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身上的氣息怎麼回事?」

一把冰冷的聲音從火光中傳出,緊接著,平地升起一股巨大的上升氣流,原本劇烈燃燒的火焰瞬間被吹熄。

踩著那片焦土緩緩走出,依文潔琳精緻的臉上滿布寒霜。

ps:五一勞動節快樂! 離開了研究室,葉損和顧傾城走進一間安排好的客房,待所有人退出去后,房間內剩下他們二人。

「傾城,我收到消息,說你父親打算提前那個計劃?」葉損剛坐下來便道。

顧傾城微微一愣,神色有些閃爍,顯然在猶豫要不要回答葉損的問題。

葉損並不急著追問,而是點了口煙,一陣吞雲吐霧后才緩緩道,「這一次開服才幾個月,你父親不但提前舉辦了終焉王戰賽,甚至還準備開放領地戰的資料片,看來,情況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差,連他那麼沉著的人都開始急躁了。」

「父親並非急躁。」顧傾城最終還是選擇開口,「而是情非得已,『境界計劃』由a到x已經嘗試第19次了,每次反覆的投入穿越,實驗體由原來近百萬銳減到現在一千人不到,犧牲的人實在太多,父親他是不忍心。」

陸先生的小可愛又調皮了 「不忍心?這個理由總覺得怪怪的,印象中你父親可是個冷靜得可怕的傢伙,就好像冰冷的機器一樣,只要輸入指令,就會有條不絮去執行,任何事情都不會讓他動搖。」葉損嘆氣道。

「……」對於自己父親的評價,顧傾城似乎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印象中,父親的確是那樣的人,連她自己似乎也繼承了他一部分的性格。

彈了彈過長的煙灰,葉損苦笑道,「某人要是沒有離開的話,這一次危機應該很好處理,偏偏那麼巧,那個傢伙居然帶著老婆兒女一起跑了,難道那就是所謂的命運?」

「你指依文的父親?」顧傾城好奇問,「趙叔叔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真的可以扭轉眼下的局面?」

「雖然很不想承認,不過除了他,貌似沒有人可以做到。」葉損頓了頓,忽然曉有興緻的看著顧傾城,「聽說你準備組織人去找劍帝遺寶?」

「是的。雖然前幾次都失敗了,不過我相信這次一定成功,如果找劍帝遺寶,對以後計劃幫助會很大。」

「說真的,如果在來這裡之前,我一定會反對你這樣做,但是現在……有x-799這個變數,說不定真的會成功。」

「嗯,我也是這樣認為。」

……

鏡頭回到遊戲里,林岳此時已經恢復平靜,樣子也恢復原狀。

「太好了,你終於完成繼承儀式了。」克里斯丁娜一臉高興的表情說道。

「繼承儀式?我繼承了什麼?」林岳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完全感覺不到任何的變化。

「沒道理啊,前主人遺留下來的力量可是非常龐大,得到……」克里斯丁娜正想說什麼,遠處突然傳來一聲的巨響。

「轟!」

震耳欲聾的聲音引起林岳注意,這才想起青鹿撫子他們好像還沒找著,該不會……

林岳立刻打開系統背包拿出飛翔之羽,使用后,林岳飛到空中,待調整好方向後,林岳背後彈出一對透明狀的翅膀,這對翅膀只是輕輕一扇便化作一陣旋風全身裹林岳的身體,下一秒,林岳身上好像裝了一個噴射推進器,「嗖」一聲朝巨響發出的地方急促飛去

由於心情有些著急,林岳並沒有注意到自己飛行的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從凈靈湖到那個原始森林的距離少有數公里,然而林岳只用了分許鍾便到達。

身處高空,林岳清楚看到地面有一個巨大的螺旋狀巨坑,以那個巨坑為中心,原本茂密的森林彷彿從地圖上抹除了一大塊,林岳四處張望很快有所發現,只見距離巨坑邊緣數百米左右地方,一群由樹人組成的大軍正在圍攻一個人。

「大叔?」

雖然路易斯完全魔化后外表發生極大的變化,不過靠著系統顯示在頭上的名字,林岳輕易認出他來。

「大叔一個人應該沒什麼問題,問題是青鹿老師和丫頭他們去哪裡了?」林岳把視線挪到其他地方,還好,要找的人恰好在附近。

林岳發現他們的時候,正好看見依文潔琳準備對青鹿撫子痛下殺手,情急之下,林岳沒想那麼多以最快的速度衝過去。

「風火山林-風斬!」

一個加速,帶著淡淡的殘影林岳瞬間衝到依文潔琳的面前,裹著青色光芒的黃昏之刃直刺向她的胸口。

依文潔琳沒想到還會有人,又驚又怒,連忙散去手中的火球,改凝結出一道風盾堪堪擋住了林岳的劍。

「林岳……同學?」青鹿撫子又驚又喜,簡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師,感激的說話以後再說,拜託你幫忙照顧丫頭和張超他們,我先幹掉這個傢伙。」林岳甩下這一句話,接著舉劍再度刺向面前的依文潔琳,「風火山林-火輪!」

雖然是同一個技能,不過威力卻不可同日而語,裹著赤紅色烈焰的黃昏之刃斬出之後,形成一個直徑近十米的巨大火輪。

「轟!」

一聲巨響,依文潔琳的風盾竟然被擊碎,纖細的身影被紅彤彤的火光吞沒,林岳獃獃的看著自己的手,又看了看眼前冒著衝天火焰的深坑,一臉疑惑:「這是……我乾的?」

「的確是你乾的。」克里斯丁娜落到林岳的肩頭上,得意道:「繼承前主人力量的你,已經足以達到聖級的境界。」

「聖級……境界?」林岳如果沒記錯的話,按照npc的職級來說,聖級可是差不多90級的樣子。

這麼說,我變牛叉了?

林岳現在倒是很想打開自己的人物板面看看屬性,不過對面正在劇烈燃燒的火光中突然射出一道駭人的綠芒。

重生九零:神醫甜妻,要嬌寵! 「噗!」

綠芒快如閃電,林岳根本沒看清楚它的軌跡,反應過來的時候,胸口已經被其洞穿,巨大的力度還帶著林岳的身體狠狠飛出了十幾米遠,最後重重砸在地上。

-9211

一個足以秒殺目前階段所有玩家的巨大傷害從林岳頭頂飄起,奇怪的是,林岳並沒有掛掉。

「搞毛啊?」

好不容易從地上重新爬起來,林岳低頭看了一下傷口,足足有碗口大,雖然已經在系統的修正作用下快速修復,不過剛才的傷害真的好嚇人。

「你身上的氣息怎麼回事?」

一把冰冷的聲音從火光中傳出,緊接著,平地升起一股巨大的上升氣流,原本劇烈燃燒的火焰瞬間被吹熄。

踩著那片焦土緩緩走出,依文潔琳精緻的臉上滿布寒霜。

ps:五一勞動節快樂! 依文潔琳此時的眼神可以說用毫無溫度來形容可言,遠處的青鹿撫子一臉擔心的看著林岳,若不是還要照顧昏迷掉的柳姿妤他們幾人,她真的想去跟林岳一起面對眼前的可怕敵人。

林岳自然也感受到來自依文潔琳身上的強大氣息,奇怪的是,他感覺不到想象中的難受。

難道正如克里斯丁娜所說的那樣,他變牛叉了。

雖然有些急不及待想看看自己的人物屬性,不過眼下的狀況似乎不是時候。

「回答我,你身上的氣息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身上會有我爸爸的氣息?」依文潔琳大聲質問道。

「爸爸?什麼爸爸?」林岳一頭霧水,這個npc究竟是怎麼回事?話說回來,她好像哪裡見過?

林岳正奇怪著,那邊的依文潔琳再度攻擊,她雙手前後拉開做拉弓狀,一把由純粹風元素構成的弓和箭快速凝結形成。

「風神之箭!」

隨著依文潔琳一聲低喝,伴隨著一陣刺耳的破空聲,一根淡綠色的箭矢射向林岳。

「噗!」

箭的速度實在太快,林岳這一次依舊沒有躲過,這次被射中的還是腦袋,巨大的衝擊力把腦門直接轟碎,林岳無頭的身體被帶飛了好幾十米遠又重重的摔在地上。

-182001(致命!)

看見這麼恐怖的一個傷害在林岳頭上飄起,青鹿撫子嚇得花容失色,眼泛淚光,差點就要撲上來。

幸好,林岳很快又搖搖晃晃站起來,並且對她做了一個制止的姿勢。

被轟碎的腦袋很快在系統的修正作用下恢復,過程還不到兩秒,林岳晃了晃腦袋,一臉疑惑道:「奇怪,差不多2萬傷害,我居然還沒死?」

「你想死嗎?」克里斯丁娜又飛回來,狠狠白了他一眼,剛才一箭差點波及到她身上,好險。

依文潔琳看到林岳竟然又活過來,同樣有些吃驚,還好憤怒沒有讓她完全失去冷靜,她很快注意到林岳肩頭上的克里斯丁娜,她接著睜大美眸,半響失聲叫道:「克里斯丁娜……阿姨?」

「唉,她認識你?」

「啊,你認識我?」

回到明朝做權臣 這兩句話分別從林岳的嘴裡和克里斯丁娜的嘴裡發出來,兩人說完又互相對望。

「她好像認識你。」林岳沒好氣道。

「可是我認識她啊!」克里斯丁娜表示很無辜。

兩人的對話落入依文潔琳耳朵里,她忽然變得更加的憤怒,沖林岳叫道:「你對克里斯丁娜阿姨做了什麼?她為什麼忘記我了?」

「喂喂,是她忘記你,跟我有什麼關係?」莫名被遷怒,林岳也有火氣,這個女人怎麼無理取鬧起來?

從剛才開始,依文潔琳的情緒好像有些失控,林岳的態度再一步刺激到她,只見她冷哼一聲,再做拉弓的動作,這一次,箭上附上了雷電之力。

「風神之箭——雷帝附魔!」

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綠色的箭矢表面纏繞著恐怖的藍色電蛇,「嗖」一聲射出后,直奔林岳面門。

「又來,卧槽!」

這一次林岳倒是由頭到尾盯著依文潔琳的一舉一動,在她做拉弓動作的時候已經提前往一邊撲去。

這個做法果然有效,林岳成功避開這一箭,帶著藍色電蛇的箭矢最後射中了林岳身後的地上,跟著發出一聲轟然巨響。

「轟!」

回頭看了一眼被雷光炸開足足有十幾米深的地面,林岳捏了把冷汗,暗道:尼瑪,這是箭嗎?分明是導彈!幸虧哥機警!

然而,林岳還是高興得太早,依文潔琳那邊又一次拉弓,而且這一次同時生成兩支箭,一支附帶著剛才的雷電之力,另一支纏繞著紅紅的烈焰。

「風神之箭——炎雷雙帝附魔!」

依文潔琳冰冷的聲音響起,兩支包含著恐怖魔力的元素箭射來,林岳咬咬牙,氣急敗壞道:「不發火當老子好欺負?」

一陣金色的光線從林岳身上爆發出來,代替神之戒-瘟疫的王座之影出現,林岳雙腳猛地一蹬,不退反進。

「神威附體-火神迦樓羅!」

隨著背後升起那一尊三頭六臂的火焰神像,林岳獲得對火系魔法傷害部分豁免的狀態效果,左手一抬率先抓住射來的火箭然後同時抓住黃昏之刃,狠狠劈向雷箭。

「轟隆」

兩聲巨響發出,林岳的左手被炸斷,右手持劍劈中雷箭的地方發出一陣雷光,雖然被電得全身陷入了短暫的「麻痹」,不過傷害的確抵消了一些。

-4618

-6799

兩個傷害分別從林岳頭上飄起,明顯因為林岳剛才一翻舉動,威力跟直接命中的傷害要低,但是儘管如此,連續受到那麼多的傷害,林岳到現在還站在哪裡。

而且等左手修復的期間,林岳速度不減衝到了依文潔琳面前,把劍狠狠插入地面。

「風火山林-山撼!」

地面震動,一個比以前要巨大很多的山壁在兩人之間升起,山壁的高度足足有十丈高,宛如層巒疊嶂的山嶽一般圍住了兩人。

「這是……」

依文潔琳神色一變,因為她發現自己的身體突然動不了,而林岳此時已經衝到她面前,對她咧了咧嘴,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小妞,該到我反擊了!」

不治之症效果發動,依文潔琳身上原本只持續2秒的暈眩狀態變成永續,換句話說,林岳可以毫無顧忌攻擊了。

「風斬!」「火輪!」「怒氣斬!」

把能夠用的技能全部用上,林岳毫不吝惜的往依文潔琳身上瘋狂輸出,沒了,又換上聖弓-幽影,把遠程的技能又用了一遍。

「轟隆隆……」

各種技能的光芒傾瀉不斷,依文潔琳纖細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見了,滾滾的濃煙中林岳只看到一個個紅色的傷害數字。

-1728,-1900,-1628……

雖然跟依文潔琳在林岳身上造成的傷害有一定的差距,不過林岳勝在攻擊頻次極高,眨眼不到兩分鐘的瘋狂輸出,累計差不多有近十萬的傷害。

「就算是大將級,不,就算是元帥級boss,受到那麼多的攻擊應該傷痕纍纍了吧?」

林岳一邊自言自語的計算著對方還有多少生命值,一邊卻不停地保持著輸出攻擊。

有不治之症在,他一點都不擔心對方會伺機反擊。而事實上,從剛才開始,依文潔琳好像沉寂了下來,直到林岳又持續攻擊了五分鐘的時間,直到mp值用完才收手。 依文潔琳此時的眼神可以說用毫無溫度來形容可言,遠處的青鹿撫子一臉擔心的看著林岳,若不是還要照顧昏迷掉的柳姿妤他們幾人,她真的想去跟林岳一起面對眼前的可怕敵人。

林岳自然也感受到來自依文潔琳身上的強大氣息,奇怪的是,他感覺不到想象中的難受。

難道正如克里斯丁娜所說的那樣,他變牛叉了。

雖然有些急不及待想看看自己的人物屬性,不過眼下的狀況似乎不是時候。

「回答我,你身上的氣息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身上會有我爸爸的氣息?」依文潔琳大聲質問道。

「爸爸?什麼爸爸?」林岳一頭霧水,這個npc究竟是怎麼回事?話說回來,她好像哪裡見過?

林岳正奇怪著,那邊的依文潔琳再度攻擊,她雙手前後拉開做拉弓狀,一把由純粹風元素構成的弓和箭快速凝結形成。

「風神之箭!」

隨著依文潔琳一聲低喝,伴隨著一陣刺耳的破空聲,一根淡綠色的箭矢射向林岳。

「噗!」

箭的速度實在太快,林岳這一次依舊沒有躲過,這次被射中的還是腦袋,巨大的衝擊力把腦門直接轟碎,林岳無頭的身體被帶飛了好幾十米遠又重重的摔在地上。

-182001(致命!)

看見這麼恐怖的一個傷害在林岳頭上飄起,青鹿撫子嚇得花容失色,眼泛淚光,差點就要撲上來。

幸好,林岳很快又搖搖晃晃站起來,並且對她做了一個制止的姿勢。

被轟碎的腦袋很快在系統的修正作用下恢復,過程還不到兩秒,林岳晃了晃腦袋,一臉疑惑道:「奇怪,差不多2萬傷害,我居然還沒死?」

「你想死嗎?」克里斯丁娜又飛回來,狠狠白了他一眼,剛才一箭差點波及到她身上,好險。

比如說影分身作弊大法。這個方法對小櫻無效,至少在小櫻查克拉達到一定量之前無效。令人無語的是,小櫻把這個方法告訴了卡卡西,想給鳴人開個作弊器,結果發現鳴人也不怎麼用得上這個方法!

Previous article

回到酒店,周玫已經**完畢,臉色紅潤了,也精神了很多。賀豐收把買來的衣服給周玫,周玫看見有內衣,臉上紅了一下,說道:「謝謝兄弟,考慮的這麼全面。」提上衣服,往洗手間去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