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的實力不錯,但在我的眼裡,卻顯得有些不堪!」羅無生聽此,看了拓跋虎一眼,淡淡不屑一聲道。

對於拓跋虎這話,只要不是傻子,是對九國的輕蔑,但羅無生的話,從容應對,平淡中,更有一份強者的霸氣。

而此時,四周的人,紛紛向著羅無生和拓跋虎看去。

兩大天才,接下來會有怎樣的較量。

「呵呵!」

拓跋虎嘴角呵呵一笑,但是雙眼神色卻如刀刃一般寒厲。

「聽說你的手中,有一塊天荒神宮的臨時令牌,我們不妨打一個賭!」

「打什麼賭?還有你用什麼打賭?我這臨時令牌,可不是什麼普通之物!」羅無生雙眼對視拓跋虎,氣勢如虹,嘴角淡淡一笑道。

打賭什麼的,他羅無生最喜歡了。

「打什麼賭,很簡單,我們對戰一場。如果你輸了,你就將那臨時令牌給我,如果我輸了,我給你二十萬靈石!」拓跋虎身上同樣氣勢衝天,雙眼直視,開口道。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 「二十萬靈石,呵呵,我只需要你在拍賣會幫我付一樣靈材的靈石就可以了!」羅無生見拓跋虎說二十萬靈石,笑笑一聲道。

那三樣靈材價格不低,如果等下拍賣競爭起來,二十萬靈石,恐怕還不夠。

「沒問題!」

拓跋虎對此,再次看了羅無生一眼,嘴角笑笑,一臉沒問題的說道。

因為他拓跋虎絕對不會輸得,就算這羅無生如消息上所傳的那樣天賦高,也是一樣。

他們拓跋家族,可不是什麼普通的家族,血液之中,可是流淌著四大凶獸窮奇的血脈。

「既然這樣,就去最近的城中擂台!」

羅無生見拓跋虎同意,臉上再次笑笑的說道。

然後身形一轉,向著最近的城中擂台而去。

江無塵宮凌宇兩人,連忙跟上。

對於羅無生,他們心中有絕對的信心。

雖然這拓跋虎給他們的感覺,比那宇文長天,還要的強大,但是羅無生就是一個妖孽。

現在的實力,比上次天才榜的時候,還要強大了不知多少。

至於拓跋家族,他們早已在來之前,做好了一些了解。

體內有窮奇的血脈,能施展出窮奇的凶獸之力,但這就算如此,這拓跋虎,在羅無生面前,還是不夠看。

除非他的大哥拓跋無我,那樣的話,還不確定。

這拓跋無我,據他們得到的消息,境界達到了天府境後期,領悟了武道之意,具體幾成,不是很清楚,但兩成是至少的。

拓跋虎嘴角輕蔑,同樣身形一動,向著最近的城中擂台而去。

而四周的其他人,對於這種兩大天才的對決,自然要去看一下。

其實最重要的,就是想要去看看這羅無生,是不是真的有所傳的那麼強大。

三成毀滅武道,那可不一般,想要去見識一下。

去看的途中,紛紛將這個消息,給傳了出去。

而這一傳出,越來越多的人,向著這邊過來,想要看一下這一對決。

看看擁有三成毀滅武道的羅無生,能不能戰勝那擁有窮奇血脈的拓跋虎。

隨後很快,羅無生出現在一處廣場擂台之外。

對於羅無生等人的到來,那些原本在廣場觀看比斗的人,紛紛一轉,然後讓出一條道路,讓羅無生和拓跋虎進入其中。

而在擂台上比斗的兩人,聽到羅無生和拓跋虎要對戰,紛紛下來,讓出擂台。

「既然擂台空了,我們就上去吧,讓我看看你的那毀滅武道!」說話間,拓跋虎身形一動,出現在擂台之上。

「想要看我的毀滅武道,就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

羅無生對此,一臉霸氣的說道。

四周的人,對於羅無生這話,瞬間點燃氣氛,嘩然了起來。

「既然這樣,我現在就讓你看看我的實力。還有一點,我拓跋虎等下會將你狠狠的揍趴在地上!」拓跋虎見羅無生輕視他,雙眼一寒,然後說話間,身上一股極強的凶厲之氣,狂嘯而出。

接著話音一落,那股凶厲之氣,一個洶湧咆哮,化為一隻猙獰的巨獸,揮舞著利爪,向著羅無生撕裂而去。

對此,羅無生神色從容,緊隨著在那利爪,快要觸碰到他的瞬間,雙眼光芒一閃,背後隱約龍形,一個顯現融合,就是一拳,轟在那利爪之上。

砰!

那隻巨獸,氣息之上,確實非常的強大,但是在羅無生的這一拳下,轟然爆裂,沒有絲毫的抵擋。

「聽說你修鍊了一種武技,可以施展出龍形,跟你自己融合,看來還是真的。但可惜的是,你那種靠武技施展出來的,跟我們這種天生體內擁有血脈的相比,卻是不堪一提!」拓跋虎看著羅無生顯現融合的隱約龍形,嘴角笑笑,有些輕視。

說話的同時,體內血脈更是一顫,爆發出更加強大的凶厲之氣。

而在爆發的瞬間,這些凶厲之氣,一個漣漪波動,熊熊燃燒了起來。

然後一個變化,拓跋虎整個身形,與一隻凶厲惡煞的窮奇,融合在一起。

這一融合,四周的人,不覺得再次嘩然了起來。

這場比斗,不僅僅是羅無生跟拓跋虎的對決,還有龍形對窮奇,神獸與凶獸之間的對決。 第一百八十二章輕鬆勝利

吼!

一聲凶煞怒咆,拓跋虎整個身形化為一道凶煞之風,消失在虛空之中。

待再次顯現之時,羅無生的身前虛空,泛起絲絲顫動的急劇波動。

對此,羅無生這邊,同樣一聲咆哮。

然後一道怒威的拳影,破開重重凶煞之氣,直奔那拓跋虎而去。

砰!

但是半路,一聲如雷鳴般的沉悶轟擊,被一隻利爪拳影,給抵擋了下來。

這一對碰,兩人不分上下。

「給我退!」

拓跋虎見羅無生接下來,雙眼一厲,接著一聲暴喝,滾滾強大的武道波動,從體內一個席捲肆虐而出。

「想我退,還是你先給我退吧!」

對於拓跋虎身上的武道波動,羅無生雙眼再次一眯,但是下一秒,一身的霸氣,伴隨著更強大的武道波動,笑傲而出。

兩股武道波動對碰,但是羅無生的更勝一籌。

拓跋虎一個不小心,身形向後退了一小步。

雖然只是一小步,但也代表著這一擊對碰,拓跋虎有些不敵。

剛才拓跋虎身上施展出的武道波動,已經達到了二成巔峰。

對此,羅無生直接施展出了三成。

至於毀滅力量,對於這拓跋虎還根本不需要。

「雷長老,沒想到你這一次的運氣,居然這麼好,碰到兩個頂尖的天才!」

而在羅無生跟拓跋虎對戰的時候,旁邊閣樓,有兩道身影站在其上。

其中一道,就是那雷剛,另外一道,是一個白色長須的臉長老者。至於剛才說話的,就是這白須老者。

「風長老,你那陸州的天才也不少,至於那個叫紅玲香的,據說已經凝練出了一口真元。有希望在二十三歲之前,突破到化元境!」雷剛聽此,一臉笑笑的說道。

對於找到兩個頂尖的天才,他的心中自然也高興之極。

只要羅無生和寧月曦考核結束,他就可以得到豐厚的資源。

「那個紅玲香的天賦,確實不錯,但你這個羅無生現在看起來,要更加的不錯一些。你之前不是說只是天府境初期的嘛,現在才多久,就直接突破到了中期。按照這個速度,繼續修鍊下去,沒有多久,就可以突破到化元境。其中最重要的是,這羅無生看起來,還沒有二十歲。」

白須老者說話間,對於羅無生的天賦之強,有些嫉妒。如果這樣的天才,讓他碰到就好了。

就算碰不到羅無生這樣的,但也可以碰到一個靈體的。

擁有靈體的天才,以後的武者道路,可以走的更遠。

可是現在雷剛,不僅得到一個修鍊天賦極高的,還得到一個靈體的天才。

這件事讓他們一起出來招收弟子的長老,羨慕嫉妒不已。

而在他們相談羨慕的時候,拓跋虎再次被羅無生給轟退了開來。

「哼,羅無生,是我小看你了,既然這樣,就讓你看看我窮奇血脈的最強大實力!」

拓跋虎見自己再次被轟退,原本不出眾的雙頰,變得有些猙獰扭曲。

同時身上的凶厲惡煞氣息,隨著冷哼說話,再次爆發開來。

而身上的窮奇,在此刻,靈力波動一個洶湧,變得更加的凶厲龐大。

另外那熊熊燃燒的烈焰,好像要將整個虛空,給融化了起來。

可是在這時,羅無生身前的虛空,突然一道道漣漪,不斷的向著四周激蕩而出。

而這一激蕩,那拓跋虎的身形,再次消失在虛空之中。

「懶得跟你玩了,既然這樣,還是直接將你轟飛出去好了!」羅無生看著身前的虛空漣漪,精芒一閃,然後身上氣息一個狂嘯凝聚,就是霸道一拳。

看起來簡簡單單,但是在一瞬間,那隱約龍形的力量,一個暴漲。

砰!

這一次,還是兩拳兩爪對碰。

「想要將我轟出去?還是先嘗嘗我窮奇的凶魔之音!吼!」拓跋虎見羅無生如此輕視他,臉上神色儘是凶厲殺意,然後話音剛落,就是一聲刺穿靈魂的吼音咆哮。

越軌遊戲:老公太危險 一道道黑色音波,自那窮奇的巨嘴,快速的激蕩而出。

這一激蕩,攻擊的可不止羅無生,四周的武者,全部覆蓋其中。

那股刺穿靈魂的強大精神攻擊,讓每一個人都劇痛難受不已。

只是境界高的,抵擋能力強大一點。

但是下一秒,又一聲咆哮怒吼聲,響徹整個虛空。

這一咆哮,那股刺穿靈魂的劇痛,突然一個瞬間,減弱了許多。

「你的凶魔之音,對我引不了什麼作用!既然你沒有什麼攻擊手段,那麼現在該我攻了!」羅無生雙眼如真龍一般傲視,話音一落,一股如潮水衝擊一般的巨力,自拳間狂涌而出。

剛一狂涌,就將那拓跋虎,再次轟退了開來,連一絲抵擋的能力都沒有。

但是這一次,羅無生沒有給那拓跋虎再次的機會,身形一個模糊,就消失在了虛空。

至於那黑色音波,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震散了開來。

而拓跋虎沒想到以往一大殺招的凶魔之音,居然也奈何不了羅無生,雙眼頓時憤怒凶煞到極點。

最重要的是,自己不僅奈何不了,居然還被再次轟退了開來。

對此,心中雖然很憤怒殺意,但是對於身前羅無生的消失,拓跋虎臉上浮現出一絲驚慌。

可是他剛一驚慌,一隻龍威的拳影,出現在他的身前。

其中霸道的力量,更是讓他寒毛肅立,有些寒顫。

本能在一瞬間,一拳快速的對碰了上去。

但是在這時,羅無生嘴角一笑,拳頭身影一個斜側,出現在旁邊。

剛一出現,就是凌厲怒威一腳,橫掃而出。

對於這一腳,拓跋虎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就被狠狠的踢中,飛了出去。

「那拓跋虎的實力,跟羅無生有些相差太大了,倒是他的大哥拓跋無我,可以激烈對戰一下!」 拒不承歡:總裁的倔強女傭 看著拓跋虎飛出去,白須老者一臉淡淡的說道。

雷剛聽此,笑笑,沒有說話。

羅無生的實力,他可是親眼見到過的,如果沒有突破到化元境中期,那拓跋虎,到還可以對付一下。

現在突破了,羅無生根本沒有動用多少實力,就可以輕鬆獲勝。 姜雲卿從皇莊里出來之後,就命人撤掉了皇莊外面的所有禁制和機關。

然後下令給守在皇莊里的那些人,讓他們不必再日夜看守著言越,他若想要離開皇莊去外面,也可放行。

徽羽跟在姜雲卿身後,聽著她的吩咐忍不住道:

「娘娘,你就真這麼放心言越?」

「他的那些手段太過離奇,你將皇莊里的人撤走了,萬一他逃跑了怎麼辦?」

姜雲卿笑了笑:「他不會跑的。」

「娘娘……」徽羽忍不住想要勸。

姜雲卿看著她搖搖頭:「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不外乎是他之前所說的只是用來欺騙我的。」

短短一天的時間,已經有無數修鍊者,因此受傷!

Previous article

「老夫人的意思是二小姐想要對大小姐下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