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穿上吧。」顧念壓住防彈衣,不讓他脫,「你都受傷了!」

楚昭陽在黑暗中抿住唇,不悅的說:「你怕我受傷,難道我就不怕你受傷?」

顧念嗤了一聲,說:「你穿不穿?你一聲不吭跑來當誘餌的賬,我還沒跟你算!」

楚昭陽一噎,這事兒他是最心虛的了。

被顧念這麼一質問,就泄了氣,顧念說什麼他都聽。

顧念對他多了解啊,就知道這麼一說,他就會心虛。

趁他心虛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趕緊給他把防彈衣給穿上了。

一邊穿,顧念心裡一酸。

也不知道以後,他是不是也會這麼聽別的女人的話。

等楚昭陽反應過來,就要脫,這時候,密道外面隱隱的響起了搜索的聲音。

顧立成壓低了聲音說道:「別浪費時間了,快走吧。」

不會有人追到密道里來,顧立成還挺放心的,所以顧念脫掉防彈衣,他也沒怎麼反對。

楚昭陽這才作罷,顧念在前面打著手電筒,楚昭陽走在中間,顧立成殿後。

顧念低聲問:「你的子彈夠用嗎?」

楚昭陽一直數著,說:「還剩兩發。」

顧念摸索齣子彈,交給楚昭陽,說:「你們都換上。」

楚昭陽接過,也遞給顧立成一盒。

他們現在正在下樓梯,下去了很深。

顧念猜,這密道可能是往地底下挖的。

又下去一些,才走到了平路上,密道也變得開闊了一些。

名門摯愛:億萬老公寵上癮 正想問顧立成的身份,突然,身後傳來些許腳步聲。

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快走!」顧立成低聲說道。

顧念立即加快了腳步往前沖。

可前面突然亮起光亮,然後,他們前面的路就被堵上了。

迎面就看見兩道身影往這邊沖,堵著他們。

即使有手電筒,但密道里實在是太過陰暗,所以這點兒光亮也看不真切。

但從對方的裝束上,也看得出不是警方這邊的人。

對面迎頭就是一槍。

在狹窄的密道內,顧念不能躲,她躲開倒是沒事了,但緊跟在她身後的楚昭陽就得承受住這一槍。

別說她父親欠了楚昭陽的,就算沒有那事兒,她也不能讓楚昭陽受傷。

寧願自己出事,也不能讓楚昭陽傷著。

就算楚昭陽身上穿著防彈衣,可誰知道那槍是對準了哪兒?

萬一是頭呢!

如果是頭,她也躲不過去。

但明知這樣,她就更不能躲。

在這種緊急的時候,其實也來不及讓她多想。

腦子中想的看起來是多,可其實也不過就是一秒兩秒的時間。

顧念腦中剛過了一圈念頭,子彈已經射了過來。

顧念循著子彈發出時的響聲,也射了一槍過去。

「噗」的極細微的一聲,子彈穿進肉里的聲音,顧念悶哼一聲。

楚昭陽臉色陡變,在黑暗中白了臉色。

他立即接住顧念,顧念正好倒在了他受了傷的臂彎中。

楚昭陽哪裡還顧得上自己的傷,甚至都感覺不到傷痛。

—題外話—三更二~ 「啊————」

那秦大人之前被余鶴如同沙包一樣掄著轉了幾圈,身上撞上那些禁衛之人後,不少地方都被撞的青腫,而且剛才被掄了幾圈,早就被甩的暈頭轉向。

此時凌空出去之後,嘴裡發出尖叫聲后,便重重的砸翻了盡在咫尺的那些禁衛之人。

那些人如同倒掉的樹木一樣,直接被砸倒了一大片。

而余鶴則是趁機整個人騰空而起之後,嘴裡發出一聲尖嘯聲。

豪門盛婚:葉少請節制 「走!!」

人群之中,十數道聲音同時轉身離開。

「想走,沒那麼容易!」

魏寰厲喝出聲:「韓葉,將他們給朕抓回來!!」

韓葉本就一直護衛在魏寰身旁,怕有人趁機對魏寰下手,可是此時見余鶴等人轉身便想離開,而魏寰更是怒不可遏。

他聞言只能提劍朝著余鶴那邊攻了過去,只可惜余鶴根本就不接招,見他撲過來時,只顧著閃躲,而且半點都不與他交手,等到與他拉開些距離之後,余鶴突然腳下在地上一踩,整個人凌空而起,然後轉身抬手就突然朝著禁軍這邊一撒。

「看我含笑半步癲!!」

余鶴嘴裡大喝了一聲,手掌張開之後,更是有大片粉末便鋪天蓋地的直接將追上去的人撒了個正著。

韓葉嚇了一跳,眼見著那些粉末快要落在身上時,連忙急退了幾步一掌凌空而落,用掌風將那些粉末吹開之後,又連忙轉身一把將魏寰護在伸手,披風一揮將粉末擋在身後,一邊厲聲道:

「屏息!!」

可是他說的太晚,而且那些禁軍的人也根本沒有他那麼快的反應,聽到聲音想要閉口不再呼吸的時候已經根本來不及了,直接將那些粉末吸進了嘴裡。

旁邊的那些個大臣也有一小半離得比較近,而且剛才韓葉的掌風掃過之後,更是將那些粉末直接推進了人群里。

那些人慌亂之下想要閃躲已經來不及,直接被撒了個正著。

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余鶴那句「含笑半步癲」他們聽到清清楚楚,這名字一聽便是劇毒之物。

只是還沒等他們慌亂開來,下一瞬一股極癢之意便從體內涌了起來,而皮膚之上更是如同有千萬隻螞蟻在爬一樣,讓得所有人都像是被點了笑穴一樣,忍不住一邊撓著身上一邊哈哈大笑起來。

……

「哈哈……哈哈哈哈……」

「癢,好癢……」

「啊——癢……」

「哈哈……」

……

場面亂成一團,不少人癢的癱倒在地上,而旁邊的那些未曾中藥的朝臣都是退的遠遠的,看著這邊心有餘悸。

韓葉鬆開魏寰時站起身來時,就聽到那些禁軍丟了手中武器,個個癱倒在地上不住的撓著身上,嘴裡喊著癢,而那些個中了葯的大臣更是臉上通紅,不住抓撓,整個場面亂成一團。

余鶴站在房頂上,身邊還跟著十數人,見狀朝著下面揮揮手道:

「小姐念及於陛下之間的情誼,不願傷人,這些痒痒粉只會讓人奇癢無比,諸位回去洗個澡便無礙了,算是我家小姐送給大家的臨別禮物。」 只剩下對顧念的緊張。

妖孽美男十二宮 有那麼一會兒,腦子都懵了。

顧念出事了償!

這五個字,狠狠地砸進了腦中攖。

他的心慌得厲害,恨不能代替顧念。

顧念一定不能有事!

楚昭陽心顫著,抬手就沖著前方放了兩槍。

先前顧念那一槍,已經擊斃了一個人。

因密道不寬,楚昭陽兩槍兩個方向過去,總能打到剩下的那一人。

果然,一槍射過去,就聽到「啊」的一聲慘叫,前面再也沒有聲響。

楚昭陽低頭看顧念,另一隻手摸到了她的身上。

摸上去,才發現自己的手顫抖的厲害,他都想不到,自己剛才是怎麼能沉著開槍的。

「念念!」楚昭陽叫道,聲音也顫抖了起來。

他渾身顫抖的厲害,帶著濃濃的恐懼。

手一邊顫著,一邊檢查她身上的傷。

終於在她腹上胸下的位置,摸到了濕粘。

楚昭陽猛的一顫,那片濕粘的範圍很大,還在不斷的往外湧出。

在黑暗中他看不見,卻能感覺到自己的手權都被沾濕了,就像是浸在了水裡一樣。

他都不敢想象,顧念那是流了多少血。

就因為看不見,靠想的更是恐懼。

楚昭陽抱緊了顧念,又怒,又急。

他驚壞了,就連說出口的聲音都帶上了哽咽:「你怎麼不知道躲!」

就這麼直挺挺的站在他前面,明明聽到槍聲了,她就不知道躲嗎!

可剛說完,楚昭陽就滯住了。

他……他好像知道,顧念為什麼不躲了。

楚昭陽抱著她的雙手一緊,眼淚就掉了下來。

這個傻姑娘!

顧念從沒聽過楚昭陽的聲音這麼失態,還帶著哽咽。

哪怕是他被噩夢纏身的時候,也沒有這樣過。

他一直都是內斂又沉穩,像座山一樣在那兒穩穩地立著。

讓人看一眼,心都跟著定了。

一滴濕熱落在她的下巴上,顧念現在腦袋暈乎著,一時也沒反應過來,那是什麼。

她就是覺得呼吸有點兒困難了,渾身發冷。

這密道本就陰冷潮濕,這會兒她更是冷得意識都一陣一陣的不清楚。

就像喝醉了,腦袋白茫茫的一片,不知道自己在哪兒,在做什麼。

明明想做一件事,可大腦和四肢卻不聽自己的使喚。

她張張嘴,想要說話,卻悶得難受,口鼻像被什麼無形的東西給堵住,讓她呼吸困難,也說不出話。

顧念急促的喘了幾下,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我……我要是躲了,就……打中……你了……」

他們跑的急,之間的距離也近,根本來不及趴下。

而且槍聲響起,說明子彈已經射過來了。

就算她出聲提醒了,楚昭陽要躲也已經來不及。

倒不如,就讓她給擋下來好了。

「打中我就打中我,我穿著防彈衣呢!」楚昭陽氣紅了眼。

這姑娘,怎麼就那麼傻!

打中他又能怎麼樣!

顧念搖搖頭:「估不準位置,也有防彈……衣護不住的地方。」

「所以你就拿你自己來擋是嗎?」楚昭陽紅著眼睛,眼淚滴落,正好落在了顧念的唇上。

讓顧念嘗出來,他這是哭了。

她……她還從來沒見他哭過呢。

這男人,一直都那麼堅強。

楚昭陽現在特別恨自己,拖累的她受傷了。

她要是不護著他,就好了。

只怕你想不到,絕不會買不到!

Previous article

那些青化的上層人物,似乎都對他頗為忌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