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一定覺得,特別的驚喜吧!」

聽到這個聲音,白深深的後背脊樑瞬間僵硬。

嘲諷尖銳的聲音繼續說:「一進來,發現這家名貴的餐廳居然被包場了,感覺特別的幸福吧?心裏面瞬間閃過無數粉紅色泡泡,以為傅御爵這麼濃重地請你吃飯,你一定想,肯定傅御爵要送你東西,或者是要給你驚喜,又或者,是準備向你求婚……」

白深深轉過身,嫌惡地打斷身後的女人的話:「你丫有病,是吧!」

她望著面前打扮得雍容華貴的史珍香,白了她一眼:「所以,約我出來的,不是傅御爵,而是你。」

「對!是我。」史珍香變了臉色,「我特意包場,讓人準備得這麼豐盛,就是想看看你驚喜破滅時候的表情。」

「哦,那你看夠了嗎?我臉上的表情精彩嗎?」

白深深一副看神經病的表情,看著面前的史珍香。

「你這是什麼表情!」

史珍香被白深深的眼神看得非常不舒服。

隱婚甜妻:陸總又失憶了 她沒想到白深深壓根兒就沒一絲雀躍表現出來,反而,一副像看馬戲團表演的神情。

「我這表情不就是傅太太大費周章地約我出來,想看的精彩表情嗎?」

「你這表情,明明就像是在看白痴。」

「呦,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白深深實在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

史珍香被梗了一記,整張臉都被脹紅。

她氣憤地攥緊了拳頭,一臉嘲諷藐視地望著白深深。

「姓白的,你別太得意。我告訴你,就算你再怎麼費勁心思勾引傅御爵,傅御爵也不會真的和我離婚,哼!你以為傅御爵真的和我離婚娶你這種女人嗎?我告訴你,我才正式和他簽訂了協議,他可以逢場作戲玩女人,但這輩子,都不能提離婚二字。」

史珍香得意地看著面前的白深深。

這個女人是她這輩子最恨的女人。

明明什麼都沒有,家世,能力,一樣都沒有,卻偏偏讓傅御爵放在心上這麼多年。

可,終究也只是被傅御爵放心上這麼多年而已。

傅御爵的妻子,是她史珍香,這輩子,都不會改變。 史珍香一直都在等白深深知曉傅御爵這輩子都不能離婚,她一輩子都無法上位之後,表情皸裂的那刻。

但她註定失望。

白深深一臉平靜:「所以,你是特意過來炫耀的?」

「對!我就是炫耀。姓白的,你在我面前何必裝平靜。」

「我沒有裝。」

「難道你聽到傅御爵這輩子都不可能和我離婚,你心裏面就沒有任何波折?」

寵婚醉心:老公,求別寵 史珍香不信。

她堅信,這個白深深絕對是個狠角色,此刻的平靜,不過是她特意剋制了自己的情緒。

白深深搖了搖頭。

「真無聊。沒事兒我先走了。」

「站住!不許走!」

史珍香攔住白深深。

白深深無奈地看著她:「傅太太,到底是準備要做什麼?」

「你為什麼聽到傅御爵永遠都不會離婚,一點都不難過。你一直這樣糾纏我的丈夫,究竟是要做什麼!是不是為了要錢?要錢好說。我給你。你要多少我給你多少。這世界上,沒有錢買不到的東西。只要,你不再纏著傅御爵。」

「有病!」

白深深直接不想鳥她了。

她繞過史珍香,準備離開這家餐廳。

突然,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一個女人,朝白深深跪了下來,聲淚俱下。

「白深深,求你了,求你發發慈悲,別再糾纏我的丈夫了。你年輕貌美,離開我丈夫,你還能找到更好的單身男人,好好過日子,結婚生子,何必要這樣破壞別人的家庭呢?」

白深深被這突然冒出來的女人,嚇到了。

腦子沒反應過來這是哪一出。

「喂,你瞎說什麼呢,我什麼時候纏著你丈夫了。」

隨即,她突然反應過來,這是一個陷阱,四處觀察哪裡有監控或者有人錄像。

「你別走!我都跪下來求你了,你看在我肚子里還未出世的孩子份上,求你高抬貴手……」

白深深終於看到了正在照相的那個男人。

「喂!你站住!」

鑽出來的女人跪著,緊緊摟住白深深的雙腿。

白深深暴脾氣來了,真想一腳將那個女人給踢飛。

「演夠了沒有!信不信我真踢飛你!」

一直站在一旁的史珍香回頭,對身後正在錄像的男人點了點頭。

錄像的男人收起手機,一直緊緊摟著白深深大腿的女人,也停止了嚎哭,鬆了手。

史珍香頂著一張高貴的臉,輕飄飄地瞟了白深深一眼,準備往外面走。

白深深徹底被惹毛了,去追剛剛錄像的男人:「站住!把視頻給刪了!」

錄像的男人見白深深朝自己衝過來,急忙將手機遞給史珍香。

「太太。」

史珍香接過手機,得意地看著白深深。

「想要這個?」

「你弄出這樣一齣戲,到底要做什麼!」

「身為幸福婚姻工作室情感分析師的你,不是很清楚我到底要做什麼嗎?待會兒,微博里會爆出來一條熱點新聞,專門為人抓小三的情感分析師自己居然就是個小三,被原配下跪,這新聞,絕對勁爆刺激。白小姐,你得感謝我,免費幫你的工作室宣傳。」

「卑鄙!」

白深深皺緊眉頭,望著史珍香。

「這就是卑鄙了?白深深,你一直糾纏著我的丈夫,難道你就不卑鄙?這個社會,對小三有多痛恨,我相信你比我更明白。」

白深深無力懟史珍香。

從她半年前重新和傅御爵糾纏在一起之後,她就已經沒了尊嚴。

史珍香一臉藐視地看著白深深:「你纏著傅御爵已經有大半年了,如果你聰明地做好一個二奶應有的本分,我也不陰你,不找你麻煩。可你偏偏作著想要上位。白深深,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配得上傅太太這個名分嗎?」

「我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把視頻給我,否則,別怪我動粗。」

「我怕你動粗嗎?哼!我壓根兒就不怕。只要你敢動我一根手指頭,我就有本事讓傅御爵徹底踢了你,踢了你,倒還是件小事,不過,你那醫院裡吊著一口氣,奄奄一息的父親,沒有了傅御爵經濟的支撐,你支付得起嗎?」

「你!」

白深深攥緊了拳頭。

醫院的醫藥費,她白深深還支付得起,但那間醫院的床位一向緊張,沒有一點權利的人,根本就弄不到。

如果沒有傅御爵,她白深深就算再不缺錢,也弄不到那間高檔病房,讓他父親享受最好的醫療資源。

如果回到普通病房,那她父親的身體,怕是一日都挨不到……

史珍香看白深深的神情,就知道自己扼住了她的死穴,不由得越發洋洋得意起來。

「白深深,你以為傅御爵真的會和我離婚嗎?告訴你,他是個商人,商人做事,會再三衡量利益得失。其實吧,如果傅御爵破罐子破摔,真的要和我離了,只要他付得起足夠的代價,這個婚其實還是可以離掉。但他沒有選擇這樣做,你說這是為什麼?」

我知道。

白深深在心裏面回答——

因為離婚的代價不夠。

人人都說愛情價高,其實,最廉價的,就是感情。

白深深記得,她曾經有個活兒,是去給一個深情的小奶狗抓姦。

他的對象,是個比他大七歲的事業有成的精明女商人。

小奶狗是真的很愛很愛那個女商人,已經愛了整整一年。

他什麼都願意為那個女商人做,不求回報。

但女商人卻和另外一個娛樂圈當紅小生混在一起,還給那個當紅小生買價值幾百萬的跑車。

要知道,女商人和他在一起整整一年,從未給他買過分毫,就連開房,都是他出的錢。

小奶狗知道這件事之後,大受打擊,想要她去勸勸女商人,接受他的一片真心,好好和他一起過日子。

他一定會讓她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但女商人說,她願意享受小奶狗給她的愛情,但絕對不會和他結婚,更不會給他錢花。

因為。

真情在她眼裡,是最廉價的買賣。

她可以給當紅小生買幾百萬的跑車,享受沒有愛情基礎的一夜情,因為那種刺激,只有當紅小生能給得起。 最重要的是,當紅小生手裡有更大的客戶資源,能夠幫助到她做成更大的生意。

至於小奶狗,除了給她她分辨不出真偽的愛情,其餘什麼都沒有。

這就像她和傅御爵一樣。

她除了能給傅御爵愛情,其餘什麼都給不了他幫助。

所以,她憑什麼去讓傅御爵離婚?

她的愛情,根本就是一文不值。

白深深嗓音清冷地望著囂張的史珍香:「說夠了嗎?說夠了,我要走了。」

「哼!這就聽不下去,迫不及待要走了。白深深,我告訴你,這一次,我給你一個教訓,讓你知道怎麼收斂,做好一個二奶,下一次如果再敢慫恿傅御爵和我提離婚,你看我怎麼對付你!」

史珍香自始至終,都不過將白深深當成傅御爵包的一個二奶。

二奶和小三,其實有本質上的區別。

二奶,是完全為了錢,而去當男人的金絲雀。

但小三,是帶著愛情,企圖上位的女人。

在史珍香眼裡,她白深深自始至終,是個沒有尊嚴的金絲雀而已。

她和傅御爵之間的感情,對她來說,不足為道。

史珍香說完,走了。

偌大的餐廳內,就剩下白深深一個人。

她想走,但是雙腳挪不開步子。

餐廳服務員將那張桌子上擺好的鮮花和紅酒撤了下去。

餐廳內漸漸來了客人。

一對。

兩對。

三對……

進來的,都是一對一對的情侶,也有一些帶著稚兒來吃飯的年輕夫妻。

白深深站在餐廳二樓,看著樓下的喧鬧,感覺耳內全都是耳鳴聲。

原本,她有一手好牌,卻被她自己打得稀巴爛。

感情這東西,最容易當局者迷。

明明她知道,當初和寧駿昊結婚,是最正經的路,結果,她卻傷害了寧駿昊,將自己徹底置於萬劫不復。

白深深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的醫院。

等她反應過來,自己已經站在了父親的病床前。

白母趴在病床邊上打瞌睡,白父帶著呼吸機,清醒著,望著她,眼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溫柔。

她擠出一個笑臉:「爸,感覺好一點沒有?」

白父勉強點了點頭。

白深深上前,幫他爸將額前亂掉的白髮,撥弄整齊。

她唯有問,他會否很累?若是累了可以停下歇一歇… 128

Previous article

和子很是恭敬的叫了母親,表面上除了恭敬看不出來別的什麼,蓮花倒是有些緊張,磕磕巴巴的叫了聲媽,醜媳婦第一次見公婆都是難免的,蓮花儘管大美人一個也少不了緊張!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