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再說。」洪錚淡淡的說道。

他緩緩的收斂金光,頓時,西土的那些膜拜之人驚恐的跪拜:「不要,求求您。」

洪錚神念回歸到了本體中,喃喃自語:「萬法歸一,果然沒錯。這就是君王法則,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隨著他衍化法,他腹部無數的君王法則交織在一起,漸漸的化為一個拳頭大小的光團。雖然非常的虛幻,但已經在漸漸的衍化了!

君王本源!

一旦化為本源,他就能夠沖入到准帝的修為!

黑夜當初也贈送了他一縷大帝本源,他開始對照,相互印證起來。另外一個方向,帝器金人也是在衍化,體內的經脈越來越多。臉上的線條越來越明顯,上身已經勾勒完畢了。渾身赤金,散發出帝威,面貌與洪錚一般。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洪錚並不著急。神候身在此地護法,真龍身走了出去,開始向靈山中前進。

算了算時間,正是佛王召集南國修士與東荒修士的時間了! 第七百二十三章條件

靈山上,響起了鐘鼓聲,鍾波清脆,自靈山傳遞開,響徹整個西土。這裡乃是他們最至高無上的地方。因為這裡是一代佛帝親自創立,傳說一代佛帝來西土之時,此地就他一個人。

而後,一代佛帝也不知道是隕落還是失蹤,舍利子分裂成了百萬眾生。百萬眾生繼承了一代佛帝的法則,傳承。但記憶卻沒有,乃是獨立的生靈。

百萬生靈爭渡,誕生出了佛王,羅漢。

也有人說誕生出了二代佛帝,但二代佛帝卻沒有絲毫存在的跡象,甚至連蛛絲馬跡都沒有。直接出現了一個斷層,三代佛帝橫空出世。

按照常理,三代佛帝就是二代佛帝。

但所有西土的人心中都像是缺失了什麼一般,至於缺了什麼,所有人都說不出個所以然呢。甚至三代佛帝的手札上也說了,在他之前,在一代佛帝之後,應該也出現了一尊大帝。但他苦苦追尋之下,沒有任何的發現。

如果說二代佛帝坐化了,舍利子應該也會分裂成百萬眾生。如果沒有坐化,靈山應該有感。

三代佛帝在一次講經中說過,如果西土的歷史上真的出現過二代佛帝,那麼在萬佛嶺中一定有蛛絲馬跡。但萬佛嶺是個詭異的地方,那裡丹田歲月輪超過四圈的人,全部會老死。就連神王也不敢踏入到其中。

三代佛帝還去過東荒,南國,北域,甚至上界。他還沿著至尊骨路一直向上界走去,什麼五行大世界,泥丸宮大世界,他都尋找過。

但依舊沒有任何的發現,以至於他都懷疑二代佛帝是否出現過了。

「我成帝的瞬間有感,一定存在過二代佛帝!」三代佛帝當初的語氣非常堅定。這些年,西土著急過一批又一批的天才進入過萬佛嶺,耗費了大量的精力,都沒有任何的收穫。

恰逢此次壁障出現缺口,西土將目光瞄向了南國與東荒。這兩個國度修的法與西土截然不同,看能否出現某種蓋世天才。

大雄寶殿上,三尊佛王盤坐在蓮花台上。他們坐下的蓮花台非常的神異,流淌瑞霞,吞吐祥雲,噴薄金光。

三人都老態龍鍾,非常的枯瘦。但眼眸呈淡金色,一看就是將大乘佛法修鍊到極限的恐怖人物。

世間解帶著金瞳王等人入了大雄寶殿,而後源解,源能,源驚三人帶著南國的神子亦是進入到了大雄寶殿上。

大雄寶殿金碧輝煌,非常的廣袤。在兩旁還盤坐眾多羅漢,菩薩,大佛。他們看著東荒與南國的人進入,低垂著眼帘,臉色沒有絲毫的波動。一道道的神念掃在眾人的身上,真龍身也跟著金瞳王進來了。

楊小雨非常的驚喜:「洪先生,您也來了?」

真龍身點點頭。

帝皇神子回頭,看了一眼洪錚,非常的不耐煩:「你不是說不來嗎,現在還來幹什麼,真的是不要臉。」

洪錚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丟人都丟到西土來了,你父母要不是神王,早就被人砍死了。」

帝皇神子大怒,就要發飆。

一尊佛王睜開了眼睛,暗金色的眸子如同漩渦一般,看向眾人:「安靜!」

帝皇神子打了個激靈,不敢再有任何的不敬。

「你們的來意,我都已經知曉了。」這尊佛王說道。

三屍神子微微一笑:「凈世佛王大人,我們南國的要求很簡單。在西土中開闢一條戰爭之路就可以了,根本不會打擾到西土的正常狀態。只要南國能答應我們的要求,我們奉上問天經中的佛解卷,魔解卷,進化解卷!」

凈世佛王面色不變,只是看著他,一言不發。

但眾多羅漢卻非常的驚喜,問天乃是南國排名第一的經文,囊括了無盡的法。更是有西土中最重要的佛解卷。當初幾個佛帝都是去南國討要過,但都被拒絕。

根據佛帝所言,佛解卷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法,如果西土得到了,絕對會對西土產生難以想象的好處。甚至推動整個西土的進步也是有可能。

凈世佛王一言不發,看著三屍神子。

三屍神子微微一笑:「當然,我們曾經得到了一枚舍利子,佛帝舍利!」

「有何證據證明?」凈世佛王這才開口問道。

洪錚本尊的後方出現了一個身穿黑袍,渾身上下都散發著陰暗氣息的僧人。他光著腦袋,連瞳孔都是漆黑一片,有魔氣在冒出。

地獄佛!

這是一支在三代佛帝就遷入到南國的佛修,漸漸的化為地獄佛。

地獄神子笑著說道:「說起來我南國與西土也算是一脈相承,我族先祖曾經遊歷域外,見到過一口古井。當中有一枚佛帝舍利,上面刻了一個五字!」

說完,他手中出現了一幅古卷,上面畫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舍利子。就如同星辰被煉化一般。上面包裹了無數的符文,仔細的看去,當中還有一個拇指大小的佛影在盤坐,很是玄奧!

「五代佛帝的舍利子!」

「五代佛帝的!」

「這是他的第二舍利子,本命舍利在西土分裂了。」

但凈世佛王的眼中還是出現了激動之色,這枚舍利子要是回歸西土,植入到自己的眉心中,將有機會衝擊佛帝!

第二舍利雖然不如本命舍利那般,但也蘊含了無盡的法則與感悟。南國神子也是賊精,害怕西土會搶寶殺人,所以只帶了一幅畫卷。

「我同意南國的要求,開闢戰爭之路。」凈世佛王左手邊的佛王說道,他法號凈空,修為也是非常可怕。

東荒修士臉色陡然間變的非常難看。

金瞳王急忙站了出來,說道:「佛王請三思啊,一旦戰爭之路開闢,將會對東荒造成無盡的殺劫。南國的殘忍嗜殺,大家都是知曉。」

三屍神子冷哼了一聲:「弱肉強食,適者生存,乃是永恆不變的真理。」

凈世神王的目光看向金瞳王:「你們東荒的大人物怎麼說的?」

金瞳王道:「只要不答應開闢戰爭之路,我們允許西土在東荒中傳教,可以大量建立寺廟,傳佛法。還可以安排新生一代的嬰兒從小修佛法,接受西土的洗禮。」

六耳王點點頭:「是啊,而且我東荒還會奉上一座被封印的神山,據說是誕生過斗戰神王的神山。」 第七百二十四章玩火自焚

凈世,凈空均是愣了一下,而後三尊佛王都有些心動。允許西土進入東荒大量傳道,這對東荒來說簡直就是玩火自焚。

東荒以修道為主,西土修佛法。佛法非常的霸道,可以將人度化,一心向佛。若西土在東荒大量傳道,修建寺廟后,以佛法的霸道性,要不了多久,就會遍地開花。 baby老公耍無賴 到時候非常有可能同化大半個東荒。

到時候可以說東荒乃是西土的俘虜也不為過,這可是天大的代價。 頭號新寵:禁慾總裁,要抱抱 至於誕生過斗戰神王的身上,佛王也非常的感興趣。

但相對於進入東荒大量傳道來說,這個顯然更具有誘惑性。

洪錚的眸子冷了下來,心中對詹璇璣再次失望了一分。這就是他的處理方式嗎?如果西土的實力在東荒遍地開花,東荒與被南國毀滅並沒有什麼區別。

三屍神子哈哈大笑:「東荒好大的氣魄啊。」

洪錚本尊道:「這到底是哪個人想出來的辦法,是豬腦袋嗎?」

多臂神子笑道:「是啊。」

無論是東荒還是西土開出的條件都非常的豐厚,西土三大佛王都非常的心動。

金瞳王侯世太寧也非常的無奈啊,西土功法的霸道性他是非常清楚的。當年白帝就說了,西土可以在東荒中設立稀少的寺廟。這樣讓東荒能夠有參照性,形成百家爭鳴。

但一定不能讓西土的佛法大肆傳播,他們的洗腦性與融合性非常的強。一旦大肆傳播,將會擠掉整個東荒的教派。

白帝非常的有遠見性,當年還親自出手毀滅過東荒中一處佛寺。

但是現在,東荒的高層為了安危,居然出如此的計策。

「佛王覺得如何?」金瞳王咬咬牙,問道、

凈空佛王對凈世佛王說道:「兩者的誘惑性都非常大,無論是五代佛帝的舍利,還是佛解卷,都對西土大有好處。」

「進入東荒傳道,以佛法的霸道性,要不了多久,就能夠統領整個東荒。南國,北域,東荒,最適合傳播佛法的,就是東荒了。其次是北域,但北域修仙法,離西土中間也隔著東荒。拿下東荒之後,也可以進入北域了。」另外一尊佛王說道。

「但五代佛帝的舍利一旦融合了,西土將有希望再次誕生一尊佛帝。」凈世佛王說道,也是有些舉棋不定了。

真龍身眼眸一片的冰冷,這種條件,他絕對不能夠答應。這個世上最可怕的不是侵略,而是同化與融合。

他不允許。

「我不同意。」真龍身開口了。所有人都是愣住了,看向真龍身。

佛王也是看向真龍身,也是有些訝異:「這條件本就是你們東荒提出來的,現在你為何又是不同意了?」

帝皇神子看向洪錚:「滾開,哪有你說話的份?信不信回到東荒,我叫我父母砍死你?我父親是蟲虞神王,我母親是珈藍神王!」

洪錚冷冷的掃了帝皇神子一眼,隨後對凈世佛王開口:「之前世間解前往東荒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他說要我們進入萬佛嶺,只要誰能尋找到二代佛帝的蹤跡,便是答應。」

凈世佛王悠悠的說道:「你有把握找到嗎?」

斗羅大陸之弒神斗羅 洪錚道:「並沒有。」

「沒有就別廢話!」帝皇神子喝道。

「內訌了,可真是有趣。」三屍神子笑道。

三大佛王微微沉吟了一番,道:「這樣吧,還是安排你們進萬佛嶺吧,誰要找到二代佛王存在的證據,便答應你們的要求。若都找不到,我們就同意東荒的要求吧。」

洪錚道:「就算找不到,我也不同意西土進入東荒傳道!」

他語氣非常的堅決。

凈世佛王的面色冷漠了下來,盯著真龍身:「你是來搗亂的嗎?」

帝皇神子焦急的說道:「佛王大人,你千萬不要聽他的,他在東荒中乃是野種,無父無母的。只不過仰仗著自己修為強大,就為非作歹。他不能代表東荒,根本就沒有決策權。」

「你有決策權?」真龍身聲音冷漠的可怕。

帝皇神子傲然的說道:「我當然有決策權,我的父親是蟲虞神王,我的母親是珈藍神王,我沒有決策權,難道你有?」

「夠了!」凈世佛王有些不愉快,而後看向南國神子,「東荒不願意就算了,不強求。先進萬佛嶺吧,要是東荒的修士找到了,同意東荒的要求,不開闢戰爭之路。要是南國的修士找到了,就開闢戰爭之路。若是都沒有找到,就答應南國的提議,以五代佛帝的舍利來換!」

「此事就這麼說定了,你們準備一下,進萬佛嶺。不過話說回來,到了裡面,你們可以解決自己的恩怨,我不反對的。」凈空佛王陰森森的看了真龍身一眼,意味深長的說道。

金瞳王,楊小雨,帝皇神子非常的焦急。

出了大雄寶殿,帝皇神子大怒,看向真龍身:「洪神候,本來已經談好了,答應東荒的要求,不開闢戰爭之路。現在好了,你觸怒了佛王,使得他們改變了心思。此事回去后,我一定要稟報給東荒的高層,治你得罪,擊殺你!」

啪的一聲,洪錚一巴掌拍了過去。帝皇神子正在喋喋不休,絲毫沒有反抗的機會,就被洪錚一巴掌抽飛:「聒噪!」

帝皇神子臉頰腫的就如同豬頭一般,捂著臉,尖叫著:「你打我?你敢打我!我父親可是……」

「是你媽個頭!」洪錚暴怒了,沖了過去,再次揮出了一巴掌,打向他的臉頰。

帝皇神子大吼一聲,天靈蓋上的虛空一下子崩塌了,而後從其中垂落下了無盡的神王波濤,將他護在了其中。洪錚一巴掌拍在上面,感覺手臂發麻。

帝皇神子站在其中,巋然不動,說道:「洪神候,你死定了,回去后,我一定要交我父母親擊殺你!」

金瞳王走上前來,說道:「洪兄弟,你冒失了啊!戰爭之路一旦開啟,對東荒將有大劫啊!」

楊小雨走上前來,亦是開口了:「洪神候,你與他作對,回到東荒后,蟲虞神王與珈藍神王找上門來,你就有危險了。」

洪錚冷笑一聲:「允許西土進入東荒傳道,這是誰想出來的辦法?」

金瞳王不語。

「詹璇璣還是誰?」

金瞳王道:「是天機府的天機老人與詹府主共同想出來的對策。」

東荒三大至尊府,天機府,九冥府,帝皇府,洪錚在棲魔洞的時候都接觸過,皆是卧虎藏龍,非常的神秘。

洪錚道:「難道不覺得非常的胡鬧嗎? 渣攻你這是喜脈啊 西土的佛法非常的霸道,一旦進入東荒大肆傳播,將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同化東荒。到時候再也沒有東荒了!」

金瞳王嘆息一聲:「我也明白,但是……哎!事已至此,不多說了。」

白龍象,東皇長恨,蘇傅等人心中都非常的沉重。二代佛帝的蹤跡,豈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找到的?

整個西土尋找了無數年,都沒有發現,他們可沒有信心。別說他們沒有信心,就連南國亦是沒有。否則也不會帶來那麼貴重的東西,要求西土同意他們的要求。 第七百二十五章幼年黑夜

帝皇神子非常不滿意洪錚的做法,冷哼一聲:「我需要將消息儘快傳回給東荒,讓東荒高層決定!」

「隨便。」洪錚平靜的說道。

帝皇神子一看洪錚的表情,就非常的暴躁。他好像什麼事都不放在心上一樣,平靜到了極致。

他眼神冷了下來,盯著洪錚。而後盤膝坐在地上,雙臂流轉符文,在身前構架出一個傳送陣:「詹府主,請將視線轉向這裡。」

東荒中,不少修鍊瞳術與有監聽能力的人將注意力轉移了過來。

「怎麼了?」詹璇璣的聲音從傳送陣中傳來了過來。帝皇神子將洪錚的所作所為都詳細的說了出來。

東荒高層一聽,一個個都暴跳如雷。

「洪神候,你太胡鬧!」詹璇璣有些憤怒的聲音傳來。

「是的,戰爭之路一旦被開闢出來,東荒將會生靈塗炭,這個責任你擔當的起嗎?」

洪錚道:「詹府主,你比我更清楚一旦西土大肆傳教帶來的危害,絕對不會比南國打過來好到哪裡去。」

詹璇璣道:「此事是我們大家的意思,原本已經談成了,你幾句話現在卻破壞了一切,你該當何罪?等回到東荒,我親自治你得罪。」

「詹璇璣,我敬你是前輩人物,想好好跟你說話。現在看來,並沒有這個必要了。我今天話放在這裡,我絕對不會同意西土大肆傳教。」洪錚也有些發怒了。

他心中卻是感覺到了一陣的無力感,東荒有這些人在,還有希望嗎?

「除非你永遠別回東荒,我今天就明確告訴你,東荒不是你的東荒!一旦你回來,我親自殺你。」詹璇璣憤怒到極致的聲音從傳送陣中傳來。

「鬼啊!」那名黑色西裝男終於意識到不對勁了,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等鬼魅般的身手,就是自己一向無比崇拜的歐陽老闆也不可能做到,那就剩下一種解釋了,對方不是人!

Previous article

「嗯,想要刺殺謝芸菲的那傢伙,是從一個叫做KASA的個人或組織手中接到的委託,大叔,我想這可能會是一條線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