盒糕點,丟下一眾將軍摸不清頭腦後,徑直走向雪吟的大帳,途中又特意讓人將阮茗和韓璇找來。

林玄仲一走,周文豐等知道林玄仲心情不佳的人便按照林玄仲的吩咐回答那些將軍的問題。由於臨走之前林玄仲沒向他們特意強調什麼,周文豐等人都明白他們可以說任何事,但要是沒有那件事,他們願意耐心回答其他人的問題。可惜偏偏有那件事,以至於連最喜歡應付這種場面的秦重都變得沉默寡言起來。

林玄仲的直接離開,六位將軍的尷尬反應讓很多熱情滿滿的人都意識到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而且事情與林玄仲有關,否則林玄仲不會突然離開,周文豐他們更不會吞吞吐吐不想說話。在有這樣的猜測下,他們不敢多問,結果周文豐等人自然將林玄仲拒婚的事省去不說。

與此同時,林玄仲那裡,雪吟才剛問藍城的事,林玄仲便讓其以及帳內的其他人不要再問與藍城有關的所有事情。

林玄仲如此反常的行為讓幾女都意識到有些問題,不然林玄仲不會不讓她們問,而且一點沒有要提那邊事情的意思。另外,林玄仲那不苟言笑的樣子還隱隱嚇到他們。

在忍住好奇后,幾女只能按照林玄仲的吩咐品嘗糕點。還好林玄仲回來的早,她們都還沒吃早飯,所以那些美味的糕點漸漸讓幾女忽略剛才的問題,一個個只顧忙著品嘗那各式糕點。

在稱讚林玄仲對她們有心后,幾女臉上都洋溢著開心的笑容。

預期的情形出現,可惜林玄仲卻無法高興起來。因為認識到以往的一些錯誤,回來的路上,林玄仲已經決定要疏遠阮茗和雪吟,所以簡單應付一下后,林玄仲直接同幾女告辭離開。

等再次回到大帳中時,大帳里的人都已安靜下來,一個個筆直的站在軍案下方,等著林玄仲過來。

等在軍案前坐下后,林玄仲的目光直接停在揚石風身上,「近來軍中情況如何?」 第906章兵力激增

「一切進展順利,」揚石風的答案非常簡單。

如此簡略的答案並不能讓林玄仲滿意,所以在阮易給出同樣的答案后,林玄仲讓周文豐等人都回去休息,自己則帶人在營地里巡視一番。十萬大軍鋪展開來陣勢極大,僅僅巡視一部分區域就花了林玄仲一炷香時間,不過看到的情況到底能讓林玄仲滿意。

那些新軍的表現和老軍已沒有多少區別,只是整支軍隊的戰力如何尚未可知。為了保證戰力只強不弱,林玄仲打算通過製作木製兵器來加強士兵之間的鍛煉,從而提升士兵的實戰能力。

在把這個想法吩咐下去后,林玄仲又想到以前的的想法,他們要訓練盾牌兵,所以林玄仲又把此事交給一些人負責。可以說,一轉眼就給下面人找了很多事做,當然目前加強訓練以及增設盾牌營都只是林玄仲的初步想法,林玄仲沒要求下面將軍儘快完成,所以下面將軍並沒意見。

在下面將軍接受各自的職責后,林玄仲又特意去找洪玉。值得一提的是自從被林玄仲破格提拔為副將后,目前洪玉在軍中的地位其實已經能與一些普通將軍相比。今後情報部的作用越大,洪玉的實力越強,地位便會越高。

見到林玄仲后,洪玉自然激動異常,不用林玄仲開口問直接把軍營里的情況彙報給林玄仲。

根據洪玉的說法,或許正是因為軍隊里人員太多,所以挑選人才的過程有些困難,但訓練人員的過程倒沒遇到什麼問題。因為時間有限,對於林玄仲而言,洪玉能取得進展便是好事。如果接下來在沒與其他國家開戰前,洪玉還能取得更多的進展自然再好不過。

再次回到軍帳中時,對營中變化很是滿意的林玄仲總算因此心情舒緩。既然軍中沒什麼問題,接下來只需一邊安心等張九天帶兵趕來匯合,一邊等藍策對他們發布調令。不管藍策要將他們派到哪裡,林玄仲都沒意見,只想儘快將軍隊交給張九天統領。當然有些問題還和之前一樣,以張九天現在的能力未必能統率超過二十萬數的軍隊,所以接下來要做的還是扶植張九天。

等張九天過來后,林玄仲會像之前一樣把大小軍務交給張九天負責,現在除了還對藍馨公主的事耿耿於懷外,林玄仲的心境已經穩定下來。

一晃又是三天過去,經過三天的平靜后,林玄仲拒絕藍策賜婚的事終究以小道消息的方式傳到軍營這裡。對於已經知道此事的人而言,林玄仲拒婚是一件大事,大到足以影響林玄仲的聲望。

傳到軍營里的是外面人員的討論結果,關於林玄仲拒婚一事,外面有兩種說法。有的人覺得林玄仲居功自傲不識抬舉;有的人覺得林玄仲有選擇的權利。因為有人為此爭論不休,一些到城中置辦貨物的士兵無意間便聽到此事,結果就把消息帶到軍隊里。

一傳十,十傳百,很快軍隊里的人都明白了為何那天林玄仲回來時,臉上並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種意氣風發,原來是因為在皇城得罪了皇上。當事情傳到林玄仲耳中時,在感嘆紙終究包不住火后,林玄仲直接下令禁止軍中任何人員私下談論此事,否則一律軍法處置。

原本不少人都已覺得私下議論此事不好,當林玄仲的軍令發布下來后,那些喜歡討論林玄仲私事的人只能壓抑內心的躁動情緒,不敢與其他人私下討論。另一些原本便向著林玄仲的人已經在幫林玄仲維護聲望,可惜這樣絲毫不能減輕林玄仲對藍馨公主的愧疚。

值得一提的是當傳言流入到軍中時,藍策的調令跟著過來。當來使宣讀聖旨的內容后,林玄仲有種不出所料的感覺,藍策果然要將他們調到西部邊境。雖然沒有給確定的期限,但那意思無疑還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過去。

按照林玄仲的猜想,如果藍策又讓其戴罪立功的意思,一定不會將他們派到東境作戰,因為東境的功勞很好獲取,到那裡可以使其儘快擺脫拒婚帶來的影響。另外,組成這支軍隊的人員來歷眾多,派到東境對於控制林玄仲不利,由於親事沒能結成,藍策不想再讓林玄仲迅速壯大實力,以免日後林玄仲真的居功自傲不易管控。

如果把林玄仲派到西境,一定程度上可以遏制林玄仲的成長,當然為防萬一還要再派一名元帥過去,如果才能壓住林玄仲的聲威。藍策的種種考慮與林玄仲的想法沒有太多區別,只是藍策不了解林玄仲的真實想法。如果知道林玄仲想離開軍隊,藍策根本不需做太多的考慮。不過事已至此,林玄仲要考慮的不再是藍策的想法,而是接下來調兵一事。

吩咐常思源傳信給張九天讓其儘快來后,這邊的軍隊已經開始做出兵的準備。從紫雲國到夜國西境有一千多里路,按照一日行軍百里來算,糧草隊伍大概需要半個月時間才能抵達那裡,至於大型軍械隊伍還要慢一點,保守來算等二十萬大軍全部抵達那裡至少需二十天時間。等與那邊的敵軍打起來,還不知道是多長時間后的事情。

讓常思源派人傳信不久,林玄仲又接著讓洪玉派出一些密探,儘快趕往夜國西境探查一切與接下來戰事有關的信息。讓那些探子提前從紫雲國出發依靠自身能力趕到夜國西境是對那些探子的初步考驗,如果有人不能做到,那就證明他們能力不足。

至於山海關北部的消息,林玄仲打算等到駐兵之後再去考慮,現在林玄仲還不敢冒然把密探派到那麼遠的地方。把一些事務安排下去后,林玄仲又在軍營里巡視一遍。那些新軍可能是因為即將奔赴戰場的關係,一個個看起來有些緊張。而那些夜軍精銳一個個摩拳擦掌精神十足,看起來早已急著作戰立功。

現在軍隊的規模壯大到以前的一倍不止,以後計算軍功的事要想個有效方法,不能在記錄功勞時有失公允。公平記功一直是一件難事,按照以往的做法,單憑下面將士自己報數,不能確定他們各自說法的真實性,而且有時候還會有人謊報擊殺敵軍下級軍官以及敵將之類的情況。

以前聽過很多人說他們的軍功記錄存在問題,還有人舉報其他人弄虛作假。現在想想,在人少的時候,他們可以向共同的目標齊心協力,但人多的時候,還是要給一些人嶄露頭角的機會。軍功問題絕不是小事,因為之前的種種考慮,林玄仲想在臨走之前交給張九天一個真正體制健全的軍隊。

於是,在等張九天帶兵過來的這幾天,林玄仲想與諸將好好商議軍隊的發展問題。

兩天後,收到林玄仲消息,張九天直接按照林玄仲的吩咐加快行軍速度,但要趕到林玄仲那裡還需要一段時間。

過去的一段時間裡,張九天在谷國遇到不少事情。因為谷皇逃的匆忙,許多谷國皇室宗親後來才收到消息,起初他們又以為谷皇會與興國的軍隊打回來,但之後事實卻並如他們所想,於是因為害怕藍國會拿他們出氣,分佈在各地的皇室宗親都想逃走,但有一些因為動作太慢或是所處地理位置不好想逃又逃不掉。

早在林玄仲帶兵從追星城離開時,雷軍統帥便與白水蓮各自帶兵趕到谷國南部,所以在兩支軍隊攔在前方后,後面想逃的那些人一個都逃不掉。因此有不少谷國皇室宗親都被攔下,還有些人乾脆進山當了強匪。

說起來,如果那些皇親國戚不逃的話,的確會被藍國打壓,但根據以往的慣例,藍國不會置他們於死地,所以他們自發地歸降大藍國一定比逃跑被抓的結果好一些。當然的確有不少人直接表示歸順藍國,事實證明那些人的選擇並沒錯,雖然他們的原先地位沒法保住,但處境非常安全。

在白水蓮與前雷軍統帥忙著穩定谷國的局勢時,帶著一支軍隊的張九天在谷國中心區域幫他們處理了不少事情。得益於目前的兵力充足,一切事務進展順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近來有不少谷國的人蔘軍,而且是在夜軍沒有發布徵兵訃告的情況下。短短半個月不到,來自各地的參軍人員已達到五萬之數,有的還是之前那六萬不願歸順藍國的谷軍。

令人更加意外的是揚國因為徵兵太多,但又無法養活那麼多的軍隊,最終將多出來的五萬人員交由施江川等人統領,然後又讓施江川把人帶到谷國入林玄仲那支軍,現在已沒有國別之分,而且此事揚王姚軒已經請示藍策。而早在林玄仲被賜婚之前,藍策便已同意此事。 第907章饒軍

現在因為施江川帶兵加入,張九天目前率領的軍隊人數直接暴漲到二十萬出頭。而在人數達到二十萬后,方曲音和張九天都有巨大的管理壓力,兩人已經把最新情況向藍策彙報。不過因為就是這幾天的事,兩人還沒傳信和林玄仲說。

軍隊人數激增之後,對於張九天而言,林玄仲要留下的攤子遠比想象中大。即便之前已經學到很多東西,但是現在看來別說領導一支軍隊,即便連當個主將都難,何況頭上還有一個方曲音。現在事情已經變得遠遠沒有兩人當初對話時那麼簡單。

在張九天與方曲音為軍中的變化忙個不停時,大藍國創立的消息以一日千里的速度傳到趙旭那裡。與此同時,藍國東境的形勢已經完全穩定下來,而且所有夜軍都因為大藍國的創立受到鼓舞,之後那兩支軍隊與攬月國及飛國的戰事打的非常順利。

一鼓作氣將攬月國的幾萬人馬打的不敢再靠近藍國邊境,只能退守要塞,而且還要防範夜軍會打過去。不僅如此,只要攬月國東面的中型公國知道大藍國的順利創立,一定會大受激勵,到時候攬月國在腹背受敵的情況下處境必然岌岌可危。

大藍國的創立註定會對整個北域造成一定影響,可以想象等大藍國創立的消息傳遍整個北域后,會有很多國家因此走上不同的道路。

拋開外部局勢不提,收到藍策的即位大典順利結束的消息后,已經被封為忠勇王的趙旭自然高興無比。現在的情況意味著他們的過往付出全都值得,而屬於大藍國的榮譽同樣屬於他們。

在為夜國取得的成就好好高興一番后,趙旭與燕南天等人同樣為林玄仲的成就高興無比。尤其是對於林玄仲而言相當於半個老師的燕南天,燕南天還清楚的記得當初帶著林玄仲從獸嶺關進入翼國時的情景,那時林玄仲還是一個沒有領兵經驗的普通將軍,一轉眼林玄仲卻已成為名震一方的三軍主將。可以說,林玄仲的進步令其深感欣慰。

與燕南天的感覺有些類似,同樣對林玄仲有過栽培之恩的李劍然與張大膽兩人都為林玄仲感到自豪,自從樊城一役開始,林玄仲再沒讓他們失望過,反而還不停地給他們帶來驚喜,他們沒有看錯林玄仲。

而對於趙旭而言,林玄仲的成功不僅令人高興,而且還證明他們當初決意守住翼國的決定是一個錯誤,現在看來,一個衰敗的翼國根本比不上林玄仲。 腹黑老公追萌妻 當然不管怎樣,趙旭希望林玄仲可以在軍途上越走越遠,有朝一日真的成為像趙武那樣傑出的統帥。

總而言之,隨著大藍國的創立,林玄仲的名字徹底在整個大藍國傳開,那些受過林玄仲恩情或是知道林玄仲的人大多在為此事高興,尤其是青羿與方青等人。

原以為他們只要努力便能追上林玄仲,但現在看來,一個個都錯的有些離譜。雖然過去的時間不怎麼長,但他們與林玄仲之間的差距似乎變得更大。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五日後,張九天與方曲音帶著二十萬大軍趕到林玄仲他們的駐地。

另一邊,林玄仲已收到藍策新的指令,要對三十萬大軍進行編製,為此,藍策給與林玄仲和方曲音認命一些將軍的權利。同時因為人數的增長,藍策已確定即將領導這支軍隊的統帥是白水蓮,早先已傳信讓白水蓮儘快帶著另一支夜軍趕來匯合。

藍策的確有削弱林玄仲在軍中影響力的意思,不過對於讓白水蓮領軍的事,林玄仲與其他將軍並無異議。等白水蓮來后,整支軍隊的兵力逼近四十萬。如此龐大的兵力肯定不能單單由兩個主將統領,但藍策要是派其他的人來,一定很難讓他們信服。

而對於白水蓮的能力,林玄仲並無什麼懷疑。另外,早先林玄仲正愁自己離開后,張九天與方曲音無法統領整支大軍,所以藍策讓白水蓮過來領軍對於林玄仲而言完全是一件好事。至於下面將士,不管是新軍還是老軍,只要軍隊里依舊能奉行那軍法之下一視同仁的軍規,以及林玄仲繼續留在軍中,他們同樣沒有任何異議。

在為藍策布置大局的能力驚嘆一番后,林玄仲又意識到藍策派遣其去西境並不是有意打擊自己,只是在做更好的布局而已。現在既然具體的指令已經下來,只需按照吩咐儘快完成三十萬大軍的重新編製即可。

由於有達到二十萬的兵力加入,營地面積直接擴大到原來的一倍之多,場面一度有些混亂,所以林玄仲打算在完成編製之後,讓軍隊儘快出發。

張九天帶來的人中有不少人仰慕林玄仲的威名多時,一個個都想一睹林玄仲的尊容。可惜當他們看到林玄仲時,沒從林玄仲那平靜的臉上看出什麼不可一世。除了那一頭白髮極其特別外,林玄仲身上沒有任何突出的氣質。

不過話說回來,林玄仲的普通氣質恰恰迎合了某些人的觀念,因為那些人都聽說過林玄仲有著平易近人的性格,所以在他們看來,林玄仲的普通氣質正好證實了這一點。只不過對於很多人而言,關於林玄仲的一些事依舊只是傳言,一天沒見識到林玄仲的真正能力,一天就無法完全信任林玄仲。

要完成三十萬人員的編製不是一件易事,特別是有些人已有編製而且不想被重新編製。儘管軍法之下一視同仁的軍規沒有改變,但林玄仲他們還是遵從下面士兵的想法,沒有隨意的將新兵在原先的部眾中穿插。

等將三十萬餘人分成九十多個部后,多出來的人暫時全都加入情報部門。另外,因為人員的增多,他們必須要有專門負責後勤的人。於是,林玄仲又讓下面將軍挑出幾個整體實力較差的部負責他們的日常伙食,在這之後便是分營。還是按照兵種的不同劃分,步兵、騎兵、弓箭手,暫時按照以前的兵種劃分,以後會不會增加兵種需依據實際情況而定。

雖然需要編製的人員不是太多,分營結束時,一天時間也過去了。

其實在編製新軍的事上,林玄仲沒有花費多少精力,有不少時間都被林玄仲用來與熟人攀談。那些從揚國過來的人中有不少林玄仲的熟人,其中一些還與林玄仲有著特別的關係。

說起來,見到施江川等人時林玄仲並不太過意外,但見到劍辰以及劍城的一些人員時卻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如果不是劍辰站在面前,林玄仲真想不到這樣一個早已打定主意要繼承家業的人會入伍從軍。

還有那些劍城的人,經過幾次摩擦之後,林玄仲也沒想到那些人能放下雙方之間的一些恩怨。 總裁的小小點心 不過既然來了,那就沒有不歡迎的道理,一視同仁的軍規適用於所有人。

第二天一早,方曲音帶著五萬人員留守營地等著白水蓮過來匯合,林玄仲則與張九天帶著二十五萬大軍浩浩蕩蕩的奔赴藍國西境。

隨著軍隊啟程,林玄仲的心緒慢慢安穩下來,不在多想與藍馨公主有關的事,也不想再管兒女私情,只想儘快處理好西境的問題,然後找機會回去。

根據藍策給與的信息,天宇國已經堅持不了多長時間,饒國在天宇國獲取到足夠多的利益后自然會出兵藍國,對藍國進行打擊,所以在一連耽誤十餘天後,林玄仲他們必須儘快趕到那裡。 豪門閃婚:被圈養的女人 正所謂兵貴神速,所以這一千多里路,為了磨練新軍,大軍一直以最快的速度行進,期間遇到的各種問題都是對整個軍隊的磨礪。

大半個月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足夠新軍相互磨合。而在林玄仲他們出發時,天宇國就已經被饒國打的支離破碎。 樓乙 上一次藍月關大敗,天宇國被迫交出大量軍械以及糧草,直接導致天宇國國力大衰。即便有心向藍國復仇,也要先修養個三五年。

可惜天宇國沒能得到休養生息,反而等到新的敵人。大概在兩個月前,饒國的幾路軍隊進犯天宇國國境,所過之處哀鴻遍野。即便各地平民並不選擇反抗,依舊會遭到饒國軍隊的屠殺。

那幾支饒國軍隊奸淫擄掠、嗜殺成性、無惡不作,比之尋常強匪的作風有過之而無不及。即便真正的強匪遇到兇殘無比的饒軍都會忌憚萬分,何況是那些平民。

只是饒國軍隊奉行的戰爭準則是不惜一切代價削弱戰敗國的力量,令戰敗國從根本上失去反抗他們的力量,從而讓他們獲得最大的利益。 第908章駐軍

現在天宇國境內四處都有饒國的軍隊,戰火四處蔓延下,哀鴻遍野、民不聊生,一個完整的國家硬生生被打的支離破碎。即便饒軍現在從天宇國撤走,天宇國也不能再被稱做為一個國家,用人間煉獄來形容最為合適。

在天宇國和藍國邊境上的一處位置,有一支人數達到二十萬的藍軍,而領軍人員正是早已威名遠揚的趙武。趙武駐紮在那裡正是為抵禦快要入侵藍國的饒軍,依據現在的情況來看,等饒軍保證後方無憂后便會與趙武對上。由於饒軍人數眾多,且不是只有一支軍隊,為防止饒軍從北部位置攻打藍國,在無法分兵的情況下,趙武已經在等著林玄仲他們的到來。

關於饒軍的作風,趙武一直看不下去,饒軍不僅手段殘忍,而且比較下作,與正常的軍隊做事方法完全不同,暫時趙武把饒軍稱作為「匪軍」,意思便是饒軍與強匪無異。因為援軍還沒到,見慣了饒軍濫殺無辜的趙武並沒有派兵干擾,還在儘可能多的了解饒軍。

趙武駐軍的地方靠近以前夜國與萊國交接位置,再往西南方向是萊國分開的兩支軍隊,一支由徐不凡率領,另一支由另一位統帥帶領,兩人各領著二十萬大軍駐軍在藍國正西境兩處位置,與另一個聯盟的成員寒國對抗。現在那兩支藍國軍隊面對的形勢與趙武面臨的形勢相差不多,隨時都有可能與敵軍開戰。

另一邊,反羅聯盟的人現在都已知道大藍國的創立。對於那些成員工而言,大藍國的創立意味著原本需要他們一一解決的一眾小國現在變成一個整體。而大藍國除了北部沒有強敵外,另外三處都有強敵,以大藍國這樣的處境斷然沒有發展前途,所以他們只需在大藍國滅亡期間盡量獲取好處,或者直接由他們滅掉大藍國。

反羅聯盟人多勢眾,即便現在的大藍國再壯大一倍,他們也凜然無懼,不過他們後面有一個羅天大國。反羅聯盟肆意吞併一眾原先已歸順羅天大國的小國,無疑是在侵犯羅天大國的領土,以羅天大國的作風即便要全面停止南上也要抹除恥辱。

論整體實力,羅天大國比他們只強不弱,一旦羅天大國的大軍過來,反羅聯盟勢必會遭到強烈打擊,所以現在反羅聯盟的注意基本都在羅天大國方面。羅天大國忙著調兵期間,他們同樣在組建強軍,暫時雖然還沒打起來,但反羅聯盟絕不敢動用太多力量對付藍國。

值得一提的是藍月關一役,仇三傑輸給趙武后,羅天大國已經下定決心要抹除夜國的存在,因為上國的顏面不能受到侵犯。不過在羅天大國的一支軍隊要出兵時,半路殺出一個反羅聯盟,而且反羅聯盟像是早有預謀般直接擋住羅軍征討夜國的步伐。

在強行吞併一些之前已歸順羅天大國的一些國家后,反羅聯盟的聲勢日益壯大,幾乎讓羅天大國顏面盡失。以羅天大國的作風自然不會允許反羅聯盟的存在,原本還想與南部的北荒大國爭奪一些領地,現在是不得不把之前派到那裡的軍隊給調回來,而且還要從其他地方調兵。對於羅天大國而言,反羅聯盟已成為最大的威脅。為此在收到大藍國創立的消息后,羅天大國更要以橫掃千軍之勢,由西往東清除一切反抗勢力,所以只要反羅聯盟不滅,大藍國便不會遭受來自羅天大國的攻擊。

至於大藍國的南部,那些國家都在各自忙著戰事,不到一定時間,不會有國家向大藍國出手,所以反羅聯盟要借其他勢力滅掉大藍國的可能不大,除非他們自己親自動手。放眼整個北域,到處都在朝著更加混亂的局面發展。

半個月後,林玄仲帶著二十五萬大軍順利進入前夜國的邊境。由於多次聽方青他們說過鳳羽城的特點,林玄仲讓大軍從正常路線行進,自己則帶些人到鳳羽城走走。

李大小姐此刻美麗的鳳眼中有些迷糊和神遊物外,看著李潔卻又似乎什麼都沒看,聲音中全是顫抖的說著。

Previous article

「自從老祖宗閉關之後,言家這些年一直都在走著下坡路,朱家出了朱亦,而酆家雖和戚家鬧了紛爭,可卻也遠比咱們言家要強。」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