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要你同意,我現在立馬退走。以後酒桌上談,怎麼樣,夠有誠意了吧!」

趙老一聽,臉色一黑。

『這個光頭佬真他慢的會見風使舵,什麼玩意!』

「商量一下勢力劃分嗎?」

王勇笑了笑看著光頭佬說道。

「也不是不行!但是有個前提,以後你們見了我要叫聲哥!」

王勇說完,雙手一抱肩膀,笑吟吟的看著光頭佬。

地玉身邊的三百多號人一聽就興奮了。

剛開始去鋼鐵酒吧的時候,大家就是對地玉有信心,覺得自保應該沒問題,從來不敢想自己這邊會贏。

在酒吧里,地玉的一副毒藥,讓所有人實力直接晉陞一級,讓大家頓時有了搏一搏的野心。

但是現在,王哥一挑九不敗,現在還晉級SS了,直接壓得光頭佬服軟了,這一切想來就跟一場夢一樣。

重生之將門凰后 「王哥威武!王哥威武!」

三百多人齊聲喊道。

光頭佬臉色徹底陰沉了起來。

「姓王的,你真當我怕了你嗎?那就讓你看看我的真正實力。請先生出手!」

話音一落,在光頭佬陣營中走出來一個人。

「真是意外驚喜,一個小小的卧龍市,居然出來一個有趣的人。很好!我就陪你玩玩,第十個,你將是我殺死的第十個SS級的強者!」

中年人每往前走一步,身上的氣息就強一分,快要接近王勇的時候,論氣勢一點也不弱於王勇了。

王勇眼睛一眯,就知道遇到真正的高手了。

『玉少真是料事如神,這裡果然有SS級的強者!太好了,終於可以好好地干一場了!』

王勇眼中噴火,做好萬全準備,要大戰來人。

「住手!」

一聲大喝傳來。

從陰深青年陣營里走出來四個人。

每一個居然都是SS級,看樣子,每一個的實力都不亞於光頭佬的外援。

中年人眼睛就是一縮,往外面悄然退了幾步。

「王勇是吧!不錯!我們兄弟看好你!將來成就不可限量,加入我們吧,以後卧龍就是我們的啦!當然,在場的各位以後見了我們要叫大哥!」

王勇看見這四個人心裡也是一緊。

這四個人行動一致,配合默契,不動如鍾,一動如風。

偶爾會散發出濃烈的殺氣。

王勇自信這些年的打拚也算見過大場面了,但是跟眼前這四個人比,這四位就像從血海里走出來的一樣,殺氣逼人啊!

「讓你走了嗎!」

四人中一人大吼一聲,周圍的溫度彷彿都下降了幾分。

那個中年人想走,可是剛一動地。

就被那四位圍住了。

「十個SS級嗎?呵呵!不過嘛,你將是倒在我們四虎腳下的第一百SS級!」

那個中年人趕緊說道。

「不知道是四虎前輩降臨,我知錯了,還望各位給個面子,以後定當厚報!」

四虎一咧嘴。

「你慢的厚報!去死吧!」

四虎一起動手,中年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幾分鐘的功夫,好好的一個SS級,變成了一堆的零碎。

四虎甩了甩手上的血跡。

「太弱了!還想威脅我們,不知死活的傢伙!」

全場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只有遠處傳來幾聲鳥叫,異常刺耳。

四虎左右一看,很是滿意。

「王勇,怎麼樣?加入我們,你就是老五,我們拜把子,卧龍就是我們的。我們兄弟常年在外,說到底卧龍還是你說了算,現在叫聲大哥就行了!」

四虎哈哈大笑起來

王勇聳了聳肩。

「大哥!我已經有了!你們!不配!」

四虎一聽面色就是一沉。

「好個不知死活的東西,你這是找死!」

霸婿崛起 四虎剛想發飆,突然發現王勇的身邊多了一個人,看樣子也就十七八的樣子,正在對著自己微笑。

四虎心裡就是一驚,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過來的。

王勇趕緊一彎腰。

「玉少!」

地玉點了點頭,對著四虎微微一笑。

「你們的身手還不錯!我就給你們個機會,喊聲哥,就讓你們離開卧龍!」

四虎對視一眼,直勾勾的看著地玉。

「你是地家的那個地玉!」

地玉點了點頭。

「聽說你很邪門!不過嘛,我們兄弟就是不信邪!今天就陪你玩玩!」

四虎話還沒說完,就從四個方向一起動手了。

地玉微微一笑,居然沒躲,四隻拳頭瞬間就砸在了地玉身上。

四虎一看就樂了,『這也太弱了吧!』

可是仔細一看,眼前哪裡有地玉,剛才打中的就是一個幻影罷了。

地玉把王勇放下后,打了個響指。

「我在這裡呢!來來來,這次我保證不躲!」 真正的王者,從來都不是帶人衝鋒陷陣,浴血戰場,也不是徹夜絞盡腦汁,謀划運籌。而是能把這些人聚集在自己的身邊。

張北羽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懂這個道理的,但他已經懂了,並且做到了,而且在越做越好。

……

回到家后,還是那幾個熟悉的面孔。現在立冬和鹿溪也都是每天來一次,過來看看江南,陪陪江母。只是不太巧,似乎張北羽每次回來都趕上范洪正好走了。

到了下午,立冬照例開車把江母送走。晚上幾個人在家裡吃了個火鍋,還喝了點小酒,從渤原路聊到雙雁,從雙雁又聊到江南。

能把話題扯到江南身上主要是因為白骨。因為她沒喝酒,也沒參與聊天,吃了幾口之後就馬上跑回房間去照看江南了。

所以,剩下的幾個人才會聊到江南。

「哎小北,你說…這江世榮到底為什麼對江南態度這麼差?」立冬灌了口啤酒,頗為不爽的問了一句。

張北羽輕哼一聲,「我要是知道就好了。」說完,停頓了一下又道:「不過,早晚有一天我會知道的!我一定會查清的!」

這時候萬里插了一句話,「我覺得這裡面可定是有什麼蹊蹺。你說江世榮不喜歡江南也就算了,可是連阿姨那麼好的人他都排斥,這就問題了呀!北哥,你不知道,這幾天相處下來我發現阿姨真的是個好人,心地善良、和藹可親,處處都為別人著想。我要是有這麼一個媽媽就好了。」

「這話要是讓你媽聽見了還不罵死你!」張北羽用手指在她腦門戳了一下,萬里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提到江母,立冬似乎覺得自己很有發言權,不經意間提了一句:「可不是么,我要是能有個像阿姨這樣的媽媽,死而無憾了!阿姨真的是我見過最善良的人,她幾乎每天都要去一趟福利院。」

最後的三個字鑽進張北羽的耳朵里,彷彿觸動了某根早就應該覺醒的神經,好像渾身上下穿過一股電流一般,立刻問了一句:「去哪?」

立冬抬頭看看他,「福利院啊,城南那家福利院,你他嗎是不是啥,你不知道么?」

張北羽嘖了一聲,滿臉的不樂意,「我他嗎哪知道!她去福利院幹嘛?你怎麼知道?」

立冬想了一下,點了兩下頭,「哦哦,對,你可能不知道,你好像也沒送過她。 仙醫嫡妃 我每天下午都是把她送到福利院的,我問過,她就說只要有空就去做義工,沒事的話就在裡面轉轉,好像已經去了好多年了。」

「合著你每天送她,不是送回家,是送到福利院去?這事你怎麼不跟我說?」張北羽頗有微詞的說道。

立冬又罵了一句,朝他擺擺手,「你也沒問我啊!這事我犯的著特意跟你說么!」

張北羽沒再理他,只是默默的低下頭,一言不發,好像是在想著什麼。

坐在對面的鹿溪一直靜靜的聽著,此時看了看他,低聲問:「小北,你是想到什麼了么?」

張北羽沒有搭話,仍然沉默,他腦子裡極力整理著一切關於江家的信息。江世榮對待江南母子和江山母子的態度有天壤之別;江世耀與金萍幾乎相同的出入境記錄;江母堅持著多年去福利院做義工。

這一切看似沒有任何聯繫的信息,卻好像又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只是,始終找不到那一個能把所有信息串起來的點。

而更加令張北羽感到可怕的是,此時他終於明白了當初江母對自己說的那句話:有些事情是註定要永遠埋在心裡的,說破了,可能會造成更糟糕的結果。他無法想象,如果真相如自己所猜想的一樣,會造成什麼後果?

那後果絕對不是單單對江家有毀滅性的打擊,更是扎進江南心裡的一把刀。

這一剎那,張北羽想放棄了。

鹿溪的聲音再次響起:「小北,你是覺得阿姨去福利院跟江家的事有關么?還是你已經知道了什麼卻沒有告訴我們?」

張北羽緩緩抬起頭,目光中有些獃滯,因為他的腦子裡仍然在飛速的旋轉。他開口說了一句:「沒什麼,就是在想…江南這麼出色,他的媽媽也如此優秀,為什麼會遭受到江世榮現在這種對待。」

鹿溪抬手推了推眼鏡,「既然你這樣說,那我也沒辦法。不過我覺得你應該考慮到一個問題。」

「啊?什麼問題。」張北羽心裡有點緊張,感覺自己好像已經被鹿溪看破了,強作鎮定的回了一句。

鹿溪的神色倒是很自然,只不過那眼神好像是吃定了張北羽一樣,她道:「我們拋去其他的問題不談,只說江南。且不說江南跟我們的關係,只把他當成一個陌生人,作為一個人,他是不是應該得到應有的尊重?何況他還是我們最好的朋友,這就更應該尊重他了。」

聽到這張北羽大概已經能夠明白她的意思了,「我們當然尊重江南,不過你說的尊重…是什麼意思?」

「好。」鹿溪點點頭,「我們作為江南最好的朋友,把他應該知道的真相告訴他,就是對他最大的尊重。」

張北羽低頭不語,鹿溪看了看他繼續道:「小北,你不用否認,我看得出來你一定知道了什麼。如果你覺得不合適的話,可以不跟我們說。 嬌妻來襲:老公請淡定 但是我建議,如果江南真的醒過來,你應該有義務把真相告訴他,這才是對他的尊重。」

鹿溪這番話說的是有道理的。無論怎麼說,江南作為整件事情中身處漩渦中心的核心人物,的確有權利知道這些。

只不過,張北羽思考了一下,還是沒有把江世耀和金萍的事說出來。並不是不信任在場的其他幾人,只是他覺得現在還沒到時候。

接下去,幾人都沒怎麼再說話,吃完飯就散了。

本來氣氛還不錯,但因為提到了江南的事,讓氣氛稍微有點壓抑。張北羽也帶著心思入睡,但卻怎麼也睡不著,時不時起來一趟走出房間,往江南的房間瞄一眼。 四虎心裡吃驚不小。

『好詭異的速度!遇到硬茬子了!』

四虎面色一下子變得警惕起來。

地玉原地一站,不動了,而且還把眼睛閉上了。

「使點勁,別讓我看不起你們!」

四虎不敢大意,對視一眼,大喝一聲!

「青龍!」

「白虎!」

「朱雀!」

「玄武!」

四個人身上分別浮現出一個神獸的虛影。

一時間龍吟虎嘯禽鳴龜吼,聲勢震天。

下一秒絕殺的攻擊就打在了地玉的眉心,前胸,後腦和腰眼上。

每一擊都是絕殺一擊,每一擊都能打死一個SS級的強者。

「沒躲!他真的沒躲!」

四虎心裡一喜,使出了全力。

嘭的一聲巨響。

四虎就覺得自己的拳頭不是打在了一個人身上,而是打在了一座鋼鐵巨山之上。

巨大的反震力,把四虎一下子就彈飛了。

噗噗噗噗,四口鮮血狂噴了出來!

打人的四隻手已經徹底廢了!

四虎滿眼的不敢相信。

「怎麼可能,四象陣法的合力一擊,威力巨大,就是SSS級的狂人也不能硬接,否則必然受重傷!天哪,這到底是個什麼人啊!」

但蘇墨雪緊接著,就來了一句……她本意不是關燈,而是要找剪刀。

Previous article

葉碧瑤臉色難堪的離開了這裡。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