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把我們叫來有什麼事?」趙小小可沒有趙信這麼多顧慮,脾氣越來越臭的他,根本不管是什麼人,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根本不會賣面子。

「我帶你回大荒界……」

「不去……」

「為什麼?我還沒有說完呢」

「不為什麼,我感覺這裡也挺好……」

趙小小兩句話就把趙信給懟了回去,讓趙信前也不是后也不是,以至於都想動手了,不得不說這趙小小的冷漠感是越來越嚴重了,這才幾年沒見,趙信都能感受到他和自己的距離好像拉大太多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讓他們留在這裡吧」一旁看熱鬧的康熙,一看機會來了,也豁出去了老臉開始挽留起了兩個人,這可是他自從成為界主后第一次這麼做,為的自然也是那個女孩。

「我突然覺得還要回去做點事」康熙的話音剛落,趙小小忽然改變了主意,拉著那個女孩,又不想在這裡呆著了。

「真的?好,那咱們現在就走吧,那個,我們走了,後會有期」趙信一聽趙小小改變了主意,頓時將話頭接了過來,並且不給康熙和趙小小任何再變卦的機會,用精氣托起了兩人,轉身就離開。

「哦,對了,我忘記了,不是後會有期,是再也不見了」。

臨走,趙信還不忘調侃一下康熙,不管怎麼說自己都是得逞了,氣一氣康熙也是無可厚非的,說完空間一陣扭曲,一行三人就消失在原地。

…………

趙信走了之後,康熙一個人站在那裡沉默了很久很久,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在做什麼決定。 笙歌和薄宸手裡都提著東西,走在路上有說有笑。

然而,後面一直有個身影鬼鬼祟祟地跟著他們。

但是行李箱聲音太大,笙歌幾乎斷定那個就是聶逸逸。

「還要跟到什麼時候?」

身後的身影頓住了,愣了幾秒才大喊,「我去!你真是聶笙歌!」

笙歌看了她一眼,生的小巧精緻,穿著洛麗塔洋裝更是襯得她可愛至極。

兔兔看見聶笙歌的正臉之後愣住了,幾年不見她真是越來越讓人驚艷了。

但是,她不會承認的。

「呀,幾年不見你果然老了,是怕我把你比下去連小裙子都不敢穿了嗎。」

「……」笙歌連理都沒有理她,直接往前走。

兔兔穿起小洋裝來的確比她合適許多,但是,不代表她可以這麼沒禮貌地說話。

「喂,幫我拿行李啊!」

笙歌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一共就一個箱子還有輪子,你推不動?」

這一瞥讓兔兔打了個冷顫,從來沒見聶笙歌這麼可怕過…她訕訕的嘀咕,「不推就不推嘛..這麼凶幹嘛..」

三個人沉默著在路上走著,這時候兔兔才看到自己姐姐旁邊一直有個高大帥氣的男子,體內的八卦因子蠢蠢欲動。

「喂,這個不會就是秦一銘吧,你不是退婚了嗎?」

「…..」提到秦一銘笙歌臉色有點不好。

其實也沒什麼,畢竟笙歌不喜歡她,可是她莫名地討厭有人在薄宸面前提起他…

「我跟秦一銘沒有關係,這是薄宸,我的老闆和鄰居。」

笙歌一反常態地解釋了一句,還偷偷瞄了眼薄宸。

「你好。」薄宸開口聲音沒有任何溫度。

大概是察覺到了這種微妙的氣氛,兔兔也就沒再說話。

回了家,兔兔對這個大房子很是滿意,到處亂看。

笙歌和薄宸已經洗好手,在做飯了。

一紙婚約:早安嬌妻 笙歌洗菜,薄宸切菜,笙歌掌勺,薄宸還是切菜…

一回到客廳兔兔就看見了這婦唱夫隨你儂我儂的畫面,心裡狐疑起來,這是老闆?鄰居?這怎麼看都是小情侶吧…

不過,管她呢。

「聶逸逸,一會薄宸的朋友會來,希望你至少能保持禮貌。」

「哦,好。」兔兔啃著蘋果,含糊不清地說。

霸情邪少:純情寶貝夜貪歡 叮咚~叮咚~

說曹操曹操到,「去開一下門。」

笙歌說完就低下頭繼續炒菜了,然而預想的禮貌的對話並沒有出現。

而是….

一高一低齊齊地兩聲驚呼,「卧槽,怎麼是你!」和「砰!」的關門聲。

「怎麼回事?」笙歌擦了擦手出來。

此時敲門聲越來越大,笙歌乾脆自己去開門了。

「哎~別!」沒等兔兔說完,門口已經衝進來個怒氣沖沖的男人了。

「好啊,還真的是你!」

「哎,我說你一個大男人至於嗎?還跟蹤我回家,真變態!」

「我去!你一小姑娘長得人模狗樣的,怎麼心思這麼壞呢。」

「你!你怎麼說話的!你才人模狗樣!」

「怎麼回事….」笙歌一頭霧水,不是當答應了要禮貌嘛,怎麼一見面就掐起來了。

「嫂子,我給你說,這個女的簡直壞透了,我來這麼晚全都是因為她。」

「才不是,是這個男的一點都不紳士!」聶兔兔迅速的接話反駁。

笙歌有點搞不清狀況,自然也忽略了柏宇那一句嫂子,但是旁邊的薄宸可是沒有忽略,眼裡帶著滿意看向柏宇。

柏宇被突如其來的和善的眼神驚到,才想到薄宸也在這兒。

一看他穿的這麼休閑,脫口而出,「宸哥,你今天沒有去上班嗎?」

「去了。」

「去了???穿成這樣???」

「…….」

「我去,不是吧,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你給我的愛情的模樣 柏宇一臉震驚。

「你反應這麼大幹嘛?」笙歌問道,薄宸穿著挺好看的啊。

「不是,嫂子,自打他長大,不是軍裝就是西裝,現在看他穿的這麼休閑還挺…彆扭…」

而且他真的收斂了,完全沒有吐槽薄宸的髮型好嘛,搞得像是那些小鮮肉明星,完全沒有了往日的霸氣。

本來薄宸是要送柏宇兩個大魚丸了,不過因為那句嫂子,他幸運地逃過一劫。

「先說你們兩個怎麼回事。」薄宸淡漠的開口。

結果,剛剛還吵得不可開交的兩個人,坐在沙發上,互相「切」了一聲,扭頭看向另一邊誰也不理誰。

笙歌扶額…..

「聶逸逸,你說。」

「還不是因為你,你讓我打車來,我就等啊等,等了好久才來了一輛,剛要上去他就出來了,說是他叫的車,你說等了這麼久他還搶我車我冤不冤…」

「呸!歪曲事實!我那不是讓司機證明了就是我叫的車,您呢,您砰地把車門一關,害我在冷風中多站了半個小時。」

「切! 西遊男主他壓力山大 那你還跟蹤我,你就是個變態!」

「狗屁跟蹤你,我是來這蹭飯的。」

「切,不認識人家你就蹭飯,編,接著編…」

「嫂子你看她,真的是…不可理喻。」

「你就是沒話說了,編不下去了。」

笙歌滿臉黑線…怎麼就跟小孩一樣呢…

「好了,重新介紹一下。這是我妹妹聶逸逸,這是我朋友柏宇。」

「你居然認識他(她)!」兩個人異口同聲。

「恩…這事是聶逸逸不對,逸逸你道個歉這事就過了,行嗎柏同學?」

「可以。」

「憑啥,憑啥我要跟他道歉!做夢!」

「聶逸逸,如果你想有吃有喝有地方住,最好乖一點。」

「切,你威脅我,我出門帶錢了,放心吧你得逞不了。」

「哦,是嗎。就那些錢,你這個消費水平撐過一星期算我輸。」

「…….!!!」

氣氛焦灼,柏宇開口了,「算了,我不跟她計較,今天是來嘗嘗嫂子的手藝的,這麼好的事可不能被這種小事壞了心情。」

「??誰是你嫂子??」笙歌開口。

「啊哈哈哈哈,口誤口誤。」柏宇瞟了一眼薄宸,見他凈毫無波瀾,難不成,習慣了??媽呀,薄宸也有這一天哈哈哈。

兔兔怪異地看了笙歌一眼,沒說話。

笙歌和薄宸繼續回廚房了,這讓柏宇很是驚嘆,厲害了大總裁,還親自下廚。

當然感嘆過後就只剩下了和兔兔大眼瞪小眼的尷尬。 回到了大荒界之後,趙信只是將兩個人帶到了不周山中,畢竟自己可沒有康熙擁有的那個空間中,回到了自己的地盤,趙信也感覺到輕鬆多了,似乎自己卸下了什麼重擔一樣,這種感覺是自己從來都沒有過的,不過這也從側面證明了康熙所言非虛,界主真的不能離開自己的地界。

「看來這幾年你的進步很大啊……」趙小小被趙信帶回來了之後,顯得十分的平靜,開始環視起了這乳白色的空間。而那個女孩則依舊膽怯的跟在趙小小身後,看樣子她對趙小小非常的依賴。

「還可以吧,不過你小子……」

「這個女孩是我無意間遇到的,我感覺她很特殊,還有我和她在一起境界增長的很快……」趙小小似乎趙信肚子里的蛔蟲一樣,率先將趙信想要知道的都說出來了。

「你這小子……」現在反倒是趙信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了,這小子做事是越來越讓人摸不透了。不過,更讓趙信驚訝的是趙小小那超強的感知力和現在的境界,幾年不見,趙小小居然已經達到了花甲而立境界,這種速度放眼三界難有能以匹敵之人。不過也因此可以展現出他那敏銳的感知力,一個古稀境界竟能感知到靈氣的存在,可以說他的天賦已經逆天了。這麼逆天的一個人,加上這個小女孩,趙信已經不知道用什麼來形容了,自己已經能夠看到在不久的將來會發生什麼了。

「既然你喜歡遊盪,那麼就在大荒界吧,至少這裡要比天界強太多了」原本趙信想要將自己做界主的事情告訴趙小小的,但是現在自己改變注意了,也許讓趙小小就這麼自由發展下去才是最好的,自己不必去做什麼,一切順其自然就行了,如果真的出現什麼事情的話,自己再出手也不遲。

「是個不錯的地方,話也不算太粗,那我們就在這裡呆上一陣吧」趙小小一展眉頭,隨口應了一句。

「那好,那你們就去吧,對了,臨走之前把你的天道中的那些屍體給我……」本想讓趙小小離開的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又留住了趙小小。

「屍體?」趙小小愣了一下,隨後恍然大悟的回道:「忘了告訴你了,現在他們可不是屍體了,而是我的滄浪天道中的永久居民了」。

「滄浪天道,永久居民,你在說什麼?」和趙小小接觸的久了,趙信覺得自己的思維有些跟不上了。

趙小小撇了撇嘴,淡然說道:「意思就是說他們現在都不是死人了,天道也早讓我恢復了,你想要帶走他們就是讓他們再次死去」。

趙信頓時有些發愣,自己上一次感受天道,無意間將天道中的精氣全都耗損光了,不僅讓靠天道維持生命的姒萌萌她們再次死去,就連一些生存在天道中的拓跋野還有孩子孫茜他們都一樣,死在了天道中,只留下了一個生命力超然頑強的趙小小。自己沒有想到,趙小小居然靠幾年就將天道給維護過來了,而且還是在資源最為匱乏的天界,要知道自己當初可是熬了很多個年頭,而且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天道給撐起來的。

「那好,讓我進去看看……」一想到自己的那些老友和親人都活過來了,趙信的心中就莫名的燃起了一團火焰,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進入天道中了。

「真是……」趙小小雖然一臉的不願,可還是將趙信收入了自己的天道中。

趙信剛剛進入天道中,就看到了渾身大汗的荒在賣力的鍛煉,這麼多年來他好像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對身體的淬鍊,不得不說本身就如同小塔一般的他,現在身體顯得更加結實了,完全想不到他當初差點被趙信吸幹了。

除了荒之外,還有一大群的孩子在剛剛搭建起來的草屋前玩耍,當然還有一直跟在孩子們身後忙活的姒萌萌。

可能是感受到有人進入了,姒萌萌下意識的轉身看向趙信,在看到趙信的那一刻,姒萌萌愣了一下,很長時間才反應了過來,微笑著迎上了趙信。

「萌萌……」趙信不是傻子,姒萌萌的變化自己是看在眼中的,況且當初她和拓跋野的事情自己也知道了,所以現在心中是五味俱全,甚至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你回來了……」曾經的那個靈動的小女生此時已經變成了溫柔賢惠的女人,即使心中同樣很複雜,但是姒萌萌還是非常從容的對趙信先張了口。

「嗯,回來了……」趙信想到了很多次重見后的可能,質問的,責怪的,諒解的,甚至於充滿了殺意的,但是在此刻卻什麼都做不出來了,因為趙信忽然發現自己還能見到姒萌萌就已經足夠了,或者說她還活著對自己來說就是最大的安慰,甚至於連對拓跋野這個撬牆角的人也沒有了想法。

「是小小來了嗎?」說話間,一個男人走進了兩個人的視野,正是拓跋野。只見此時的他,身穿居家服,臉上還有被煙熏的模樣,顯然是在燒飯,眼神也不在陰曆,反倒是充滿了柔和,特別是看姒萌萌的時候。當他看到趙信之後,如同姒萌萌一樣,愣了一下子,拿著鍋鏟的手也顫了一下,場面一時間有些冷場。

「爸爸,我們餓了,什麼時候開飯啊」。

一個孩子跑到了拓跋野的身邊,拉著他的衣角,居然有一些責備的意味。

「馬上啊……」這時,姒萌萌將話茬接了過來,抱起了那個孩子,有些擔憂的看了拓跋野一眼,直到拓跋野回了一個眼神后,才放心的離開,而這個過程中趙信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靜靜地看著。

「我知道你想說些話」拓跋野忽然像是放開了什麼一樣。

趙信搖了搖頭「你錯了,其實你們能夠活下來就已經很好了,至於其他的,並沒有什麼想說的」。

趙信的話讓拓跋野有些始料未及,原本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現在反倒是不知道該怎麼做了,畢竟趙信的做法有點有悖常理,一時間氣氛有些微妙。 「來吧,開飯啦。」薄宸端過海鮮粥,笙歌拿好餐具就落座了。

「吸溜~」

「呲~」

柏宇和聶逸逸是第一次吃笙歌做的飯,真的是狠狠地驚艷了一把。

「哇!好吃哎!」兩人再次異口同聲。

「…….」

王不遲狂叫:『烏鴉我草你大爺!』

Previous article

「安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