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我剛剛宰了八臂惡龍族的少族長。」

易林慢條斯理,不急不躁。

「沒關係,不就是八臂…等等,團長,你剛剛說什麼來著?」 「團長,你剛剛說什麼來著?」

上官眼睛一下子都瞪圓了,他甚至非常丟形象地掏了掏耳朵,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我剛剛宰了八臂惡龍族的少族長。」

易林淡淡地說道。

「還…真是讓人…震撼啊。」

上官抹了抹額前泌出的冷汗,半晌說了這麼一句。

他很明白地位尊卑,所以即便易林殺了八臂惡龍族的少族長,他也沒有質問的權利,最多拐彎抹角地「稱讚」一下。

「團長,相信用不了多久,八臂惡龍族的強者便會蜂擁而至,我不是怕,只是以我們現在的實力還無法和這種大族抗衡。」

上官南天沉聲道,他不會將時間浪費在無意義地回顧上。

「安心,待會你們先行離開,我來會會這些八臂惡龍族的強者。」

易林緩緩起身,一股難以言喻的壓迫感籠罩全場。

眾人瞳孔微縮,下意識地低頭。

此時他們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團長又變強了。

「團長,你這是?」

上官南天不明白易林的意思。

「我現在進入了一個瓶頸期,沒準這些人可以給我帶來突破的機會。」

易林微微一笑,面具下的眸光泛起了一絲淡淡的血紅。

上官南天心中一凜:「團長可是抱著這打算,才會殺了那八臂惡龍族的少族長嗎?」

「這只是一方面而已。」

易林說道。

「八臂惡龍族可是有封號級的強者,團長你此舉是否太過冒險了?」

上官南天說道。

「沒有壓力,何來突破的契機,」

易林負著手,走到船欄邊,「放心,我不是傻子,如果真有不可敵的強者出現,我會主動選擇後退。」

「況且除非是實力遠超於我的強者,不然我若要走,誰能攔我?」

「既然團長心意已決,我也就不再勸說了,只希望您在戰鬥時莫要太過投入,此地畢竟是深藍海域。」

上官南天微微躬身。

「恩。」

易林點頭,隨後他目光掃過眾人,「易笑如今已是宗師級強者,我若不在,他便是團長,上官,你為輔佐。」

「是。」

眾人應道。

「時間差不多了。」

易林看著天空,估摸著時間。

「林,你真的要留下來嗎?」

露易絲眼中有擔憂之色,如果說場中誰能改變易林的決定,那麼唯有露易絲以及易笑了。

「生死間有大恐怖,也有大利益,如果繼續潛修下去,我有感一年之內,突破無望,我非愚人,你不願回去,想來也有其他原因,這些原因我大致能猜到一些。」

「只要我足夠強,那麼攔在我們之間的障礙,我都能將其一一清除!」

易林沉聲。

露易絲聽了,眼中浮現感動之色,她從沒和易林說過這些事,但易林卻是早就明白了。

「好了,你們抓緊走吧,我得去將他們的注意力吸引開。」

易林朝眾人點點頭后,腳尖一點,騰空而起。

「林,小心啊。」

露易絲朝著易林的背影喊道。

「大長老,起航吧。」

上官南天沒有過多的猶豫,直接說道。

「好。」

大長老也是明事之人,知道此刻多呆一秒鐘,便多一分危險。

一直停留了半年的船隊終於開始動了,宛如一隻巨大的海獸,蘇醒了過來。

……

龍隕之地,是八臂惡龍族的領地。

這是一座佔地千里的巨大島嶼,島上沒有任何一株植物,有得只是一座又一座的火山,時不時會有岩漿噴發出來,滾滾濃煙鋪天蓋地。

一隻只八臂惡龍待在岩漿中,淬鍊著肉身。

其中最為高聳的一座火山中,響起了一陣憤怒的咆哮。

「全族聽令,追殺惡魔傭兵團!」

「不管用什麼辦法都得將其團長鐵面人的頭顱給我帶回來!」

一道影像在島嶼上空浮現,正是易林的外貌身形。

一隻只八臂惡龍從岩漿中浮出,他們看向空中的影像,冰冷的龍眸中閃過了一絲暴虐。

「父親,那傢伙是宗師級巔峰的強者,實力堪比半步封號!」

火山中,藍紋凝重地說道。

「你們怎麼會招惹到這種強者?」

八臂惡龍族的族長說道,他身體蟄伏在寬闊的岩漿中,足足有千米長,每次動身,都能泛起驚濤駭浪。

「是因為火炎珊瑚王。」

青紋握緊了拳頭。

「什麼?!」

惡龍族長一下子從岩漿站了起來,整個火山頓時都晃動了一下,他聲音森寒,「你們有這靈物的消息,居然敢不告訴我?是想私吞嗎?」

重生之鳳凰涅槃 「對不起,父親!我們也是一時被蒙蔽了雙眼,請父親責罰!」

兩人連忙跪下,瑟瑟發抖。

「火焰珊瑚王乃是天地奇珍,我現在是封號級初階,困在這個境界上已有百年之久,如果能吞噬王級的珊瑚之心,境界枷鎖必將鬆動,到時便能一舉突破到封號級中階!」

「屆時,這個種族還是由我來掌控,任何反對的聲音我都能壓下!」

惡龍族長眼中湧現熾熱之色。

「不過,還好你們沒有把這消息傳出去,不然族裡的那幾個老東西可能會按耐不住,先我一步出手,要是讓他們拿到了珊瑚之心,我就完了。」

女配她只想考科舉 想到這點,惡龍族長的目光又陰沉了下來。

良久之後,他眸光一定:「不行,此事還得我親自出馬,否則變數太大了。」

話落,惡龍族長身形驟然縮小,化作了一個魁梧大漢,如果不是頭頂上的兩個赤紅龍角,已與人族無異。

「你們兩個也出去給我尋找,手中的人脈關係資源都可以動用起來,務必找到那人族!」

惡龍族長說完,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二哥,我能感受到我們與父親之間已經多了一條隔閡。」

青紋說道。

「沒有辦法,珊瑚之心太過重要,我們想著自己獨吞,卻沒有把父親算在裡面,這擱誰都無法忍受,更何況還是親手養育我們長大的父親了。」

藍紋嘆道。

「那我們現在是出去尋找嗎?那人族簡直強得可怕,我們若是真遇見了,只會是重蹈覆轍。」

青紋想起易林的戰力,眼角頓時一抽。

「無妨,形式大於實質,這對我們來說,是一次彌補的機會,只要我們表現地盡心儘力地在做了,父親自然會看在眼裡,放在心裡,到時對我們的不滿也會消除很多。」

藍紋說道。

總裁,你爬錯牀了 「行,那就聽二哥的。」

……

深藍海市,是海域中一座比較有名的城市。

可以這麼說,八臂惡龍族掌控了整個深藍海域,但卻唯獨管不了這個地方。

因為這裡太亂了,這個亂有諸多意思。

比如說勢力錯綜複雜,比如說強者雲集,隱於坊市等等。

哪怕是八臂惡龍族的族長帕金森來到這裡,也不敢太過放肆。

深藍海市,沒有城主,沒有政府,沒有軍隊。

在這裡居住的種族,彼此之間,非常安寧,基本不會發生什麼紛爭,即便有也是外地來的,不懂規矩的那些人。

這裡的經濟系統很正常,以金幣作為流通貨幣,不少海盜,傭兵都會來這裡進行或明或暗的交易。

只要不發生戰鬥,海市裡的隱形執法官便不會驅逐你。

深藍海市很大,裡面的勢力也有許多。

比如說八臂惡龍族的分支,海國王室的分支,海王宮的分支等等等,這三支是最強大,也是最有名的,除了這些以外,還有不少實力較強的勢力,以及散人。

「聽說了嗎?八臂惡龍族的少族長被人給宰了呢!」

一處酒館里,有酒客聊天。

「真得假的,你這不會又是空穴來風的小道消息吧,那可是八臂惡龍族啊,誰敢殺他啊。」

其他人不信。

「我有必要騙你們嗎?過一會你們就知道了。」

酒客不悅,「八臂惡龍族已經發出通知了,抓到兇手者可以獲得一千萬的金幣呢!」

「啥!一千萬!」

眾人震驚,他們雖然基本都是修鍊者,但實力普遍都不高,身上能夠五位數的金幣都已經很不錯了,更何況是千萬了!

「我記得無盡海域最值錢的海盜也不過懸賞九百萬而已,這兇手究竟是誰,居然價值一千萬!」

有人咋舌,同時心中也浮現了一抹貪婪,一千萬啊,如果能到這筆巨款,自己的修行之路絕對要暢通無數倍!

「叫什麼惡魔傭兵團來者,團長好像是宗師級巔峰的強者。」

酒客說道。

「惡魔傭兵團?這是什麼傭兵團,沒聽說過啊。」

有人疑惑。

「我有些印象,這隻傭兵團似乎是半年前來到深藍海域的,而且停留的位置比較偏,屬於深藍海域的邊緣地帶了,恩,與那個礁石海底靠得比較近。」

有人皺著眉頭,回憶道,「據說這隻傭兵團將那塊區域的海盜全部殺了,而後甚至有堪比宗師級的強者上門挑戰,但卻是杳無音信。」

「宗師級巔峰么。」

知道易林的境界層次后,眾人一顆心頓時沉了下去。

雖然深藍海市中有著不少宗師級的強者,但也不是他們能夠應對的,如果面對面,怕是一個眼神都足以鎮殺自己了。

「可惜了。」

眾人悵嘆,這麼一筆財富就這樣與自己失之交臂了!

酒館邊緣,一個人影默默飲茶,不言不語,很是安靜。

窗外微風吹拂,樹葉飄零,他收回目光,嘴角微揚。

此人正是易林,他來深藍海市已經有三天了,這三天里,他一直在了解八臂惡龍族的信息。

豪門祕婚:霸個總裁當老公 明面上,八臂惡龍族有兩位封號級的強者,一個是族長,一個則是太上長老,前者封號級初階,後者境界不明,但至少要比族長強,已有五百年沒有出現過了。

「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否能與封號級的強者戰鬥。」

林岳扶額道:「老師,請你以後不要開這種玩笑,會死人的。」

Previous article

比起樹林里的殘枝斷木,毒瘴谷里可謂是慘烈多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