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就是葉星辰?」慕容羽神態冷傲,一副俯視天下的目光看著葉星辰,雖然自己的女兒沒有和自己住在一起,但對於女兒的行蹤他卻一直關注著,自然知道自己的女兒和這個男子同住在一起,不過讓他一直很鬱悶的卻是無論如何也調查不出葉星辰的背景,所以這也是一直不敢動葉星辰的原因。

「剛才不是介紹了嗎?還問做什麼?」葉星辰沒好氣的說道,從內心深處講,他很厭惡眼前的這個慕容羽,自以為自己是靜海市第一大集團霸天集團的董事會成員就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樣子……

「你……」慕容羽氣得不行,自從自己成為霸天集團的董事會成員后,哪裡有人敢以這種口氣跟他說話,就算是霸天集團的董事長張震天對他說話也是以商量的語氣,可先前這個少年竟然敢以這種口氣跟自己說話。

「我怎麼了?我就實話告訴你,要不是看在你是容蓉父親的份上,今天你休想走出這裡……」葉星辰口中冷道,冰冷的殺氣更是直朝慕容羽而去。

不遠處的兩名黑衣人聽到葉星辰口露這麼狂妄的語氣,直接奔了過來,他們都是慕容羽的保鏢,哪裡會坐視自己的主人被人家這般威脅。

慕容羽身為霸天集團的掌權人物之一,自然也不會被葉星辰的一句話嚇到,聽到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敢這樣跟自己說話,心中大怒,也不顧這裡是醫院,直接朝兩名保鏢說道:「把這個小子給我拿下,我倒要看看他憑什麼敢跟我這樣說話……」

一旁的蘇姍,黃奕菲,還有慕容蓉的母親司徒語嫣就要出口阻止,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那兩名保鏢顯然也不是普通的庸才,速度極快,慕容羽的話音剛落,兩名保鏢已經一左一右將葉星辰夾在其中,出手就朝葉星辰抓來。

葉星辰嘴角冷笑,身子急速朝後退去,躲開了兩人的一抓。

兩人眼中同時閃過震驚的神情,顯然沒想到一個高中生能夠躲開自己的攻擊,然而,驚訝遠遠不止於此。

葉星辰剛剛躲開兩人的攻擊,步子一移,來到了右邊那名大漢的身前,單手扣住那名男子手腕,直接朝前面拉去。

那名保鏢心中大駭,趕緊站穩馬步,防止被葉星辰趁勢摔倒,另一隻手卻朝葉星辰的手臂抓去。

左邊那名保鏢也沒想到這個小子如此厲害,好在兩人配合默契,在同伴受到威脅的同時,已經飛起一腳朝葉星辰踹去。

「不錯嘛……」面對如此攻擊,葉星辰臉上依舊保持著笑容,扣住那名保鏢的手也沒有鬆開,狠狠的抬起一腳,直朝那名朝他踹來的保鏢踢去,出腳的同時,另一隻手卻是朝另一名保鏢的拳頭迎去。

「轟隆……」一聲巨響,葉星辰的手腳同時迎上了兩人身體,那名出腳的保鏢整個人直接被巨大的力道踹飛出去,出拳的保鏢卻因為另一隻被葉星辰扣住,難以飛出,巨大的力道更是直接讓肩膀脫臼,而碰上葉星辰拳頭的那隻拳頭卻彷彿砸在鋼鐵上,隱隱作痛。

葉星辰還不停留,一隻腳剛剛落地,另一隻叫飛旋而起,扣住保鏢手腕的手抓一松,重重的踹在那名保鏢的胸前,那名保鏢也步上了自己同伴的下場,重重的落在地上。

好在兩人都非庸才,瞬間從地上彈起,那名肩膀脫臼的保鏢更是以手觸地,強行接上了臂腕。

「不錯,有兩下子,可惜面對絕對的力量,再多的技巧也是枉然,他們不是我的對手,慕容羽,你不想失去這兩個保鏢的話就叫他們住手吧……」葉星辰淡淡說道,冰冷的目光更是直射慕容羽,直讓慕容羽心神一寒。

或許常人不明白自己身邊的兩個保鏢的實力,但他卻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這可是他從中南海找來的高手,那可是專門保護國家領導人的人才,上次遇上仇家派來的殺手,僅僅是他們兩人就幹掉了對方數十人,而且毫髮無損,可現在,竟然連這個少年都對付不了,他雖然不懂得格鬥,但也看得出葉星辰剛才手下留情了,否則自己的這兩個保鏢可能真的已經倒在了地上。

他到底是誰?為何有著這麼強大的戰鬥力?

司徒語嫣也是滿臉震驚的看著葉星辰,她實在沒想到這個看似瘦弱的少年會如此厲害,慕容羽身為霸天集團的大腦之一,安全是何等的重要,可他一直都只帶著這兩個保鏢,足以說明他們的實力,但現在竟然拿不下這個少年,看來自己的女兒真的找了一個好男朋友。

至於那兩名被葉星辰擊退的保鏢,卻是眼露讚賞之色,作為行家,他們自然明白葉星辰剛才已經手下留情了,要不然就不是脫臼的問題,而是骨裂的問題了,更想到剛才兩人同時攻擊他,他卻以一腳支撐,同時出腳和出手,不管是時間的把握,還是對方向的判斷,都極其精準,最重要的是他那強大到令人髮指的爆發力,在那樣的情況下還要同時震退自己兩人,而他卻是一步都沒有移動過,這絕對是超一流的高手,甚至是自己曾經的隊長,也未必是他的對手,只是沒想到他如此年輕。

蘇姍和黃奕菲倒是見怪不怪了,特別是黃奕菲,對於葉星辰簡直就算盲目的崇拜,在她的眼裡,整個世界上葉星辰就是最強大的存在。

三人的打鬥很快,快到還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慕容羽揮了揮手,示意兩名保鏢到出口等著,他開始發現,眼前的這個少年真的不同,而且是大大的不同,或許有他在自己女兒身邊,真的是一件不錯的選擇,要是能夠拉攏他,那自己將整個霸天集團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也不是沒有可能,達到他今天這個地位,想法自然和常人不同,利益永遠是放在第一位。

「葉同學,剛才因為心中牽挂容蓉,心裡焦急,多有得罪,還請不要放在心上……」慕容羽這樣的人物自然是拿得起放得下,見識過葉星辰厲害的他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微笑著朝葉星辰伸出了右手。

「牽挂容蓉?呵,笑話,你什麼時候替容蓉想過了?」葉星辰卻是沒有理會他伸出的右手,冷哼了一聲。

「呵呵,容蓉是我的女兒,我怎麼可能不為她著想呢?只是身為一個男人,很多時候總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吧……」慕容羽一隻手伸在半空,微微有些尷尬,不過葉星辰的實力擺在那裡,卻也不好發作。而他在說到身為一個男人很多事情總是要做的時候,一旁的司徒語嫣嘴角卻是浮現出陣陣冷笑,顯然這個男人曾經讓她傷心太多,對他如今的虛偽態度嗤之以鼻。

「阿姨,你能過來一下嗎?我想和你說一些關於容蓉的事情……」葉星辰實在不想和這個虛偽的男人多說話,轉而問向了旁邊的司徒語嫣,雖然她也算不得一個稱職的母親,但至少從容蓉口裡知道她還是很愛容蓉的……

(有花的兄弟們,就砸我吧,不疼,真的不疼……) 慕容羽眼見葉星辰竟然直接不搭理自己,反而向司徒語嫣問道,心中大怒,可現在這等情況下實在不好發作,只能夠裝作大方的笑了笑,轉而向蘇姍問起了慕容蓉在學校的情況。

蘇姍雖然也不怎麼喜歡慕容羽這種自認為高人一等的所謂的成功人士,但畢竟對方是學生的家長,可不能像葉星辰那般任性,只能夠簡單的說一些慕容蓉在學校的情況。

葉星辰和司徒語嫣來到了一旁的走廊處,葉星辰這才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司徒語嫣。

一頭微卷的長發盤在頭上,上面插著精美的頭飾,臉蛋保養的極好,肌膚雪白,幾乎看不到什麼皺紋,眼睛很大,就和慕容蓉一般迷人,鼻子微挺,嘴唇紅艷,看上去就像一個剛過三十的女人一樣。

而她所穿的這套藍色的長裙更是將她那豐滿卓越的身材完美的展現出來,脖子上帶著一根鑲有紫寶石的白金項鏈,散發著奪目的光輝,裙子雖然不是低胸,但也隱隱能過見到那深邃的溝壑,腰肢極細,雖然不敢保證沒有一絲贅肉,但對於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來說還有如此身材,絕屬不易。

長裙垂到了下面,無法知道大腿是不是也和上面一樣雪白,不過從那細嫩的腳丫可以推斷出她的腿也一定很美,腳下是一雙水晶高跟涼鞋,看上去顯得高貴典雅。

不得不說,司徒語嫣真的很迷人,她聚集了所有成熟女人的獨特魅力,怪不得能夠生出慕容蓉這樣的絕美人兒。

「阿姨,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容蓉她心臟有問題的事情?」葉星辰心中暗暗為慕容羽悲哀了一番,竟然不懂得珍惜這麼完美的人兒。

雖說不清楚兩人曾經到底發生了什麼,要鬧得離婚,但卻也能夠大概猜出慕容羽在外面找女人的事情。

「知道,這是隱形基因犯病,一生這種會犯三次……」司徒語嫣早已經知曉葉星辰的和慕容蓉的關係,而且見識過他的厲害之後也放下心來。

「可你知道這是第二次了嗎?」葉星辰卻是語氣一重。

「第二次……?」司徒語嫣臉色一變,顯然她也明白這種病例一次比一次嚴重……

「其實很多時候我都在想,世間為什麼會有你們這樣的父母,明明知道自己的女兒有心臟病,隨時都有發病的可能還要她一個人在外面住,你知道嗎?很多時候容蓉都會一個人默默的坐在窗前,雖然她沒有說,但我知道她從小就有一個溫暖的家,可這個對於普通孩子來說最簡單的事情對她來說卻是如此的艱難……」葉星辰嘆息著說道,此時他的心裡雖然很是著急,但卻也明白著急沒有用,只希望慕容蓉吉人自有天相,不要出什麼事才好。

「我是她的母親,怎麼可能不明白她心中的所想?」司徒語嫣沒有反駁葉星辰的話,卻是輕聲叨念了一句,眼中更是閃過種種無奈,悲痛,關愛的神情……

葉星辰一時之間也是無語,經歷兩世的他自然明白這種眼神的背後有著眾多的無奈,也不再多說什麼,口中微微嘆息了一聲……

「小葉,這段時間以來多謝你對容蓉的照顧,你們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雖然我不太贊成這麼小談戀愛,但我卻看得出來你很在乎容蓉,而且有著足夠保護她的能力,容蓉比我幸福,能夠找到一個這麼愛她的男子,所以我也不會多說什麼,只是這次是第二次了,下次肯定更為嚴重,所以我想帶容蓉去美國接受治療……」過了半晌,司徒語嫣再次開口說道,可剛剛說到慕容蓉去美國接受治療,就被葉星辰打斷。

「為什麼要去美國?難道美國有治療她這種病例的醫院嗎?」葉星辰早已經將慕容蓉當成了自己的妻子,怎麼能夠讓她從自己身邊離去?

「嗯,如今美國已經有治療這種病例的機構,而且有好幾起成功的案列,這已經是第二次了,雖然及早送醫院,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但我卻不願意她去經歷第三次……」說到這裡的時候,她的眼中已經閃爍著晶瑩剔透的淚光。

「……」葉星辰沉默了,他又何嘗願意慕容蓉去經歷第三次呢?而且這一次還不知道能不能渡過?可是他更不願意離開慕容蓉,難道就沒有第二種方法嗎?心中一陣酸楚涌過,為何上蒼這麼殘忍?

「小葉,我不知道你和容蓉到底發展到了什麼地步,但我知道我這個女兒一旦認定了什麼就會堅持下去,我想她除了你之外絕對不會再看上其他的男人,所以我希望你能夠陪她一起去美國,當然,你也可以把你的父母找來,我們可以一起商討商討你們的婚事……」司徒語嫣眼見葉星辰選擇了沉默,又繼續說道。

婚事?葉星辰卻是一個頭有兩個大,其實他也幻想過和慕容蓉結婚的場面,可不管是慕容蓉和自己都還太小,結婚那可是以後的事情,也只能夠在腦海中幻想幻想,現在竟然被提了出來,而且還是慕容蓉的母親,這個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女人?最重要的是慕容蓉還在急救室搶救?

難道她就那麼自信慕容蓉這次不會有事?

而且認定自己是一個好男人?會給慕容蓉幸福?她憑藉的是什麼?

「我母親很早就去世了,父親一人在外漂泊,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個人做主的……」葉星辰不知道司徒語嫣心裡到底怎麼想的,也不好多說什麼。

「這樣啊,那你更可以陪容蓉去那邊啊,有你在身邊照顧她,我想她會恢復的更快的……」司徒語嫣也並不追問葉星辰的家世,繼續說道。

「我不能……」葉星辰卻是站直了身子,目光望向了窗外,他心裡深深的愛著慕容蓉,也想和容蓉一起去美國接受治療,可在這裡,他卻有太多的責任,星曜會才剛剛開始,他不能夠丟下星曜會,更不能夠丟下那些一直跟隨他的兄弟。

男人活在世界上,並不是只有愛情……

「為什麼?難道你不愛她嗎?」司徒語嫣原本以為葉星辰一定會答應的,因為她看出了葉星辰真的很愛慕容蓉,這不需要觀察太多,只需要憑藉女人的直覺,可卻沒想到葉星辰竟然會一口拒絕。

「不,我愛她,深深的愛著她,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愛她,我愛她甚至超過了自己生命,但我卻不能夠離開這裡……」葉星辰淡淡說著,腦海中閃過肥豬王等人的面容,他有著太多的承諾在這個城市,他不能夠,也走不了……

司徒語嫣又仔細的看了看葉星辰,看到他眼中閃過的滄桑,忽然間,她似乎明白自己的女兒為何會愛上他,也明白了自己為何會放心的將女兒交給他。

他眼中那歷經滄桑的神彩絕對不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年所能擁有的眼神,那是歷經塵事,歷經眾多磨難才會擁有的眼神。

司徒語嫣實在難以想象,他這個年紀會經歷那麼多磨難?

「我明白了,我女兒當真沒有看錯人……」司徒語嫣點了點頭,不再多問,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往往憑藉一個眼神就能夠知道一個男人心裡所想。

「謝謝你阿姨……」葉星辰露出了欣慰的神色,他實在沒想到自己什麼都沒有說,司徒語嫣就能夠知道自己心中所想,就和慕容蓉一樣。

「呵呵,應該我謝你才對,你們的道路還很漫長,希望你們能夠一直走下去……」司徒語嫣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看在葉星辰的眼裡卻有些落寞,她的一生也經歷了太多的離合吧?

「我知道的,如果去美國的話需要多久,你會陪著容蓉一起去嗎?」葉星辰心裡也很難受,他實在不想和慕容蓉分開。

「應該是半年吧,我會陪她去的,我就這麼一個女兒,我可不希望她出什麼事情……」司徒語嫣淡淡說道。

「半年么?」葉星辰心裡暗暗的重複了一句,半年的時間自己能夠一統靜海市黑道嗎?能夠給慕容蓉一個平靜而安寧的幸福生活嗎?

容蓉,我們的幸福還會太遙遠嗎?

葉星辰心裡默默的說著,眼神望向了窗外,那裡,夕陽的最後一縷光芒正慢慢的消失,而手術室的門也在這個時候打開……

(上.架第一天就過去了,你砸鮮花了嗎?狠狠的砸我吧!) 「容蓉……」葉星辰和司徒語嫣同時呼道,身影更是同時朝手術室奔去,只是葉星辰的速度要快上許多。

「醫生,她怎麼樣了?」葉星辰,慕容羽,黃奕菲,司徒語嫣,蘇姍幾乎同時開口說道。

妃本蛇蠍 主治醫生知道病人是霸天集團董事會成員慕容羽的女兒,更知道眼前的這名中年男人就是慕容羽本人,所以不敢怠慢,趕緊對著慕容羽說道:「慕容先生儘管放心,小姐已經渡過了危險期,只是這個病例有些怪異……」

「我知道,這是遺傳性病例,你不用解釋其他的,現在她醒了嗎?」慕容羽打斷了醫生說話,自己的女兒得了什麼病他怎麼可能不清楚,自己的老爹可就是死於這種病例,不過幸運的是自己沒有。

「嗯,小姐已經醒過來了,我們已經送到了特例病房,不過她說她想見一個叫葉星辰的人……」醫生趕緊開口說道。

「特例病房在哪兒?」葉星辰開口道,語氣平淡,但帶著極大的壓迫,那醫生不知道他是慕容羽的什麼人,不過僅僅憑藉這氣勢也不是自己能夠抵擋的,指著走廊的另一頭說道:「從這邊拐過去就行了,有護士在哪兒值班的……」

葉星辰二話不說,身子直接奔了過去,簡直比百米冠軍還要快速……

「慕容先生……」醫生有些吃驚的望著慕容羽,想要說他是誰,卻被慕容羽打斷。

「不用理會……」而司徒語嫣卻也轉身朝特例病房走去,黃奕菲自然不理會慕容羽,也和司徒語嫣一起走了過去,倒是蘇姍,歉意的朝慕容羽點了點頭,也跟在兩女的身後,卻沒有注意到慕容羽眼中的那一絲怪異的光芒。

「容蓉……」葉星辰還沒有走進病房,已經喊了出來,更是有些粗暴的將守在門口的護士推開,直接闖了進去。

就見到慕容蓉斜躺在病床上,身上穿著白色的病人衣服,頭髮披在兩肩,臉色蒼白的望著這邊,看見自己進來,嘴角微微上揚,露出那美麗的酒窩。

「你感覺怎麼樣了?」葉星辰直接來到了床邊,抓起慕容蓉的小手問道。

「呵呵,感覺很好……」慕容蓉朝跟進來的護士揮了揮手,這才向葉星辰微微笑道。

「真的?」葉星辰有些不信。

「當然,難道你不想我感覺好嗎?」慕容蓉撅起了小嘴。

「當然不是,只是你才動了手術,我……」

「好啦,我知道你擔心我,其實上次醫生不是給你說過了嗎?只要及時送往醫院就不會有事的,我這不已經沒事了嗎?」慕容蓉不等葉星辰說完,已經開口說道,還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能夠看到葉星辰如此擔心,她真的很開心,自己在他心裡的地位從來就沒有變過,不,應該是變得越來越重要了。

「呵呵,是我多慮了,只是沒想到這次發病這麼快,對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今天……」葉星辰眼見慕容蓉除了臉色蒼白外,的確沒什麼大礙,心中也放下心來,緊緊握著慕容蓉那細白的小手,將今天下午在賭場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慕容蓉,特別是和羅痕天玩梭哈的過程,逗得慕容蓉哈哈大笑。

「容蓉,媽媽能進來嗎?」兩人聊得開心,完全忘記了外面還有人在等候,大約一刻鐘以後,門外才響起了司徒語嫣的聲音。

「啊,我媽媽還在外面啊?」慕容蓉驚訝的在葉星辰耳邊說道。

「是也,我都忘記了,蘇老師和菲菲也在,我去開門……」葉星辰這才想起外面的確還有人,在慕容蓉的臉龐上輕輕一吻,起身朝門口走去。

打開門,不僅三女站在外面,連討厭的慕容羽也呆在門口,葉星辰翻了白眼,卻也懶得多說什麼,又返回了床邊。

「媽,蘇老師,菲菲,……爸」慕容蓉可能也不怎麼喜歡自己的父親,所以到最後才叫他。

慕容羽似乎早已經習以為常,並不介意,倒是那目光時不時的看向蘇姍那張精緻的臉蛋。

「容蓉,你不要動,就好好的躺著休息……」司徒語嫣眼見慕容蓉要起身,趕緊上前攔住慕容蓉。

「是啊,慕容蓉同學,你剛剛動了手術,不要亂動,慕容先生,司徒女士,現在容蓉已經沒事了,我也先行告辭了……」蘇姍美麗的臉蛋上清甜笑道,對於自己的學生,她總是非常的關心。

「蘇老師,您看這次真麻煩您了,弄得現在都這麼晚了……」司徒語嫣的臉上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呵呵,司徒女士哪裡話,容蓉是我的學生,照顧她是應該的,容蓉好好養傷,菲菲,星辰,你們也在這裡陪陪容蓉吧……」蘇姍可不是瞎子,早看出了三人關係密切,不過一直都只當是好朋友,直到今天慕容蓉醒來后第一個叫的就是葉星辰的名字,她才意識到這兩個小娃娃之間的關係有些不同。心中也說不出是什麼滋味,慕容蓉一直是她最喜歡的女孩子之一,而葉星辰就更不用說了,兩人也的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只是現在還是高一,要是談戀愛的話的確有些太早,自己做班主任的總不能鼓勵學生談戀愛吧,還有重要的一點,她覺得自己的心裡隱隱有些酸酸的感覺,當然,那只是極少的一點點,少到她都沒有去注意。

「蘇老師,那我送送你吧?」慕容羽卻是大方的說道。

「不用麻煩慕容先生了,我就住在這附近,要不了多少時間的……」蘇姍卻是微笑著拒絕。

「這樣啊,那以後還麻煩蘇老師多多關照容蓉了……」慕容羽知道什麼叫做見好就收,當著自己前妻和女兒的面,他可不能表現的太過熱情。

「放心吧,慕容先生,容蓉在學校表現一直都很好的,如果沒什麼事情,我先走了……」蘇姍微笑著朝眾人點了點頭,轉身朝門口走去。

「蘇老師,我送送你吧……」葉星辰卻忽然開口說道,朝慕容蓉點了點頭,起身朝蘇姍追去。

「我也去……」黃奕菲自然不好意思一個人呆在這裡,也跟了過去,整個病房就剩下慕容蓉一家三口。

這是她期盼依舊的一家團聚,可此時的她心中卻沒有絲毫的喜悅,有的只有無盡的傷悲以孤單,如果不是自己的心臟病發作,他們會來看自己嗎?

司徒語嫣望著女兒那充滿傷悲的神情,只感覺心口一陣劇痛,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倒是一旁的慕容羽首先開口道:「容蓉,你和葉星辰現在是什麼關係?」

「他是我男朋友!」慕容蓉沒有抬頭,語氣平淡的說道。

「你……」慕容羽雖然早知道兩人的關係,但卻沒想到自己的女兒會肆無忌憚的說出來,而且還是當著自己面,這也太荒唐一點了吧?

「容蓉,你找了一個好男朋友,一定要好好的珍惜,知道嗎?媽媽不希望你以後像媽媽一樣?」司徒語嫣卻是輕輕一笑,微微道。

「謝謝你,媽媽!」慕容蓉不知道司徒語嫣和葉星辰說過什麼,聽到自己的母親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心裡一陣感激,到時慕容羽聽到這句含沙射影的話,心中又是一陣氣悶,可事情都到了這種地步,自己又能說什麼?

「容蓉,那你知道他的身世怎麼樣嗎?」慕容羽只好從旁問出葉星辰的家庭背景。

「我不知道!」慕容蓉最見不慣的就是父親這種勢利眼,什麼事情都要先問清楚對方的家庭背景才決定要不要做朋友,所以根本不想多說什麼。

「你……」慕容羽又是一氣,可自己的前妻在場,而且慕容蓉的確才動過手術,實在不好發火,只好繼續問道:「那你總見過他的父母吧,他父親是什麼人?商人還是……」慕容羽心中想著只要你告訴了一點線索,自己就能夠找到,卻沒想到話還沒說完,就被慕容蓉打斷。

「沒有,他們家除了他以外,我沒見過任何人,也不知道他住在哪兒……」慕容蓉倔強的說道。

「你……你什麼都不知道就和他在一起?」慕容羽實在忍無可忍,大聲吼道。

「我跟他在一起需要調查他的身世嗎?」慕容蓉卻是毫不畏懼慕容羽那充滿威嚴的目光,在她的心裡,早已經沒有了這個父親,之所以還叫他一聲爸,完全是自己還流著與他一樣的血液。

「你……你……」慕容羽氣得渾身發顫,正要大發雷霆,一直沒有說話的司徒語嫣卻開口了。

「慕容羽,女兒剛剛做了手術,需要好好的休息,請你離開……」

「哼……」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輕的時候虧欠司徒語嫣太多了,還是因為想到慕容蓉的確剛動了手術,慕容羽竟然強壓住心中的怒氣,轉身走出了病房。

看到慕容羽走出去,母女倆都沒有挽留的意思,直到慕容羽走出了房間后,慕容蓉才看向司司徒語嫣,開口問道:「媽,我和星辰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嗎?」

「呵呵,你剛剛醒來就叫著葉星辰的名字,媽媽就是不想知道也知道呀,而且剛才我也和他簡單的談了一些,發現他是一個不錯的孩子,要不是考慮到你們還小,我都想讓你們先結婚了?」司徒語嫣微微笑道,她發現,只有在看到葉星辰的時候,自己的女兒才會露出真心的笑容,一直覺得自己虧欠女兒太多的她只想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彌補慕容蓉。

「媽,謝謝你……」面對如此通情達理的母親,慕容蓉還能說什麼。

「呵呵,謝什麼謝,我是你媽媽的嘛,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要和你商量商量……」

(今天上架的三十五萬發完了,今天的最後一章奉上,兄弟們沒砸花的都砸點吧!明天繼續相會在這裡……) 「蘇老師,去蜀地的事情怎麼樣了?」醫院的走廊上,葉星辰開口問道。

「呵呵,差不多了,怎麼,你也想去蜀地玩耍?」蘇姍臉上淡淡一笑,神態從容,一路引來無數男人的目光。

「呵呵,早聽說了蜀地風光獨特,一直很想去,這次正好能夠和大家一起出去玩玩……」葉星辰心裡還有一個念頭,前世的自己可是在蜀地長大的,那裡可算的上自己的故鄉啊。

「呵呵,那這次五一長假可以好好玩玩,對了,今天下午怎麼沒來上課?」蘇姍淡淡一笑,卻猛然想起今天下午沒有見過葉星辰。

「……」葉星辰無語,早知道蘇姍會記起下午的事情幹嘛還要出來送她?

「你這小子,現在是越來越不聽話了,今天下午的事情以後再跟你說,好了,你們就不要送我了,你們和容蓉關係都不錯,好好的陪她說說話吧,不過記住,明天一定要來上課,否則別怪我不客氣……」蘇姍微微嘆息了一聲,對於葉星辰,實在不好多說什麼。

「嗯,老師放心,我明天一定不會遲到……」葉星辰聽到蘇姍這麼說,知道她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心中一喜。

「呵呵,那就好,那我走了……」蘇姍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恩,老師再見……」葉星辰和黃奕菲同時朝蘇姍揮了揮手,並目送著蘇姍上了一輛的士。

「菲菲,一會兒歐陽他們可能還要召開星曜會復興后的第一次會議,你也去參加吧,我在這裡陪陪容蓉就好了……」葉星辰眼見蘇姍走後,對黃奕菲說道,他想到慕容蓉不久后可能將到美國去,到時候要起碼半年才能見面了,所以想多陪陪慕容蓉。

「壞哥哥,有了容蓉就不要菲菲了,早知道我也得個什麼病就好了……」黃奕菲口裡嬌嗔了一句,可臉上卻露出淡淡的微笑,她雖然不知道慕容蓉要去美國治療,但也知道現在慕容蓉最需要的就是葉星辰,自己的確該多給她們一點時間。

「臭丫頭,怎麼能夠這樣說自己,你要是再說,看我不打爛你的屁股,好了,快回去吧,路上小心點……」葉星辰聽到黃奕菲這樣咒自己,臉上露出了不滿,更是用手狠狠捏了捏黃奕菲的小翹臀。

「嗯,知道啦,星辰哥哥,那我先去了,今晚你不用回家的,嘻嘻……」黃奕菲體貼的點了點頭,又朝葉星辰揮了揮手,轉身朝醫院跑去。

望著黃奕菲漸漸遠去的背影,葉星辰喃喃嘆息了一聲,這還是中午那個憤怒異常的嗜血女魔頭嗎?也不知道和歐陽俊幾人商量讓她當星後行不行。

聞了聞手上的淡淡芳香,口中淡淡說道:「這丫頭,最近似乎又發育了不少,什麼時候有時間了該檢查檢查身體了呢……」說完轉身朝病房走去,路上卻碰到了氣匆匆出來的慕容羽,不過葉星辰去也懶得跟他打招呼,慕容羽在葉星辰這吃了虧,加上心裡有氣,也懶得多說什麼,直接走出了醫院,卻讓自己的一個保鏢去查探蘇姍的家世。

「不要,我不去美國,我要離開星辰……」葉星辰剛剛走到教室外面,就聽到了病房裡傳來慕容蓉的聲音。

「容蓉,你難道不想和葉星辰白頭偕老嗎?」這是司徒語嫣的聲音。

「當然想,可是我真的不想離開星辰……」慕容蓉似乎在做著極大的思想鬥爭。

「我也不想讓你們分開,我也跟星辰說了,但他似乎在這裡有太多的牽挂,不願去美國,所以媽媽陪你去,也就半年而已,最多半年我們就能夠回來,到時候你們就能夠永遠在一起了,難道你也不願意嗎?」司徒語嫣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勸解慕容蓉前去美國治療。

「星辰他的確有太多的牽挂,有太多的承諾,他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他的生命之中不應該只有我一個人,所以自是不能和我一起離開這裡,我也不想離開他……」

葉星辰聽到這裡,心中一陣感動,恨不得馬上衝進去背著慕容蓉就奔向美國接受治療。

人的一生能夠找到如此真愛自己的人兒,還有什麼好遺憾?葉星辰很想就這麼和慕容蓉一起遠離這裡的一切,就那麼平平靜靜的過上一生,可他卻明白,這根本不可能。是他帶著一群兄弟踏上了黑道征途,是他教會了黃奕菲眾女心狠手辣,是他帶走了歐陽俊幾人原本平靜的生活,這一切都是他導演的,他有怎麼能夠在這個時候抽身而退呢?不要說他不能夠原諒自己,就算是容蓉也絕對不會讓他這麼做,即使她的心裡每天都在期盼這一刻的發生……

「容蓉……」葉星辰推開病房,走了進去,想要說些什麼,卻感覺喉嚨一陣哽咽,什麼也說不出來。

張大彪領命以後,立刻下令道:「一營全體都有,從小鬼子的包圍陣型上,殺出一道口子!跟老子沖啊!」

Previous article

去到妙丹閣,王澤又買了幾瓶回靈丹,還在小廝的大力推薦下,買了幾瓶療傷的回春丹。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