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三分鐘,三分鐘在從這裡往回走的道路的盡頭邊的廢棄村莊匯合。」

「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很簡單啦,那八百個主力,就由我來引開好了。」

「什麼?」

不等夜莎反對,夏目就與她拉開了距離。

計劃已經開始,遵循著屬於這個世界的發展,夏目打算來一回頗為有趣的賭博。

那就是……

殺掉『貞德』的話,說不定就是逃離這個時間點的任務呢……

( 分割線————————————————————————

徐風又匆匆扒了一口飯:「不行啊,我還沒吃完呢……」

「讓你滾就滾!」

「做不到!」

徐風的這句話一說出口,氣氛頓時變得沉重了起來……

那個被稱為老大的人似乎覺得自己的面子被拂了:「小子,見你是新生,我也就不和你多計較,現在讓出位置,隨意離去,若是不然,我想就算我不怪你,我這幾個兄弟可不會饒了你的……」

「哦?是嗎?你要是硬來,我想我的幾個朋友也不會袖手旁觀的……」既然徐風一腳融入了這個集體,徐風也不想顯得太突出,反正只要有自己在,宿舍那三個傢伙也不會受什麼傷,對於那種校園裡稱霸的那些戰鬥力只有五的渣渣,徐風完全的不屑一顧……

「你可以試試!」氣憤一下子變得更加沉重……

「呵呵,這位大哥,我開玩笑的!」徐風不知道安著什麼心,一邊說著一邊慢慢的站了起來……

「徐風,你!」

「徐風別讓啊……」

而那個男人則是非常得意的說道:「哈哈,這樣才像話,你現在讓開,我心情好,也不和你計較什麼了……」

「啪」一個響亮的巴掌一下子打在了男人的臉上,因為男人一開始還在笑,這一巴掌毫無預兆的扇了下來,直接打蒙了男人……

這一巴掌彷彿打在了所有人的心中,誰也沒想到徐風會是這樣的反應,不僅是對方的八個人,就連顧俊傑等人都愣住了,誰也沒想到徐風竟然那麼直接,在自身弱勢的時候,也敢先動手……

「楞什麼?是男人就打!」顧俊傑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直接就上前一腳踹在了男人的身上,也就是這一腳踢醒了所有人,場面頓時混亂的起來,四個女生也慢慢的退後躲在了後面,不過相對於其他人,林曉曉算是最淡定的一個,雖然看上也有點擔心……

四對八……

看似徐風等人沒什麼優勢,但是四個人倒也沒顯得多麼弱勢,雖然偶爾會被打到那麼幾下,但是勉強還能頂得住對方的攻擊……

很快,這裡的動靜吸引來了其他的學生,徐風見人越來越多,更是不想透露自己的真是能力,手腳更加放慢了一點,在旁人看起來似乎是堪堪能應付這兩個人的圍攻……

「又是不懂事的新人啊,難怪會惹上這霸王!」

「唉,估計又有一批新人被毒打了……」

「是啊,他們四打八看上去不妙啊……」

「我估計是因為那四個美女吧,想必是霸王看上了那中間的妞了……」他說的自然是站在中間的林曉曉了……

「不一定,我看那四個人身手都不錯,不一定會輸啊,看來馬上就能出現幾個人能對付這霸王的傢伙了……」當然,表示看好的人並不多……

「砰」徐風裝著要摔倒的樣子,一把拉住了兩人的褲腿,起身狠狠的給了兩腳,頓時讓得對方損失了兩個戰鬥人員……

「嘿嘿,現在是四打六了,我就知道他們可以的……」的確,四打六的情況很快讓得徐風這邊輕鬆了很多,徐風是戰場自由人,可以隨時隨地的騷擾其中一個敵人,再加上徐風顧俊傑等人的實力比較強勁,六個人很快都被打趴在了地上,徐風更是挨個在胸口狠狠的踩了一腳……

「徐風,不用那麼狠吧?」顧俊傑有點不太適應這麼暴力的情景,雖然說他自己因為家庭的原因,有點身手,但是也不會再已經被放倒的人身上再狠狠的來那麼一腳……

「狠嗎?你要想想他們以前會是怎麼對付別人的,你就不會覺得我狠了……」徐風很是淡定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冷眼看著倒在地上呻吟著的八個人。

「霸王是嗎?」徐風一腳踩在了那個所謂老大的胸口……

「我……不是,我知道錯了!」

「現在才知道錯?晚了,況且你真的知道錯了嗎?看你的眼神好像不像啊?」徐風看著那男人怨恨的眼神,又哪裡不知道他一定還在動著別的心思,又狠狠的踏了一腳,讓的男人頓時一口血噴出來,這個場面讓得在場的女性都情不自禁的捂上了眼睛,而那些經常被欺負的男生則是熱血沸騰,甚至就有幾個人當即就想上去補兩腳的……

隨後徐風也沒再說什麼,喊了一聲林曉曉,轉身就走了出去:「我們走吧,在場的人想上去報仇的,自便……」

然而徐風等人一直走出很遠的距離都沒有聽到餐廳里有任何的異動,不由得嘆了一口氣無奈道:「果然這華夏人就是這樣,沒有膽量去反擊,生怕遭到更猛烈的報復……」

「本來就是這樣,今天要不是徐風你帶頭,我們幾個還真不敢直接上,畢竟大家都是學生,都不太願意惹到那種學校霸王……」

「別那樣說,其實我也衝動了,要不是你們身手都不錯,我可要吃虧啊。」徐風故作誠懇的說道……

「哎,徐風你就別說了,要不是你解決了你那邊的兩人,我們估計也會被拖死,畢竟寡不敵眾啊,其實我現在就是怕他們報復,你要知道,他被這學校的學長稱為霸王也一定有一些背景,就光這八個人也成不了什麼氣候的,我估計他們一定還會來找我們的麻煩……」

「怕什麼?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呵呵,是啊,我們兄弟一起,有什麼事情不能解決,不如我們呼籲廣大的學生一起組成一個聯盟抵制這些霸王吧……」

「呵呵」

「你笑什麼?」

「想組織這種聯盟,憑藉我們幾個老爺們想要做到還是很難的吧……」

「這不是還有四個美女嘛,有他們出馬,我想事情就容易多了吧!」李洋一臉犯賤的看著四個跟在後面一直默默無聞美女們……

「呵呵」

「呵呵」

「呵呵」眾人一致對著李洋豎起了中指,自己不行,還想著靠四個女生的美色去招攬,也真是夠無恥的,不過倒也有點意思…… 開始吧!

在心中說著,來自英國的傭兵,手持棍棒的人突入了百名騎士的隊伍之中。

和之前不一樣,他所採取地行動不是攻擊,而是閃避。

戰鬥將會拖延時間,也會讓對方熟悉自己的作戰方式,因此不和對方交手這個做法並非無用。

前方是由二十名重騎士所組成的隊列,下方是失去了坐騎騎士臨時搭建而成的刀刃向外的刺牆,可是完全沒有作用。

做了一個簡單的如同投擲標槍一般地動作,以根本無法捕捉到棍棒軌跡的速度沖向敵人。

砰!

猛烈的撞擊聲響起,金屬棍棒雖然擁有巨大的動能,但在那個面前還是停了下來。

由五十名騎士工體組合而成的單靠肉*體和術式加護的防禦,強制讓橫衝直撞的金屬棍棒強制制動。

可是武器落地之前,夏目的身影已經從他們的視野之中消失。

就算付出了幾十名騎士的生命來擋住攻擊,然而在這懸殊的實力差別下,也無法扭轉局勢。

嘿!

單手持棍,將即將落在地上的棍棒接住,由上往下的重擊擊飛了前方的騎士,厚重的盔甲上留下了一個凹印。

「休想過去!」

與粗狂的吼聲一同出現在夏目面前的是超過自己身體大小的拳頭。

躲閃開去,砸在地面的鐵拳崩裂了土地,一擊就讓周圍五米的石塊全部變成了碎屑,那樣的力量,只比現在的自己弱一些。

「分團長!!!奧爾良騎士團的英雄!」

「英雄,嗎?」

入眼的人身穿黑色盔甲,失去左手的他的**著的右手上布滿了傷痕,剛才那個攻擊,是將魔力具象化的手段才對。

腦海里閃過對於魔法的信息,夏目開始活動手腕。

現在要開始玩逃亡的遊戲。

雖然和他戰鬥肯定可以獲勝,但是那樣會浪費許多時間。視野最後方的夜莎正陷入苦戰,一旦拖下去,就連躲藏的特里安也會被發現。

特里安?

無視分團長的夏目轉過身去,發現藏身於叢林特里安已經失去了蹤影,而在騎士團後方,草叢正微微震動著。

「開什麼玩笑啦。」

開始了激突。

雙方碰撞所掀起的狂風吹襲大地,周圍的騎士們都退了開去,有的看著他們的戰鬥,有的則是前往對夜莎的鎮壓作戰。

金屬棍棒朝著對方側面擊打而去,卻突然在途中被對方用右手握住。

恩??!

感知到了什麼,對方的右手上的傷口正散發著紅色的光暈,那個東西是……

「用血液當做強化的媒介嗎?!為了獲得力量,而透支生命?」

「將『神諭』帶給眾人,給予背叛『聖女貞德』的人以懲罰,如此行動又如何?」

順手抬起夏目的武器,猛地朝著地面砸去。

轟隆!

地面開裂了,原本混雜著泥漿和古舊的地面在夏目的雙腳下更加殘破不堪,是的,他承受住了對方的力量,單靠雙腳的支撐吸收了所有衝擊。

緊接著大力挪動棍棒。

之所以用挪動,那是因為這個動作帶動了身材高大的分團長。

單腳踏在地面,青筋暴露,肌肉發出悲鳴的同時直接將對方甩了出去。

看著飛向空中暫時失去威脅的敵人,夏目轉而將視線放在中心車輛之上。

將棍棒圍著自己旋轉一周,無可匹敵之力摧毀了所有防禦和攻擊,一跳,一躍,同時一個二段移動,在騎士們的槍尖上賓士起來。

「不錯的待遇呢。」

站在球籠似的車輛的穹頂上,夏目垂下了腦袋。

裡面有一個少女。

金黃色的頭髮和純藍色的眼眸,原本應該白皙的皮膚在此刻只是蒼白。

俏麗的臉龐上帶著擔心疑惑以及毅然。

少女雙手被鐵質的鎖鏈束縛著,整個牢籠一般的房間加持了近百個法陣和陷阱,一旦強行突破的話,將會帶動所有法陣,將裡面的東西全部抹消掉。

這個密集的法陣唯一的突破口就是位於側面的金鎖,然而那個東西需要密碼才能夠打開,雖然夏目可以直接摧毀,不過結果將和之前的一模一樣。

只是,夏目想到了一個方法。

將這個牢籠摧毀好了,奧爾良騎士團在再現『查士丁尼的瘟疫』的時候應該需要她的力量,以『聖女』之力引導結束瘟疫的人,將其殺死之後,把瘟疫帶到這個時代。

那麼只要她消失就好了。

自己幫助了特里安,也摧毀了騎士團的一部,不是一舉兩得嗎?

看著這個金髮少女,即使天穹替他擋住了雨滴,身體卻依舊因為狂風而被淋濕,華麗的衣服失去了光彩。

被囚禁於牢籠的公主和毀滅的鑰匙,自己應該如何選擇呢?

「吶。」

恩?少女愣了一下,用那雙藍寶石般的瞳孔盯著夏目。

「你,害怕死亡嗎?」

「說的,是我嗎?」

「當然了。」

對於這個宣告自己或許會死亡的人,少女搖了搖頭。

「比起自己死去,我更加害怕其他人的死亡。他們騎士團,不過是為了實現永遠無法追逐到的夢想罷了,他們,究竟為什麼會如此浪費自己的生命呢?」

「正因為做不到,才會去啊,就和偷窺一樣呢。」

「什麼?」

沒什麼,夏目對於這個少女看來是下不了了手了。

「你聽說過特里安嗎?!」

橫向甩動棍棒,將箭矢打下,接著一個側移來到另一邊,擊退了想要爬上來的騎士,最後問出了那個問題。

「特里安?」

「恩恩,一個看上去很普通的人呢。」

「知道哦,他就是,殺了我的父親的人呢。」

「什麼?!」

同時,看著不斷戰鬥的夏目,少女繼續補充道

「也是將我從那個世界拯救出來的人。」

「這樣啊。」

他們的故事夏目不太清楚,也不想干涉。

可是。

「少他娘的給老子扣帽子!老子不吃這一套!」火德罵罵咧咧的喝道:「你哪隻眼睛看見老子包庇幽帝了?」

Previous article

大鼻子拿拳頭在胖子的胸口錘了一下,嘿嘿笑道:「還是你講義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