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原來那天是你來了。」

「我不去你就再見了!」

「隨便。」

「這不能隨便,你要請客。」

「也隨便,只要你來我這裡。」

「怎麼你不回上海嗎?你正兒八經的大老婆可是在上海痴痴的等你呢!」

「我可不想做癩蛤蟆,怎麼李家大小姐不是在想著怎麼再出高招整治我了。」

「她可還怎麼敢呀!你說死就死的,大小姐臉都嚇白了,狠狠的教訓了我們一頓,意思還不是我們辦事不利讓你受傷了。」

「她有那麼好心?」

「你這人真是的,不然她讓我們去救你幹什麼?」

「救我當然是她認為我欠她的多了,死都不能死了。」

「……這!大小姐也真是的,這又有什麼意思?」

「什麼事情不都是她認為怎麼樣就要怎麼樣的嗎,隨便了,我有些困想下線了,小玉,你找我有事嗎?」

「呵呵,上次你都不理我,怎麼現在肯陪我說話了?」

「因為隨便了,也看開了。」

「既然看開了也隨便了,怎麼不來找你的妻子,不也隨便嗎?」

「就她我看不開,我可以為她而死,她能為我做什麼?」

李潔一句很平淡的話讓小玉徹底的無語,良久之後小玉也不由嘆息了一聲,是呀,李潔就算有錯,就算卑微,但生命都可以交給你了,你低下一次你那高貴的頭顱能看李潔一眼又能如何!? 單純少女淪爲豪門玩物:貼身小女傭 可李大小姐偏不!

兩個人都愛著對方,但都不相信對方愛著自己,甚至李潔現在對李大小姐滿是怨氣,而李大小姐對李潔甚至是仇恨了!

現在李大小姐就算被李潔的自殺事件搞的后怕擔心不已,但事後李大小姐明顯看的出來更是憤恨,因為李潔來這麼一來李大小姐就不敢再逼李潔什麼了,李大小姐有氣出不來自然就要忍不住的挑起李潔的其他刺來了,現實里不行就遊戲里找事!或許李潔預計的一點錯都沒有,如果當初李潔向李大小姐投降了,早晚氣焰越來越高漲的李大小姐就要說起李潔的孩子和情人的事來,那後果顯而易見的是黑暗的,念及此小玉也不得不佩服李潔的先見之明!

更新時間:2o13-o5-13

李潔噴出口煙霧,無所謂的說:「那就等好了,該幹什麼幹什麼,這些散落在外的蟲子們暫時也沒威脅不是嗎?」

「等是只能等了,不過該做的準備還是要做的,最起碼要是真的要各掃門前雪的話,我們地精族也絕不能毫無還手之力是不是,這就是我著急火燎的趕來的緣故了,同時這也是戴克城主的意思!」

「你們都只能等了,我還不如你們地精族呢,我倒是有些好奇你找我能做些什麼,要說攻守同盟的話我想以我們的交情那是不用商量的,怎麼你們想讓和我聯合出兵剿滅掉大沙漠地區的另外兩個大蟲巢嗎?」

「這個我們倒是想過,不過最後我們還是放棄了,誰他xx的知道那兩個大蟲巢里到底有多少蟲子,我們去拼死拼活了別人在一邊看戲,等萬一蟲潮真的來了我們卻因為損失過大而無力自保,那我氣都能被氣死!這事說什麼都不能幹的!」

「那你此來?」

「一是也不知道環形山地區什麼情況,給大領主閣下通知一聲好有個準備,另外就是地精族軍隊的問題了,您可能不知道,自從蟲子出現后,戴克城主都成什麼樣子了,吃不下睡不著的,特別是剿滅那個小蟲巢的戰鬥結果讓戴克城主處決了過十名軍官,戰果不到一萬隻蟲子,派下去了三萬有餘的精銳軍隊,攜帶了所有能裝備上的最好的軍備,結果居然傷亡六千多,這還是個小蟲巢,而加基森城軍隊不到五萬人,這都什麼跟什麼!?每年往軍隊里投入的一千多萬金幣的軍費打出來的就是這樣的垃圾!?這要是萬一蟲潮真的來了,我們連堅守待援都不需要了,直接抹了脖子算了,想起來這個我都牙疼!」

說著說著金克就激動了起來,破口大罵起地精族軍隊來,李潔彈了彈煙灰,開始看房頂,一直等到金克泄的差不多了這才開口。【全文字閱讀.】

「你們地精族是巨魔族的親戚,據我所知巨魔族作戰從不畏懼什麼,堅忍果決甚至是瘋狂的,這一點在你們地精族軍隊上還是有所體現的,我曾經和鋼拳少校合作過兩次,他手下的地精族戰士都是好樣的,貌似沒你說的那麼不堪吧!我看你也是跟戴克城主一樣怕死了才嫌你們的軍隊不夠強力的,你們的軍隊突入地下黑暗陌生的環境里作戰,敵人你們同樣不了解,傷亡有一些是可以理解的。」

金克多少臉上紅了下,但他臉皮甚厚幾乎看不出來。

「大領主閣下,您不知道,鋼拳少校帶領的那是精英地精族軍隊,這一支軍隊目前已經被戴克城主調到身邊當衛隊了,不然怕是戴克城主眼睛都不敢閉上哪怕一小會,可是這支還算可以的部隊人數太少了,目前戴克城主已經給金幣先生打了報告,打算由我們地精族出資舉辦競技場比賽,擇其優勝者雇傭強化我們的軍隊,不過這需要時間,並且光是精英部隊也不可能,因為數量還是太少也成不了規模,對於普通的部隊現在戴克城主又是一點信心都沒有了,所以只能是來拜託大領主閣下了,您過往的戰績讓戴克城主印象深刻,戴克城主想請您輪訓下加基森城的守軍,就這點事情,並且這對您也有好處,相信我,戴克城主為了能吃的下飯,那是絕不介意多花些錢的!」

李潔想了想不由一笑,原來版本更新說的那個什麼競技場大賽就是由地精族來實施的,緣故居然是因為戴克城主怕死的不安全感!另外,其實地精族軍隊在軍紀和戰鬥精神以及訓練和軍備上,無不是最好的,從這幾方面可以說是埃拉西亞大6第一軍了,之所以地精族的領們還是對自己的軍隊一點信心都沒有,李潔倒是也能想出原因,第一就是下意識的,地精族大領們那個不是富可敵國,這種人遭遇到了危險時肯定很自然的就嫌保護自己的軍隊這不行那不行了,既然挑出來了一大堆的毛病,本來不錯的軍隊也就在氣急敗壞的地精族領們眼中什麼都不是了,第二就是地精族本身的緣故了,他們自稱是生意人、中立種族,除海軍外,6軍幾十年都不見得能見見血,這樣的軍隊就算其他都是優秀的,可是猛然間初上戰場手忙腳亂有所傷亡都是正常的,多打幾次自然就有模有樣了,很簡單的道理,但此刻怕是戴克城主就算是為求個心安也是絕不相信的,寧願給自己送錢否則怕是他自己都睡不著,這倒是惠而不費,自己也能讓戴克滿意的,去恐怖之痕多殺殺蟲子實戰演練下身上有些殺氣和鮮血也就是了。

「這個沒什麼問題,你回去和戴克城主說,把想輪訓的軍隊派來就可以了,我會讓他們煥然一新的,你也能放心睡覺的!」

金克爪子猛然間一拍:「那就太好了!我就知道大領主閣下是絕對沒問題的!您大可放心,我知道您的領地糧食儲備還有問題,這次下來絕對保證你糧食夠用還能有些多餘的存糧!」

李潔一笑,也不去和金克討論價錢問題了,伸出手來和金克握了下手,這事就算是定了。

送走了金克李潔正在思考蟲子的事情肯定會被玩家知道了以後自己還怎麼練兵時,溫德索爾求見,見面就給李潔拋出來個大問題:遷徙而來定居的人類居民里有人在秘密集會傳教,是原本就信仰光明教會的教徒,這事怎麼處理!

李潔一聽就是一陣的頭疼,只能是開會討論,一忙就是一天。

李潔會還沒開完時,大沙漠地區,低地荒野和高低荒野地區的蟲巢就相繼被玩家現,隨即環形山順風坡李潔駐紮的軍隊也受到了玩家的騷擾,接到報告李潔看了一眼就下令順風坡駐紮守軍當晚撤軍,既然消息瞞不住了自己也差不多利用完了環形山的蟲巢了,就隨他們去吧,希利蘇斯地區暫時還堵住就是了,本來那裡知道的人就少,還都以為過不去,願意讀下遊戲歷史書的玩家更少,現在出現的蟲子到底怎麼回事知道的恐怕沒幾個人,因此希利蘇斯地區的秘密應該可以保存的久些。

當晚吃過晚飯後繼續開會,在李潔提出這都是內部問題的前提條件下,一部領地內正式的宗教法令出台,主要條款是信仰自由,教堂什麼的信徒們自己建設,領主府給予土地,但宗教信仰只是精神寄託,不得於其他領地法令相違背,另外就是所有軍官和公職人員不得信仰任何宗教,詳細條款也在此前提下一一制定,確定二月一日起實施。

辦完了這件事,由於身體緣故,李潔疲憊不堪的打算下線時,小玉代表李大小姐的指責卻不打算讓李潔老老實實的下線。

路鳥 「李會長!」

「小玉呀,什麼事?」

「還活著的滋味怎麼樣?呵呵。」

「……不清楚那個更好,死了一了百了,活著卻是操不完的心。」

「我呸!白救你了!」

「原來那天是你來了。」

「我不去你就再見了!」

「隨便。」

「這不能隨便,你要請客。」

「也隨便,只要你來我這裡。」

「怎麼你不回上海嗎?你正兒八經的大老婆可是在上海痴痴的等你呢!」

「我可不想做癩蛤蟆,怎麼李家大小姐不是在想著怎麼再出高招整治我了。」

「她可還怎麼敢呀!你說死就死的,大小姐臉都嚇白了,狠狠的教訓了我們一頓,意思還不是我們辦事不利讓你受傷了。」

「她有那麼好心?」

「你這人真是的,不然她讓我們去救你幹什麼?」

「救我當然是她認為我欠她的多了,死都不能死了。」

「……這!大小姐也真是的,這又有什麼意思?」

「什麼事情不都是她認為怎麼樣就要怎麼樣的嗎,隨便了,我有些困想下線了,小玉,你找我有事嗎?」

「呵呵,上次你都不理我,怎麼現在肯陪我說話了?」

「因為隨便了,也看開了。」

「既然看開了也隨便了,怎麼不來找你的妻子,不也隨便嗎?」

「就她我看不開,我可以為她而死,她能為我做什麼?」

李潔一句很平淡的話讓小玉徹底的無語,良久之後小玉也不由嘆息了一聲,是呀,李潔就算有錯,就算卑微,但生命都可以交給你了,你低下一次你那高貴的頭顱能看李潔一眼又能如何!?可李大小姐偏不!

兩個人都愛著對方,但都不相信對方愛著自己,甚至李潔現在對李大小姐滿是怨氣,而李大小姐對李潔甚至是仇恨了!

現在李大小姐就算被李潔的自殺事件搞的后怕擔心不已,但事後李大小姐明顯看的出來更是憤恨,因為李潔來這麼一來李大小姐就不敢再逼李潔什麼了,李大小姐有氣出不來自然就要忍不住的挑起李潔的其他刺來了,現實里不行就遊戲里找事!或許李潔預計的一點錯都沒有,如果當初李潔向李大小姐投降了,早晚氣焰越來越高漲的李大小姐就要說起李潔的孩子和情人的事來,那後果顯而易見的是黑暗的,念及此小玉也不得不佩服李潔的先見之明! ?更新時間:2o13-o5-15

兩人都是正兒八經的夫妻了,間卻還是艱澀曲折,走到這一步,不能說都是誰的錯,未來會怎麼樣小玉也是兩眼一抹黑的不知道該怎麼預測,但不管怎麼說,想來李大小姐是不敢再逼迫李潔什麼的了。【風雲閱讀網.】[]

「這事先不說吧,我也有些力,你們兩個都是法定的夫妻了,你們自己看著辦吧,來和你說的事情還是李大小姐交代的,她就想問問你為什麼要撤走順風坡駐軍的事情。」

「蟲子的事情瞞不住了,環形山周邊都被現了,環形山也跑不了,我不可能長久的堵住環形山,也沒那力量和精力,另外我的大部分軍隊也不需要在環形山練兵了,相信你們李大小姐也早就不需要了,希利蘇斯地區我還是會堵著,其他你們自己看著辦。」

「那行,大不了我們也把會員都拉回來我們自己包場子,另外,這些蟲子到底怎麼回事,我們知道這應該是個大副本,可是從那裡開始呢?為什麼希利蘇斯地區沒有一點的頭緒?對此李會長有什麼建議嗎?」

「我看你們現在不用白費什麼功夫了,不然就是想的多了,老實練級吧,不滿級之前什麼都沒用,另外,現在npnetpc們有所行動了才輪得到你們,另外,蟲子大副本估計很難很難,這前面應該有個過渡的大副本,否則沒可能打過,人家蟲子怎麼說以前都是個大帝國,並且十級的時候就一個大副本,也太擁擠了,相信玻璃渣公司會改善下的,也是為了遊戲壽命的考慮,估計七十級會停留很長時間。」

「就這些?」

「好吧,我這有幾本歷史,介紹巨魔大帝國和流沙之戰以及亞基大帝國概述的,都和蟲子有關,看一下或許對你們會有些啟,郵寄給你,看完了記得還我。」

「那你現在就郵寄。」

李潔對此也異議,回去房挑出來了幾本到議政大廳門口的郵箱直接就郵寄了。

「好了,郵寄過去了,一小時后你就可以收到了。」

「哈哈,這到了某人手裡你李大會長就不用想還回來了!」

「有這麼聊嗎?」

「怎麼就聊了,李大小姐那麼喜歡你,恨不得收藏了你,你的東西到了她那裡自然就沒影子了,你想要自己找她要去,我可是不管這閑事。」

「隨便。」

「喂!喂喂!哼!看你以後怎麼隨便的起來!」

李潔下了線吃飯時就打起了瞌睡,到底那天還是失血有些過多了,蓮花對此很是不滿了一番,埋怨李潔的朋友也埋怨李潔自己不小心,和子只是讓李潔多吃些東西,不行就去醫院再看看,開點補品也好,楊妞兒則在李潔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后拿溫熱的毛巾給李潔擦了身體,畢竟傷口不小也不能洗澡了。

二十日吃過飯李潔上線視察預備役和安排軍隊去希利蘇斯地區南風村駐紮順便練兵時,黑暗王國帶有王命的使者不期而至打亂了李潔的所有計劃,看了使者帶來的命令並詢問了使者后,里奧王想讓自己幹什麼李潔也就差不多清楚了。

里奧王早就對唯一剩下的地下世界不服從他命令的大領主羅格看不順眼了,統一地下世界的戰爭早就開始了,不過因為內部的問題和本意就是以打促降,所以大的戰事很少,小戰不斷,但最近羅格大領主不知道什麼瘋,居然稱帝了,宣稱建立西羅帝國,自己就任皇帝,這下里奧王不惱羞成怒才怪,也不用什麼以打促降了,直接抄家滅門算了,為此里奧王開始徵集歸順的領主們參戰,李潔是第一個被徵集的,並且立刻就要去帝力斯城報到,同時整軍備戰,隨時按照里奧王所下達的命令出征。

明白了里奧王的意思,李潔抱怨了幾句羅格大領主就是蠢貨以外,就是擔心自己的主力軍隊也不知道在地面世界呆的久了以後還能不能適應黑暗的地下世界了。

另外就是在有十多天就要過年了,現在這一出征,也不知道要忙到什麼時候,別大過年的還要在暈天黑地里打仗那可就不舒服了,不過不管怎麼說,李潔還是當天就策馬獨自一人趕往帝力斯城,黑暗王國的都城和黑山城緊鄰,都是安全地帶,倒是不用帶衛兵那麼費事了,不過地下世界還沒有飛行點讓李潔多少力的吐槽了下。

一路策馬狂奔十四個小時,間就晚飯休息了半小時后,凌晨三點多,遠遠看到帝力斯城的城門后,李潔立刻就下線睡覺了,雖說帝力斯城的統治者大多是亡靈不需要休息,但現在叫開城門估計也不好去打擾里奧王,只能等到上午再說了。

上午點多醒來后,年輕體壯早上醒來時是什麼狀況大家也都清楚,那就是南天一柱,更何況身邊還有個嬌小並且香香的女孩子依偎著,李潔當即就有些動心,不過身體剛動了動胸膛上就是一陣的疼痛,這還是算了吧。

李潔起身後楊妞兒也起來了,怕李潔胸膛上的傷口裂開沒讓李潔動,親手給李潔穿了衣服,打好了洗臉水,不過楊妞兒拿著熱乎的濕毛巾要給李潔擦臉時李潔拒絕了,吩咐她去買早點,自己慢慢騰騰的洗臉刷牙。

等吃完了早飯,蓮花和和子還沒有起床,李潔讓楊妞兒去叫她們起床吃早點,然後就可以去花店幫忙了,自己則上線。

上了線還在適應地下世界的黑暗時,遠遠一隊黑影走了過來,他們沒有打火把,李潔剛飄了一眼,還看不出來是誰時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李潔立刻下馬避到一邊並微微躬身表示自己的恭敬,來的是卡薩。

卡薩看起來也是剛從紐卡城趕來,身後帶著一些侍從和衛隊,侍從是黑暗法師,衛隊一水的精英亡靈士兵,都是視黑暗為天堂的傢伙自然是需什麼火把的。

卡薩很滿意李潔的態度,叫了李潔上馬和他同行,李潔也沒廢話,稍微落後了一點卡薩的馬頭后一起同行。

「你倒是來的早,這很好,也能表示下你的順從和謙恭。」

李潔點了點頭沒說什麼,他倒不是謙恭,而是忙,早點領完了王命早點去把活幹了算完事,省的耽誤了過年。

「領地還好吧?」卡薩又問了句。

「還支持的住。」

李潔這倒是沒謙虛,收了地精族的培訓費也就勉強能把缺的糧食給買齊了。

「聽說你收留了很多亡靈天災時的難民,這些人沒給你找麻煩?」

「有一點,主要是宗教信仰上的,我正在解決這個問題。」

「該殺就殺,該逮捕就逮捕,不要手軟。」卡薩毫感情的說著,不過他的語氣向來都是這樣。

「這,其實我以為要是都能吃飽飯穿的暖衣並不見得就有人願意和統治者作對,當然,極個別的我會處理的。」

「你心裡有數就好,另外還有件事情你要注意下,這次戰事過後,里奧王可能會出兵地面世界,當然,只是為將來的征戰做一些必要的準備,這可能需要你的協助,不管你願意不願意,你最好不要拒絕,其實這雖然可能會幹擾到你,但也並不見得就是對你不利的。」

「我會的,怎麼說呢,在地面世界我也感覺到勢單力薄,王國能走上地面世界並駐軍這也是我樂意看到的,最起碼會分擔一些我的壓力。」

「你能這樣想最好。」

此時已經走到了帝力斯城大門口,門口站著的兩排全身重甲的衛兵雙手握著武器交叉抱在胸前向兩位侯爵大人敬禮,卡薩沒理會,徑自走過去了,李潔看著這些衛兵卻很是詫異!

「怎麼了?什麼事情讓你如此驚異?」卡薩淡淡的問著。

「以前不是沒來過,城門口的衛兵可不會敬禮。」

「這沒什麼,維德尼娜統帥的努力不是沒有效果的,對於亡靈魔法的研究,維德尼娜統帥始終耿耿於懷。」

「這老師大才,弟子不如萬一!」

李潔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亡靈又不會說謊,說出來的話都是直溜溜的,李潔又不是傻瓜,聽卡薩一說維德尼娜統帥的研究什麼耿耿於懷之類的東西,立刻就沒辦法接話了!很顯然,維德尼娜統帥的所作所為一是處!

「倒不能這麼說,最起碼維德尼娜統帥收集到了足夠的屍體並很好的儲存了起來。」

李潔更是語!他知道卡薩生前雖然是橄欖葉王國的魔法顧問,但是究其根本卻還是橄欖葉王國法師軍團的一員,那時候卡薩老師實際上屬於山德魯和維德尼娜方的統帥之下,以卡薩老師這麼多年孜孜不倦的追求,究其根本不還是不甘於女人的腳下!?要是只是山德魯的話,或許卡薩老師就不會這麼多話了!

想到這裡李潔多少有些感慨,就像他自己的情況一樣,他可以說和卡薩是一樣的處境。

李潔只是微微嘆息倒是讓卡薩多少有些疑惑,實際上卡薩就算生前對維德尼娜統帥耿耿於懷,但是現在卡薩獨領一城,手下有效忠於其的獨立軍隊,下轄廣大的領地和萬千的子民,事實上處境要比呆在里奧王身邊的維德尼娜統帥要好的多,最起碼他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你不會是認為自己勢力大到足以不聽王國的號令了吧?」

卡薩疑惑的問了句,這也很自然,雖然他是李潔的接引人,但是李潔現在和他同一爵位,年輕人能到這一地步,有所戚戚然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卡薩老師,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給您這樣的錯覺,但是我始終認為如果沒有黑暗王國就沒有我的今天。」

「哈哈,你這話應該對里奧王說,他會很高興聽到你的這番話的!」

「別人怎麼認為是別人的事情。」

李潔不淡不癢的回了句。

「其實我認為你更應該比我還像一個亡靈。」

李潔只是笑了笑:「這個問題關緊要,那麼老師您可以告訴我這些亡靈是怎麼回事嗎?為什麼他們會知道行禮了?」

「原因很好解釋,我親愛的弟子,自從地面世界生了亡靈天災事件后,黑暗王國手下的亡靈士兵們腦子就忽然開竅了,就是這樣。」

「哦,那真實一件幸運的事情。」

「幸運!?你真的是這樣認為的?你恐怕不知道黑暗王國手下的亡靈們覺醒后里奧王是什麼表情吧?他甚至恐懼的法安心睡覺!」

「爹娘,既然這件事情您們決定讓我們兄弟三人來處理,那麼我們就說說我們幾個的意見吧。」雖然他們覺得這件事情不應該讓他們來做主,可是既然爹娘都這麼說了,那他們就來拿這個主意吧。

Previous article

她呼吸都被他奪走了,因為缺氧的緣故,眼前綻出一片絢麗。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